日本的負面形象處理問題

2017年11月22日,舊金山市的華裔市長簽署了接收市內的慰安婦像的文件。和舊金山市締結姐妹都市關係的大阪市的市長非常憤怒,揚言終結姐妹都市交流關係。日本政府對這件事「非常遺憾」。

這幾年,每隔一陣子,日本的網路新聞都會出現關於中韓宣傳上個世紀的歷史問題的報導。例如中國在哪裡設立了日本軍惡行的展覽設施、韓國又在哪裡設了慰安婦像之類的。而且這一類新聞通常會出現在日本Yahoo!新聞的第一頁。這表示很多日本人喜歡點閱種新聞,所以日本Yahoo!很樂意把這種新聞放在頭條。

雖然很多日本人會點閱這一類新聞,不過點閱之後大概都會非常生氣和失望。因為日本人覺得中國和韓國一直在利用上個世紀前半的歷史議題攻擊日本,而且中國和韓國使用的史料有很大的問題。而日本政府遇到這種問題時,就只會表達「非常遺憾」,完全沒有能力處理中韓發動的歷史負面宣傳的問題。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日本一直有在處理善後問題。日本花了時間和各國溝通,也有道歉,還花了不少錢。不過中國和韓國到21世紀的現在依然繼續利用上個世紀前半的歷史問題牽制日本。慰安婦問題就是典型的例子。

日本當然想解決這些問題。2015年12月,日本就和韓國針對慰安婦問題達成政府間共識。日本首相道歉,日本政府提供資金給韓國的財團來支援當時的慰安婦。日韓政府之間也同意不再用慰安婦的議題彼此攻訐。不過韓國換了政權之後,就否定了當初的政府間共識。結果問題又退回了原點。

韓國政府的態度會傷到國家誠信,不過實質上只會影響日韓之間的關係而已。日本則是道了歉,花了錢,最後還是一樣繼續背著負面形象。問題根本沒有解決。日本當然相當委屈。

日本會覺得委屈,是因為20世紀前半的時代及社會背景下出現慰安婦並不奇怪。但是很多人是用現代的價值觀去檢視當時的狀況,然後指責現代的日本。另外,慰安婦雖然是歷史事實,但是也有遭到渲染的部分。由於很多過去的事情無法詳細考證,歷史考證也解決不了當面的形象問題,結果日本一直處於挨打狀態。所以有不少日本民眾覺得日本政府無能。

這次舊金山市的慰安婦像的問題又觸碰了日本的敏感神經。在一些日本人眼中,這是韓僑和華僑聯手把上個世紀前半充滿不確定性的東亞歷史問題下了定論,向世界宣傳的反日活動。不過舊金山接收慰安婦像的目的恐怕只是純粹的女性人權宣揚活動的一環而已。只是偶然這個時期市內有慰安婦像,而且正好和人權活動的形象相符,所以就選用了慰安婦像而已。

大阪市長揚言終結和舊金山的姐妹都市關係,這個措施可能會讓日本的民粹分子叫好,但是實質上還是會傷害日本的國際形象。

舊金山雖然可能會失去大阪這個姐妹都市,但是卻會得到宣揚女性人權、不向外壓屈服的形象。大阪市的動作反而會被外國解讀成施壓妨礙女性人權宣揚活動、利用政治手段破壞都市的民間交流。大阪市終結和舊金山的姐妹都市關係,也會讓當地少了一個支援日僑的管道。結果真正高興的是那些討厭日本的人。從這裡可以看出日本處理負面形象問題的能力。

日本在處理敏感的歷史問題時,大多都是透過政府間的對話。但是這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因為政府間的對話不會改變歷史形象。

其實處理這種歷史形象問題的治本方法很單純。只要日本能打造出領先世界的保障人權的社會環境,積極協助世界推廣人權理念,讓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相信日本是值得效法的人權先進國,讓各國樂意和日本做人權交流的話,中韓的歷史負面宣傳反而會變成日本脫胎換骨的最佳證明。這種歷史問題攻擊就自然失效了。完全不用辯解,也不用等歷史考證,而且對日本社會的好處多多。

舉例來說,如果日本能當人權先進國,就可以透過都市交流活動在舊金山設立顯眼的人權紀念碑,然後捐給舊金山市。慰安婦像對日本的形象影響就相當有限。

不過很可惜,日本的社會沒那麼先進。

日本雖然是民主法治國家,但是民主法治和人權觀念是兩回事。日本很多法令制度是從明治時代延續下來,這些制度的出發點是不信任民眾、壓抑民眾。在先進國當中,日本的人權觀念其實相當落後。2016年世界經濟論壇發表的性別平等排行中,日本落在百名之外。日本社會普遍不允許女性一邊工作一邊育兒,甚至連不少日本女性也會批判一邊工作一邊育兒的女性。日本也不讓國民在結婚時有選擇使用姓氏的自由。最近日本的國技大相撲還發生了暴力傷害事件,很多人相信這種暴力問題在體育界或是階級觀念重的業界是家常便飯。這些全部都是人權的負面形象。

日本社會當然也有創新的部分,但是大環境中還是有很多觀念停滯不前。很多人會用「捍衛傳統」「規則至上」的理由來拒絕讓社會變好,或是用「不符規定」「沒有前例」的理由來壓抑新觀念,有些則是把意見當成怨言,然後用「大家都很努力、大家都很辛苦,而且以前大家都是這樣過來的,所以請不要有怨言」的邏輯來打壓新意見。

網路發達後,想表達權利意見的人在網路上還會直接遭到「不想守規則」、「不遵重法治社會」、「標新立異/出鋒頭/作秀」的謾罵。其實發表權利意見和是否守規則、是否遵重法治社會根本是兩回事,但是有不少日本人的邏輯會從「發表意見」直接跳針到「破壞規則」,而且用這一招逼退新意見相當有效。所以日本很多遭遇人權問題的人不敢出聲。實質上這就是嚴重的人權壓抑。

中韓的歷史問題攻擊會有效果,就是因為日本到現在還是有不少人權問題沒有解決,這些問題只會讓中韓發動的歷史宣傳多了一些真實感。

日本的工作與育兒問題

2017年11月22日,熊本市的女性市議員帶著自己七個月大的小孩到市議會開會。議會認為帶小孩進議場違反規定,要求議員把小孩帶出議場。結果議會晚了40分鐘才開始。這個消息上了日本的新聞後,這位女性議員被日本民眾罵翻了。

台灣也發生過女性議員帶小孩進議場的事情。2016年2月,台灣的女性立委帶著小孩進議場。狀況和日本差不多。有引起社會注目,女性立委也被民眾罵翻了。

兩位女性民意代表雖然都被民眾罵翻,但是兩個社會的結果完全不同。

台灣的女性立委有遭到批判,不過也有得到聲援。台灣的一些有影響力的社會人文評論家有為這位女性立委發聲。立法院也有其他立法委員支持這位女性立委,甚至還推出了立法院議場規則修正案,也讓立法院籌備托兒機構。

在日本,當然也有人聲援這位帶小孩進議場的女性議員。不過聲援的力量非常薄弱。有人在網路上做簡單的調查,大約七成多的民眾反對這種表達行為。網路媒體的聲援文章的下方多半是非常兇狠的謾罵。甚至還有議員揚言要懲罰這位女性議員。

這位日本女性議員被罵的理由包括:
延誤會議。
利用小孩。
沒有社會常識。
公私不分。
不敬業。
因為議場很神聖,所以不該帶小孩入場。
帶著小孩開會,可能會給小孩不良的影響。
帶著小孩開會,可能會干擾會議。
帶著小孩開會,可能會分心。
譁眾取寵、作秀。
不符規定。

其實這些批判理由包含了很多似是而非以及轉嫁責任的部分。

以「延誤會議」為例,女性議員可能從一開始就不想延誤會議,女性議員要顧小孩又要完成工作,反而可能希望會議能順利進行。結果延誤會議其實是議會施壓逼迫女性議員就範的手段。至於「利用小孩」的批判的本質也是利用當事人愛小孩的心理,逼當事人自己犧牲就範的施壓方式。這些施壓轉嫁責任的手法在日本社會相當常見。

「沒有社會常識」、「公私不分」、「不敬業」的批判本質是非當事人用自己的世界觀套到別人身上。這些批判者可能認為自己在同樣的狀況會分不清公私,也無法做好事情,所以就批判別人。他們也不知道有常識的人也可能因為某些原因不得不把小孩帶入職場。現實中,有常識的人如果把小孩帶入職場,必然事前會事前設想安撫小孩並完成工作的方法。結果這些批判只曝露了批判者自己的做事能力及見識。

「因為議場很神聖,所以不該帶小孩入場」的批判者的觀念就是無法容忍小孩到神聖的地方。至於「給小孩不良的影響」、「干擾會議」、「分心」這些理由,的確有可能發生。但是也就只是可能而已,不是必然。批判者會在意種種可能發生的不良副作用,反映出批判者看事情都是從負面角度出發,也代表批判者缺乏處理突發狀況的能力。如果議會會給小孩不良的影響,真正該檢討的是多數的大人。有社會常識的人把小孩帶入職場時,必然會思考如何避免干擾工作,如何避免分心。當事人一定會想得比非當事人多。現實中的會議就算沒有小孩,會議一樣可能會受其他因素干擾,也可能有其他因素造成議員分心。但是很多議員還是一樣會努力完成工作。

「譁眾取寵、作秀」也是常見的施壓批判手法。「譁眾取寵、作秀」本質上是人格攻擊。對重視名譽、自我要求高的人的殺傷力非常大。在熊本市議會的例子中,由於當事人知道日本社會普遍對職場育兒不寬容,所以當事人可能早就料到會遭受到這種批判。當事人能預見的結果不是「寵」,而是受到人格攻擊。所以「譁眾取寵、作秀」的批判其實和現實的落差非常大。

結果比較確實的批判就只有「不符規定」而已。

其實,熊本市議會的女性議員並不是突然挑戰議場規定,而是事前和議會的行政人員溝通後,發現行政部門完全不想努力改善職場工作及育兒環境,只要求當事人自己去想辦法找托兒設施。其實日本人自己知道托兒設施很難找,所以這不是個人「想辦法」就能解決的問題。這是社會層級的問題。這個社會問題的背後是有力量的組織把問題推給沒有力量的個人。結果當事人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小孩帶入議場。這個結果就是引起日本媒體注意,同時曝露出現在日本民眾對職場育兒的態度。

如果當事人忍氣吞聲,這個問題會繼續被日本社會及各職場放置不理。

日本的女性職場育兒是在1987年變成社會話題。事情的開端是旅日的香港裔女藝人陳美齡帶著小孩到電視台上班。由於以前日本從來沒有人做過這種事,所以陳美齡的行動受到注目,也讓日本社會開始思考職場育兒的問題。當時的一些女性學者有聲援陳美齡,但是也有一些女性評論家批判陳美齡的職場育兒行為。批判的出發點不外乎是不敬業、干擾職場、對小孩有不良影響。結果日本女性最大的敵人是女性。
(※日本的夫妻姓氏制度改革的一大問題也是女性在扯女性的後腿)

之後,陳美齡的事業受到肯定,小孩的教育也比大部分的日本家庭成功。陳美齡證明了自己的方法沒有錯。

當時陳美齡的職場育兒的爭議問題叫「Agnes論爭」(Agnes是陳美齡的英文名字)。「Agnes論爭」還獲得1988年的新語・流行語大賞的流行語部門大衆賞。

陳美齡挑戰職場育兒過了整整三十年,日本很多職業婦女依然在煩惱工作和育兒的問題。因為日本民眾對職場育兒非常不寬容。想嘗試職場育兒的人依然要面對遭受「沒有社會常識」、「公私不分」、「不敬業」辱罵的恐懼。

和台灣相比,日本在這方面的思維落後了相當多。

2017年東京巨蛋亞洲職棒觀戰

前一陣子,日本的友人找我去看球。仔細一問,才知道亞洲職棒賽又在日本復活了。

我並沒有很瘋棒球,不過我在日本一直都有在看日職的例行賽轉播。以前比較有空時,一年會到現場看4~5場球。關東的日職一軍主場全部都去過,也買票看過幾次二軍的比賽。以前亞洲職棒和世界棒球經典賽在東京舉行時,我都會抽空去現場幫台灣的球隊加油。不過隨著亞洲職棒比賽停辦,經典賽的亞洲預賽也不限於東京,在東京看台灣球隊比賽的機會就變少了。這幾年工作越來越忙,所以到現場看球的機會也比以前少了。

這次亞洲職棒賽以新型態復活,心裡頭當然非常高興。

日本的友人找我去看的是台灣對韓國的比賽。這也是亞洲職棒賽當中我最想看的比賽。如果友人找我去看日本隊的比賽,我可能會遲疑考慮。因為門票一定貴,而且現場一定擠到爆。台灣韓國戰的門票便宜,而且球場一定不會擠,到現場觀戰是物超所值的享受。

◆◆◆


東京巨蛋

這一天,球場的觀眾超乎我的想像。用粗略的目測感覺來看,台灣區(三壘方向)大約半數的位子都有人坐。這是我在日本看球時,現場台灣觀眾最多的一次。以前我在東京巨蛋看經典賽和亞職的台灣比賽時,都沒看過這麼多台灣觀眾。相較之下,韓國區(一壘方向)的觀眾就比較少。人數恐怕不到台灣的1/3。

除了台灣和韓國,這一天也有不少日本球迷到場觀戰。在日本,一般的職棒球迷只關心自己喜歡的球隊或選手的比賽。他們多半對國際比賽不感興趣。不過對比較重度的棒球迷而言,亞職才是今年最後的比賽。台灣韓國戰的門票便宜,而且不會擠,可以舒適地在東京巨蛋欣賞比賽,當然不能錯過。這些日本球迷基本上會選台灣區的位子觀戰,是因為他們在這裡不會被當成「異類」,也不會被敵視。

日本的觀戰球迷當中,其實有不少是對台灣棒球文化感興趣的日本人。這些人平時可能會和朋友組團到台灣觀光順便看球,還會收藏台灣職棒的商品。這些人不但喜歡看球,也喜歡看台灣式的加油,因為他們覺得台灣的職棒加油方式是一場非常快樂的秀。

在台灣的日職迷的眼中,台灣職棒的加油方式很多是模仿自日本,所以有些人可能會對台灣的加油方式有反感。從音樂及表演的創作角度來看,我並不喜歡這種露骨的模仿行為。但是從遊戲的角度來看,模仿是必然行為。演奏音樂、唱歌、跳舞都是學來的。這都是模仿。而且未必帶了惡意。快樂的時候唱歌、跳舞是人之常情。

日本的高中棒球甲子園的學生啦啦隊在加油時也會使用流行音樂,各學校的啦啦隊也會彼此模仿加油的創意。日本職棒的加油音樂其實也有一部分帶了模仿成分。這些模仿只是為了遊戲而已。如果全部用性惡論的角度看事情的話,這個世界會很不快樂。

現實中,很多日本人在使用音樂時都提心吊膽,因為日本的音樂著作權管理太嚴苛,嚴苛到很多人擔心觸法。所以有些日本人認為現在日本音樂業界崩壞是因為過度管制權利,妨礙到作品流通的結果。

其實很多日本球迷看到台灣人模仿日本職棒的加油方式時,並沒有負面觀感,而是覺得很好玩。這是因為很多日本人根本不覺得外國人會關心日本的棒球文化,也不覺得外國人會想看日本的職棒比賽。由於日本大眾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機會和外國人交流,也不知道外國人在想什麼,所以日本人看到台灣人模仿日本的加油方式,會有「原來外國有人喜歡日本的這一套」的驚奇感。這次台灣準備的加油音樂用了電子編曲,對日本球迷而言是不得了的創意。由於台灣的加油方式包含了日本球迷熟悉的音樂和動作,所以日本的球迷會想一起同樂。這就是遊戲。

但是換個角度來看,如果韓國球迷模仿了日本的加油方式,日本人的反應可能會不一樣。就某種意義而言,日本是用相對性善的角度看台灣。

這一天,台灣和韓國都只有四個安打,是高度張力的防守戰。安打不多,比賽就會比較平淡無味。最後台灣以0-1輸給韓國。幫台灣加油的球迷當然會覺得遺憾,不過台灣的啦啦隊的賣力演出給了三壘方向的觀眾三個半小時的快樂時光。


比賽中,台灣有得分機會時,很多台灣球迷起立用千葉羅德海洋隊的跳躍齊呼的方式加油,一度驚動了東京巨蛋的保全人員。

◆◆◆

在東京巨蛋看到了這麼多台灣球迷,我自己相當高興。因為這樣可以讓日本人有機會思考如何整備對台灣人比較友善的觀光環境。這一天的台灣球迷應該是讓東京巨蛋的工作人員大開了眼界。


因為台灣人會使用東京巨蛋,所以這一天,東京巨蛋的售票窗口特別加了針對台灣球迷的中文標示。

日語的髒話

※每個人對髒話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這裡的髒話是指粗俗、不堪入耳的話。

很多人在學外語時會想知道外語的髒話怎麼講,不過大部分的外語教材不會寫這些東西,外語老師也不會教學生這方面的詞彙。結果大部分的外語髒話知識是來自各種瑣碎的管道。

我學的第一個外語髒話是來自我小時候看的電影。當時電影裡的日本兵在罵人時,字幕是寫「八格野鹿」。我小時候當然不懂日文,只是大家說「八格野鹿」是日本的髒話,所以我就相信了。「八格野鹿」這個詞在台灣非常有名。因為這是知名小說家的作品中的日本人的台詞,之後被其他作品借用。我小時候看的電影的編劇人員恐怕也有受到小說的影響。

後來,我學了日文後,才知道「八格野鹿」在日本其實是寫作「馬鹿野郎」,而且這個詞的用法也比我想像中要複雜。

「馬鹿野郎」是由「馬鹿」和「野郎」兩個詞組合成。

日語的「馬鹿」當作名詞時是指笨蛋,當形容詞時是指笨。日本人一聽到「馬鹿」這個詞時,就會直接聯想到「笨」。但是現實的日語中,「馬鹿」的意思不只一種。

「馬鹿」的使用時機非常廣,主要包括:
辱罵人時。
提醒人、糾正人時。
對某人失望時。
自謔、自謙時。
狀況出乎意料時。
小孩惡作劇、鬥嘴時。
覺得某人很可愛時。
情侶間打情罵俏時。
(※西日本的人通常不說「馬鹿」,上述的狀況多半是說「阿呆」)

除了上述狀況以外,東西壞掉(多半是機器)的狀態、沒有意義的發言或行為也可以叫「馬鹿」。

結果很多狀況下,「馬鹿」不是真的指「笨」,也未必有攻擊性。而且使用對象未必是人。如果使用時機不當,詞彙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舉例來說,如果在網路上惡作劇,對日本人用「馬鹿」這個詞時,日本人的反應可能不是生氣,而是覺得莫名其妙。

日語的「野郎」本來的意思是指男人,而且多半是指有男子氣概的人。美國電視影集《The A-Team》(天龍特攻隊)在日本播出時的標題叫《特攻野郎Aチーム》,《MacGyver》(百戰天龍)則叫《冒険野郎マクガイバー》。日本觀眾一看到這樣的標題,就可以想像這些影集是在講男子漢故事。

在罵人的時候,「野郎」就會變成攻擊性的詞彙。意思相當於中文的「傢伙」「混蛋」。

日本的網友在聊天時如果發現對方是男的,也可能會用「野郎」這個詞。這種情況下的「野郎」沒有罵人的意思,就只是指「男的」。這種「野郎」也沒有男子漢的意思,就只是網路對話的粗俗用詞表現而已。

結果日語的「野郎」這個詞的意思也會隨使用場合發生變化。

日語的「馬鹿野郎」是「馬鹿」和「野郎」這兩個可以用來罵人的詞彙組合成的加強版罵人詞彙。「馬鹿野郎」是非常生氣的時候說的話。日本人如果聽到有人用這個詞罵人,就可以想像說這句話的人非常非常生氣。結果「馬鹿野郎」實質上是對人表達憤怒、表達不滿的攻擊詞彙。意思和「馬鹿」、「野郎」原來的意思無關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台灣人非常生氣時,可能飆出一字經。這個「一字經」已經和本來字面的意思不同了。

由於「馬鹿野郎」是非常生氣時才說的話,而且非常粗俗、不堪入耳,所以現實中的日本其實不太容易聽到有人用這個詞罵人。不過日本的自衛隊、警察、消防、學徒制行業或運動社團等男性為主的上下關係嚴厲的組織中,高層的人在管教低層的人時常常會用罵的。所以在這些比較特別的圈子可能比較常用到「馬鹿野郎」。

「馬鹿野郎」除了用來罵人以外,也可能是粗人的口頭禪。例如日本電影《男はつらいよ》(男人真命苦)中的寅次郎說話時就常常飆出「馬鹿野郎」。寅次郎是個老粗,所以滿口粗話。寅次郎說「馬鹿野郎」時未必在生氣,多半只是反駁別人,要別人聽一下他的意見。寅次郎的「馬鹿野郎」相當於台灣人說的「屁啦」「媽啦」。

日本的卡通人物江戶川柯南也有類似「馬鹿野郎」的口頭禪。由於「馬鹿野郎」實在太粗俗,所以柯南會講得比較輕,來減少這個詞的殺傷力。柯南口中的「馬鹿野郎」因為講得不重,所以「鹿」和「野」的子音消失,變成「馬~郎」。柯南的目的也是要別人聽一下他的意見,表達方式雖然沒有寅次郎那麼重,但是還是相當不禮貌。

在日本,有一句話叫「青春の馬鹿野郎」。這句話中的「馬鹿野郎」也沒有罵人的意思,而是指不吐不快的吶喊。所以「青春の馬鹿野郎」的意思相當於「青春的吶喊」。

從這些例子來看,日語的「馬鹿野郎」的意思非常多,未必是攻擊別人的詞彙。

我高中時代的補習班英文老師曾經說:人到國外時,最先學的是實用的單字。由於髒字可以自衛,所以很多人最先學到的是髒字。

英文老師的這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不過狀況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到日本留學之前,日文已經有一點基礎。我到日本時最先學到的也不是髒字,我在日本生活中幾乎也用不到髒字,因為不實用。外國人在日本社會就算不會講髒話,也不會有不利的狀況。

「馬鹿野郎」這個詞,我在日本只用過一兩次而已。使用對象是和我非常要好的韓國人留學生。我說「馬鹿野郎」時沒有帶任何敵意,就只是呼應友人誇張的搞笑行為而已。結果「馬鹿野郎」在某些情況不但沒有攻擊性,還可以增進友誼。

日語的「馬鹿野郎」雖然可以當成罵人的話,而且是不堪入耳的髒話。但是這只是「馬鹿野郎」種種用法當中的一種而已。現在日本的廣播及電視的倫理規範非常嚴,很多詞彙不能在節目中出現。如果有人在節目中不小心說了禁用的詞彙,媒體要向社會道歉。「馬鹿野郎」雖然可以當成不堪入耳的髒話,但是日本的媒體沒有禁用這個詞,就連卡通也可能出現這個詞。如果媒體禁用「馬鹿野郎」的話,很多創作表現會受到限制,電視也很難表現人物生氣的狀況了。

2017年橫濱馬拉松事後回顧

我已經一年以上沒有跑馬拉松了。

我的上一場馬拉松是2016年3月的橫濱馬拉松。那次大會由於練得不夠勤,所以成績比前面幾場馬拉松退步很多。

成績不好,也代表自我的健康管理不佳,我當然會想改善狀況。本來想在2017年的2月或3月跑一場比賽,不過東京馬拉松落選,橫濱馬拉松改在秋天,所以2017年上半年完全沒有機會實戰。太久沒有參加比賽,人會變怯懦、會害怕馬拉松。身心都會變弱。

今年上半年我因為台灣的家務事(冷暴力問題)而長期心情鬱悶,鬱悶到常常一個人自言自語。我自己知道這是嚴重的警訊。友人鼓勵我用馬拉松來強化身心兼轉移壓力。今年大阪馬拉松雖然落選,但是還有橫濱馬拉松可以跑。跑步不會解決我的煩惱,我自言自語的症狀到現在依然存在,但是跑步這種韌性訓練多少可以防止我被巨大的煩惱壓到崩潰。

2017年10月的橫濱馬拉松就是我驗收自己的身心狀態的指標比賽。

◆◆◆

賽前六天,巨大颱風通過東京後,東京出現難得的晴天,不過關島東南方有個熱帶低氣壓。當時美軍就預測這個熱帶低氣壓會變成颱風,可能會在週末接近日本。我非常擔心橫濱馬拉松受到影響。不過之後的幾天,這個颱風的移動速度比當初的預報的情形慢,這時候我才稍微有點放心。雖然颱風行進速度不快,但是氣象預報的比賽日當天依然是下雨,所以我有在雨中跑馬拉松的覺悟。

賽前兩天,我上午到橫濱的赤煉瓦倉庫向大會報到。這一天是大晴天,橫濱的風景美得不得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在這種大晴天跑橫濱馬拉松。


這一天的這個時段走在這條路上的人大多都是參賽者。


橫濱美景。

橫濱馬拉松的報到及EXPO會場是在赤煉瓦倉庫。地點雖然不錯,但是內容乏善可陳。這次橫濱馬拉松的參賽紀念衫幾乎沒有設計美感,只適合當內衣,可以和第一屆福岡馬拉松的紀念衫互別苗頭。另外,整個EXPO只有一個運動用品攤位,飲食攤位就只是活動型的便利商店。


由於EXPO沒有美食,所以我就到赤煉瓦倉庫中我最喜歡的夏威夷鄉村漢堡店KUA`AINA點了一客三明治享用。

我雖然很想在這個美麗的城市流連,不過下午還要上班,所以吃完三明治後就急著趕回東京了。下班後,我到御徒町買比賽用的裝備和補給品。我雖然很期待這場比賽,但是我還是很擔心下雨的問題,因為我真的太久沒跑馬拉松,心中充滿怯懦。這一天的氣象預報中,比賽日當天依然是下雨。我不期待完全不下雨,只能祈禱比賽當天能少下一點雨。

賽前一天,我花了很多時間整理裝備。還規劃了當晚吃飯、洗澡、睡覺的時間,以及翌日出門、搭車的計畫。下午四點多,我查看了最新的氣象預報,發現翌日橫濱的雨勢變大。我再看看颱風預報資訊,發現颱風突然加速了。我馬上再確認橫濱馬拉松的官網,大會宣布取消比賽!我的心情非常複雜。

◆◆◆

橫濱馬拉松轉型成大型市民路跑大會後,第一屆的距離不足,讓不少參賽者失望。今年第三屆改在秋天舉行,卻因為颱風而取消。其實今年主辦單位選的日子是歷年不太下雨的日子,不過今年的這一天的雨量偏偏是例外。主辦單位的運氣實在不佳。

大會宣布取消比賽,從整體考量上來看是正確的判斷,但是對參賽者而言並不是好消息,因為所有的參賽者都是付了高額的參加費,而且這筆錢不會退回來。

橫濱馬拉松是目前日本的大型市民馬拉松當中參加費最貴的比賽(日本人15000日元/外國人17000日元)。我自己也付了17000日元參加費。比賽取消,當然非常痛。不過這是我報名時就已經有的覺悟。因為報名規則中就明確提到因故取消時的問題,而且規則中提到的取消的理由非常合理。

其實日本的比較有規模的市民馬拉松大會幾乎都有這種因故取消不會退費的條項。在日本,有常識的跑者也會覺得這很理所當然。因為大家都知道大會的收的錢已經投注在準備工作上。臨時廁所、會場布置、土地費用、計測費用、飲食費用、機材、交通、保安、聯絡等,這些東西全部都要花錢,而且這些錢最都是為了跑者而花。

當然,有不少跑者損失的不只是參加費而已。住在遠方的跑者可能是搭新幹線或飛機到橫濱參賽,交通費並不便宜。本來飯店的週末住宿費會比非週末貴,大型馬拉松又會增加住宿需求,所以橫濱的飯店住宿費用當然會漲。所以遠方來的跑者的總損失恐怕是參加費的4~5倍。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少。這些人覺得不滿,是人之常情,因為損失真的不小。

由於日本其他高額的大型馬拉松還沒發生過取消比賽這種事,所以這次橫濱馬拉松可能是日本到目前為止因天候狀況取消的最大規模、最貴的路跑賽,恐怕也是跑者總損失最重的比賽。

由於跑者損失相當重,所以這次的大會在Runnet網站的評分相當糟,甚至還有不少情緒性的批判。

有些人認為大會宣布取消的時機太慢。有些人認為同一天其他的主要馬拉松都沒有取消,只有橫濱馬拉松因為下雨而取消,很不合理。也有人認為下雨時不想跑的人自然不會出場,沒有必要取消。其實,大會宣布取消的時機並不慢。星期五的氣象預報中,星期天的橫濱雖然會下雨,但是是小雨,而且當時颱風還沒有加速,當然沒有必要取消。不過星期六下午,颱風突然加速,而且氣象預報指出星期天會下大雨,當然不能用星期五的感覺來看事情。從這裡可以知道大會一直有掌握最新的氣象資訊。

跑慣馬拉松的人在大雨中比賽可能沒什麼,不過大型市民馬拉松當中有不少人沒有跑慣馬拉松,甚至可能無法判斷自己是否能在大雨中跑馬拉松,這反而會造成危險。另外,會淋雨的不只是跑者,支援跑者的志工、在沿途表演的人也會淋雨。從過去兩屆的經驗來看,有不少學生和小孩都有參加表演。如果大會不宣布取消,有可能會引發更多問題。

有些人批判橫濱馬拉松的參加費太高。其實這也是知識不足的批判。橫濱馬拉松的參加費的確比東京和大阪馬拉松高,不過這不是橫濱貴,而是東京和大阪太便宜。東京和大阪的馬拉松營運費用都超過10億日元,如果經費全部由跑者買單的話,東京的參加費可能會超過5萬日元,大阪則要4萬日元。東京和大阪實質上是靠贊助商的力量來營運大會。

在日本,靠跑者的參加費來支撐主辦經費的大會大多是地方馬拉松。舉例來說,湘南國際馬拉松的參加費用高,是因為大會的主要財源就是參加費。這叫「受益者負擔」。那霸馬拉松的主要財源也是跑者的參加費。那霸馬拉松可以壓低參加費,是因為這個馬拉松本身辦得非常陽春,跑者的補給幾乎全部是由沿途的居民自主提供。橫濱馬拉松雖然也有贊助商,但是地方企業的規模無法和東京和大阪相比,所以大會營運上也帶了地方馬拉松的「受益者負擔」的色彩。如果期待大會能辦出東京或大阪馬拉松的豪華度,參賽費用必然會比東京和大阪高。

橫濱馬拉松取消後衍生的記錄晶片回收問題也成跑者抱怨的原因。橫濱馬拉松是採用要回收的高價位記錄晶片,貼在號碼布上。如果大會正常舉行,跑者到終點後工作人員會主動把跑者號碼布上的晶片取下回收。不過這次大會是在發出很多號碼布後宣布取消,有一堆晶片沒有回收。大會在宣布取消比賽時,也沒有立即公告歸還晶片的方式,所以日本有不少跑者在網路上提到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記錄晶片。這代表不少跑者知道晶片的重要性,但是大會卻沒有事先設想到這種問題。所以有不滿的跑者在網路上抗議:「不給我紀念毛巾和獎牌,我就不還晶片」。

結果大會是過了一天才公告要跑者暫時保管晶片。第三天才公告記錄晶片、紀念毛巾、獎牌的處理方式。大會當然知道自己露出了設想不足的窘態,所以這三天大概是大會的「地獄的三天」。

大會公告的處理方式是:
考慮讓今年的參賽者得到明年的大會的優先參賽權(要申請、要付參加費)。
紀念毛巾會寄給有報到的跑者,還會附上歸還晶片用的信封,讓跑者寄回晶片。
不寄送獎牌給跑者,但是如果參加了明年大會,而且跑完全程,可以領到兩面獎牌。

大會考慮給今年的跑者明年的優先參賽權,也願意把紀念毛巾和還晶片用的信封寄給跑者,算是有誠意。我沒有跑完這場馬拉松,完賽的獎牌對我而言意義不大,所以大會的獎牌處理方式也算妥當。唯一比較有問題的是海外跑者的紀念毛巾和還晶片用的信封。因為外國人報名用的JTB系統設計得相當粗糙,海外跑者的地址資料可能會出狀況。

◆◆◆

對我而言,馬拉松是檢驗自己健康狀態的指標活動,也是另類的觀光休閒活動。我雖然想多嘗試日本各地的大會,不過由於自己的實力有限,而且工作越來越忙,所以我還是傾向報名交通方便而且環境比較舒適的大型都市馬拉松。

東京馬拉松雖然又近又方便,不過報名不易中籤,而且大會的嚴防君子卻防不了小人的安檢會影響一般跑者的舒適性。結果東京附近比較方便舒適而且容易報名的大型馬拉松就是橫濱馬拉松。為了這次比賽,我花了不少心力準備,不過最後卻因颱風取消。馬拉松沒跑成,還損失了17000日元,心裡頭當然相當遺憾。報到當天看到的橫濱美景,算是這次大會唯一的美好回憶。

大會宣布取消比賽時,日本的網路上就有人宣布要在大會當天自己一個人跑。結果真的有人在大會當天的大雨中照著路線跑了一趟橫濱馬拉松(跑首都高下方的路線、省略本牧碼頭路段),這種路跑熱情實在令人欽佩。我自己在兩天後到荒川用比賽的感覺奮力跑了一趟20k長跑,感覺非常充實。不過跑完後也發現自己這幾個月間的練習還是不夠紮實。讓自己變堅強,真的非常不容易。

劣化中的日本網路資訊品質

這兩三年,日本的網路資訊品質劣化得相當嚴重。

網路資訊包羅萬象,說劣化,也不是所有的資訊都劣化。舉例來說,2017年現在,政治、經濟、社會、歷史、文藝、先進科學等領域的劣化情形比較不明顯,搜尋有意義的資訊並不難。另外,日本的各公家機關的行政及便民資料也比以前充實很多。

但是在時事、醫療保健、飲食、運動、日用品、名人、旅遊等比較貼近民眾日常生活的領域,越來越難找到「有意義的資訊」了。搜尋引擎搜到的結果大多是「一般人早就知道的常識」、「從其他網站剪貼、抄襲來的重複資訊」、「似是而非的資訊」、「表面上看似寫得很詳細,但是實質上是避重就輕、什麼都沒講的空洞資訊」。

政治、經濟、社會、歷史、文藝、先進科學等領域的資訊當然很有意義。但是這些資訊無法直接解決一般人生活中的問題。一般人生活中比較需要的是時事、醫療保健、飲食、運動、日用品、名人、旅遊方面的資訊。這些領域的資料變得越來越難查,就會影響到民眾處理日常生活中的問題的效率。

日本的網路資訊劣化,不是這兩三年才有的事。早在2010年代初期就已經有徵兆,只是這兩三年劣化得特別嚴重。

2010年代初期,我在查比較舊的時事資料時,就發現搜尋引擎搜到的結果幾乎被2ch的轉貼網站佔滿。

2ch的轉貼網站在日本叫「まとめサイト」,意思就是懶人包網站。最近十幾年間,台灣的網路也很流行「懶人包」。「懶人包」是由熱心的網友把複雜、分散的資料蒐集整彙成比較容易吸收的「套餐」。這種套餐可以讓其他網友省下很多找資料的時間。日本的2ch轉貼網站是從2ch布告欄龐大的討論中選出一些比較有趣的內容,轉貼到外部網站。讓沒有用2ch的網友也能一窺2ch的討論。這些網站是利用有趣的題材吸引網友瀏覽,然後在頁面中貼一大堆廣告和誘騙式的點閱連結來賺外快。由於製作這種網站可以謀利,所以這一類的網站就越開越多。有些人就在轉貼時加油添醋、煽風點火。內容修改得越羶腥,流量就越高。結果這些網站轉貼的時事討論資料就失真了。
(※日本的2ch電子布告欄已經在2017年10月改名成5ch。)

我本身有訂閱日經新聞的網路版,可以查閱過去幾年間的日經新聞內容。不過分析時事必須多方比較,所以我還是會用搜尋引擎找其他媒體的報導資料。以前我在網路上查比較舊的時事資料時,搜尋結果大多是一些關心時事的個人部落格。這些人把自己關心的新聞報導貼到自己的部落格,然後寫一些對社會現象的感想。這些人不求流量,就只是把部落格當成日記而已。不過進入2010年代後,Google的搜尋結果中,煽風點火型的2ch轉貼網站就漸漸擠掉了比較純粹的時事評論的個人部落格。結果我在搜尋時事資料時,必須用多種搜尋語法來排除這些「假的時事網站」。非常辛苦。

當時日本的網路上就有不少人在抱怨資料越來越難查。因為搜尋結果大多被「問答網站的複製網站」、「維基百科的複製網站」、「2ch的轉貼網站」佔據,已經失去了原有的多樣性。

大約在同一時期,日本的Youtube也漸漸被一堆「不是影片的影片」佔據。

這些「不是影片的影片」大多是用一張照片偽裝成新聞影片來誘騙別人點閱。一點進去,就只會看到一張不會動的照片和轉貼來的新聞稿字幕而己。有不少假影片為了煽風點火,還會在新聞稿上動手腳。當日本一有重大新聞時,就有一堆網路蟑螂馬上製作這種假影片來誘人點閱。

這種Youtube「假影片」的問題並不是只有日本才有,其他語系的Youtube也有不少假影片,只是日本的狀況特別嚴重。因為日本有業者宣稱只要製作簡單的Youtube影片就可以賺大錢。結果一堆想賺大錢的日本人就花錢向業者購買製作軟體或教材,然後大量生產「不是影片的影片」。這些假影片的特徵就是沒有影片、只有照片和文字,而且標題畫面的字型配色很醜。從這些醜到爆的配色可以看出日本民眾的平均美感意識。有台灣人批判台灣民眾的審美能力差,其實日本人的審美觀也沒好到哪去。日本這些想靠製作假影片賺大錢的人當然不會賺到大錢,真正賺到大錢的恐怕是那些賣製作軟體或教材的業者。這就是網路賺錢的實態。

除了2ch的轉貼網站和Youtube的假影片,日本的投稿型食譜網站cookpad也差不多在同一時期利用民眾的炫耀心理,讓民眾大量投稿自己做的菜。結果用日本Google搜尋食譜時,搜尋結果全部被cookpad的頁面佔滿。本來,在網路上搜尋食譜的人多半是想找做菜的創意和要領,不過cookpad的大眾投稿資料多半非常粗糙、草率,幾乎沒有參考價值。而且還會妨礙別人查資料。結果後來有不少日本人在網路上搜尋食譜時,會用排除語法過濾掉cookpad的頁面。

◆◆◆

兩三年前,日本的網路上又出現一大堆新的懶人包網站。這些懶人包網站把網路上既有的資訊大量拼貼重製成新網頁。題材主要就是時事、醫療保健、飲食、運動、日用品、名人、旅遊等一般民眾比較關心的日常生活事物。

本來網路上已經有很多有用的生活資訊。要查這方面的資料並不難,用搜尋引擎搜到的資料也很多樣。不過新的懶人包網站出現後,狀況完全變了。這些懶人包網站以整理資料為名,擅自轉貼別人網站中的照片,把別人網站中的資訊收編到自己的頁面中。這樣的網站非常多。

這些業者的手法是僱一堆打工的人用簡單的網頁製作技術來製作有條理的頁面。頁面構造有條理,搜尋引擎的積分就會比較高。網站的內容就只是把其他網站的內容簡單拼湊而己。由於製作網站的人沒有相關的專業知識,所以無法分辨來源網站的內容是否正確。結果他們剪貼來的資訊可能同時包含了事實和網路謠言。其實這些業者大多根本不在乎這種問題。搜尋引擎是用AI判定網頁品質,由於AI只能判斷網頁排版是否有條理、關鍵字是否明確,無法理解資訊的意義,所以搜尋引擎就會把這些網站的內容誤判成優良資訊。由於這些業者是採用「頁海戰術」大量製作新的垃圾網頁,所以花心思製作的既存個人網站全部被埋掉了。搜尋引擎搜到的大多是內容雷同的垃圾頁面。

舉例來說,現在用日本的Google搜尋某個藝人的名字時,搜尋結果的第一頁可能有官方網站,也有維基百科的條目,不過其他結果以及接下來好幾頁的結果幾乎全部是類似「○○○○單身嗎?性格?學歷?」「○○○○有整形嗎?宗教?主演廣告?」這樣的網站。網站的標題包含藝人的姓名和其他一般人可能關心的事項的關鍵詞。關鍵詞的後方多半加了「問號」。網址幾乎都是「~.com」。這些頁面大多開頭會有像維基百科一樣的「目錄」,看似很有條理,其實這只是欺騙搜尋引擎的手段。實質上這些網站的內容是剪貼自其他既存的網站,而且可能包含網路謠言。至於網路上不存在的資料,業者會設法捏造或用含糊其詞的方式作文。假設某個北海道出身的藝人從來沒公布過自己的畢業母校,業者就會在頁面中作文提到這個藝人「應該是北海道的某個大學畢業的」。這樣子,業者就在網路上創造出了關於這名藝人的學歷資訊。當然,這種資訊完全沒有意義,就只是欺騙搜尋引擎,然後誘騙網友點閱而已。網友點閱後,當然還是不知道這個藝人的學歷。

這些業者為了爭奪搜尋引擎的結果排行,甚至還會消費往生者。

2017年2月,日本有一名18歲的少女偶像藝人突然病逝。消息剛上日本的網路新聞時,由於病因還沒公開,所以主要媒體都沒有報導這位年輕藝人的病名。不過日本的Google的搜尋結果的前幾頁就出現了好幾個提到這位藝人病名的網站。這就是惡質業者的生產速度。

兩天後,經紀公司才對外發表這位藝人的疾病名稱。藝人的疾病當然和惡質業者網站中提到的疾病完全不同。

惡質網站的業者為了攻佔搜尋頁面,不擇手段編造內容、捏造藝人的疾病。其他的惡質業者看到有同業發表最新消息,就開始抄襲剪貼,想要搶搜尋頁面的順位,結果網路上就出現了一堆假的時事資訊,而且還排在Google搜尋結果的前段。

◆◆◆

這幾年,我一直想買運動用的耳機,我也一直在摸索改善運動品質的練習方法。由於這些領域也被大量的垃圾網站攻佔,所以我幾乎找不到答案。

我在查運動用耳機的資料時,搜尋結果的確列有出一大堆比較耳機的網站。這些網站半是用類似「8種運動用耳機比較」、「10種最新耳機比較」的標題。網址幾乎都是「~.com」。網站排版很有條理,頁面開頭大多會有像維基百科一樣的「目錄」,而且還列出了好幾種品牌的耳機。不過仔細一看,這些網站就只是把各家耳機品牌官方網站上的圖片和數據剪貼到同一頁而已。製作這種網站的業者恐怕沒有實際用過這些耳機,所以剪貼資料之外就是「憑想像力寫的推薦文」,並沒有真的做比較。

十多年前,我用「イヤホン」(耳機)、「比較」這兩個關鍵詞來搜尋,我可以找到真正的消費者玩家的使用心得。不過現在我用同樣的關鍵詞搜尋,出現的卻是一堆貼滿購物網站連結的假比較網站。真正的個人玩家心得網站已經被惡質業者的「頁海戰術」擠到搜尋結果的幾百名之外。

去年年底,我在考慮買新的GPS運動錶,在蒐集資料時也被這些泛濫的假比較網站干擾。結果我只有改查歐美的網站。

我在查運動練習方法的資訊時,搜尋引擎也會列出一堆網站。這些網站的標題幾乎全部包含了「ダイエット」(減肥),而且網址幾乎都是「~.com」。不論我查騎車、跑步、走路,都逃不出這些網站的魔掌。這些網站的排版也都很有條理,大多一開始也會有像維基百科一樣的「目錄」,而且用了一堆圖庫照片。如果是介紹跑步,就會貼俊男美女跑步的圖庫照片。講到方法論時,可能就會貼一張美女在思考的圖庫照片。

其實大部分這一類的網站的內容可能就只是說騎車可以減肥、跑步可以減肥、走路可以減肥等。這根本是大家早就知道的常識。再不然就是講早上運動、白天運動、晚上運動的優劣,其實這也是一般人自己可以想像的內容,根本不需要查網路。也就是說,製作這些網頁的人真的就只是「憑想像力」來介紹運動的方法。製作這些頁面的業者可能平常根本不運動,他們製作這些網頁不是為了服務想運動的人,而是為了搶Google搜尋結果的排行而已。這些網頁只會妨礙想運動的人查網路資料。

以前我剛開始練馬拉松時,我在網路上還可以找到一些不錯的入門方法論的個人網站。不過現在日本Google的搜尋的結果全部被垃圾網站攻佔,比較有參考價值的個人網站幾乎全部被擠到幾百名之外。

本來,懶人包是一種資訊服務,不過日本的懶人包網站的業者不重視倫理,就只想用大量新頁面佔據搜尋結果。製作網站的人本身不關心自己製作的題材,就只是為了業績而做業績而已。結果日本的懶人包網站不再是「資訊整理網站」,而是「妨礙網路搜尋的網站」。

這些業者每天就是想一大堆時事、生活、演藝、健康、醫療的關鍵詞。然後調查這些關鍵詞在Google的搜尋結果排行前幾名的網站的內容,然後馬上剪貼複製,製作出可以騙過AI的相似內容的頁面來擠下其他的懶人包網站。所以這些惡質的抄襲剪貼網站每天都在大量增殖。

由於懶人包網站太惡質,所以也引發了日本社會批判。2016年12月1日,日本的業者DeNA宣布關閉旗下的九個懶人包網站。因為有人控訴這些網站盜用別人的著作,也有醫師指出這些網站中充斥假的健康資訊,還有大企業為了形象而劃清界線、停止贊助。日本的某個職業攝影師也在他的個人網站中控訴業者盜用照片。

DeNA關閉自己旗下的剪貼網站,而且有提到侵權賠償的事宜,還算比較有良心。至於另一家著名企業LINE則根本不想對自己旗下的「NAVERまとめ」的內容負責。梅與櫻網站也有十幾張照片著作遭到「NAVERまとめ」盜用。LINE就是吃定個人網站營運者自力救濟的能力有限,對侵權問題完全採冷處理方式,根本不在乎企業倫理。所以我和日本人作者到現在都拒絕使用LINE,我個人也不放心把我的隱私資料交給這家公司。

◆◆◆

DeNA的懶人包網站關站事件之後,Google終於開始行動,調低懶人包網站在搜尋結果中的排行。不過日本的網路資訊的搜尋效率不但沒有變好,反而越來越糟。因為日本一大堆業者依然每天都在試各種搜尋關鍵詞、追蹤Google的最新的搜尋結果排行,然後立刻製作出可以騙過Google的AI的垃圾網站來擠掉舊的網站。日本的Google完全處於挨打狀態。

現在用日本的Google搜尋資料時,Google除了會列出網站以外,也會列出相關的Youtube影片。網站多半是被懶人包型的垃圾網站佔據,Youtube影片則多半是最新的「不是影片的影片」。

由於這些網站會妨礙搜尋資料,而且用搜尋語法也很難過濾掉這些一直在增殖的垃圾網站,所以日本有人利用Google的自訂功能製作出特別的搜尋器。可以過濾NAVER、cookpad、2ch轉貼網站、問答網站、懶人包網站等。不過這種自訂搜尋器還是不精確,會把其他有意義的網站也一同過濾掉。我自己是用瀏覽器的外掛套件來過濾Youtube和Google的搜尋結果。由於過濾Youtube的套件有嚴重的bug,所以我用了幾個月後就移除了。至於過濾Google搜尋結果的套件,從2016年4月到2017年4月,我大約封掉了三四百個網站。最近半年間,我又封掉了超過一千多個網站。每個被我封掉的網站都包含了很多垃圾頁面。從這裡可以約略看出這些垃圾網站真的在變本加厲增殖中。

我判斷某個網站是否該過濾的主要原則是:
如果標題類似「○○○○單身嗎?性格?學歷?」、「10種×××比較」、「5種△△△的方法」,就列入過濾名單。
如果網址包含日文,就列入過濾名單。
如果網站是日文網站,但是網域是「.xyz」、「.info」、「.biz」,或其他比較偏門的國家的網域的購物網站,就列入過濾名單。
如果搜尋結果中如果有關於SEO、賺錢、健康食品方面的敘述,就列入過濾名單。
網址形態是「~.com」的日文網站/標題包含疑問句/內容有目錄/圖片來自圖庫。四種條件中只要符合兩種,就列入過濾名單。
以上是原則,有時候會有例外。不符合上述原則的網站,就另外判斷。

最近我在用Google查資料時,有時候會發生前五頁的搜尋結果全部空白的情形,因為前50個網站全部都是妨礙搜尋的垃圾網站。雖然我過濾掉了很多垃圾網站,但是我還是常常搜不到有意義的資料。因為搜尋結果排行在50名之後的網站常常和我要搜尋的資料的相關性不高。這代表有意義的網站可能被擠到更後面。結果現在用日本的Google查有意義的資訊,往往還要加上時間過濾。如果排除掉最近三年間的資訊,搜到的資料品質會比較好一點。但是這也代表日本的Google已經失去搜尋有意義的新資訊的能力了。結果我現在很多日本的資料必須從twitter和facebook蒐集。雖然twitter和facebook可以用來「蒐集」資訊,不過這些SNS並不是「搜尋」資訊的好工具。我曾經有一段時間改用bing來找資料。bing的搜尋結果的確比Google好一點,但是日本的垃圾網站實在太多,我的瀏覽器沒有過濾bing的搜尋結果的套件,而且bing的搜尋語法的功能不如Google,所以最後還是作罷。

10年前,很多人覺得Google的搜尋引擎無敵。在很多人眼中,Google的搜尋AI可以選出符合大家需求的資料,也有很多防止網頁取巧的措施。營運網站的人都不敢取巧,因為大家害怕遭到Google的懲罰。不過時代變了,現在用Google在日本的網路上很難找到有意義的新資訊,也幾乎搜不到twitter和facebook的資訊。而且日本的垃圾網站業者輕易地打敗了Google搜尋引擎的AI系統。這是10年前沒有人能想像的事情。不希望Google壟斷網路的人可能會覺得很高興,但是在日本用網路很難查到有意義的日常生活資訊,是日本的資訊文化的一大悲劇。

日本的源氏與平氏(4)

源氏與平氏的主要歷史事件(後篇):

平氏政權

平治之亂後,平清盛的官位升到正三位,進入高階貴族的世界。

權力的世界並不單純,當時後白河上皇和二條天皇都想支配朝政,後白河上皇就拉攏平氏來對抗二條天皇。平清盛則巧妙地遊走在上皇派和天皇派之間。結果平清盛的地位步步高升,在1167年當上朝廷最高的官職太政大臣。

太政大臣本來是天皇外戚的藤原氏等貴族擔任的榮譽職位,平清盛從武士爬到太政大臣,是歷史上的一大突破。同一年,朝廷任命平重盛討伐各地的山賊和海賊。實質上就是朝廷把國家兵權交給平氏。平氏得到朝廷的權威認證後,平清盛就辭掉了太政大臣,在幕後支配政治。平氏成為日本第一個武家政權。

平清盛為了在權力的世界中建立關係,把女兒嫁給高倉天皇和朝廷的高階貴族,也和宗教軍閥的延曆寺保持友好。另一方面,平氏還從日宋貿易中得到龐大的利益。

平氏勢力變大後,後白河上皇派的勢力就開始敵視平氏。後白河上皇為了削弱平氏的力量,命令平氏討伐延曆寺的僧兵,企圖破壞平氏和延曆寺的關係。另外還設法削弱和平氏有姻親關係的貴族勢力。結果平清盛一怒之下,率軍隊發動政變,軟禁後白河上皇、拔掉朝廷中上皇派及反平氏貴族的官職、沒收後白河上皇及其他反平氏貴族的土地,然後在朝廷及地方要職安插平氏一族的人。之後,平清盛讓高倉天皇讓位給不到兩歲的安德天皇。平清盛的身分變成上皇的岳父、天皇的外公。名義上是由高倉上皇幫兒子安德天皇處理政務,實質上是平清盛支配了朝政。

平氏在政變後雖然掌握了政權,但是露骨的奪權行為引發皇族和貴族勢力的反感。本來日本的地方武士期待平氏的武家政權能改善武士的地位,不過平氏自己變成貴族,沒有讓武士受惠,所以地方武士也不再支持平氏。另外,本來平氏和延曆寺等宗教勢力關係良好,不過平氏掌權後冷落了這些宗教勢力。結果平氏變成了公敵。

源平合戰(1180年~1185年)

<主要人物>
平氏:
平清盛(平氏第9代)
平宗盛(平氏第10代,平清盛的三男)
平知盛(平氏第10代,平清盛的四男)
平重衡(平氏第10代,平清盛的五男)
平維盛(平氏第11代,平清盛的長孫)

源氏:
源賴政(源氏第7代,源賴光的玄孫)
源賴朝(源氏第9代)
源範賴(源氏第9代,源賴朝的弟弟)
源義經(源氏第9代,賴朝、範賴的弟弟)
源義仲(源氏第9代,賴朝、範賴、義經的堂兄弟)

<概要>
源氏興起、平氏衰亡的一連串戰役。

1180年,皇族的以仁王號召各勢力推翻平氏。以仁王自己和源賴政舉兵反抗平氏,不過被平重衡和平維盛的部隊擊敗。以仁王和源賴政都在戰役中死亡。

伊豆的源賴朝、木曾的源義仲接到號召令後,也開始帶著武士舉兵反抗平氏。源賴朝在富士川擊敗了平維盛的部隊後,控制了關東一帶,在鎌倉設立本部。

1181年,平清盛病死,打擊了平氏的士氣。三男平宗盛成為平氏的家長。同年,源義仲在橫田河原擊敗平氏軍隊後,向北陸一帶挺進。翌年,源義仲在北陸保護了以仁王的兒子。

1183年,源義仲在倶利伽羅峠擊潰了平維盛的部隊,近逼京都。平宗盛安排安德天皇帶著三神器逃向九州。後白河上皇把平氏指定成挾持天皇的賊軍。為了維持朝廷運作,後白河上皇在安德天皇沒有退位的情況下,讓安德天皇的異母弟弟後鳥羽天皇登基。

源義仲雖然最先攻入京都,不過源義仲部隊的軍紀不佳,在京都不受歡迎。另外,源義仲和後白河上皇的政治交涉不順。源義仲覺得後白河上皇明顯偏袒源賴朝,於是就發動政變,軟禁後白河上皇。源賴朝得到消息後,就派源範賴和源義經討伐源義仲。

1184年,源範賴和源義經擊敗了源義仲勢力,源義仲戰死。逃到九州的平氏想趁源氏內鬥時收復京都,不過源範賴和源義經在一之谷戰役擊敗了平知盛的部隊,很多平氏武將在戰役中死亡,平知盛則退到四國的屋島(平氏的本部)。平氏的元氣大傷。

1185年,源義經率部隊渡海進攻屋島,擊敗了平宗盛。之後,源範賴和源義經的部隊又在壇之浦的海戰中擊敗平宗盛和平知盛的部隊。海戰的最後,平知盛跳海自殺,平清盛的妻子平時子帶著外孫安德天皇跳海自殺,很多平氏家族的人也跳海自殺。平宗盛和平重衡在戰役結束後遭處刑。平清盛建立的平氏權貴一族滅亡。平清盛的權貴一族雖然滅亡,不過桓武平氏傳了很多代,還是有很多子孫活在世間。

源平合戰之後

平氏和源義仲都想踏入朝廷體制內,但是最後都沒有好結果。源賴朝見識到了前人的失敗實例,所以想和朝廷保持距離。源平合戰之後,源賴朝的本部還是在鎌倉,這樣可以不用看朝廷的臉色,也可以維持源氏在地方武士眼中的權威。源賴朝反對朝廷擅自拉攏武士、賜武士官位。因為這樣會破壞武士世界的制度。如果關東武士未經許可擅自接受朝廷官職,就不能再回關東。

源義經在源平合戰中有功,但是未經源賴朝的許可就接受了後白河上皇賜的官職,所以源賴朝非常不高興。源平合戰結束後,源義經想把平氏的戰俘交給鎌倉,不過源賴朝不讓源義經進入鎌倉,源義經只能回京都。之後,源賴朝試圖派人暗殺源義經,但是沒有成功。源義經為了報復,就請後白河上皇下旨討伐源賴朝,不過支持源義經的武士不多,所以討伐計畫失敗。之後,源賴朝向後白河上皇施壓,要後白河上皇下旨討伐源義經。源賴朝藉討伐的名義,整備了地方武士制度,提升武士的地位和權力,增加武士的向心力。源義經則逃到東北奧州向藤原氏尋求庇護。

在源平合戰時代,奧州藤原氏是日本的第三勢力。奧州藤原氏是受源義家(源氏第5代)的援助成為支配東北的豪族,所以和源氏的有點交情。源義經逃到東北時,奧州藤原氏的家長第三代的藤原秀衡收留了源義經。藤原秀衡預料源賴朝在滅掉平氏後可能會攻擊東北。由於源義經是名將,所以藤原秀衡想借重源義經的才華來抵禦源賴朝。結果源賴朝在藤原秀衡時代並沒有進攻奧州。不過藤原秀衡死後,第四代的藤原泰衡因為懼怕源賴朝的力量,就逼死了源義經。源義經死後,源賴朝就動員全國武士出兵東北,滅掉了奧州藤原氏。

源賴朝滅掉奧州藤原氏後,成為全國霸主。源賴朝是武士出身,必須借重朝廷認證才能得到讓眾人信服的統治權,但是源賴朝又想和朝廷保持距離,所以他希望朝廷能給他「征夷大將軍」的職位。征夷大將軍可以保有朝廷公認的權威,而且可以留在外地(鎌倉),不必到京都上朝。不過後白河上皇希望把源賴朝拉進朝廷,切斷源賴朝和地方武士的交流,所以後白河上皇只給源賴朝京都的官職。結果源賴朝是等到後白河上皇死後,才從後鳥羽天皇那裡得到征夷大將軍的職位。開創了鎌倉時代。

源賴朝死後,二代將軍由次男源賴家擔任。源賴家接任將軍時還太年輕,所以沒有實權。將軍當了一年多,就因為外戚鬥爭被拉下台。翌年遭到暗殺。三代將軍是源賴朝的四男源實朝。源實朝當上將軍時才11歲,實權是操在外戚北條氏手中。源實朝26歲時被自己的姪子源公曉殺死,源公曉當天也被殺害。源賴朝一族就滅亡了。之後的鎌倉政權是由源氏的外戚北條氏支配,征夷大將軍則變質成貴族和皇族的榮譽職位。

源賴朝一族雖然滅亡,不過源氏的子孫還是活在世間。源義家(源氏第5代)的玄孫的玄孫的兒子足利尊氏(相當於源氏第14代)開創了室町幕府,所以源氏的子孫在日本開創了兩個重要的時代(鎌倉、室町)。

◆◆◆

源賴朝提升了武士地位,而且還建立了武家政權,當上了征夷大將軍,成為時代的主角。不過多數日本人只對源賴朝的弟弟源義經感興趣。源義經是名將,但是卻遭自己的哥哥追殺,最後被逼死,是個悲劇英雄,所以得到後世同情。後世的作家也創作了不少源義經的故事。例如在京都五條大橋和辨慶相遇、逃難時冒險通過安宅關等。這些創作故事又讓後世的人更同情源義經。甚至出現了源義經沒有死的傳說。源義經排行第九,當過治安警備的官員,外號叫「九郎判官」。日本有個諺語叫「判官贔屓」,意思就是同情像源義經那樣的悲劇英雄。

由於源義經是日本人眼中的悲劇英雄,所以變成NHK大河劇的題材,而且是兩次(1966年、2005年)。NHK在1966年播映源義經的大河劇時,日本有西點業者為了促銷商品,就把他們的蝴蝶酥產品的改名成源氏派。結果半個世紀過去,現在的日本人都把蝴蝶酥叫作源氏派。2012年,NHK在播映平清盛的大河劇時,該業者又把他們的葡萄乾派改名成平家派來促銷。西點業者的商品當然和日本史的源氏和平氏完全無關,但是商品名稱反映出源氏和平氏對日本的影響力。


源氏派和平家派。

日本的源氏與平氏(3)

源氏與平氏的主要歷史事件(中篇):

源義親之亂(1101年~1108年)

<主要人物>
源義親(源氏第6代)
平正盛(平氏第7代)

<概要>
1101年,大宰府長官大江匡房向朝廷控告源義親在九州地方殺人。翌年,朝廷決定把源義親流配到隱岐。不過源義親沒有去隱岐,而是到出雲殺掉當地的目代(代理國司)。之後,朝廷派平正盛平定源義親之亂。

源義親是源義家的次子。平正盛是平貞盛的玄孫。

平氏在平忠常之亂後的能見度不如源氏,但是在武士的圈子還是相當有聲望。平正盛本來是低階的地方官。家族在伊勢、伊賀一帶有土地。平正盛在白河上皇喪女時,把自己家的一部分土地獻給了供養皇女的寺院,給白河上皇留下好印象。所以源義親之亂時,白河上皇提拔平正盛擔任討伐武將。

源義親在九州地方殺人、在出雲地方作亂的原因不明。有可能是上皇設計打壓源氏勢力的結果。日本的國政長期受到外戚的藤原氏支配,所以很多皇族對藤原氏不滿。由於清和源氏是藤原氏的家臣,所以打擊源氏就形同削弱藤原氏的力量。白河上皇提拔平氏,也是為了強化上皇院的力量。在源義親之亂後,源氏家族發生了內鬥,這也可能是上皇用計削弱源氏的力量。

之後,平正盛的兒子平忠盛(平氏第8代)幫鳥羽上皇蓋佛寺,還平定了瀨戶內海的海賊,得到鳥羽上皇的信賴。結果平氏就漸漸成為朝廷的重要的武士。

有歷史研究指出平氏平定源義親之亂和瀨戶內海海賊並不是特別大的事件,是上皇想幫平氏建立威望而設計的機會。上皇旗下的平氏武士有威望,上皇自己的權力也會比較穩固。

保元之亂(1156年)

<主要人物>
崇德上皇派:
藤原賴長(左大臣)
平忠正(平氏第8代)
源為義(源氏第7代)
源為朝(源氏第8代)

後白河天皇派:
藤原忠通(關白)
平清盛(平氏第9代)
源義朝(源氏第8代)

<概要>
崇德上皇和後白河天皇因為權力鬥爭發生武裝衝突。兩邊都有源氏和平氏的武士支援。結果後白河天皇勝利。

崇德上皇和後白河天皇的母親是藤原璋子(鳥羽天皇的皇后)。鳥羽上皇在掌握朝廷實權時,因為皇位安排問題和崇德天皇發生爭執。鳥羽上皇把崇德天皇的下一任皇位給了近衛天皇(崇德天皇的異母弟弟)。崇德天皇雖然變成崇德上皇,但是因為身分不是天皇的爸爸,所以無法以上皇院的立場執政。

後來近衛天皇因為體弱多病早逝,鳥羽上皇把下一任皇位給了後白河天皇。結果崇德上皇還是當不了天皇的爸爸。鳥羽上皇死後,崇德上皇為了奪權,和後白河天皇對立,然後發生武裝衝突。這個衝突是兄弟、叔姪、父子之間的戰爭:

崇德上皇是兄,後白河天皇是弟。
藤原賴長是弟,藤原忠通是兄。
平忠正是叔(平忠盛的弟弟)、平清盛是姪(平忠盛的兒子)。
源為義是父,源義朝是子。
源為朝是弟,源義朝是兄。

鬥爭的結果是白河天皇勝利。崇德上皇流放讚岐,藤原賴長重傷死亡,平忠正、源為義遭處刑,源為朝流放伊豆。

平清盛和源義朝雖然都是保元之亂的有功人員。不過後白河天皇的策士信西(藤原通憲)和平清盛的關係良好,所以平清盛受到信西提拔,源義朝則遭到冷落。

平治之亂(1160年)

<主要人物>
源氏:
源義朝(源氏第8代・父)
源義平(源氏第9代・兄)
源賴朝(源氏第9代・弟)

平氏:
平清盛(平氏第9代・兄)
平賴盛(平氏第9代・弟)
平重盛(平氏第10代・平清盛的兒子)

<概要>
源氏和平氏的權力鬥爭。平氏勝利。

保元之亂後,信西在朝廷的影響力變大,引發其他朝臣不滿。反信西派的朝廷官員藤原信賴趁平清盛在外出差時,聯合源氏父子偷襲信西。結果信西自殺,藤原信賴控制了後白河上皇及二條天皇。

平清盛雖然得知事變,但是無法攻擊藤原信賴。因為掌握天皇的人是朝廷的代表,如果攻擊藤原信賴,就等於是反抗朝廷。之後,有一部分反藤原信賴的朝廷官員設法讓後白河上皇和二條天皇逃脫。二條天皇逃脫成功後,和平清盛會合。平清盛一族得到二條天皇加持後,開始反擊,擊敗了藤原信賴及源氏勢力。

結果藤原信賴死刑、源義朝在逃亡時遭殺害、源義平死刑。源賴朝因為只有13歲,所以只流放伊豆,沒有遭處死刑。另一方面,平清盛則踏入高階貴族的世界,之後成為日本第一個武家政權。

◆◆◆

在源義親之亂之前,源氏和平氏的抗爭層級只是地方豪族的私鬥。這些私鬥是朝廷支配力減弱的結果,朝廷並不關心這些地方私鬥。但是源義親之亂,以及之後的保元之亂、平治之亂的紛爭層級到達中央。源氏武士和平氏武士是朝廷權力鬥爭時的重要棋子。源氏和平氏的力量開始影響到國家朝政。平治之亂則是平氏武士登龍門的關鍵之戰。

久違的荒川自行車練習

翻閱以前的運動記錄,我發現自己超過兩年沒有到荒川騎車了。這兩年間我還是有騎車,只是騎車不是為了運動,而是為了工作或購物。每個星期我還是會到荒川河畔附近的賣場購物,只是沒有下河濱道路而已。

11年前,為了減肥,我買了一台便宜的折疊車, 利用假日騎車到荒川河濱道路運動,也開發了屬於自己的自行車路線。

荒川是騎車的好地方,不過荒川並不完美。荒川每隔一陣子會做堤防補強施工。期間多半是幾個月到一年,而且是分段施工。所以騎長程路線時,難免會遇到施工路段。遇到施工區間時就只能繞道。另外,國土交通省的職員為了管理方便,在荒川河濱道路沿途設了防止汽機車侵入的路障。腳踏車騎士遇到路障時必需牽車。牽車時如果不慎,還可能碰傷或刮傷車體。這些狀況多少會影響騎車的興致。

後來我發現跑步的減肥效果好,跑步的移動範圍小,比較不容易遭遇施工路段,而且比騎車省時間。所以我的日常運動就漸漸從騎車移向跑步。不過我每年春天還是會騎車到荒川賞花。由於這兩年特別忙,所以春天抽不出到荒川騎車賞花的時間了。

前一陣子,我得了今年第三場感冒,十幾天沒有運動。病癒後,體力衰退,再加上東京的天氣越來越熱,晨跑的練習狀況非常不理想。如果繼續跑下去,受傷、中暑、生病的風險會增加。為了維持運動量,我就重開了對身體負擔比較輕的腳踏車練習。

◆◆◆

荒川的河濱道路有分左岸和右岸,從出海口到內陸可以規劃超過100k的路線。其中上游路段左岸的風景比較漂亮,下游則是右岸比較漂亮。

由於我的時間和體力有限,所以這次只騎下游的路線。

荒川右岸的下游路段兩旁大多是整備好的綠地和運動場。沿途可以看到不少騎車、跑步、散步、打球的人。有時候還會遇到學校辦遠足活動或長跑測驗,所以在這裡騎車一點也不孤獨。


荒川右岸:京成上野線橋梁、堀切橋。以前我曾經在這附近遇到《3年B組金八先生》的外景,演員就在這裡的橋下休息待命。過了這兩座橋後,是一段上坡。上坡的最高點是堀切水門。


荒川右岸:堀切水門。從堀切水門的橋上可以眺望首都高、鐵路、荒川。


荒川右岸:東墨田・四木橋綠地附近。我在這裡和兩名西洋騎士會車。


荒川右岸:小松川附近。這一帶可以欣賞日本的團地建築風景。團地住宅和河濱道路之間的公園整備得很漂亮。春天時這裡還可以賞櫻。


荒川右岸:荒川閘門。荒川閘門離河濱道路終點還有3k,閘門之後的路段大多是整備得蠻漂亮的公園綠地,欣賞著公園綠地的風景,一下子就騎到終點了。


從荒川右岸終點眺望出海口附近的首都高灣岸線及葛西臨海公園。

※荒川出海口的葛西臨海公園位於荒川左岸,風景亮麗,很多自行車騎士會把這裡當成荒川下游終點。不過葛西臨海公園和荒川兩岸的河濱道路主要路段相隔離。從河濱道路到臨海公園必須經過市區道路,甚至有牽車的路段,所以這裡不予討論。另外,有些自行車騎士會把東京灣人工島的若洲海濱公園當成右岸的終點。由於若洲路線比葛西更複雜,而且也要繞道市區,所以這裡也不予討論。

看了荒川出海口後,經葛西橋到左岸往內陸方向前進。


荒川左岸:首都高高架橋下。荒川左岸下游是一段狹長的沙洲,夾在荒川和中川之間。像是河中的「孤島」。


從荒川左岸眺望右岸的荒川閘門及天空樹。


荒川左岸:江戶川競艇場。這一天沒有比賽,所以中川的河面很平靜。有比賽時,去競艇場觀戰要付入場費,不過在荒川左岸可以看免費的賽艇。


荒川左岸:新小松川橋附近。在這裡,我再度遇到了之前在右岸會車的兩名西洋騎士。由於我的服裝和腳踏車比較顯眼,所以西洋騎士認出了我,並向我點頭示意。


荒川左岸:上平井水門。過了上平井水門,中川的上游分成綾瀨川和中川。荒川左岸變成夾在荒川和綾瀨川之間。


荒川左岸:堀切菖蒲水門。

從荒川左岸遠眺右岸風景的感覺還不錯,但是騎車時不能一直看旁邊。左岸下游雖然有競艇場、上平井水門、堀切菖蒲水門等比較有特色的景點。但是大部分的路段就只能看到路旁的雜草和頭上的首都高而已。平常只有首都高的施工單位和一部分自行車騎士才會來這裡,所以在左岸下遊騎車會比較孤獨、無趣。


荒川左岸:綾瀨水門及綾瀨排水站。過了排水站,荒川和綾瀨川的上游就分向不同的方向,荒川左岸不再是「孤島」。河濱道路的景觀變得比較好,人也比較多。

這一天,我騎到36k左右時血糖降低。所以我決定騎到40k為止。


回家途中在摩斯補充能量。

◆◆◆

這幾個月,我用GARMIN fenix 5測了多次跑步、走路的資料。這次則得到了騎車的資料。這幾個月間的fenix 5的使用感想如下:

<間歇跑功能>
以前用的EPSON的GPS錶的間歇跑功能太單純,所以練習方法受到限制。從我家到荒川有一段距離,要過好幾條馬路。用EPSON的間歇跑功能時,快跑區一定會落到市區馬路上。非常危險。所以我練間歇跑時必須到皇居。由於fenix 5可以自己設定變則區間距離的間歇跑練習,所以我可以把自己家附近市區馬路全部設成慢跑區間,然後在荒川河濱道路設快跑區間。大幅改善了練習品質。

<心跳帶>
fenix 5配心跳帶可以測到自己跑步的習慣,也可以了解自己的跑步姿勢。綁心跳帶走路時,雖然可以測步幅,不過意義不大。所以走路時直接用fenix 5的光學心率計即可。

<自設項目>
fenix 5可以自己設定活動項目。我自己把走路項目分設成快走和慢走兩種。純運動的走路是用快走項目,每公里自動分段。平常逛街散步時則用慢走項目記錄,完全手動分段,然後還可以看電子羅盤。我自己另外還設了旅行用的特別項目。搭車或開車時就用旅行項目來記錄GPS路線。

<自動暫停功能>
fenix 5可以設定自動暫停的條件,非常好用。我騎腳踏車時由於動與停的速度差距大,所是設低於4km/h時自動暫停記錄。在市區騎車時如果遇到紅燈時,只要車子一停,手錶也會立刻暫停。旅行時可能會遇到塞車,在市區則可能要常常等紅綠燈,所以我的旅行項目是設低於3km/h時自動暫停。快走項目我是設低於2km/h時自動暫停,慢走項目則是設完全停下來時才自動暫停。

<腳踏車相關功能>
戴著fenix 5騎腳踏車,就只能測到路線、距離、速度、心跳而已。加綁心跳帶也只測得到這些數據。如果要測更多資料,必須在腳踏車上裝踩速計或炮兒計。炮兒計配心跳帶可以測到很多資料。不過GARMIN的炮兒計的價位是我目前用的腳踏車價位的三倍多,我實在買不下手。今後如果要研究腳踏車的練習效果,可能要從便宜的踩速計入門。

台湾の歯医者さんに行ってみた その2

前回、台北で歯医者さんに行ったという話を書いたんだよね。

海外で病院に行くとかなると、心配になるのはお金の話だと思う。
私の場合のお会計は、痛みどめと抗生物質を含めて1650元だった。
私は台湾に旅行者として滞在していたので、台湾の医療制度とは無関係だから、
これらの費用は自費診療、100%医療費自腹ということだよ。

歯医者さんに行く前は、歯の治療で何万元、日本円にして何万円も請求されたらどうしようとか思っていたけど、
今から冷静に考えれば、台湾の所得水準、物価水準とかを考えて、日本よりもべらぼうに高くなることはないのかもしれないと思う。
むしろ、急を要する歯医者さん探しで心配すべきは、お金よりも、いかに確実に予約を取るということなのかもしれないと思ってる。

さて、これで一件落着ではあるんだけど――
日本の医療保険制度の中には海外療養費という制度があって、日本で同じ治療を行ったときの治療費を上回っていれば差額が戻ってくる。
ということなので、帰国後の海外療養費の申請に備えて、台湾の歯医者さんで診断書を発行してもらった。
発行料は200元とちと高いけど、この歯医者さんでは日本語で診断書をつくってもらえたのでよかった。もし診断書が外国語だと、翻訳をつけなきゃいけないらしい。

帰国後は、領収証や診断書書類とパスポートを携えて、うちの会社の福利厚生部門に行って相談。
海外療養費の申請と言ったら、療養費請求書フォームに記入して、診断書や領収書を提出、渡航の事実がわかるパスポートのページをコピーして渡して、終了。
しばらく時間がたってから部門から呼び出しを受けてお金を受け取った。戻ってきたお金は4000円強もあった。
ということで、私の台湾での歯科の自己負担は、約6000円-約4000円強=2000円弱だったみたい。

ちなみに、保険についてだけど、2枚持ってたクレジットカード(JCBとVISA)付帯の海外旅行保険は、歯の治療は対象外だった。
クレカの保険とはそんなもんで、緊急的な歯の治療を入れたいときは別途の旅行保険が必要みた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