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網查資料的難處

友人找上我,是因為我習慣做這種事。我查資料、整理資料的速度比較快。而且我會分析、過濾掉不必要的內容,幫友人省掉很多時間。雖然資料不是我要用的,但是我知道友人可能想要什麼樣的資料。我整理的資料也讓友人相當滿意,所以友人常常找我幫忙。

最近兩年,我查過不少日本地方都市的住宅裝潢、修理業者的資料。有時候還要查居家用品的資料。

◆◆◆

2000年代後半,用網路查資料非常方便。但是這個方便的期間其實很短。2010年代,網路上的垃圾資訊開始增殖。到了2020年代,以前的真網站漸漸退場,假網站大量增殖。而且搜尋引擎也變笨了。用網路查資料非常麻煩。

現在我搜尋資料時,我用的第一批關鍵詞一定找不到我想要的資料。因為第一批關鍵詞搜出來的一定都是大企業網站、購物網站、詐騙網站。這些網站和我用的搜尋關鍵詞當然相關,但是關聯性沒有那麼高。

我用搜尋關鍵詞的目的是想找到「關鍵詞出現頻率較高的頁面」,但是現在搜尋引擎顯然不再這麼搜尋了。因為搜出來的網站和關鍵詞的相關性沒有那麼高,所以我也很難看出搜尋引擎找網站的基準。我只知道現在的搜尋引擎喜歡把大企業網站、購物網站、詐騙網站放在搜尋結果的前端。這就是搜尋引擎變笨的象徵。

一般人如果想搜尋大企業網站,基本上是直接輸入公司名稱。搜尋用的關鍵詞如果和「大企業的公司名稱」無關,基本上就不太可能是在找大企業網站,而是在找和關鍵詞高度相關的資料。我用的關鍵詞和大企業的公司名稱無關,也不是商品名稱,但是搜尋引擎就是會硬塞給我一堆大企業網站和購物網站。很多詐騙網站只看網址就幾乎能簡單斷定。但是搜尋引擎的人工智慧顯然沒有這種判別能力。所以會在搜尋結果中塞一堆詐騙網站,而且排行還相當前面。我就只是想搜「關鍵詞出現頻率較高的頁面」,但是搜尋引擎就是不給我這種結果。

因為我沒有其他的方法,所以我的第一批關鍵詞還是只能繼續用「我希望網站頁面出現的詞彙」來搜尋。然後從第一搜的結果找出共通特徵,在第二搜加入排除語法,過濾掉這些大企業、購物、詐騙網站。通常要搜四到五次,我才有可能找到「似乎可以用的資料」。

十幾年前,用關鍵詞找資料,搜尋結果幾乎都是「頁面帶了我要的關鍵詞」的網站。現在的搜尋引擎沒有那麼方便了。搜尋引擎從一開始就會給一堆和關鍵詞相關度不高的垃圾雜訊。查資料的人必須花時間排除掉搜尋引擎給的垃圾雜訊。

◆◆◆

友人找裝潢、修理業者時,比較喜歡找小規模業者。友人的考量是和小規模業者一起合作,讓彼此的事業成長,創造雙贏的局面。但是在網路上找小規模的裝潢、修理業者並不容易。因為搜尋引擎偏愛大企業,而且很多小規模業者根本沒有自己的網站。沒有網站,就不容易查到聯絡方式,也不知道業者是不是真的有在工作。

我的解決之道就是找住宅裝潢和修理的入口網站。從這些入口網站可以從業務種類、營業範圍來找業者。但是這一類網站使用介面大多不太友善。有些入口網站沒有設想到惡質業者會重複登記。用這種入口網站就常常會搜尋到同一業者的重複資料。有些網站的業者聯絡資料的位置不顯眼,可能要進入下一個頁面,而且還要拉動卷軸才能找得到。

找業者施工,當然要找交通方便的業者。有些業者為了搶生意,會把營業範圍寫得很大。我在找業者資料時,就要過濾掉這些要花交通時間和交通費的業者。必須一直深入頁面找到業者的地址,再向google map確認位置、交通時間等。有些業者會的施工種類比較少,但是卻在入口網站登記什麼都會。他們的想法就是如果遇到自己不會的工程,就轉包給其他業者。這種狀況只有實際和業 者面對面談過,才能發現。所以入口網站雖然可以找到業者,但是未必能找到真正適合的業者。

網路時代,新資料一直增加,但是資料庫往往沒有退場機制。在入口網站登記的業者能做多少年,也不知道。我查資料時也要花很多時間確認資料是不是依然有效。至於入口網站本身能維持多久也是個未知數。如果營運入口網站的企業撐不住,網站連同業者的資料可能就會一起消失。

◆◆◆

友人有在嘗試附家具設備的短期租屋服務,所以有時候會要我幫忙查有無適合的居家用品。在網路上查商品並不難,但是要確認商品設計和規格則意外地麻煩。

購物網站的商品頁面多半資訊不足。照片可能不多,很多商品的尺寸規格也不明確。知名廠商做的居家用品雖然有官方網站的資料可以查,但是官方網站放的商品照片可能也有限。如果照片不夠,就必須從說明書來判斷商品的設計及規格。但是很多說明書,通常是放在別的頁面。而且通常要換兩次頁面左右。有時候花時間找到說明書之後,才發現連說明書的內容都很粗糙。

我是花很多時間找購物網站、官方網站,甚至說明書後,才知道這個商品在網路上的資料根本不夠。但是時間已經花下去了。十多年前,在網路上還有可能找到消費者的使用心得。現在只找得到購物或官方網站的資料。

網路時代,我可以不用出門,在家查資料。但是能不能查得到有用的資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查不到資料時,我常常會以為自己的搜尋方向不正確,所以我會調整方法。但是有時候花一個小時,也未必能找到資料。因為資料可能根本不存在。

因為我不是當事人,所以有時候我不知道友人想要什麼樣的居家用品。我能做的就是給幾個選項讓友人來挑。如果每個居家用品都要給友人三種品牌當參考選項,十件東西我就要整理出30筆資料,這會要我的命。所以我告訴友人,如果要找居家用品,直接到家電量販店走一圈可能還比較快。到實體店面需要花時間,但是可以馬上得到結果。上網查商品資料,花一個小時可能還有一堆不確定的部分,但是到店裡看實際的商品,比對相似產品,可能不到五分鐘,就可以解決所有的疑問。如果要找十種商品,在實體店面可能兩個小時就能解決。在家上網查資料,可能五個小時也不一定能確認是不是自己想要的規格。

網路時代,可以在家查資料。但是在家查資料不一定省時省力。因為現在網路資訊充斥著太多雜訊,沒有以前那麼方便好用了。

在日本擔任觀光志工(1)

以前,我受友人的建議,去報考通譯案內士,來測試自己的日本歷史、地理、文化的知識。

我剛考上通譯案內士時,並沒有打算從事觀光領域的工作。但是我有想繼續加強自己的歷史地理及文化方面的知識,所以報名參加了我住的地區的觀光志工。想了解自己住的地區的歷史地理與文化,順便看看能不能認識關心地方發展、關心觀光的日本民眾。

◆◆◆

我住的地區的觀光志工組織是由地方行政單位籌辦。從志工組織的成立時期,可以推測是地方行政單位為了響應日本政府的觀光立國政策,所以籌備觀光志工組織來當業績。我參加的那一年的招募文宣還強調「國際化」,把地方推向國際。和我一起參加培訓講習的同期當中,真的有會外語、想和外國人交流的人。

志工的培訓講習是行政單位的公務員設計的,一共要上12次課。主要內容是地方史,然後還有導覽觀摩、導覽實習。地方史是由博物館員來上。我聽了這些課,的確有學到歷史,但是大多都是考古方面的東西。博物館員有很多知識,但是他們顯然沒有弄清楚他們來教課的目的。他們主要是講考古成果。例如行政區的地質特性、或是在某個人家的院子挖到了江戶時代的石碑等。這些考古知識對吸引觀光客實在沒什麼幫助。

導覽觀摩是向別的行政區申請當地的志工導覽服務,看看別的觀光志工怎麼介紹他們的地區。這是我第一次見識觀光志工的導覽。導覽沒有很好也沒有很差。我得到的收穫就只是「原來觀光志工是這樣導覽的」。導覽觀摩的最後一站是某個我曾經去過的商店街。我從志工的導覽內容可以推測對方可能沒有在商店街消費過,也不知道商店街的規則。

最後的導覽實習課題,每個學員會被分到一個點。這些點大多是行政區內的佛寺。很多外國人到日本旅遊,會去淺草寺,或是京都、奈良的古寺。這些寺院很歡迎大家去拜拜,但是這些都是特例。大部分的日本佛寺比較像私人住宅,不是觀光景點。導覽實習課題的佛寺,雖然是江戶時代創立,但是建築物大多都是戰後重蓋的。去這些佛寺也看不到佛像。因為佛像是住持自己在家拜的。這些寺院的本業是幫檀家念經和管理墳墓,原則上只讓檀家進去掃墓,不歡迎外人進入。

上完12堂培訓講習,我的感覺是設計講習的公務員可能沒有旅遊的經驗。他們以為讓志工學到地方考古成果或是寺院的歷史就能發展觀光。

觀光志工組織每個月要開一次聯絡會。我這一期的志工結訓後,大家就一起參加聯絡會,認識志工前輩,了解實際活動狀況。聯絡會中,志工前輩們有討論近期的導覽活動企畫。他們企畫的導覽活動還真的就和導覽實習差不多,帶民眾去看一些不太歡迎外人去的寺院,然後解說寺院的歷史,還有寺院裡的墳墓。

前輩志工們非常歡迎我們這些新人參加,還強調新人可以只幫忙拿東西,在一旁觀摩,不用擔任導覽解說。我雖然對企畫活動的內容充滿疑問,但是我還是想親自見識一下志工前輩們怎麼導覽,於是我就鼓起勇氣參加企畫。我一說要參加,就被強迫擔任行程第一站的導覽解說。我從這裡得知這個組織裡有些人很不講理、而且非常狡猾。

實際導覽當天,來參加的民眾大多都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我負責解說的部分結束後,我偷偷和其中一個民眾聊天,得知對方不是為了觀光而參加活動,也不想聽導覽。就只是想透過免費的活動找個理由出門走走,所以就報名了。我再看看其他民眾的樣子,我懷疑半數以上的民眾沒有在聽導覽。他們可能都不是為了觀光而來,就只是透過免費活動給自己出門走走路的機會。這就是地方行政和觀光志工主導的觀光活動實態。

◆◆◆

加入志工不到半年,我的同期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已經不來了。而且不來的都是那些有理想、會外語、想和外國人交流的人。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這個組織只是掛著「觀光」的名號而已。本質上和日本社區的町內會差不多。在這個組織中,六十多歲的人還算是比較年輕的。大家喜歡歷史,他們露骨地想炫耀自己的歷史知識,不去思考觀光的本質是什麼、遊客要的是什麼。組織是由這樣的人主導,當然也不用期待組織能和國際接軌。

我自己是選擇繼續當志工。不過體驗過一次強迫上陣後,我就學乖了。我不再參加他們的導覽企畫,但是我會積極地和志工前輩們一起探路,來熟悉我住的行政區的地理環境。只要他們說要探路,我就一定會現身,所以前輩志工覺得我是很認真的新人。但是我就只參加事前的探路,不參加他們的導覽。我這麼做最大的收穫,就是熟悉了我住的地區的地理環境,因為我走過了很多地方。

參加了一年,我大致了解這個組織的活動實態。觀光志工一年大約有三到四次的大型企畫導覽。是由志工們設計路線、想好名稱後,由地方行政發行的公共刊物打廣告。這種大型企畫導覽通常招募約50名參加民眾。這些民眾當中,可能半數以上不關心觀光,也不想聽導覽,就只是借用免費制度出門走走路。大型企畫導覽以外,則是針對別民眾的申請內容做的導覽服務,每個月至少有兩三次。這些民眾的名義大多是「〇〇歷史研究會」、「〇〇歷史散步會」。結果這些民眾也不是來觀光的,而是利用免費志工制度聽歷史解說的。

志工們在想企畫時,大部分的人就只會想到帶人去看墳墓,而且是喜歡研究歷史的人才知道的人物的墳墓。還有更誇張的是介紹以前地主的墳墓。除了墳墓以外,還會帶人去看不存在的東西。例如兩三百年前曾經有過武士的家的地點。那些地點在現在就只是普通的樓房,完全沒有任何歷史痕跡。他們對這種事樂此不疲。

日本的一些地區在新年期間有拜「七福神」習俗。我住的行政區內的寺院雖然有供奉七福神中的一部分的神。但是湊不滿七個。有志工想在新年企畫七福神導覽,於是硬拗說「我們行政區內某個社區從以前有捐錢給隔壁的行政區的某某寺院,所以那個寺院的神也可以算是我們行政區內的七福神」。最後他們還真用這種硬拗的方式湊出了七福神。這個21世紀硬拗出來的七福神企畫做了幾次,最後還是不敵江戶時代的七福神文化。

志工參加久了,我也和一些「特別」的前輩變得比較熟了。這些特別的前輩是少數派,他們對「墳墓派」很不以為然。我從這些少數派前輩那裡學到了不少比較能用在「真正的觀光導覽」上的文化知識。例如這個地區是怎麼發展起來的、住著什麼樣的人、大家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或是為什麼這個地區的這個區塊的建築物特徵和其他區塊不同,或是為什麼這個區塊的住宅比較少等。從這些少數派前輩那裡學到地域文化方面的知識,是我另外一個大收穫。

當了觀光志工後,我有時候在某些場合遇到其他地方的觀光志工時,就有了交流話題。但是就只是有話題而已。從結論來看,日本的市町村級的觀光志工組織本質上無法跳脫社區町內會的世界觀。因為這種志工組織能招到的大多就是這樣的人。這些人的人生當中可能沒有主動去旅遊、探索世界的經驗。他們只是對歷史有興趣所以就報名志工。導覽時就只是單方面「演講」。不和聽眾互動,不去發現聽眾的需求。我自己曾經是個到日本自由行的觀光客,但是志工組織沒有一個人問過我觀光客想看什麼、想聽什麼、想知道什麼。

我報名志工的目的是想了解自己住的地區的歷史、地理、文化。不過非常意外地看到了某個世代的日本民眾的思考、做事的方式。從他們的思考、做事的方式,也可以想像他們是在什麼樣的文化環境中成長,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算是個意外收穫。

地方行政花預算整備觀光志工制度,期待發展觀光來帶動經濟,但是成立的觀光志工組織並沒有促進地方觀光發展。多數志工不關心觀光,報名參加企畫活動的民眾大多也不是為了觀光而來,而是不想花錢、只想用免費制度出門走路的人。地方觀光其實是在浪費能量空轉。

◆◆◆

我在觀光志工組織一共待了五年。我雖然不參加他們的企畫,但是每年偶爾會有一兩次語言學校或國際交流社團來申請導覽服務,讓外國人認識日本。由於大部分的志工不會外語,所以他們不敢接外語導覽。這時候就是我出場的機會了。我有用中文和英文導覽過。因為我自己曾經對日本充滿好奇,所以我可以想像外國人想聽什麼樣的導覽。

志工活動的最後的兩年,我被行政單位推薦為志工幹部。這可能是行政單位也受不了「墳墓派」把持組織,所以看看能不能找我這個外國人加入核心,來改變現狀。我當然沒那個本事。「墳墓派」非常愛自己的理念,有自己的堅持。他們是花了六七十年練成了這些理念和堅持。他們沒有必要聽我的意見。

我當了志工幹部後,自己反而有危機感。因為當了幹部卻不參加企畫導覽,可能會引發眾怒。但是我就是不想參加那些看墳墓的企畫。我的逃避方法是用電腦繪製精美的企畫導覽地圖。整個志工組織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會電腦繪圖,他們以前也沒有用地圖輔助導覽的想像力。我提供地圖,讓那些前輩們覺得很有面子。我就用這一招順利逃避了企畫導覽。

當了兩年幹部,我就向行政單位請辭志工。因為我已經看透了日本社區組織文化的問題,也得到了我想知道的地方歷史文化方面的知識, 留在志工組織也學不到東西了。

2024年京都馬拉松賽後回顧

2024年2月18日,我參加了京都馬拉松。這是是我第18場馬拉松。

在疫情之前,我每年會報兩三場馬拉松,當成休閒兼驗收健康狀態。不過疫情過後工作忙碌,很難騰出時間到遠方參加馬拉松。因為東京馬拉松不容易中籤,所以我只能保住參加京都馬拉松的機會而已。

上一次我準備京都馬拉松時的狀況不錯,但是賽前四週大腿嚴重拉傷,結果我是在傷沒有完全好的狀況下參賽,而且比賽當天還下大雨,成績當然不好。

這一次,我沒有受傷,但是我在秋天得了感冒,感冒發展成了氣喘。氣喘的症狀到年底才漸漸緩和。比賽的三週前,我又出現了感冒症狀。雖然沒有秋天的感冒嚴重,但是也影響了我的練習狀況。

我有留意自己的健康,也有打肺炎和流感的預防針,但是突如其來的感冒真的是怎麼防都防不了。我只要一得感冒,就一定會有咳不停的後遺症。練跑時如果咳嗽,可能會拉傷背部或腰部的肌肉。保持健康真的很不容易。

結果這個冬天我的練習狀況很不好。體力恢復得慢、進步得也很慢。我雖然有試著增加練習量,但是練習量一多,膝蓋就會開始痛。膝蓋一痛,就要花更長的時間恢復。但是我還是把我能練的菜單都練過了。這些練習只能讓我跑起來不會害怕,不能期待成績。

◆◆◆

前兩次的京都馬拉松都是雨天。賽前知道會下雨,心裡頭會有的壓力。因為我自己在濕度高的環境下練跑時,狀況都很差。

這次的京都馬拉松終於不是雨天,我稍微放心了。但是比賽當天的溫差非常大,讓我煩惱該穿什麼服裝跑步。馬拉松是長時間的比賽,我跑得也不快,一定要面對溫度變化。如果穿得少,可能再度感冒,如果穿太多,可能會因為太熱而消耗過多體力。所以我準備了夏天和春天用的服裝,看最新的天氣預報來判斷。結果氣溫的預報一直到當天早上還在變,我就決定穿春天用的服裝跑步。

集合時,我覺得天氣稍涼,很適合跑步。但是一起跑,我就開始覺得熱。因為所有的跑者都在「燃燒」。我不求跑得快,但是我還是有設定目標。前半程我還可以照著自己的目標跑,但是我會覺得熱,我非常用力地呼吸,結果横隔膜開始微微疼痛。顯然我把目標設得太高了。

到了後半程,我開始感到雙腿疲勞。跑到25k,我的左小腿後方的肌肉就隱約出現抽筋的徵兆。我的髖關節和大腿雖然還有力氣,但是當我想把步伐加大時,左小腿後方就會有觸電脫力的感覺。我一直想辦法找出不讓小腿抽筋的跑法,試到最後,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放慢速度。我發現自己的體力不過如此,非常沮喪。頭腦也非常混亂,甚至在幻像自己被回收車接走。這是我以前跑馬拉松沒有想過的事情。

25k之後,我一直在調適自己的心情、和自己對話。然後努力把這次跑步的感覺記在腦中。和自己對話,可以讓自己放鬆。記住自己辛苦的狀態,以後就知道怎麼面對。這些都是以前我跑馬拉松時,沒有做過的事。我跑得辛苦的原因,是膝關節後方的肌肉群和踝關節的耐力不足。我在25k之後這兩個關節幾乎使不上力,我只能靠髖關節來帶動雙腿跑步。而且為了防止小腿抽筋,我還不能把步幅帶得太大。跑步的姿勢就變得怪怪的。

我是跑到35k左右,心情才漸漸脫離低潮。我的雙腿非常疲勞,但是心情變得比較好。我開始在賽道上找參考點,例如交通標誌或紅綠燈等,看看跑到下一個參考點時,要花多少步,或是看看能不能在80或100步以內通過那個地點。到了終點前的最後的直線,我開始加速,我的左小腿在我熬到終點線的那一瞬間終於抽筋了。

◆◆◆

我對自己的成績並不滿意,但是我在這個冬天的練習狀況很不好,成績當然不會好。我在賽前一週都還有膝蓋痛的問題,但是這次跑完馬拉松後,除了左小腿在最後關頭抽筋以外,就只是疲勞而已,膝蓋和腳都不會痛。沒有受傷,算是相當幸運。

事後看了記錄,我排行最低的區間是5k~10k。因為我過了5k之後就去上廁所,耽擱了幾分鐘。我在10k之後的排行一直都在前進。狀況沒有我想得那麼差。只是跑步當時,我一直有一種別人跑得比我快、別人一直追過我的感覺。從排行可以看出我周圍的跑者的辛苦的程度不會輸給我。

疫情過後,我的生活比前幾年忙了很多。我今後的課題是在忙碌的生活中找出新的練習時間,設計新的運動習慣。希望下一場比賽不要再這麼狼狽了。

這次在京都除了路跑以外,我還是照例去逛自己喜歡的庭園、吃豪華的漢堡、在京都車站散心。對我來說,參加京都馬拉松不只是為了跑步,也是讓我暫時離開東京、忘記生活中的煩惱的機會。

大會翌日,我收到了一封祝福e-mail。是我去年認識的一名跑超馬的日本友人寄的。友人的人生經歷和路跑經驗都是我的前輩。信的內容不長,但是都說到重點,內容相當溫馨。這封意外的祝福信,算是幫我這次京都之旅畫下了一個不錯的句點。

不平凡的表達方式

以前,有家媒體向我邀稿。邀稿非常突然。編輯是突然來信詢問我要不要接,然後要我「明天」回答。回答的時間不到24小時。當時我覺得很唐突,但是我也有想到編輯可能有外人不知的原因,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急著找撰稿人。當時我的工作雖然忙,但是我相信編輯的壓力更大,所以我就馬上允諾了。

我在忙中抽空找一手文獻閱讀、消化,然後寫成文章。文章構成、字數都有控制好。除了提供文章,我還提供了相關照片。因為編輯在網路上找不到免費的照片。我特別利用上班前的時間抽空搭電車到現場拍照片。對方有壓力,我能幫忙,就儘量幫。

但是之後,我提交的文章被編輯改了很多。還被加入了和事實落差相當大的「腦補」。因為契約裡面有提到編輯有權修改,所以我只能摸摸鼻子接受。這件事,我和我的作家友人談過很多次。

經歷了這件事,我學乖了。以後萬一還有媒體來邀稿,我會小心。免得我的筆名被掛在編輯大量修改過,而且充斥著「腦補」的文章上。

◆◆◆

這件事已經是過去的事了。事情本身已經不重要了。

不過我對當時那位編輯和我交涉時的句子和用詞印象深刻。對方的句子和用詞的風格和十幾年前的我非常像。其實這個現象不只是發生在編輯和十幾年前的我身上。我現在在看台灣的網路討論區時,偶爾還可以看到有人用類似風格的表達。這代表台灣的作文教育還有很大的問題,所以到現在還會出現這種現象。

這件事雖然是過去的事,當時的編輯或許已經忘記這件事,或是可能沒有在當編輯了。但是為了顧慮信件的著作權和隱私,我有修改主要的關鍵詞,但是句子構造維持原狀。

<編輯給我的信的內容(主要關鍵詞及涉及隱私的部分有修改過)>
==================================================
(前略)
雖然我們對於文章如何呈現有比較不同的想像,
但我還是希望能用引起讀者好奇、具有報導性的切入點與行文內容,
帶領讀者去進一步理解歷史脈絡與不同的視角。

像是會希望放上媒體報導,
即是作為一個引子也是具體的舉例,
跟實際上的當事人的生活來作為對比。
(後略)
==================================================

我看到這封信的內容時,第一個感覺就是編輯用了很多「不平凡的表達方式」。

例如:
「對於文章如何呈現有比較不同的想像」
「切入點與行文內容」
「歷史脈絡與不同的視角」
「即是作為一個引子也是具體的舉例」

其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脈絡」這個詞。因為我在網路上讀文章,只要看到文章裡有「脈絡」這個詞,這個文章一定都帶了「不平凡的表達方式」。

表達方式很不平凡,不是這位編輯個人的問題。現在台灣還是會有人用類似的表達。現在的我雖不會把文章寫成這種樣子,但是十幾年前的我也用過類似的表達方式。以前的我或許不會用完全相同的詞彙,但是句型構造可能差不多。

◆◆◆

現在的我,如果要表達相同的主旨,我會這麼寫:
==================================================
(前略)
我們對文章的理念可能不同,
但是我還是希望您能從報導的角度切入,引發讀者的好奇心。
讓讀者了解歷史背景,並提供讀者不同角度的觀點。

例如您可以引用媒體報導。
報導可以當文章的引子,也可以拿來和當事人的實際狀況做比較。
(後略)
==================================================

語言的表現方式有無限多種。只要意思能確實傳達,我會儘可能把句子寫得簡單明瞭,減少讀者讀文章時的負擔,少用怪異的句型和艱澀的詞彙。詰屈聱牙的詞句只會妨礙意思傳達。

再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我是編輯,我可能不會對有經驗的撰稿人寫這種信。

有經驗的寫手本來就會努力引發讀者的好奇心。這是寫手的專業,也是寫手的職責。這種事不用編輯來提醒。

在寫探討複雜社會現象的文章時,本來就該說明歷史背景、本來就該從各種觀點分析。所以這也不用編輯提醒。如果寫手拒絕說明歷史背景、拒絕從各種觀點分析,這是編輯從一開始就找錯人了,提醒了也沒用。

如果媒體報導讓社會大眾誤解現實,有責任的寫手當然會提到報導和現實的落差。這也不需要編輯提醒。

◆◆◆

當時,編輯大改了我的文章後,把文章退給我,要我再加內容。這位編輯在改文章時,顯然沒有顧慮文章構造和表達的整合性。稍微眼明的讀者看到這樣的文章,很容易就能察覺文章的內容東拼西湊,不是「一個人」寫的。因為加筆改寫的部分和原文的敘述風格差異太大。這就像是小學生裝大人簽聯絡簿,但是卻不會模仿大人筆跡。小學生的想像力不足,不知道大人一看就知道筆跡不同。我很驚訝的是這位編輯不會想像當文章內的表達風格差異太大時,眼尖的讀者一看就知道有問題。

當時我也發現編輯喜歡撿農場文參考,我懷疑編輯可能沒有能力分辨什麼是農場文,或是根本不知道「網路農場」。對方顯然不知道參考農場文的後果,沒有能力判斷資訊品質。

由於文章被改得支離破碎,而且出現不符事實的腦補內容,所以我就把編輯加的內容全部刪除,加入編輯要求追加的資料,再次提出。我回信時,有告知編輯文章構造和表達的整合性的問題,也告知編輯我寫文章時考量。我也有告知對方我讀的一手資料(三本由不同當事人寫的專書)和編輯從網路農場文得知的「想像中的日本」的落差。我可以想像我刪除編輯修改的部分,可能會讓對方不愉快,所以我和編輯溝通時,用詞儘可能柔軟、給對方留台階,不讓對方難堪。

然後我就收到這封「不平凡的表達方式」的回信了。

這封信,就只是用了一堆「不平凡的表達方式」,沒有回應我指出的問題,也沒有提到任何解決矛盾的方法。嚴格來說,是一封沒有溝通要素的信。

我重新提交的文章,當然又被編輯改掉大半。加入了網路上的三四手的資訊以及腦補內容。自己花時間參考一手文獻後寫出來的文章,被只會撿網路農場文參考,而且「表達方式很不平凡」的人大改,而且還被加了和事實不符的腦補的成分。我的心情當然很複雜。我確定自己履約後,就不再管那篇文章的事了。

◆◆◆

我以前在寫文章時,也會用「不平凡的表達方式」。根本的原因就是我造句的技術不佳,也不太會選詞。當時的我以為生硬的詞彙比較嚴謹。其實這和嚴不嚴謹無關,就只是我自己覺得這樣很嚴謹而已。

我是後來回頭看自己的文章,發現自己的文章很難讀,讀者讀起來一定很痛苦,我就開始想辦法修正自己的表達。文章有沒有深度,不是看用詞是否艱澀,而是看文章裡面的知識量。用詞艱澀可以嚇到不常讀文章的人,但是對文章的傳達效果沒有幫助。當然,如果寫手本來的目的就只是想嚇讀者,那又另當別論了。但是眼明的人不會上當。眼明的人看到文章內容空洞,就不會浪費時間去看那些「不平凡的表達」了。

在日本練跆拳道(2)

我在台灣練過三年跆拳道,從小二練到小四。但是因為以前練得相當沒自信,所以我把這段經驗當成自己的黑歷史封印起來。

我一直覺得自己永遠不會再和跆拳道沾上邊了。結果到日本生活多年後,練跆拳道的友人把我拉回了這個世界。在日本練跆拳道的感覺非常奇妙。

◆◆◆

重回跆拳道的世界,當然是從白帶開始。這種感覺有點像菜鳥下部隊。雖然我相信老鳥的友人會罩我,但是內心還是相當惶恐。

我所屬的班是大人小孩的共同練習班。我的運氣還不錯,在我加入之前的幾個月間,有幾名帶著小孩一起入會的家長。這些家長當然也是從白帶開始。我不是唯一的白帶大人,所以壓力小了很多。

道館的規距是練習時高階學員在前、低階學員在後。友人是資深學員,練習時常常站在第一順位。站在第一順位,要在上課開始時當「班長」,用韓語對全班喊口令:「立正,向師範敬禮。」

在我加入時,我這班的「非白帶」的大人學員只有兩個人。其他「非白帶」的學員全部都是小朋友。所以我這班是小朋友的階級比大部分的大人高。對我來說,這些小朋友就是我的「學長姐」。

由於我是菜鳥,所以每次練習我都主動站在最後一排。站在最後一排練習,可以參考站在前面的「學長姐」們的動作,壓力也比較小。

◆◆◆

白帶要練的基本動作包括:正拳、外腕下防、手刀下防、內腕外防、前踢、旋踢、側踢。

雖然我在台灣練跆拳道練得很沒自信,但是我還記得以前練過的基本動作。這些記憶在我重學踢法時幫助很大。但是踢法以外的動作,對我來說幾乎都是全新的知識。因為我在台灣練的是WT跆拳道,在日本練的是ITF跆拳道,踢法以外的很多動作的概念都不一樣。

WT的中段防禦是外腕內防偏多,ITF的基本中段防禦動作則是內腕外防。
WT的弓箭步的前腳膝蓋會向前方頂,ITF的弓箭步的前腳膝蓋頂點的垂線位置則和腳跟相當,所以ITF弓箭步的步幅比WT大。
ITF在出拳和防禦都有加速的準備動作,而且重視身體重心的起伏,出拳和防禦時重心都要下沉。
WT的正拳出拳時手臂會微向下方傾斜,拳頭最後的高度會比肩膀低。ITF的正拳則是手臂保持水平,拳頭最後的高度和肩膀相同。但是ITF的步幅大,出拳時身體重心會下沉,所以ITF正拳的攻擊位置和WT的正拳相當。

ITF的白帶不練型(tul),要練基本動作的四方攻擊和四方防禦。四方攻擊是正拳配外腕下防,四方防禦是手刀下防配內腕外防。四方攻擊和四方防禦都有分左路和右路,所以總共有四套。

和WT白帶的太極一章相比,ITF白帶的四方攻擊和四方防禦的動作數少,而且一直重複,非常單純。但是要把動作做得精確,比我想像得難。我花了很多時間去適應出拳和防禦的加速準備動作、練習重心上下起伏,還要加大步幅,改掉以前WT跆拳道的弓箭步習慣。

友人常常會在上課時拍大家練習的影片,事後傳給我。這對我的練習幫助很大,因為我可以從影片發現自己的問題,修正自己的動作。

◆◆◆

從白帶升黃帶,要考四方攻擊的左路和右路、四方防禦的左路和右路、三種基本踢法(前踢、旋踢、側踢),還有兩套三步模擬攻防。模擬攻防是理解招式意義的練習。升黃帶考的兩種模擬攻防分別是用連續內腕外防格擋連續正拳,以及用連續外腕下防格擋連續前踢。這個階段只要記住動作順序,還不用雙人演練。

除了考動作以外,還要考所有學過的招式的韓文名稱。考試時,教練會擺出招式,問「這個動作的名稱是什麼」。有些招式的名稱很長,格式像是「弓箭步,內腕,中段,外防」。大部分的學員都是記片假名的發音,我自己學了一點韓文,所以我是記韓文發音。

跆拳道很重視柔軟度和肌力。升級考試要做劈腿前彎的伸展動作給主考官看。伸展時,教練會點其中一名學員數十拍,當然要用韓語。肌力則是考伏地挺身,升黃帶只要做10~15下。

我練了五個半月,升上了黃帶。

我上一次升黃帶,是小二的時候。考試的內容是太極一章。我沒有特別準備,就只是和同學們一起照著教練平常教的內容演練,然後大家就一起升黃帶了。當時的我還不懂事,我只知道升級了,帶子換顏色了。我並不覺得黃帶有什麼特別。

這次以大人的身分從白帶升黃帶,感覺非常強烈。因為我花了很多時間做課外練習,思考每個動作的意義,研究怎麼把動作做得精確。為了把招式名稱學好,我還特別學了韓文。

升級審查當天,我問了其他參加審查的大人學員。每個人都很緊張,每個人都在努力確認動作。我也有和其他學員交換練習心得及防止失誤的策略等。這種感覺就像是回到學生時代,和同學們一起準備考試一樣。

我這班的教練不是專職教練,而是喜歡跆拳道,得到協會的教練認證,然後利用工作之餘來教跆拳道。教練為了讓大家安心,審查當天特別提早到道館幫學員們做考前總複習。至少把審查流程模擬了五次以上。真的是有情有義。

因為大家都有用心準備,所以參加升級審查的人全部順利過關。大家從主考官手中領到新腰帶後,由教練幫學員綁上新腰帶。大家回家前,韓裔的主考官在學員的新腰帶的一端寫上學員的韓文姓名。日本人教練則在腰帶的另一端寫上學員的漢字姓名。

考試時,友人有拍下考試過程的影片。事後我看了影片,還是發現了自己需要修正的地方。

升黃帶的考試是最簡單的考試。但是準備起來並不輕鬆。

最近一年間的外國人日本旅遊事情

2022年10月11日,日本廢止了入境人數管制。到日本旅遊的外籍遊客增加了。日本街頭又可以看到外國人觀光客了。

根據日本政府觀光局的統計資料,2022年訪日外國人人次累計的排行前五分別是:
1.韓國(101萬人次)
2.台灣(33萬人次)
3.美國(32萬人次)
4.越南(28萬人次)
5.香港(27萬人次)

2022年的遊客人數是從7月開始增加,10月開始大爆發。

2023年,到日本旅遊的遊客更多了。3月底的累計人次就已經超過2022年全年了。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點上,2023年訪日外國人人次累計的排行前五是:
韓國、台灣、中國、香港、美國。

韓國人最多,其次是台灣人。台灣遊客的人數大約是韓國遊客的六成。
中國人大約是台灣遊客的一半。香港、美國的遊客人數和訪日中國人差不多。所以繁體字圈的人是簡體字圈的人的三倍。

很多日本人以為中國人到日本是為了旅遊。因為幾年前日本媒體曾經大肆報導過中國遊客到日本消費的事。然後大部分的日本人的觀念就一直停留在那個時候。就連地方行政的觀光部門的職員也不例外。現在很多日本人在街頭或是飯店聽到有人說中文,就可能會以為中國遊客又來日本了。其實這些說中文的遊客幾乎都是台灣人。

現在到日本的中國人幾乎都不是遊客。他們是因為其他原因來日本。例如找親戚朋友。這些不是「遊客」的中國人多半不關心日本。甚至還有不少中國人不知道中國以外的國家不使用人民幣、支付寶、微信。我對訪日中國人的印象是,他們「理所當然覺得全世界的人都應該用人民幣、支付寶、微信」。因為他們是用這種世界觀和我對話。

◆◆◆

我的工作會接觸到外籍遊客。我在2022年10月,確實明顯感受到韓國遊客變得特別多。

在疫情之前,來東京旅遊的韓國人基本上不太利用日本當地的遊客諮詢服務。我從和這些遊客對話的經驗中,可以感受到韓國遊客多半有一定程度的日本知識。第一次來日本旅遊的人都知道最好先買一張可以儲值的交通IC卡。而且多數人也知道JR、地鐵、私鐵的不同。

疫情之後,利用遊客諮詢服務的韓國遊客明顯變多了。這些年輕的韓國遊客的英語發音都很不錯,我不太容易聽出他們的口音。不過有不少人分不清JR、地鐵、私鐵。不知道要買儲值的交通IC卡的韓國遊客明顯變多了。疫情前和疫情後,韓國遊客似乎出現了知識斷層。新一代的遊客似乎沒有得到以前的遊客的經驗承傳。
(※因為全世界半導體產量不足,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點上,Suica、PASMO的實體卡片已經暫停發售)

韓國遊客的知識斷層,可能和網路資訊的變化有關。十年前,在網路上很容易找到分享經驗的個人網站。而且分享內容可以寫得非常詳細。這個時代的全世界的網路資訊幾乎都被農場網站、廣告網站、詐騙網站攻佔,分享真正的個人經驗的網路資源快要消失殆盡,所以遊客比較難得到以前的人的經驗。

疫情之前,我在日本看到的韓國的女性遊客的特徵是皮膚白,然後會塗鮮紅色的口紅。但是疫情過後,這種特徵的韓國女性遊客變少了,不過還是有不少韓國女生喜歡戴鴨舌帽。

◆◆◆

有些外國遊客為了旅遊方便,會帶超大的行李箱來日本。他們可能是為了放自己的衣物及各種裝備,也可能是為了放自己的「戰利品」或回國時給親朋好友的禮物。超大行李箱確實可以裝很多東西,但是也可能變成旅遊時的累贅。

現在很多來日本旅遊的人會住住Airbnb的民宿。住Airbnb的民宿可以體驗住在真的日本住宅的感覺。但是有些民宿因為建築物構造設計的關係,無法提供入住前或退房後的保管行李的服務。所以一些住民宿的遊客在入住前和退房後必須帶著行李箱移動。其中有些遊客因為行李箱太大,放不進車站的寄物櫃,結果必須拖著又大又重的行李箱逛街。

到日本旅遊時,如果不想因為行李問題掃興,最好不要用尺寸異常的行李箱。JR東日本的車站的寄物櫃的寬度大多是34cm。想在車站寄放行李箱的人,行李箱的厚度就要小於34cm。就算行李箱的大小沒問題,還是不能安心。因為大型寄物櫃的數量有限,而且現在來日本的外國人遊客很多,大家都想搶大型寄物櫃,很多車站的大型寄物櫃可能一早就滿了。

◆◆◆

日本有不少Airbnb民宿的房東不諳外語,也不了解外國文化。我有一名友人就在做代理這些房東接待外國遊客入住的服務。由於友人還有其他工作,忙到無法接待客人時,會召喚我代打上陣。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間點上,友人管理的民宿的訂房客人已經排到半年後了。客人來自世界各地,當然也包含台灣人。

台灣和東南亞國家的遊客的一大特徵是常常有大家族旅遊。友人管理的民宿的歐美住宿客大多不到5人,台灣的住宿客幾乎都超過5人。因為友人管理的民宿最多可以住9個人,所以容易成為台灣的大家族遊客的選項。

籌備大家族旅遊並不容易。因為家族成員每個人有空的時間不同,要整合大家的時間安排旅遊計畫就是個難題。排好計畫、訂好房間後,可能又有人臨時加入或退出,結果籌備人必須再聯絡飯店或民宿,更改住宿人數。真的要相當有耐心。

大人數旅遊除了籌備辛苦,到日本之後移動和用餐也不太方便。東京鬧區的電車多半不空,從進站到上車,帶隊的人難免會有壓力。我曾經有遇過8個人的台灣家族遊客問我哪裡可以吃飯。這個問題難倒了我。

東京是大都市,居民的家庭形態多半是小家庭。多數的飲食店可能也沒有設想到讓8個人坐在一起用餐的狀況。東京當然可以找得到能讓8個人坐在一起用餐的店家,例如大面積的連鎖餐廳,或是可以開宴會的居酒屋等。連鎖餐廳不難找,但是食物可能是冷凍調理包加熱的食品。雖然不差,但是比較沒有特色。可以開宴會的居酒屋必須特別想辦法找,而且這種店不是日常用餐的地方,普通人很少有機會在這種店用餐,很難成為「常客」。

如果我被問到有什麼不錯的店可以讓8個人坐在一起用餐時,我可以答得出容得下8個人用餐的店,但是這種店能否算「不錯」,我就答不出來了。因為我自己在日本和7~8個人在某個餐廳坐在一起用餐的機會很少,一年有一次就很偷笑了。我不可能熟悉這種店。一般住在東京的日本人大概也很少有機會遇到這種用餐場面。

在疫情期間,各個餐廳都很空。我在外用餐幾乎不用煩惱沒位子的問題。但是在疫情之後,飲食店的生意都變好了。現在我週末如果要出門用餐,會避開用餐尖峰時段。因為我不想浪費時間排隊待候。如果是午餐,我會在餐廳開門的時間就進去消費。晚餐的話,我儘可能在晚上六點之前進餐廳。但是我偶爾也會遇到餐廳在上六點之前就已經客滿的情形。

大家族旅遊,就算能找到容得下家族人數的餐廳,也不能安心。因為在一般用餐時段,大一點的餐廳大多客人很多,店家很難一次騰出那麼多可以坐得近的位子。所以大家族到日本旅遊時,吃東西的選項會比較少。

◆◆◆

在日本旅遊,最不方便的就是丟垃圾。因為現在日本很多公共場所都把垃圾桶撤掉了。以前日本是用「反恐」的名義撤掉垃圾桶。現在反了二十多年的恐,理由快站不住腳了,就改用「把垃圾帶回家是一種美德」當理由,撤掉垃圾桶。其實這根本不是什麼美德,就只是行政擺爛不想做事,裁撤掉本來比較有效率的集中處理型的公共服務,改讓每個人把在外消費時產生的垃圾各自運回家庭後處理。實質上就是把公共領域的大問題推給渺小的個人,增加個人負擔,拉低了社會運作效率。

一般日本人出門逛街或旅遊時,如果想買東西邊逛邊吃,一定會考慮東西吃完之後的包裝等「附屬品」要怎麼處理。因為日本人知道日本公共場所的垃圾桶被撤走了,如果買東西吃,之後就會被不友善的環境懲罰,必須一直帶著這些「附屬品」逛街。結果很多日本人怕麻煩,就直接放棄消費。如果真的很想買某個店家的小吃品嘗,往往只能在店門口吃,吃完後再把「附屬品」還給店家,沒有辦法邊逛邊吃。日本政府在這30年間一直很希望民眾消費,帶動經濟。但是日本的公共場所卻在為難消費者,讓消費者覺得在外面買東西吃喝很麻煩,壓抑了民眾消費的興致。

很多到日本旅遊的外國遊客,不知道日本的公共場所有這種旅遊陷阱。觀光地雖然有賣飲食小吃,但是公共場所卻不提供讓遊客丟垃圾的地方。日本希望外國人遊客能貢獻日本經濟。外國人遊客確實花了錢、對日本經濟做了貢獻。但是日本卻不整備讓遊客能安心消費旅遊的環境,強迫遊客帶著日本商品的副產物垃圾觀光。觀光客的家不在日本,卻要被日本怠惰的行政用「把垃圾帶回家是一種美德」的歪理懲罰。這就是日本社會層級的待客之道。

我曾經和某日本地方行政的觀光部門主管反映過公共場所沒有垃圾桶的問題。對方還真的跳針到「把垃圾帶回家是一種美德」的小學生程度的觀念。既沒有活用行為經濟學來解決問題的智慧,連現實日本社會正在發生中的問題都沒看到。

日本的垃圾問題不是觀光領域特有的問題。最近一年半,我有很多機會去看日本出售中的中古住宅。很多中古住宅有大量屋主的遺留物。根本的原因是日本社會的垃圾處理及清運很不人性化,民眾丟垃圾要花費很多心力。以前日本有些地區會把複雜的垃圾分類當成推動環保的政績炫耀。其實這種制度會讓社會增加很多不便。現在日本已經高齡化,很多老人沒有力氣做複雜的分類、甚至不知道怎麼拋棄家裡的東西,結果只能把東西堆在家裡。我在日本中古住宅看到的遺留物大多都是老人沒有力氣處理的物品。對這些老人而言,消費會增加他們處理垃圾的負擔。

垃圾問題已經在日本社會中發生,而且發生在很多地方。只是很多人沒有看到這種社會問題,很多人還活在「美德」的童話世界中、眼不見為淨。和我談「把垃圾帶回家是一種美德」的觀光行政主管也帶著滿滿的「何不食肉糜」的氣質。他們可能不知道他們眼中的「美德」的複雜規則,在他們老了之後會變成他們的終身刑罰。

◆◆◆

外國遊客因為對日本有愛,基本上不太會亂丟垃圾。我常常遇到外國遊客問我公共場所的垃圾桶在哪裡。會問這種問題的人,都是知道愛護環境清潔的人。我能做的就是帶著歉意告訴對方:日本在這方面非常不友善。

至於日本人不會那麼客氣了。沒有垃圾桶,日本人就會隨便丟垃圾。我的職場附近就常常被人亂丟垃圾。垃圾不會因為沒有垃圾桶而消失。在「何不食肉糜」的風氣下,垃圾問題是今後日本社會的一大未爆彈。

在日本練跆拳道

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在日本做這種事。

◆◆◆

在台灣,跆拳道是能見度相當高的運動。有論文指出台灣練過跆拳道的人口超過200萬人,而且這還是多年前的研究資料,現在跆拳道人口可能又變得更多了。以前我讀的小學在鄉下地方。在資訊不發達的當時,我班上很多同學連哆啦A夢都沒看過,但是這樣的小學也有在推動跆拳道課外活動。現在想想,以前跆拳道會推廣到我的小學還真不容易。

在日本,跆拳道是非常偏門的運動。日本本身已經有體系成熟的武術。日本人如果要練武術,會去練日本的空手道、劍道、柔道等,不會想到去練韓國的跆拳道。日本有練過空手道的人大約有200萬人。劍道和柔道的運動人口又低於空手道。

從運動人口的比率來看,跆拳道在台灣的普及率,遠超過日本武術在日本的普及率。和台灣相比,日本人並不熱衷練武術,韓國的跆拳道在日本的能見度當然非常低。

我以前對日本的武術有好感,也曾經學過一點日本的武術。但是當我到了日本,見識了日本的「體育派」人士的精神毅力至上論以及權威思想後,我就決定和武術領域保持距離。我覺得享受無拘無束的跑步和單車生活還比較自在。

◆◆◆

我以前讀的小學有跆拳道課外活動。當時班上很多同學都有參加,所以我也就跟著一起參加了。

我從小二練到小四,一共練了三年。我的體力從「非常差」變成「平庸」,算是有點成果。但是我在小學的時候常常被同學們嘲笑運動能力不佳。不論我跆拳道練得多努力,得到的都是嘲笑,而不是肯定。所以我在小學畢業後就把這段經驗當成黑歷史,封印起來了。

幾年前,我和友人聊天時,友人提到了跆拳道的話題。友人每週都去練跆拳道,而且把練跆拳道當成生活中的長期努力目標。友人的話題,讓我解開了封印在自己內心多年的黑歷史。友人得知我有練過跆拳道,之後和我聊天時,就會繼續提到跆拳道的事,還會把練習的影片分享給我看。我自己雖然不打算碰武術,但是我會傾聽友人談跆拳道的事,也會想鼓勵友人。

今年五月,友人邀我參加道場的免費體驗。我就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接受了友人的好意。

◆◆◆

我練跆拳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而且當時練得很沒有自信,但是我到現在還記得以前練過的基本動作。由於我現在的體能比以前好很多,所以我覺得參加練習體驗時應該能簡單地跟上。

但是練習開始後,我受到了相當意外的衝擊。

在練習前,教練是用日語和我說話。但是熱身運動開始後,教練就開始用韓語數拍子。熱身運動並不難,但是熱身時聽到的陌生語音讓我相當緊張。我的韓語知識是零,大腦無法處理這些陌生的聲音。我無法把這些聲音轉換成我知道的數字。我也不知道接下來又會出現什麼陌生的語音。

教練除了自己數拍子以外,也會抽點學員數拍子。我參加的體驗班是大人小孩的共同練習班,教練有抽點小朋友學員數拍子。被點名的小朋友毫不遲疑地用韓語從1數到10。數到10的時候,大家會喊一聲「呀」來表現氣勢。由於我無法判斷拍子什麼時候數完,所以神經繃得非常緊。

熱身完畢後,就是練習正拳、中段及下段防禦的基本動作。每種招式在練習前,教練會先喊招式名稱,然後要全部的學員們跟著複誦。教練強調這些招式名稱是考試會考的東西。教練雖然是用日語說明,但是喊出的招式名稱是韓文名稱。道場的所有的學員都理所當然地跟著複誦。不知道韓語發音原理的我當然無法跟著複誦,也不知道這些聲音的意思。

我人雖然在日本,但是卻到了一個不太像日本的環境,這種感覺相當特別。這件事讓我體驗到一個人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面對陌生語言環境時的感受。也讓我思考了如果我要教不諳中文的人中文發音時,該怎麼做會比較好。

我體驗的跆拳道基本動作和我小時候學的動作雖然相似,但是有很多以前沒有學過的東西。例如出拳時身體重心的上下變化、前進後退時的左右腳重心移動。在招式與招式之間也有細部的過渡銜接動作。以前我在台灣練跆拳道時,沒有學過這些細部動作,所以我跟得有點辛苦。

我後來才知道我小時候在台灣練的跆拳道是「WT跆拳道」,性質上接近體育運動。友人找我體驗的則是「ITF跆拳道」,性質上比較接近武術。兩者雖然有相似的招式,但是細節部分非常不同。

◆◆◆

體驗結束後,友人主動向教練詢問學費折扣的事宜。友人鞠躬盡瘁的行動讓我非常感動,也讓我決定重新踏入跆拳道的世界。但是要進入這個世界,必須要能用韓語數拍子,所以我也決定開始學韓語了。

我因為練跆拳道而開始學韓語,可能讓友人覺得有點意外。友人告訴我,道場教練和學員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懂韓語。沒有學過韓語的教練和學員,大多是用日文的片假名來記數字和招式名稱的。

每個人學語言的方式都不同。用日文片假名來記韓語數字和招式名稱當然也是一種學習方法,而且有些人可能比較適合用這種方式學習。但是我自己相當不能接受用日文片假名來學其他語言。因為日文片假名無法精確表現其他語言的發音特徵。我要求自己在學語言時,要儘可能理解這個語言本來的發音方式。我不一定能學會道地的發音,但是用心理解這個語言本來的發音方式,是對這種語言的尊重與敬意。我上網找了韓文符號及發音方面的資訊,也查了韓文符號和國際音標的關係,還看了不少韓語數字念法的教學影片。

在日本的網路上可以找到很多韓語教學的網站或影片。有些資料在解說發音時會過度依賴片假名,我懷疑這種資料可能是日本人製作的。韓國人製作的教學資訊偶爾也會用日文片假名當輔助說明,但是最後還是會強調韓語和日語的發音差異。我在看韓國人教韓語的影片時,可以感受到他們不希望學韓語的人用片假名學發音,他們希望大家能從韓語本來的發音方式入門。

有不少韓國人用日語教韓語的影片內容相當精彩,雖然有些人的日語帶了韓國口音,但是表達技巧遠遠超越日本人。結果看韓語教學影片,我不但可以學到韓語知識,也可以思考日語的表達技巧,算是相當意外的收穫。

◆◆◆

在友人極力推薦下,本來不太想碰武術的我重新開始練跆拳道了。友人做球給我,我並不是被動接受,我自己也有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

我自己想到的重要動機是想透過練跆拳道來加大髖關節的柔軟度。練跆拳道本身不會讓我的髖關節變柔軟,但是可以讓我意識到要多做伸展運動,然後在練跆拳道時自我驗收。髖關節的可動範圍如果變大,對跑步可能有正面的影響。

另一方面,ITF跆拳道和我以前學的WT跆拳道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對我來說相當新鮮。我覺得值得花時間挑戰。至於意外的附加價值則是讓我有了學韓語的動機。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要學韓語。ITF跆拳道有很多韓語術語,既然要練,就該把這些相關韓語詞彙學好。我覺得這樣才是對這個文化的尊重。學新的語言可以讓我思考語言的本質,也給了我思考及關心另一種文化的機會。

我去的道場的學員有大人和小孩,而且有相當比率的學員不是日本人。學員們都學得非常努力,但是大家知道量力而為,不會像日本的「體育派」人士過度強逼自己。這種沒有壓力的練習環境也給我相當的好感。在新環境認識各種新朋友的感覺也很好。

友人想給我的,或許就是這種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體驗吧。

第四次福島之旅(3)

<第三天>
福島之旅的第三天,是到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的幾個町(浪江、雙葉、富岡)看看重建及發展狀況。

<浪江町請戶>
福島的核電廠事故發生後,浪江町變得非常有名。因為當時高數值背景幅射劑量大多是在浪江町測到的。

浪江町靠海的半邊離福島第一核電廠不遠,所以事故發生後,靠海的半邊被列為管制區。但是之後有不少幅射塵飄到離核電廠比較遠的靠山的半邊,結果靠山的半邊被列為管制區。靠海的半邊反而沒有內陸山區那麼嚴重。浪江町靠海的地區在2017年3月解除管制,投入災後重建。

這一天,我離開浪江町的住宿設施後,從國道6號線高瀨路口往東,進入請戶地區。回味了2019年來過的大平山靈園、請戶漁港和請戶小學校。

請戶地區是海嘯受災地。這裡有漁港、社區、學校。311災害時,漁港和社區全部被海嘯沖毀。小學的校舍一樓也被海嘯破壞。

2019年,請戶漁港的設施和防潮堤都還在修建中。當時漁港內有一個簡易的瞭望台,天氣好的時候可以看到福島第一核電廠。有民眾特別到這裡看核電廠。可惜我來的時候的天氣不太好,無法看得清楚。
2023年,請戶漁港已經完全恢復運作(2022年完工)。雖然漁港內的簡易瞭望台拆除了,但是可以從漁港旁的防潮堤上看到福島第一核電廠。


從請戶漁港的防潮堤看福島第一核電廠。

請戶小學校在請戶漁港的南方不到一公里處。雖然是海嘯災區,但是這裡的學生因為避難得宜,所以全員生還。在日本,有不少311的災害遺址因為民眾反對保存所以遭到拆除。這些民眾的理由是看到災害遺址會覺得傷心,所以反對保存。請戶小學校因為沒有發生悲劇,所以這裡的民眾比較沒有反對保存的聲音。

2019年的請戶小學校四周被金屬圍籬圍住,只能從外面看學校外觀,不能進入。2023年,學校已經變成了災害展示設施(2021年10月開幕)。設施保留了被海嘯破壞後的樣子,民眾可購票進入參觀。我來的這一天,有看到可能是來自南美的學生足球團體搭遊覽車來這裡參觀。學生足球團體可能是住在J-Village。他們不踢足球的時候就被帶來參觀震災的相關展示。


請戶小學校校舍一樓展示。

和2019年相比,2023年的請戶地區的防潮堤已完工,另外還有防潮林以及零星的工廠。但是未整備的空地還是相當多。


請戶小學校南邊約一公里處的福島縣復興祈念公園的預定地。

<雙葉町產業交流中心>

復興祈念公園預定地南面河川的對岸是雙葉町。

雙葉町是全町避難的行政區。2020年3月,雙葉站前的一小部分至海岸地區解除部分管制。可以工作、停留,但是不能居住。

雙葉町的海岸地帶和浪江町一樣,大多是空地。這裡原來大多是農田,住戶本來就不多。這一帶解除管制後,規劃成新的工廠地帶。還建了東日本大震災原子力災害傳承館(2020年9月開館)及雙葉町產業交流中心(2020年10月開館)。


雙葉町產業交流中心(左)及東日本大震災原子力災害傳承館(右)。


從雙葉町產業交流中心的樓頂平台可以看到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排氣筒。

<公路驛站浪江>

這一天的午餐在公路驛站浪江解決。

公路驛站浪江在2020年8月開幕。是浪江町災後復興的象徵商業設施。有餐廳、無印良品,也有販賣當地的名產。餐廳賣的海鮮丼非常豪華。

2019年我來浪江町時,這個地方雖然有人、有店,但是商店的功能只是維持居民基本日常生活而己。當時的我要到南相馬市才能找到地方吃午餐。這次來到浪江町,有了公路驛站,解決了我用餐的煩惱。公路驛站浪江提供的餐點比較高級,可以吸引觀光客,讓觀光客在這裡駐足,帶給當地活力。

這一天,來公路驛站浪江用餐的遊客很多,但是業者供餐的速度和用餐消費者的流動速度相當,所以我買到餐券時就馬上找得到位子坐。


公路驛站浪江。


公路驛站浪江室內的背景幅射劑量顯示器。

<富岡町夜之森>

吃完午餐,南下到富岡町。本來打算看看這裡的小良濱一帶的海岸,但是小良濱地區的除染作業還沒結束,仍然禁止通行。所以我就決定改去內陸的夜之森地區。

夜之森地區是富岡町的著名賞櫻景點。夜之森站附近的兩條大路的兩旁種滿了櫻花,春天花季時,道路上空全部都是櫻花,像是進入了櫻花的隧道。在核電廠事故後,這裡的居民全部避難。本來非常漂亮的小鎮,因為核電廠事故變成空城,非常可悲。這個地區是在2022年4月才特例開放居民臨時回家住宿,進行回歸日常的準備工作。然後在2023年4月解除管制。


JR常磐線夜之森站。這一天,我在車站看到兩名遊客、一名整備花圃的工人,以及一名坐在站內板凳上玩遊戲卡的人。但是沒有看到像居民的人。


夜之森站前的樣子。這個地區雖然已經解除管制,但是路上看不到人。


夜之森地區道路兩旁的櫻花樹。

<雙葉町郡山海岸、雙葉站周邊>

看完夜之森地區,北上到雙葉町,看郡山海岸及雙葉站周邊的區域。

郡山海岸是福島海岸地帶當中,離福島第一核電廠最近的已解除管制的海岸。

郡山海岸本來有個海水浴場,而且有一棟海水浴場附屬的遊客休憩設施「Marine House Futaba」。震災當時,有民眾到這裡的三樓避難而獲救。雙葉町考慮把這個設施保留成災害遺址。但是依然有「看到災害遺址會想起當時的樣子」的謎樣的反對聲音。

每次看日本媒體報導社會政策時,常常會看到一小段民眾的謎樣的反對意見的描述。感覺就像是「但是也有人認為~」。這種描述真的就像謎一樣。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關於這些反對意見的深入分析報導。我很想理解這些意見,但是就是找不到相關報導。而且媒體提到有這種反對意見時,幾乎都是一句話帶過。從寫文章的角度來看,這有點像是記者沒有確實調查,但是卻又想裝中立,所以就在報導中隨手加入了謎樣的反對成分來敷衍交差。這種手法有點像是學生在應付作業一樣,而且這種小動作會把本來意義不太大的雜訊過度放大。這是我對日本媒體非常失望的部分。


郡山海岸防潮堤及海水浴場設施的廢墟。


郡山海岸防潮堤的可通行終點。因為海岸方向及附近的山的關係,從這個地方看不到福島第一核電廠。

雙葉町是在2022年8月才正式開放避難居民回來居住。在這之前,雙葉町的人口是零人。是311的災區當中最晚讓避難居民回歸的行政區。我在雙葉站附近走一遭,只看到像是遊客的人,沒有看到像是居民的人。狀況和富岡的夜之森有點相似。


JR常磐線雙葉站。車站站體在2020年有加大。


雙葉站前沒有人也沒有車。


雙葉站附近不難發現已經變成廢墟的房子。


雙葉町圖書館的行事曆還停留在2011年3月當時。

◆◆◆

看完雙葉站周邊後,福島之旅的第三天行程就結束了。

這一天晚上我住在浪江町中心地帶的飯店。當初我在訂房時,這裡的飯店很難找到空房,我以為黃金週的住宿客很多。到了飯店,我看到工作人員在努力打掃各個房間,顯然有很多人「住過」,但是我卻沒有看到像遊客的人。飯店有供應晚餐和翌日的早餐。我在飯店餐廳用餐時,發現用餐的客人很少,而且都不像遊客。餐廳提供的菜色分量多、口味重,不太像是給一般遊客的餐點,讓我有一種到員工餐廳吃飯的感覺。我懷疑我住的飯店的一部分房間可能暫時充當重建工程人員的宿舍,所以很難訂得到房間,而且餐廳供應的菜色也很「特別」。飯店人員可能是趁黃金週假期,努力打掃平時被佔用的房間。浪江町還在災後重建當中,會特別來這裡住宿的遊客可能還不多。飯店如果把房間租給重建工程的人員當宿舍,算是相當合理的經營戰略。

福島之旅的第四天因為下雨的關係,我去看了雙葉町的東日本大震災原子力災害傳承館和富岡町富岡檔案博物館。前者是專門介紹核電廠事故的展示設施,我停留了一個半小時左右。後者則主要是展示富岡町的歷史文物,也包含一部分災害資料,讓我停留了一個小時左右。看完這兩間設施後,這次的福島之旅就結束了。

◆◆◆

這次的福島之旅,我在查各種相關資料時,發現幾乎只有官方資料和媒體報導,很少看到農場文。官方網站的資料整理得非常差,實質的意義就只是「我有公布資料」的敷衍心態。正常的人類能否理解這些資料,他們根本不在乎。媒體也是在敷衍。報導內容避重就輕,有可能就只是比照過去的撰文方式,把行政部門餵的新聞稿的內容稍做調整後刊登。管制區域的範圍在哪裡、民眾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都沒有說清楚。這是日本官方公開資訊及媒體報導的通病。從最近10年左右的傾向來看,資訊劣化的問題今後可能只會變糟,因為大家都在敷衍,也沒有人用心監督。這方面的農場文不多,代表多數日本民眾也不關心福島的事情,所以農場網站覺得福島沒有利用價值。

這次的旅行我確認了海岸地帶的重建狀況。也看了三個有受核電廠事故影響的生活區:浪江町中心地帶、富岡町夜之森地區、雙葉町的雙葉站前。在浪江町的中心地帶已經可以看到這個地區的活力,而且還有一個可以吸引遊客的公路驛站。但是夜之森和雙葉站一帶都看不到居民活動。

日本政府每年會向核電廠事故的避難民眾做問卷調查,確認是否有回家鄉的意願。在2023年發布的最新調查結果中,不論是浪江町、富岡町、雙葉町,不打算回家鄉的民眾都在50%以上。如果把「無法回去」或「不知道」的民眾也列進去的話,會高達七至八成。民眾不想回去的最大的原因,是已經在外地置產,所以沒有必要再回家鄉了。

雖然很多居民不想再回去,但是這些受災地區有新的開發計畫,也有吸引工廠進駐。只要有生活設施及工作機會,還是有可能吸引新的居民遷入。福島的復興之路漫長,但是一直在前進當中。


第四次福島之旅第三天GPS路線圖。
(背景地圖:© OpenStreetMap contributors)

◆◆◆

<照片比較>


請戶漁港(2019年)。防潮堤和漁港設施還在興建中。


請戶漁港(2023年)。防潮堤和漁港設施已完成。路旁多了電線桿。


請戶小學校(2019年)。校舍前堆滿了復興工程用的水泥塊。


請戶小學校(2019年)。從水泥塊上看學校。


請戶小學校(2023年)。學校改成展示設施,對外開放。


請戶小學校的一隅(2019年)。從金屬圍籬外看學校。


請戶小學校的一隅(2023年)。加了說明板及參觀動線。


請戶小學校的一隅(2019年)。從金屬圍籬外看學校。


請戶小學校的一隅(2023年)。只要有買門票,就能進入學校參觀。

第四次福島之旅(2)

<第二天>
福島之旅的第二天的路線,是從磐城站開車到四倉港,沿著海岸附近「可以通行」的道路北上。目的地是浪江町。

福島的海岸地帶是311震災的海嘯災區。海岸地帶的中段地區受核電廠事故的影響,災後重建比其他地區晚。但是隨著各地除染作業結束,重建工程有明顯的進展。

2015年和2019年,我到福島濱通時,海岸地帶有不少路段不能通行,但是2019年的可通行路段明顯比2015年多。由於車子的導航資料不一定會更新到最新狀態,而且福島的海岸附近一帶的變化很大,導航的地圖資料就算有更新,也不一定能反映最新的路況。所以確認道路能否通行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直接開車到現場確認能不能走。能前進就前進,不能前進就改道。

<磐城―廣野―楢葉>

磐城市和廣野町的海岸地帶都是海嘯災區。磐城市沒有受核電廠事故影響,所以災後重建比較順利。廣野町雖然有受核電廠事故影響,但是期間只有六個半月,所以投入重建的時期也比較早。

從磐城的四倉港沿著海岸附近的公路北上,海岸邊的道路品質及維護狀況顯然比日本其他地方的路好,而且路旁有「顯然是災後新設的堤防」。有些地方還有加高的防災綠地(防潮林)。


縣道四倉久之濱線(久之濱町田之網濱川附近)。本來這一帶的路旁沒有堤防。現在有了強固的堤防。


久之濱町金澤附近的海岸。震災之前,這一帶本來有幾間民宅,但是被311的海嘯沖毀。現在這一帶已經沒有民宅了。岸邊的防潮堤則有加高。照片中的堤防下半部分顏色較深,是震災前的舊防潮堤。上半的淺色部分則是災後復興工程加蓋的。

過了磐城的久之濱地區,就是廣野町。


廣野町的海岸堤防及廣野火力發電廠。在震災之前,這一帶海岸雖然有堤防,但是不夠完備。復興後,這一帶海岸建了高大的防潮堤。防潮堤內還有一個更高的縣道公路兼第二重堤防。


廣野小高線「濱街道」(縣道391號線)廣野區間。廣野區間的濱街道是在海岸堤防內。路基比海岸堤防高,實質上就是第二重堤防。路旁的防災綠地算是這裡的第三重海嘯防線。

從濱街道往北通過廣野火力發電廠後,就是楢葉町。福島第二核電廠廠區的南半邊就位在楢葉町內。

到了楢葉町後,我回味了一下以前曾經來過的鹽澤海水浴場、日本國家足球訓練中心J-Village、公路驛站楢葉、天神岬運動公園。這些都是已經復興完成的設施,不是這次行程的重點。

我在2019年來到楢葉町時,海岸邊的防潮堤已經完工。海岸附近的部分道路可以通行,但是離海岸最近的縣道還在施工中。當時可以通行的道路旁堆有不少除染廢棄物,也有處理除染廢棄物的設施。
2023年,海岸附近的縣道已經可以通行,路旁的除染廢棄物也少了很多,堤防內的防災綠地的樹也變高了。


波倉海岸。堤防內有防潮林,以及除染廢棄物的處理設施。


波倉海岸。堤防外可以看到壯觀的海蝕地形(但是從衛星照片可以得知海蝕平台的上方設了大量破壞環境的太陽能發電裝置)。


從波倉海岸可以看到福島第二核電廠。


波倉海岸附近的除染廢棄物及處理設施。

<富岡>

看完波倉海岸後,繼續向北,進入富岡町境內。福島第二核電廠的北半邊廠區就是在富岡町內。
※2023年5月上旬,福島第二核電廠北半邊廠區附近的「濱街道」還在施工中,無法通行。所以我是走國道6號線進入富岡町。

2019年,JR常磐線富岡站附近還有很多空地,正在大興土木。
2023年,這一帶就和廣野町一樣,海岸邊蓋了新的防潮堤。防潮堤內有更高的「濱街道」當第二層堤防。「濱街道」的內側則有防潮林。


富岡町的震災慰靈碑(2023年3月13日除幕)及JR常磐線富岡站。


富岡町內的東京電力廢爐資料館。

日本的核電廠附近都會設電力教育展覽設施。東京電力廢爐資料館本來叫「ENERGY館」,是福島第二核電廠附屬的電力教育展覽設施。2011年3月的核電廠事故發生後,富岡町全町避難,無法居住,町內的公共設施也都人去樓空了。

「ENERGY館」所在的地區是在2017年解除管制。解除管制後,東京電力就把「ENERGY館」改成廢爐資料館,更換展示內容,在2018年11月底對外開放。館內有用各種媒體來解說福島核電廠事故的狀況。也有展示處理事故的工作人員的裝備以及偵察原子爐內部狀況的機器人。

參觀廢爐資料館時,館方人員會先讓民眾看影片。影片是介紹2011年當時核電廠事故的狀況。我對影片印象最深的地方並不是事故的狀況簡介,而是影片中帶了道歉和反省的要素。

福島的核電廠事故讓這一帶的居民好幾年不能回自己的家。他們的日常突然被剝奪,人生被強迫改道。這些居民的確有立場要求東京電力向他們道歉。但是到這個設施參觀的最大族群是外地來的非當事人。從非當事人的角度看這種帶了道歉及反省要素的影片,會覺得很怪。但是從日本社會的狀況來看,又不會覺得意外。

日本是對過失非常不寬容的扣分懲罰主義社會。日本人從小就活在只要有瑕疵就會被扣分的世界中。由於沒有加分的補救機制,所以只要被扣分,就意味著過去累積的努力被否定、被剝奪。這種只有損失、沒有收穫的感覺非常可怕。有些台灣人以為日本人喜歡追求完美,其實日本人並不完美,也不可能完美。真正的現實是日本人害怕因為犯錯或過失而被扣分或受罰,所以害怕做事發生瑕疵。在日本人的感覺中,只要被人說了一點閒話,就形同被人抓到把柄,會被貼上永遠的瑕疵標籤。所以日本人非常害怕被人說閒話。

核電廠事故之後,東京電力在日本社會受到相當嚴厲的批判。我家附近的東京電力的員工宿舍的入口還拆掉了門牌來保護員工安全。東京電力在廢爐資料館的影片中加入了道歉和反省的要素,其實也是一種在驚恐和壓力下的自保措施。

從東京電力的立場來看,這種自保手段相當合理。但是我看了影片之後有點不太自在。因為我知道影片中的道歉和反省的要素是自保的手段。而且我也知道類似的自保行為一直在日本各個地方發生。為了避免瑕疵、避免遭人說閒話,日本社會消耗了太多能量了。

2019年的黃金週,我來廢爐資料館時,有看影片,也有看展示。在館內的行動很自由。
2023年的黃金週,我來廢爐資料館時,必須先聽導覽人員帶隊解說約一個小時,才能自由參觀。

資料館的導覽人員除了解說災害及處理狀況以外,還花了不少時間解說「氚」。氚是目前福島第一核電廠處理汙染水時,唯一無法過濾掉的放射性元素。由於現在的科學很難證明氚對生物體完全沒有影響,所以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很難讓大眾接受把含氚的處理水排入大海。相關科學資料只能強調「在目前的狀況下,氚對人體的影響非常小」。由於日本社會對瑕疵非常不寬容,所以含氚的處理水的最後處理方式非常棘手。廢爐資料館特別安排導覽人員花時間介紹「氚」,也反映出了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非常煩惱「氚」的問題,也很擔心被人說閒話攻訐。

聽導覽人員解說,雖然可以得到一些新知識。但是一個小時內不能自由參觀自己關心的展示內容,這種感覺並不好。

<大熊―雙葉―浪江>

離開廢爐資料館後,我沿著國道6號線繼續北上,前往這一天的目的地:浪江町的住宿設。

2015年,我第一次來到國道6號線的福島區間時,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富岡町的本岡地區至浪江町南邊地帶沿途的「歸還困難區域」的警告牌。以及大熊町的熊熊町地區的被金屬柵封住入口的民宅。2023年,這一帶區間還是有「歸還困難區域」,但是很多本來是「歸還困難區域」的地方都解除管制了。


從國道6號線看福島第一核電廠。福島第一核電廠就位在大熊町和雙葉町的交界地區。


浪江町的住宿設施。設施的停車場有一台偵測背景幅射劑量的儀器。

◆◆◆

第四次福島之旅的第二天,我見識到了很多福島的變化。海岸附近建了新的堤防和道路,國道6號線沿途的管制地區也少了很多。福島的災後課題依然存在,但是正在一步一步地解決中。


第四次福島之旅第二天GPS路線圖。
(背景地圖:© OpenStreetMap contributors)

◆◆◆

<照片比較>


鹽澤海水浴場(2019年)。鹽澤海水浴場就在廣野火力發電廠旁邊。這一年,海水浴場還沒有開放,但是道路沒有封鎖,所以有不少衝浪客自己來玩。海水浴場只有停車場,沒有其他設施。


鹽澤海水浴場(2023年)。海水浴場在前一年正式開放。多了一座監視台。


鹽澤海水浴場(2023年)。停車場旁邊多了更衣室和廁所。

◆◆◆


JR常磐線J-Village站(2019年)。2019年的黃金週,J-Village站才剛開站不滿一個月。當時還是臨時列車停靠站。


JR常磐線J-Village站(2023年)。車站已在2020年升級成正規車站。車站前多了自動販賣機和棚子。

◆◆◆


山田海岸(2019年)。2019年的這一帶雖然有路可走,但是最靠近海邊的縣道還在施工,無法通行。路旁堆了很多除染廢棄物。


山田海岸(2023年)。最靠近海邊的縣道已經可以通行了。

◆◆◆


從天神岬運動公園向南眺望山田海岸(2019年)。山田海岸堤防內有廢棄物處理設施,附近堆有很多除染廢棄物。


從天神岬運動公園向南眺望山田海岸(2023年)。山田海岸堤防內的防災綠地的樹長高了。

◆◆◆


JR常磐線富岡站附近(2019年)。未整備的空地、工程用土、歪掉的交通標誌、福島第二核電廠。


JR常磐線富岡站附近(2023年)。海岸堤防、「濱街道」、防潮林、福島第二核電廠。

◆◆◆


富岡町「富岡消防署北」路口(2015年)。從這裡繼續走下去,就變成管制區域,只有汽車才能通行。


富岡町「富岡消防署北」路口(2019年)。同2015年。


富岡町「本岡」路口(2023年)。這一帶的管制解除。路口名稱改為「本岡」。

◆◆◆


國道6號線(富岡町本岡新夜之森附近)的背景幅射劑量號誌(2015年)。幅射劑量告示號誌還在測試中。


國道6號線(富岡町本岡新夜之森附近)的背景幅射劑量號誌(2019年)。幅射劑量告示號誌已啟用。數值還相當高。


國道6號線(富岡町本岡新夜之森附近)的背景幅射劑量號誌(2023年)。幅射劑量已經降低,附近一帶已有不少地區已解除管制了。

◆◆◆


大熊町熊熊町地區(2015年)。管制中。各家各戶的入口都被金屬柵封住。


大熊町熊熊町地區(2019年)。管制中。各家各戶的樹木枝葉變多了。


大熊町熊熊町地區(2023年)。這個地區已在前一年(2022年6月底)解除管制。入口已無金屬柵。

第四次福島之旅(1)

2023年的黃金週,我去了一趟福島濱通地區,見證福島的災後重建狀況。

在這次旅行之前,我已經去過三次福島。狀況如下:

<第一次:2011年5月中旬(311震災的兩個月後)>
本來我在這一年年初就有想過在黃金週去福島旅行,但是311的震災打亂了我的計畫。當災害狀況稍微安定後,我決定還是要去一趟福島。只是濱通一帶的道路因為海嘯及核災的關係禁止通行,所以我就改去內陸的會津。我去會津的時候,我住的旅館就有收留災區的避難民眾。

<第二次:2015年的黃金週>
福島濱通地區的國道6號線在前一年的9月解除部分管制,開放汽車通行。我就利用黃金週的連假期間到以前一直想去的濱通地區。我從磐城的泉站出發,沿著國道6號線北上,看了福島濱通地區可以通行的地區,也看了宮城的海岸地帶。大部分的地區都在重建中。當時國道6號線的部分區間不能在路邊停車,也不能打開車窗。

<第三次:2019年的黃金週>
這次和第二次一樣,從磐城的泉站出發,沿著國道6號線北上,看了福島濱通地區可以通行的地區。2019年福島海岸附近可通行的路段比2015年多。有些地區開放車輛通行,但是還在重建中。有些地區則已經重建完成。

◆◆◆

我的第四次福島之旅的目的和第二、第三次一樣,想親眼看看福島濱通的變化。出發方式也和前兩次一樣,搭常磐線特急列車到磐城的泉站,再開車北上。我選擇從泉出發,是因為這個車站離福島縣內最大的觀光地小名濱最近。

<第一天>
從泉站開車出發,先到三崎公園看風景,再到小名濱港的觀光物產中心。


從三崎公園眺望小名濱港。


小名濱港。

小名濱一帶在震災當時是海嘯災區,觀光物產中心在受災八個半月後恢復營業。2018年,觀光物產中心附近蓋了一間超大型商業設施,吸引了不少外地觀光客來這裡消費。現在的小名濱可能比震災之前還要熱鬧,算是完全走出了震災的陰影。


2015年,小名濱已經恢復震災前的面貌。


2019年,小名濱多了一棟超大型的商業設施。這一天,遊客雖然多,但是上午11:30觀光物產中心還找得到車位。


2023年,小名濱的遊客比2019年還多。

2023年的黃金週,日本實質上算是回歸疫情前的狀態,出遊的人非常多,住宿訂房和交通訂票都非常難。但是我搭的常磐線特急列車還是有空位。在泉站下車的人比我前兩次來這裡時多,但是感覺起來就只是假日的地方小站,不能和東京的車站相比。但是一到觀光物產中心,才發現這裡出遊的人非常多。上午11:00,停車場的小型車位就已經全滿,結果觀光物產中心就把大型車的車位分給小型車。物產中心內的各家海鮮丼的店在11:00左右就全部大排長龍,比2019年熱鬧很多。


觀光物產中心旁的偵測背景幅射劑量的儀器。2023年偵測背景幅射的儀器比2019年少了很多。這裡的背景幅射劑量已經低到可以忽視的程度。儀器的象徵意義比實質意義大。


觀光物產中心二樓的震災展示區。這裡有重現震災當時民眾在避難設施生活的樣子(2015、2019、2023年的陳列方式幾乎沒有變)。但是避難設施生活以外的展示內容則每次都不一樣。這代表展示區有一直努力更新資料。

在小名濱港吃完午餐後,就沿著海岸附近的縣道北上。

◆◆◆

2019年,小名濱以北靠近海岸一帶的公路還有一部分區間無法通行。2023年,這一帶的公路已經全部可以通行了(2021年通車)。

小名濱以北靠近海岸的縣道兩側整備得非常漂亮,而且還被規劃成自行車路線「磐城七濱海道」。沿途地勢較低的區間有建新的堤防和防災綠地。雖然是黃金週,但是我完全沒有遇到塞車。途中的薄磯地區有一間介紹這一帶受災狀況的「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2020年落成)。


磐城七濱海道。道路的肩線部分畫有藍色的自行車誘導標線。


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


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的內部。

我在2015年和2019年已經看過了不少介紹震災的展示設施。2019年之後,日本的311災區似乎又多了一些新的震災展示設施。這一類設施大多會介紹311當時的地震、海嘯、核災、避難等狀況。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也不例外。

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對於沒有看過311震災相關展示的人而言或許還不錯,但是對我來說,展示內容稍嫌貧乏。相較之下,小名濱的觀光物產中心二樓的展示區的展示空間雖然小,但是可看性比較高。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雖然有介紹地震、海嘯、核災方面的資訊,但是這些資訊在別的展示設施可以看到更多。至於「只有在這裡才看得到的展示資料」則不多。結果我在這裡只停留了15分鐘。

換個角度來看,磐城在311震災當時受災範圍僅限於海岸地帶,都市機能幾乎沒有受到影響。所以磐城就成為處理核電廠事故的準備基地,很多媒體也在這裡蒐集福島的最新狀況。由於日本東北地方有太多受災狀況比磐城嚴重的地區,這個震災展示設施的內容沒有其他地區那麼「強烈」,也就不足為奇了。


從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眺望薄磯防災綠地及海水浴場。薄磯防災綠地的位置本來有學校操場和住宅區。311震災後,這一帶的房舍被海嘯沖毀。重建時,住宅區移到離海岸較遠、地勢較高的地方。這個地區則是加高,規劃成有堤防功能的防潮林(防災綠地)。照片中的道路是防災綠地內側的道路。主要幹線的縣道在防災綠地外側(被防災綠地擋住了)。縣道和海水浴場之間還有混凝土堤防。所以這個地區有多重防災的效果。

離開了磐城震災傳承未來館後,我繼續沿著海岸附近的道路北上,到了四倉港後折返。之後在磐城市內隨處看看,結束了第一天旅程。

◆◆◆

第四次福島之旅的第一天收穫並不多,就只是確認了小名濱地區到四倉港間的縣道完全通車,而且沿途可以看到有多重防災效果的堤防和防災綠地,然後途中有一個2020年落成,展示內容略顯不足的震災展示設施。

再過幾年,防潮林的樹木長高後,這一帶的海岸風景可能又不一樣了。


第四次福島之旅第一天GPS路線圖。
(背景地圖:© OpenStreetMap contribu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