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擔任觀光志工(1)

以前,我受友人的建議,去報考通譯案內士,來測試自己的日本歷史、地理、文化的知識。

我剛考上通譯案內士時,並沒有打算從事觀光領域的工作。但是我有想繼續加強自己的歷史地理及文化方面的知識,所以報名參加了我住的地區的觀光志工。想了解自己住的地區的歷史地理與文化,順便看看能不能認識關心地方發展、關心觀光的日本民眾。

◆◆◆

我住的地區的觀光志工組織是由地方行政單位籌辦。從志工組織的成立時期,可以推測是地方行政單位為了響應日本政府的觀光立國政策,所以籌備觀光志工組織來當業績。我參加的那一年的招募文宣還強調「國際化」,把地方推向國際。和我一起參加培訓講習的同期當中,真的有會外語、想和外國人交流的人。

志工的培訓講習是行政單位的公務員設計的,一共要上12次課。主要內容是地方史,然後還有導覽觀摩、導覽實習。地方史是由博物館員來上。我聽了這些課,的確有學到歷史,但是大多都是考古方面的東西。博物館員有很多知識,但是他們顯然沒有弄清楚他們來教課的目的。他們主要是講考古成果。例如行政區的地質特性、或是在某個人家的院子挖到了江戶時代的石碑等。這些考古知識對吸引觀光客實在沒什麼幫助。

導覽觀摩是向別的行政區申請當地的志工導覽服務,看看別的觀光志工怎麼介紹他們的地區。這是我第一次見識觀光志工的導覽。導覽沒有很好也沒有很差。我得到的收穫就只是「原來觀光志工是這樣導覽的」。導覽觀摩的最後一站是某個我曾經去過的商店街。我從志工的導覽內容可以推測對方可能沒有在商店街消費過,也不知道商店街的規則。

最後的導覽實習課題,每個學員會被分到一個點。這些點大多是行政區內的佛寺。很多外國人到日本旅遊,會去淺草寺,或是京都、奈良的古寺。這些寺院很歡迎大家去拜拜,但是這些都是特例。大部分的日本佛寺比較像私人住宅,不是觀光景點。導覽實習課題的佛寺,雖然是江戶時代創立,但是建築物大多都是戰後重蓋的。去這些佛寺也看不到佛像。因為佛像是住持自己在家拜的。這些寺院的本業是幫檀家念經和管理墳墓,原則上只讓檀家進去掃墓,不歡迎外人進入。

上完12堂培訓講習,我的感覺是設計講習的公務員可能沒有旅遊的經驗。他們以為讓志工學到地方考古成果或是寺院的歷史就能發展觀光。

觀光志工組織每個月要開一次聯絡會。我這一期的志工結訓後,大家就一起參加聯絡會,認識志工前輩,了解實際活動狀況。聯絡會中,志工前輩們有討論近期的導覽活動企畫。他們企畫的導覽活動還真的就和導覽實習差不多,帶民眾去看一些不太歡迎外人去的寺院,然後解說寺院的歷史,還有寺院裡的墳墓。

前輩志工們非常歡迎我們這些新人參加,還強調新人可以只幫忙拿東西,在一旁觀摩,不用擔任導覽解說。我雖然對企畫活動的內容充滿疑問,但是我還是想親自見識一下志工前輩們怎麼導覽,於是我就鼓起勇氣參加企畫。我一說要參加,就被強迫擔任行程第一站的導覽解說。我從這裡得知這個組織裡有些人很不講理、而且非常狡猾。

實際導覽當天,來參加的民眾大多都是60歲以上的老年人。我負責解說的部分結束後,我偷偷和其中一個民眾聊天,得知對方不是為了觀光而參加活動,也不想聽導覽。就只是想透過免費的活動找個理由出門走走,所以就報名了。我再看看其他民眾的樣子,我懷疑半數以上的民眾沒有在聽導覽。他們可能都不是為了觀光而來,就只是透過免費活動給自己出門走走路的機會。這就是地方行政和觀光志工主導的觀光活動實態。

◆◆◆

加入志工不到半年,我的同期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已經不來了。而且不來的都是那些有理想、會外語、想和外國人交流的人。我一點也不意外,因為這個組織只是掛著「觀光」的名號而已。本質上和日本社區的町內會差不多。在這個組織中,六十多歲的人還算是比較年輕的。大家喜歡歷史,他們露骨地想炫耀自己的歷史知識,不去思考觀光的本質是什麼、遊客要的是什麼。組織是由這樣的人主導,當然也不用期待組織能和國際接軌。

我自己是選擇繼續當志工。不過體驗過一次強迫上陣後,我就學乖了。我不再參加他們的導覽企畫,但是我會積極地和志工前輩們一起探路,來熟悉我住的行政區的地理環境。只要他們說要探路,我就一定會現身,所以前輩志工覺得我是很認真的新人。但是我就只參加事前的探路,不參加他們的導覽。我這麼做最大的收穫,就是熟悉了我住的地區的地理環境,因為我走過了很多地方。

參加了一年,我大致了解這個組織的活動實態。觀光志工一年大約有三到四次的大型企畫導覽。是由志工們設計路線、想好名稱後,由地方行政發行的公共刊物打廣告。這種大型企畫導覽通常招募約50名參加民眾。這些民眾當中,可能半數以上不關心觀光,也不想聽導覽,就只是借用免費制度出門走走路。大型企畫導覽以外,則是針對別民眾的申請內容做的導覽服務,每個月至少有兩三次。這些民眾的名義大多是「〇〇歷史研究會」、「〇〇歷史散步會」。結果這些民眾也不是來觀光的,而是利用免費志工制度聽歷史解說的。

志工們在想企畫時,大部分的人就只會想到帶人去看墳墓,而且是喜歡研究歷史的人才知道的人物的墳墓。還有更誇張的是介紹以前地主的墳墓。除了墳墓以外,還會帶人去看不存在的東西。例如兩三百年前曾經有過武士的家的地點。那些地點在現在就只是普通的樓房,完全沒有任何歷史痕跡。他們對這種事樂此不疲。

日本的一些地區在新年期間有拜「七福神」習俗。我住的行政區內的寺院雖然有供奉七福神中的一部分的神。但是湊不滿七個。有志工想在新年企畫七福神導覽,於是硬拗說「我們行政區內某個社區從以前有捐錢給隔壁的行政區的某某寺院,所以那個寺院的神也可以算是我們行政區內的七福神」。最後他們還真用這種硬拗的方式湊出了七福神。這個21世紀硬拗出來的七福神企畫做了幾次,最後還是不敵江戶時代的七福神文化。

志工參加久了,我也和一些「特別」的前輩變得比較熟了。這些特別的前輩是少數派,他們對「墳墓派」很不以為然。我從這些少數派前輩那裡學到了不少比較能用在「真正的觀光導覽」上的文化知識。例如這個地區是怎麼發展起來的、住著什麼樣的人、大家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或是為什麼這個地區的這個區塊的建築物特徵和其他區塊不同,或是為什麼這個區塊的住宅比較少等。從這些少數派前輩那裡學到地域文化方面的知識,是我另外一個大收穫。

當了觀光志工後,我有時候在某些場合遇到其他地方的觀光志工時,就有了交流話題。但是就只是有話題而已。從結論來看,日本的市町村級的觀光志工組織本質上無法跳脫社區町內會的世界觀。因為這種志工組織能招到的大多就是這樣的人。這些人的人生當中可能沒有主動去旅遊、探索世界的經驗。他們只是對歷史有興趣所以就報名志工。導覽時就只是單方面「演講」。不和聽眾互動,不去發現聽眾的需求。我自己曾經是個到日本自由行的觀光客,但是志工組織沒有一個人問過我觀光客想看什麼、想聽什麼、想知道什麼。

我報名志工的目的是想了解自己住的地區的歷史、地理、文化。不過非常意外地看到了某個世代的日本民眾的思考、做事的方式。從他們的思考、做事的方式,也可以想像他們是在什麼樣的文化環境中成長,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算是個意外收穫。

地方行政花預算整備觀光志工制度,期待發展觀光來帶動經濟,但是成立的觀光志工組織並沒有促進地方觀光發展。多數志工不關心觀光,報名參加企畫活動的民眾大多也不是為了觀光而來,而是不想花錢、只想用免費制度出門走路的人。地方觀光其實是在浪費能量空轉。

◆◆◆

我在觀光志工組織一共待了五年。我雖然不參加他們的企畫,但是每年偶爾會有一兩次語言學校或國際交流社團來申請導覽服務,讓外國人認識日本。由於大部分的志工不會外語,所以他們不敢接外語導覽。這時候就是我出場的機會了。我有用中文和英文導覽過。因為我自己曾經對日本充滿好奇,所以我可以想像外國人想聽什麼樣的導覽。

志工活動的最後的兩年,我被行政單位推薦為志工幹部。這可能是行政單位也受不了「墳墓派」把持組織,所以看看能不能找我這個外國人加入核心,來改變現狀。我當然沒那個本事。「墳墓派」非常愛自己的理念,有自己的堅持。他們是花了六七十年練成了這些理念和堅持。他們沒有必要聽我的意見。

我當了志工幹部後,自己反而有危機感。因為當了幹部卻不參加企畫導覽,可能會引發眾怒。但是我就是不想參加那些看墳墓的企畫。我的逃避方法是用電腦繪製精美的企畫導覽地圖。整個志工組織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會電腦繪圖,他們以前也沒有用地圖輔助導覽的想像力。我提供地圖,讓那些前輩們覺得很有面子。我就用這一招順利逃避了企畫導覽。

當了兩年幹部,我就向行政單位請辭志工。因為我已經看透了日本社區組織文化的問題,也得到了我想知道的地方歷史文化方面的知識, 留在志工組織也學不到東西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