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的髒話

※每個人對髒話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這裡的髒話是指粗俗、不堪入耳的話。

很多人在學外語時會想知道外語的髒話怎麼講,不過大部分的外語教材不會寫這些東西,外語老師也不會教學生這方面的詞彙。結果大部分的外語髒話知識是來自各種瑣碎的管道。

我學的第一個外語髒話是來自我小時候看的電影。當時電影裡的日本兵在罵人時,字幕是寫「八格野鹿」。我小時候當然不懂日文,只是大家說「八格野鹿」是日本的髒話,所以我就相信了。「八格野鹿」這個詞在台灣非常有名。因為這是知名小說家的作品中的日本人的台詞,之後被其他作品借用。我小時候看的電影的編劇人員恐怕也有受到小說的影響。

後來,我學了日文後,才知道「八格野鹿」在日本其實是寫作「馬鹿野郎」,而且這個詞的用法也比我想像中要複雜。

「馬鹿野郎」是由「馬鹿」和「野郎」兩個詞組合成。

日語的「馬鹿」當作名詞時是指笨蛋,當形容詞時是指笨。日本人一聽到「馬鹿」這個詞時,就會直接聯想到「笨」。但是現實的日語中,「馬鹿」的意思不只一種。

「馬鹿」的使用時機非常廣,主要包括:
辱罵人時。
提醒人、糾正人時。
對某人失望時。
自謔、自謙時。
狀況出乎意料時。
小孩惡作劇、鬥嘴時。
覺得某人很可愛時。
情侶間打情罵俏時。
(※西日本的人通常不說「馬鹿」,上述的狀況多半是說「阿呆」)

除了上述狀況以外,東西壞掉(多半是機器)的狀態、沒有意義的發言或行為也可以叫「馬鹿」。

結果很多狀況下,「馬鹿」不是真的指「笨」,也未必有攻擊性。而且使用對象未必是人。如果使用時機不當,詞彙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舉例來說,如果在網路上惡作劇,對日本人用「馬鹿」這個詞時,日本人的反應可能不是生氣,而是覺得莫名其妙。

日語的「野郎」本來的意思是指男人,而且多半是指有男子氣概的人。美國電視影集《The A-Team》(天龍特攻隊)在日本播出時的標題叫《特攻野郎Aチーム》,《MacGyver》(百戰天龍)則叫《冒険野郎マクガイバー》。日本觀眾一看到這樣的標題,就可以想像這些影集是在講男子漢故事。

在罵人的時候,「野郎」就會變成攻擊性的詞彙。意思相當於中文的「傢伙」「混蛋」。

日本的網友在聊天時如果發現對方是男的,也可能會用「野郎」這個詞。這種情況下的「野郎」沒有罵人的意思,就只是指「男的」。這種「野郎」也沒有男子漢的意思,就只是網路對話的粗俗用詞表現而已。

結果日語的「野郎」這個詞的意思也會隨使用場合發生變化。

日語的「馬鹿野郎」是「馬鹿」和「野郎」這兩個可以用來罵人的詞彙組合成的加強版罵人詞彙。「馬鹿野郎」是非常生氣的時候說的話。日本人如果聽到有人用這個詞罵人,就可以想像說這句話的人非常非常生氣。結果「馬鹿野郎」實質上是對人表達憤怒、表達不滿的攻擊詞彙。意思和「馬鹿」、「野郎」原來的意思無關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台灣人非常生氣時,可能飆出一字經。這個「一字經」已經和本來字面的意思不同了。

由於「馬鹿野郎」是非常生氣時才說的話,而且非常粗俗、不堪入耳,所以現實中的日本其實不太容易聽到有人用這個詞罵人。不過日本的自衛隊、警察、消防、學徒制行業或運動社團等男性為主的上下關係嚴厲的組織中,高層的人在管教低層的人時常常會用罵的。所以在這些比較特別的圈子可能比較常用到「馬鹿野郎」。

「馬鹿野郎」除了用來罵人以外,也可能是粗人的口頭禪。例如日本電影《男はつらいよ》(男人真命苦)中的寅次郎說話時就常常飆出「馬鹿野郎」。寅次郎是個老粗,所以滿口粗話。寅次郎說「馬鹿野郎」時未必在生氣,多半只是反駁別人,要別人聽一下他的意見。寅次郎的「馬鹿野郎」相當於台灣人說的「屁啦」「媽啦」。

日本的卡通人物江戶川柯南也有類似「馬鹿野郎」的口頭禪。由於「馬鹿野郎」實在太粗俗,所以柯南會講得比較輕,來減少這個詞的殺傷力。柯南口中的「馬鹿野郎」因為講得不重,所以「鹿」和「野」的子音消失,變成「馬~郎」。柯南的目的也是要別人聽一下他的意見,表達方式雖然沒有寅次郎那麼重,但是還是相當不禮貌。

在日本,有一句話叫「青春の馬鹿野郎」。這句話中的「馬鹿野郎」也沒有罵人的意思,而是指不吐不快的吶喊。所以「青春の馬鹿野郎」的意思相當於「青春的吶喊」。

從這些例子來看,日語的「馬鹿野郎」的意思非常多,未必是攻擊別人的詞彙。

我高中時代的補習班英文老師曾經說:人到國外時,最先學的是實用的單字。由於髒字可以自衛,所以很多人最先學到的是髒字。

英文老師的這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不過狀況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到日本留學之前,日文已經有一點基礎。我到日本時最先學到的也不是髒字,我在日本生活中幾乎也用不到髒字,因為不實用。外國人在日本社會就算不會講髒話,也不會有不利的狀況。

「馬鹿野郎」這個詞,我在日本只用過一兩次而已。使用對象是和我非常要好的韓國人留學生。我說「馬鹿野郎」時沒有帶任何敵意,就只是呼應友人誇張的搞笑行為而已。結果「馬鹿野郎」在某些情況不但沒有攻擊性,還可以增進友誼。

日語的「馬鹿野郎」雖然可以當成罵人的話,而且是不堪入耳的髒話。但是這只是「馬鹿野郎」種種用法當中的一種而已。現在日本的廣播及電視的倫理規範非常嚴,很多詞彙不能在節目中出現。如果有人在節目中不小心說了禁用的詞彙,媒體要向社會道歉。「馬鹿野郎」雖然可以當成不堪入耳的髒話,但是日本的媒體沒有禁用這個詞,就連卡通也可能出現這個詞。如果媒體禁用「馬鹿野郎」的話,很多創作表現會受到限制,電視也很難表現人物生氣的狀況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