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工作與育兒問題

2017年11月22日,熊本市的女性市議員帶著自己七個月大的小孩到市議會開會。議會認為帶小孩進議場違反規定,要求議員把小孩帶出議場。結果議會晚了40分鐘才開始。這個消息上了日本的新聞後,這位女性議員被日本民眾罵翻了。

台灣也發生過女性議員帶小孩進議場的事情。2016年2月,台灣的女性立委帶著小孩進議場。狀況和日本差不多。有引起社會注目,女性立委也被民眾罵翻了。

兩位女性民意代表雖然都被民眾罵翻,但是兩個社會的結果完全不同。

台灣的女性立委有遭到批判,不過也有得到聲援。台灣的一些有影響力的社會人文評論家有為這位女性立委發聲。立法院也有其他立法委員支持這位女性立委,甚至還推出了立法院議場規則修正案,也讓立法院籌備托兒機構。

在日本,當然也有人聲援這位帶小孩進議場的女性議員。不過聲援的力量非常薄弱。有人在網路上做簡單的調查,大約七成多的民眾反對這種表達行為。網路媒體的聲援文章的下方多半是非常兇狠的謾罵。甚至還有議員揚言要懲罰這位女性議員。

這位日本女性議員被罵的理由包括:
延誤會議。
利用小孩。
沒有社會常識。
公私不分。
不敬業。
因為議場很神聖,所以不該帶小孩入場。
帶著小孩開會,可能會給小孩不良的影響。
帶著小孩開會,可能會干擾會議。
帶著小孩開會,可能會分心。
譁眾取寵、作秀。
不符規定。

其實這些批判理由包含了很多似是而非以及轉嫁責任的部分。

以「延誤會議」為例,女性議員可能從一開始就不想延誤會議,女性議員要顧小孩又要完成工作,反而可能希望會議能順利進行。結果延誤會議其實是議會施壓逼迫女性議員就範的手段。至於「利用小孩」的批判的本質也是利用當事人愛小孩的心理,逼當事人自己犧牲就範的施壓方式。這些施壓轉嫁責任的手法在日本社會相當常見。

「沒有社會常識」、「公私不分」、「不敬業」的批判本質是非當事人用自己的世界觀套到別人身上。這些批判者可能認為自己在同樣的狀況會分不清公私,也無法做好事情,所以就批判別人。他們也不知道有常識的人也可能因為某些原因不得不把小孩帶入職場。現實中,有常識的人如果把小孩帶入職場,必然事前會事前設想安撫小孩並完成工作的方法。結果這些批判只曝露了批判者自己的做事能力及見識。

「因為議場很神聖,所以不該帶小孩入場」的批判者的觀念就是無法容忍小孩到神聖的地方。至於「給小孩不良的影響」、「干擾會議」、「分心」這些理由,的確有可能發生。但是也就只是可能而已,不是必然。批判者會在意種種可能發生的不良副作用,反映出批判者看事情都是從負面角度出發,也代表批判者缺乏處理突發狀況的能力。如果議會會給小孩不良的影響,真正該檢討的是多數的大人。有社會常識的人把小孩帶入職場時,必然會思考如何避免干擾工作,如何避免分心。當事人一定會想得比非當事人多。現實中的會議就算沒有小孩,會議一樣可能會受其他因素干擾,也可能有其他因素造成議員分心。但是很多議員還是一樣會努力完成工作。

「譁眾取寵、作秀」也是常見的施壓批判手法。「譁眾取寵、作秀」本質上是人格攻擊。對重視名譽、自我要求高的人的殺傷力非常大。在熊本市議會的例子中,由於當事人知道日本社會普遍對職場育兒不寬容,所以當事人可能早就料到會遭受到這種批判。當事人能預見的結果不是「寵」,而是受到人格攻擊。所以「譁眾取寵、作秀」的批判其實和現實的落差非常大。

結果比較確實的批判就只有「不符規定」而已。

其實,熊本市議會的女性議員並不是突然挑戰議場規定,而是事前和議會的行政人員溝通後,發現行政部門完全不想努力改善職場工作及育兒環境,只要求當事人自己去想辦法找托兒設施。其實日本人自己知道托兒設施很難找,所以這不是個人「想辦法」就能解決的問題。這是社會層級的問題。這個社會問題的背後是有力量的組織把問題推給沒有力量的個人。結果當事人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小孩帶入議場。這個結果就是引起日本媒體注意,同時曝露出現在日本民眾對職場育兒的態度。

如果當事人忍氣吞聲,這個問題會繼續被日本社會及各職場放置不理。

日本的女性職場育兒是在1987年變成社會話題。事情的開端是旅日的香港裔女藝人陳美齡帶著小孩到電視台上班。由於以前日本從來沒有人做過這種事,所以陳美齡的行動受到注目,也讓日本社會開始思考職場育兒的問題。當時的一些女性學者有聲援陳美齡,但是也有一些女性評論家批判陳美齡的職場育兒行為。批判的出發點不外乎是不敬業、干擾職場、對小孩有不良影響。結果日本女性最大的敵人是女性。
(※日本的夫妻姓氏制度改革的一大問題也是女性在扯女性的後腿)

之後,陳美齡的事業受到肯定,小孩的教育也比大部分的日本家庭成功。陳美齡證明了自己的方法沒有錯。

當時陳美齡的職場育兒的爭議問題叫「Agnes論爭」(Agnes是陳美齡的英文名字)。「Agnes論爭」還獲得1988年的新語・流行語大賞的流行語部門大衆賞。

陳美齡挑戰職場育兒過了整整三十年,日本很多職業婦女依然在煩惱工作和育兒的問題。因為日本民眾對職場育兒非常不寬容。想嘗試職場育兒的人依然要面對遭受「沒有社會常識」、「公私不分」、「不敬業」辱罵的恐懼。

和台灣相比,日本在這方面的思維落後了相當多。

2017年東京巨蛋亞洲職棒觀戰

前一陣子,日本的友人找我去看球。仔細一問,才知道亞洲職棒賽又在日本復活了。

我並沒有很瘋棒球,不過我在日本一直都有在看日職的例行賽轉播。以前比較有空時,一年會到現場看4~5場球。關東的日職一軍主場全部都去過,也買票看過幾次二軍的比賽。以前亞洲職棒和世界棒球經典賽在東京舉行時,我都會抽空去現場幫台灣的球隊加油。不過隨著亞洲職棒比賽停辦,經典賽的亞洲預賽也不限於東京,在東京看台灣球隊比賽的機會就變少了。這幾年工作越來越忙,所以到現場看球的機會也比以前少了。

這次亞洲職棒賽以新型態復活,心裡頭當然非常高興。

日本的友人找我去看的是台灣對韓國的比賽。這也是亞洲職棒賽當中我最想看的比賽。如果友人找我去看日本隊的比賽,我可能會遲疑考慮。因為門票一定貴,而且現場一定擠到爆。台灣韓國戰的門票便宜,而且球場一定不會擠,到現場觀戰是物超所值的享受。

◆◆◆


東京巨蛋

這一天,球場的觀眾超乎我的想像。用粗略的目測感覺來看,台灣區(三壘方向)大約半數的位子都有人坐。這是我在日本看球時,現場台灣觀眾最多的一次。以前我在東京巨蛋看經典賽和亞職的台灣比賽時,都沒看過這麼多台灣觀眾。相較之下,韓國區(一壘方向)的觀眾就比較少。人數恐怕不到台灣的1/3。

除了台灣和韓國,這一天也有不少日本球迷到場觀戰。在日本,一般的職棒球迷只關心自己喜歡的球隊或選手的比賽。他們多半對國際比賽不感興趣。不過對比較重度的棒球迷而言,亞職才是今年最後的比賽。台灣韓國戰的門票便宜,而且不會擠,可以舒適地在東京巨蛋欣賞比賽,當然不能錯過。這些日本球迷基本上會選台灣區的位子觀戰,是因為他們在這裡不會被當成「異類」,也不會被敵視。

日本的觀戰球迷當中,其實有不少是對台灣棒球文化感興趣的日本人。這些人平時可能會和朋友組團到台灣觀光順便看球,還會收藏台灣職棒的商品。這些人不但喜歡看球,也喜歡看台灣式的加油,因為他們覺得台灣的職棒加油方式是一場非常快樂的秀。

在台灣的日職迷的眼中,台灣職棒的加油方式很多是模仿自日本,所以有些人可能會對台灣的加油方式有反感。從音樂及表演的創作角度來看,我並不喜歡這種露骨的模仿行為。但是從遊戲的角度來看,模仿是必然行為。演奏音樂、唱歌、跳舞都是學來的。這都是模仿。而且未必帶了惡意。快樂的時候唱歌、跳舞是人之常情。

日本的高中棒球甲子園的學生啦啦隊在加油時也會使用流行音樂,各學校的啦啦隊也會彼此模仿加油的創意。日本職棒的加油音樂其實也有一部分帶了模仿成分。這些模仿只是為了遊戲而已。如果全部用性惡論的角度看事情的話,這個世界會很不快樂。

現實中,很多日本人在使用音樂時都提心吊膽,因為日本的音樂著作權管理太嚴苛,嚴苛到很多人擔心觸法。所以有些日本人認為現在日本音樂業界崩壞是因為過度管制權利,妨礙到作品流通的結果。

其實很多日本球迷看到台灣人模仿日本職棒的加油方式時,並沒有負面觀感,而是覺得很好玩。這是因為很多日本人根本不覺得外國人會關心日本的棒球文化,也不覺得外國人會想看日本的職棒比賽。由於日本大眾在日常生活中很少機會和外國人交流,也不知道外國人在想什麼,所以日本人看到台灣人模仿日本的加油方式,會有「原來外國有人喜歡日本的這一套」的驚奇感。這次台灣準備的加油音樂用了電子編曲,對日本球迷而言是不得了的創意。由於台灣的加油方式包含了日本球迷熟悉的音樂和動作,所以日本的球迷會想一起同樂。這就是遊戲。

但是換個角度來看,如果韓國球迷模仿了日本的加油方式,日本人的反應可能會不一樣。就某種意義而言,日本是用相對性善的角度看台灣。

這一天,台灣和韓國都只有四個安打,是高度張力的防守戰。安打不多,比賽就會比較平淡無味。最後台灣以0-1輸給韓國。幫台灣加油的球迷當然會覺得遺憾,不過台灣的啦啦隊的賣力演出給了三壘方向的觀眾三個半小時的快樂時光。


比賽中,台灣有得分機會時,很多台灣球迷起立用千葉羅德海洋隊的跳躍齊呼的方式加油,一度驚動了東京巨蛋的保全人員。

◆◆◆

在東京巨蛋看到了這麼多台灣球迷,我自己相當高興。因為這樣可以讓日本人有機會思考如何整備對台灣人比較友善的觀光環境。這一天的台灣球迷應該是讓東京巨蛋的工作人員大開了眼界。


因為台灣人會使用東京巨蛋,所以這一天,東京巨蛋的售票窗口特別加了針對台灣球迷的中文標示。

日語的髒話

※每個人對髒話的定義可能都不一樣。這裡的髒話是指粗俗、不堪入耳的話。

很多人在學外語時會想知道外語的髒話怎麼講,不過大部分的外語教材不會寫這些東西,外語老師也不會教學生這方面的詞彙。結果大部分的外語髒話知識是來自各種瑣碎的管道。

我學的第一個外語髒話是來自我小時候看的電影。當時電影裡的日本兵在罵人時,字幕是寫「八格野鹿」。我小時候當然不懂日文,只是大家說「八格野鹿」是日本的髒話,所以我就相信了。「八格野鹿」這個詞在台灣非常有名。因為這是知名小說家的作品中的日本人的台詞,之後被其他作品借用。我小時候看的電影的編劇人員恐怕也有受到小說的影響。

後來,我學了日文後,才知道「八格野鹿」在日本其實是寫作「馬鹿野郎」,而且這個詞的用法也比我想像中要複雜。

「馬鹿野郎」是由「馬鹿」和「野郎」兩個詞組合成。

日語的「馬鹿」當作名詞時是指笨蛋,當形容詞時是指笨。日本人一聽到「馬鹿」這個詞時,就會直接聯想到「笨」。但是現實的日語中,「馬鹿」的意思不只一種。

「馬鹿」的使用時機非常廣,主要包括:
辱罵人時。
提醒人、糾正人時。
對某人失望時。
自謔、自謙時。
狀況出乎意料時。
小孩惡作劇、鬥嘴時。
覺得某人很可愛時。
情侶間打情罵俏時。
(※西日本的人通常不說「馬鹿」,上述的狀況多半是說「阿呆」)

除了上述狀況以外,東西壞掉(多半是機器)的狀態、沒有意義的發言或行為也可以叫「馬鹿」。

結果很多狀況下,「馬鹿」不是真的指「笨」,也未必有攻擊性。而且使用對象未必是人。如果使用時機不當,詞彙的效果就會大打折扣。舉例來說,如果在網路上惡作劇,對日本人用「馬鹿」這個詞時,日本人的反應可能不是生氣,而是覺得莫名其妙。

日語的「野郎」本來的意思是指男人,而且多半是指有男子氣概的人。美國電視影集《The A-Team》(天龍特攻隊)在日本播出時的標題叫《特攻野郎Aチーム》,《MacGyver》(百戰天龍)則叫《冒険野郎マクガイバー》。日本觀眾一看到這樣的標題,就可以想像這些影集是在講男子漢故事。

在罵人的時候,「野郎」就會變成攻擊性的詞彙。意思相當於中文的「傢伙」「混蛋」。

日本的網友在聊天時如果發現對方是男的,也可能會用「野郎」這個詞。這種情況下的「野郎」沒有罵人的意思,就只是指「男的」。這種「野郎」也沒有男子漢的意思,就只是網路對話的粗俗用詞表現而已。

結果日語的「野郎」這個詞的意思也會隨使用場合發生變化。

日語的「馬鹿野郎」是「馬鹿」和「野郎」這兩個可以用來罵人的詞彙組合成的加強版罵人詞彙。「馬鹿野郎」是非常生氣的時候說的話。日本人如果聽到有人用這個詞罵人,就可以想像說這句話的人非常非常生氣。結果「馬鹿野郎」實質上是對人表達憤怒、表達不滿的攻擊詞彙。意思和「馬鹿」、「野郎」原來的意思無關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台灣人非常生氣時,可能飆出一字經。這個「一字經」已經和本來字面的意思不同了。

由於「馬鹿野郎」是非常生氣時才說的話,而且非常粗俗、不堪入耳,所以現實中的日本其實不太容易聽到有人用這個詞罵人。不過日本的自衛隊、警察、消防、學徒制行業或運動社團等男性為主的上下關係嚴厲的組織中,高層的人在管教低層的人時常常會用罵的。所以在這些比較特別的圈子可能比較常用到「馬鹿野郎」。

「馬鹿野郎」除了用來罵人以外,也可能是粗人的口頭禪。例如日本電影《男はつらいよ》(男人真命苦)中的寅次郎說話時就常常飆出「馬鹿野郎」。寅次郎是個老粗,所以滿口粗話。寅次郎說「馬鹿野郎」時未必在生氣,多半只是反駁別人,要別人聽一下他的意見。寅次郎的「馬鹿野郎」相當於台灣人說的「屁啦」「媽啦」。

日本的卡通人物江戶川柯南也有類似「馬鹿野郎」的口頭禪。由於「馬鹿野郎」實在太粗俗,所以柯南會講得比較輕,來減少這個詞的殺傷力。柯南口中的「馬鹿野郎」因為講得不重,所以「鹿」和「野」的子音消失,變成「馬~郎」。柯南的目的也是要別人聽一下他的意見,表達方式雖然沒有寅次郎那麼重,但是還是相當不禮貌。

在日本,有一句話叫「青春の馬鹿野郎」。這句話中的「馬鹿野郎」也沒有罵人的意思,而是指不吐不快的吶喊。所以「青春の馬鹿野郎」的意思相當於「青春的吶喊」。

從這些例子來看,日語的「馬鹿野郎」的意思非常多,未必是攻擊別人的詞彙。

我高中時代的補習班英文老師曾經說:人到國外時,最先學的是實用的單字。由於髒字可以自衛,所以很多人最先學到的是髒字。

英文老師的這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不過狀況並沒有發生在我身上。我到日本留學之前,日文已經有一點基礎。我到日本時最先學到的也不是髒字,我在日本生活中幾乎也用不到髒字,因為不實用。外國人在日本社會就算不會講髒話,也不會有不利的狀況。

「馬鹿野郎」這個詞,我在日本只用過一兩次而已。使用對象是和我非常要好的韓國人留學生。我說「馬鹿野郎」時沒有帶任何敵意,就只是呼應友人誇張的搞笑行為而已。結果「馬鹿野郎」在某些情況不但沒有攻擊性,還可以增進友誼。

日語的「馬鹿野郎」雖然可以當成罵人的話,而且是不堪入耳的髒話。但是這只是「馬鹿野郎」種種用法當中的一種而已。現在日本的廣播及電視的倫理規範非常嚴,很多詞彙不能在節目中出現。如果有人在節目中不小心說了禁用的詞彙,媒體要向社會道歉。「馬鹿野郎」雖然可以當成不堪入耳的髒話,但是日本的媒體沒有禁用這個詞,就連卡通也可能出現這個詞。如果媒體禁用「馬鹿野郎」的話,很多創作表現會受到限制,電視也很難表現人物生氣的狀況了。

2017年橫濱馬拉松事後回顧

我已經一年以上沒有跑馬拉松了。

我的上一場馬拉松是2016年3月的橫濱馬拉松。那次大會由於練得不夠勤,所以成績比前面幾場馬拉松退步很多。

成績不好,也代表自我的健康管理不佳,我當然會想改善狀況。本來想在2017年的2月或3月跑一場比賽,不過東京馬拉松落選,橫濱馬拉松改在秋天,所以2017年上半年完全沒有機會實戰。太久沒有參加比賽,人會變怯懦、會害怕馬拉松。身心都會變弱。

今年上半年我因為台灣的家務事(冷暴力問題)而長期心情鬱悶,鬱悶到常常一個人自言自語。我自己知道這是嚴重的警訊。友人鼓勵我用馬拉松來強化身心兼轉移壓力。今年大阪馬拉松雖然落選,但是還有橫濱馬拉松可以跑。跑步不會解決我的煩惱,我自言自語的症狀到現在依然存在,但是跑步這種韌性訓練多少可以防止我被巨大的煩惱壓到崩潰。

2017年10月的橫濱馬拉松就是我驗收自己的身心狀態的指標比賽。

◆◆◆

賽前六天,巨大颱風通過東京後,東京出現難得的晴天,不過關島東南方有個熱帶低氣壓。當時美軍就預測這個熱帶低氣壓會變成颱風,可能會在週末接近日本。我非常擔心橫濱馬拉松受到影響。不過之後的幾天,這個颱風的移動速度比當初的預報的情形慢,這時候我才稍微有點放心。雖然颱風行進速度不快,但是氣象預報的比賽日當天依然是下雨,所以我有在雨中跑馬拉松的覺悟。

賽前兩天,我上午到橫濱的赤煉瓦倉庫向大會報到。這一天是大晴天,橫濱的風景美得不得了。我真的很希望能在這種大晴天跑橫濱馬拉松。


這一天的這個時段走在這條路上的人大多都是參賽者。


橫濱美景。

橫濱馬拉松的報到及EXPO會場是在赤煉瓦倉庫。地點雖然不錯,但是內容乏善可陳。這次橫濱馬拉松的參賽紀念衫幾乎沒有設計美感,只適合當內衣,可以和第一屆福岡馬拉松的紀念衫互別苗頭。另外,整個EXPO只有一個運動用品攤位,飲食攤位就只是活動型的便利商店。


由於EXPO沒有美食,所以我就到赤煉瓦倉庫中我最喜歡的夏威夷鄉村漢堡店KUA`AINA點了一客三明治享用。

我雖然很想在這個美麗的城市流連,不過下午還要上班,所以吃完三明治後就急著趕回東京了。下班後,我到御徒町買比賽用的裝備和補給品。我雖然很期待這場比賽,但是我還是很擔心下雨的問題,因為我真的太久沒跑馬拉松,心中充滿怯懦。這一天的氣象預報中,比賽日當天依然是下雨。我不期待完全不下雨,只能祈禱比賽當天能少下一點雨。

賽前一天,我花了很多時間整理裝備。還規劃了當晚吃飯、洗澡、睡覺的時間,以及翌日出門、搭車的計畫。下午四點多,我查看了最新的氣象預報,發現翌日橫濱的雨勢變大。我再看看颱風預報資訊,發現颱風突然加速了。我馬上再確認橫濱馬拉松的官網,大會宣布取消比賽!我的心情非常複雜。

◆◆◆

橫濱馬拉松轉型成大型市民路跑大會後,第一屆的距離不足,讓不少參賽者失望。今年第三屆改在秋天舉行,卻因為颱風而取消。其實今年主辦單位選的日子是歷年不太下雨的日子,不過今年的這一天的雨量偏偏是例外。主辦單位的運氣實在不佳。

大會宣布取消比賽,從整體考量上來看是正確的判斷,但是對參賽者而言並不是好消息,因為所有的參賽者都是付了高額的參加費,而且這筆錢不會退回來。

橫濱馬拉松是目前日本的大型市民馬拉松當中參加費最貴的比賽(日本人15000日元/外國人17000日元)。我自己也付了17000日元參加費。比賽取消,當然非常痛。不過這是我報名時就已經有的覺悟。因為報名規則中就明確提到因故取消時的問題,而且規則中提到的取消的理由非常合理。

其實日本的比較有規模的市民馬拉松大會幾乎都有這種因故取消不會退費的條項。在日本,有常識的跑者也會覺得這很理所當然。因為大家都知道大會的收的錢已經投注在準備工作上。臨時廁所、會場布置、土地費用、計測費用、飲食費用、機材、交通、保安、聯絡等,這些東西全部都要花錢,而且這些錢最都是為了跑者而花。

當然,有不少跑者損失的不只是參加費而已。住在遠方的跑者可能是搭新幹線或飛機到橫濱參賽,交通費並不便宜。本來飯店的週末住宿費會比非週末貴,大型馬拉松又會增加住宿需求,所以橫濱的飯店住宿費用當然會漲。所以遠方來的跑者的總損失恐怕是參加費的4~5倍。而且這樣的人還不少。這些人覺得不滿,是人之常情,因為損失真的不小。

由於日本其他高額的大型馬拉松還沒發生過取消比賽這種事,所以這次橫濱馬拉松可能是日本到目前為止因天候狀況取消的最大規模、最貴的路跑賽,恐怕也是跑者總損失最重的比賽。

由於跑者損失相當重,所以這次的大會在Runnet網站的評分相當糟,甚至還有不少情緒性的批判。

有些人認為大會宣布取消的時機太慢。有些人認為同一天其他的主要馬拉松都沒有取消,只有橫濱馬拉松因為下雨而取消,很不合理。也有人認為下雨時不想跑的人自然不會出場,沒有必要取消。其實,大會宣布取消的時機並不慢。星期五的氣象預報中,星期天的橫濱雖然會下雨,但是是小雨,而且當時颱風還沒有加速,當然沒有必要取消。不過星期六下午,颱風突然加速,而且氣象預報指出星期天會下大雨,當然不能用星期五的感覺來看事情。從這裡可以知道大會一直有掌握最新的氣象資訊。

跑慣馬拉松的人在大雨中比賽可能沒什麼,不過大型市民馬拉松當中有不少人沒有跑慣馬拉松,甚至可能無法判斷自己是否能在大雨中跑馬拉松,這反而會造成危險。另外,會淋雨的不只是跑者,支援跑者的志工、在沿途表演的人也會淋雨。從過去兩屆的經驗來看,有不少學生和小孩都有參加表演。如果大會不宣布取消,有可能會引發更多問題。

有些人批判橫濱馬拉松的參加費太高。其實這也是知識不足的批判。橫濱馬拉松的參加費的確比東京和大阪馬拉松高,不過這不是橫濱貴,而是東京和大阪太便宜。東京和大阪的馬拉松營運費用都超過10億日元,如果經費全部由跑者買單的話,東京的參加費可能會超過5萬日元,大阪則要4萬日元。東京和大阪實質上是靠贊助商的力量來營運大會。

在日本,靠跑者的參加費來支撐主辦經費的大會大多是地方馬拉松。舉例來說,湘南國際馬拉松的參加費用高,是因為大會的主要財源就是參加費。這叫「受益者負擔」。那霸馬拉松的主要財源也是跑者的參加費。那霸馬拉松可以壓低參加費,是因為這個馬拉松本身辦得非常陽春,跑者的補給幾乎全部是由沿途的居民自主提供。橫濱馬拉松雖然也有贊助商,但是地方企業的規模無法和東京和大阪相比,所以大會營運上也帶了地方馬拉松的「受益者負擔」的色彩。如果期待大會能辦出東京或大阪馬拉松的豪華度,參賽費用必然會比東京和大阪高。

橫濱馬拉松取消後衍生的記錄晶片回收問題也成跑者抱怨的原因。橫濱馬拉松是採用要回收的高價位記錄晶片,貼在號碼布上。如果大會正常舉行,跑者到終點後工作人員會主動把跑者號碼布上的晶片取下回收。不過這次大會是在發出很多號碼布後宣布取消,有一堆晶片沒有回收。大會在宣布取消比賽時,也沒有立即公告歸還晶片的方式,所以日本有不少跑者在網路上提到不知道該怎麼處理記錄晶片。這代表不少跑者知道晶片的重要性,但是大會卻沒有事先設想到這種問題。所以有不滿的跑者在網路上抗議:「不給我紀念毛巾和獎牌,我就不還晶片」。

結果大會是過了一天才公告要跑者暫時保管晶片。第三天才公告記錄晶片、紀念毛巾、獎牌的處理方式。大會當然知道自己露出了設想不足的窘態,所以這三天大概是大會的「地獄的三天」。

大會公告的處理方式是:
考慮讓今年的參賽者得到明年的大會的優先參賽權(要申請、要付參加費)。
紀念毛巾會寄給有報到的跑者,還會附上歸還晶片用的信封,讓跑者寄回晶片。
不寄送獎牌給跑者,但是如果參加了明年大會,而且跑完全程,可以領到兩面獎牌。

大會考慮給今年的跑者明年的優先參賽權,也願意把紀念毛巾和還晶片用的信封寄給跑者,算是有誠意。我沒有跑完這場馬拉松,完賽的獎牌對我而言意義不大,所以大會的獎牌處理方式也算妥當。唯一比較有問題的是海外跑者的紀念毛巾和還晶片用的信封。因為外國人報名用的JTB系統設計得相當粗糙,海外跑者的地址資料可能會出狀況。

◆◆◆

對我而言,馬拉松是檢驗自己健康狀態的指標活動,也是另類的觀光休閒活動。我雖然想多嘗試日本各地的大會,不過由於自己的實力有限,而且工作越來越忙,所以我還是傾向報名交通方便而且環境比較舒適的大型都市馬拉松。

東京馬拉松雖然又近又方便,不過報名不易中籤,而且大會的嚴防君子卻防不了小人的安檢會影響一般跑者的舒適性。結果東京附近比較方便舒適而且容易報名的大型馬拉松就是橫濱馬拉松。為了這次比賽,我花了不少心力準備,不過最後卻因颱風取消。馬拉松沒跑成,還損失了17000日元,心裡頭當然相當遺憾。報到當天看到的橫濱美景,算是這次大會唯一的美好回憶。

大會宣布取消比賽時,日本的網路上就有人宣布要在大會當天自己一個人跑。結果真的有人在大會當天的大雨中照著路線跑了一趟橫濱馬拉松(跑首都高下方的路線、省略本牧碼頭路段),這種路跑熱情實在令人欽佩。我自己在兩天後到荒川用比賽的感覺奮力跑了一趟20k長跑,感覺非常充實。不過跑完後也發現自己這幾個月間的練習還是不夠紮實。讓自己變堅強,真的非常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