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度重訪東北(2)

過了避難指示區域內首間24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一分鐘後,就是富岡町境內。


進入富岡町境內後不到一分鐘,就看到了福島第二核電廠的入口標示和巨大送電塔。


過了兩分鐘,車窗外可以看到福島第二核電廠的巨大集中式排氣筒。公路旁休耕的農田裡堆有黑色的巨大帆布袋。這些帆布袋是災害後用來裝廢棄物的袋子。由於一般農田裡沒有建築物,而且海嘯也沒有到達這裡,所以這些袋中的廢棄物不太可能來自地震或海嘯,比較可能是幅射污染物。

福島第二核電廠在發生海嘯之後,狀況其實也一度非常危急,不過在最後關頭克服問題,結果注目焦點全部集中到福島第一核電廠。

大地震當天,福島第二核電廠的四個反應爐全部在運轉發電,完全是日常狀態。地震發生後,所有機組自動停止。然後用外部電源來降溫。

不過海嘯來了之後,沖毀了電廠內的很多電機設備,海水流入1、2、4號機的冷卻系統機房,結果1、2、4號機無法降溫。這時候,核電廠就先把備用水槽的水灌入反應爐來拖時間,同時派人趕快檢查設備,然後儘快修復。

比較幸運的是,當時的福島第二核電廠的外部電源沒有完全喪失,中央制御室還有能力監控所有的反應爐。核電廠就一面設法減緩反應爐的溫度上升速度,一面修理冷卻設備,然後再用人海戰術來架設電纜,把外部電源連接到冷卻設備。當時架設電纜的總長大約9km。平時這種電纜要用機器架設,而且要花一個月,不過福島第二核電廠動用大量人力,花不到兩天把臨時電纜架好。然後在最後關頭成功讓反應爐安定降溫。

相較之下,福島第一核電廠就沒有這麼幸運。福島第一核電廠遭到海嘯直擊後,海水冷卻系統全部故障,外部電源也全部喪失。中央制御室沒有電,就沒辦法監控反應爐的狀況。由於反應爐無法正常冷卻,所以爐內的溫度越來越高,爐內的水就開始沸騰,然後爐內壓力就越來越高。反應爐內的壓力太高的話,冷卻用水就灌不進去。如果蒸氣壓力超過反應爐格納容器的負荷的話,格納容器就會破裂。反應爐內的放射性物質就可能會漏出來。這時候唯一的解法就是放出水蒸氣來減壓。壓力減少的話,就可以灌水冷卻,也可以避免格納容器破裂。

排出水蒸氣時,反應爐內的放射性物質多少也會一起排出來。不過排氣裝置本身有過濾功能,可以避免放射性物質大量外洩。福島的少部分放射性物質就是來自電廠的排氣措施。至於大部分放射性物質,是來自福島第一核電廠的2號機。因為2號機的排氣裝置故障。結果格納容器受損,造成放射性物質擴散。

福島的核電廠事故還有很多謎團沒有解開,因為現在還有很多狀況無法確認。核能事故的確要花時間處理,不過問題正在一步步地解決中。

  
再過兩分鐘,到了富岡町的中心地帶。路上有很多車輛,不過道路兩旁的房子幾乎都人去樓空。舊雙葉警察署前停著巡邏警車,超市的停車場也停了不少工程作業的車輛,舊雙葉警察署對面的福島第二核電廠的電力展覽館也關著大門。

 
過了舊雙葉署後,大約1km左右區間沿途設滿了告示牌。過了這個區間後,就是禁止行人、腳踏車、機車通行的區域。告示區間的最後有保全人員站崗管制。

 
通過告示區間後,就是歸還困難區域。道路兩旁的人行道、建築物出入口全部封閉。

 
向北再前進6km,看到了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入口標示。再前進500m左右,看到一台迷你巴士從核電廠開出來。

 
到了雙葉町境內後,離福島第一核電廠廠區直線距離不到1.5km。這是慢跑十分鐘就可以到達的距離。

四年多前,從電視上看到核電廠事故畫面時,我一度以為福島完蛋了。這次實地到福島沿海一帶一看,狀況的確很悲慘。從楢葉町的雙葉署臨時廳舍到雙葉町一帶,沿途雖然有很多車輛通行,不過氣氛非常沉重。

福島的災害當然非常嚴重,但是福島並沒有毀滅。福島現在這裡依然在善後,而且還有很多難題要處理,但是難題真的在一一克服中。災區各地的空間幅射量都在減少,有些地方的空間幅射量已經降到接近日常狀態。至於高幅射量地區,可以透過除染來降低空間幅射量。目前除染作業有一定的成效,可以大量減低空間幅射量,讓這些地區早一點回復日常。四年多前大家眼中絕望的事件,就現在的狀況來看,其實看得到解決方法。

國家能源是非常巨大的複雜問題。現代人完全無法脫離能源支配。如果沒有能源的話,電燈不會亮、不能用電腦、不能上網、不能用冰箱、不能用洗衣機。出門上班時,電車無法行駛、工廠也無法生產。

在2015年5月現在這個時間點上,日本全國的電力的供給來源中,核能發電的比率是0%。從表面的數據看來,日本似乎沒有依賴核能,好像很理想。

其實這是異常狀態。

每個發電廠都有維修保養期間。電力公司的營運方式是一邊供應充足的電力,然後一邊讓每個發電廠輪流維修保養。

在正常狀態下,每個發電廠會輪流停機保養,然後由其他發電廠來發電。現在日本的核能電廠全部停機,結果電力公司必須靠火力發電來填補核能發電的缺口,這就是異常狀態。因為這樣會擠壓掉其他發電廠維修保養的機會。

另外,核能電廠長期停機,就表示生產用的工具失去生產效果,結果硬體投資無法回收。核電廠停機時,員工還是一樣要上班。因為要一直確保設備安全,而且要維持操作熟練度。由於發電廠有巨大的土地和廠房設備,所以還要繳龐大的固定資產稅。所以對電力公司而言,核電廠停機後不但無法生產,而且還要付大筆的費用來維護設備和人才。

現在火力發電的效率越來越好,不過從零開始蓋一座火力發電廠至少要7~8年,新設電廠無法立即解決當前的電力問題。此外,日本是缺乏資源的島國,自己沒有火力發電的燃料,必須一直從國外進口石油、天然氣、煤礦。不能像大陸國家的德國一樣,從隔壁的核能大國法國買電。石油、天然氣、煤礦的體積非常大,所以運輸、儲藏都要花大錢。如果國際情勢不安定的話,石油、天然氣、煤礦的費用會上漲,對日本而言是死活問題。日本在1970年代已經吃過了很多苦頭。這就是島國的困境。日本的電力公司沒有放棄核能發電,就是因為核電廠是現行的可用設備,而且核能燃料的價格安定,成本也比較低。

調整產業構造必須花時間,大喊贊成反對或是做自我主張的惡性鬥爭,只是在原地踏步而已。真正重要的是去理解現狀的因果事理,然後思考怎麼妥善處理問題。

 
通過福島海岸的中段地帶時的氣氛一直都很沉重。一直到浪江町的中心部,看到了騎重機車旅行的騎士和營業中的便利商店,氣氛才豁然開朗。浪江町的中心部一帶還是在避難指示區域內,便利商店也還沒有24小時營業。

過了浪江町後,就是南相馬市。

海嘯和核電廠事故發生後,南相馬市的南部小高地區在核電廠20公里圈內,是【避難區域】,民眾必須避難。中部的原町地區在30公里圈內,是【屋內退避區域】,民眾必須待在屋內。北部的鹿島地區是在30公里圈外。這三個地方都包含海嘯災區。由於南相馬市西部的山區的幅射線量很高,所以原町和鹿島地區的山區一帶的民眾也要強制避難。狀況非常複雜。2012年4月之後,這一帶的管制逐漸解除。南部小高地區的海岸一帶也進入重建階段了。


途中在【道の駅南相馬】休息,買了一根當地工廠做的【アイスまんじゅう】冰棒。

道の駅有不少民眾購買農產品和食物,這裡已經完全是日常的世界了。

本來這次東北之行的主要目的是看災區的重建狀況,不過意外發現【道の駅南相馬】附近有個【櫻井古墳公園】。確認了一下道の駅的觀光資訊,得知櫻井古墳是日本東北地方第三大的前方後方墳。所以臨時決定去看一下這個巨大的前方後方墳。
(※關於日本的古墳基礎知識,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古墳(1)」這篇文章)


櫻井古墳。左邊是前方部,右邊是後方部(墳丘主體)。


櫻井古墳。三名日本少女在古墳的後方部練習足球,正好成為古墳的比例尺。

前方後方墳的考古學研究還有很多未知的謎。前方後方墳雖然是大型古墳,不過規模不如大型的前方後圓墳。數量也遠比前方後圓墳少。目前只能推測前方後方墳可能是古代地區盟主的墓。如此而已。

看完古墳後,這一天最後的任務就是去找南相馬鹿島的【奇跡の一本松】。

日本東北遭到海嘯直擊後,宮城的南三陸和福島的南相馬海岸各有一顆松樹耐住了海嘯衝擊。對災區民眾而言,這兩顆松樹就是不畏困境的象徵,是非常重要的精神支柱。南三陸的松樹由於受創太重,無法存活,所以當地居民只有設法把松樹製成標本留在現場。至於南相馬海岸的松樹還算健康。

由於當地的觀光資訊中沒有南相馬鹿島的【奇跡の一本松】的精確地理資訊,所以只能沿著鹿島海岸慢慢找而已。一到鹿島地區後,路上的霧越來越濃,能見度也越來越低。明明在海邊,卻完全看不到海,這種感覺就像是進入了神祕的魔法結界一樣。有點恐怖。


在濃霧中,沿著海岸一帶可以通行的道路行駛,硬是找到了南相馬的【奇跡の一本松】。

找到了【奇跡の一本松】之後,就北上到相馬市內,結束了福島海岸之旅。

東北之旅第一天的GPS路線及主要通過地點:

(作成ソフト:白地図KenMap)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