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選舉投票(3)

日本國憲法四十一條規定,國會是日本國權的最高機關。也就是說,日本憲法把立法部門的地位設定得比行政、司法部門高。

由於國會是國權最高機關,所以日本的國家政治的最高選舉就是國會選舉。

日本的國會包括眾議院和參議院。眾議院和參議院有各自的選舉,選舉名稱不同,投票制度也不一樣。
眾議院的選舉叫作「總選舉」,「總選舉」的意思就是改選所有的眾議院議員的選舉。
參議院的選舉叫作「通常選舉」,「通常選舉」的意思就是每三年定期舉辦的選舉。每次改選半數參議院議員。
(※關於日本的國會兩院,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政治(3)日本的政治(4)這兩篇文章)

戰後日本的第一場國會選舉是1946年4月的眾議院總選舉。雖然是戰後,但是當時的日本憲法還是「大日本帝國憲法」,當時的國會還是叫「帝國議會」。本來日本只有25歲以上的男性才有投票權。不過從1946年的總選舉開始,滿20歲的一般國民,不分男女都有投票權。

一般台灣人印象中的選舉,票只能投給一個候選人。不過1946年日本的總選舉,票可以投給兩三個候選人。因為當時的選舉制度是大選區制,每個選區的議席非常多。當時的制度是:10個議席以下的選區可以投給兩個候選人。11個議席以上的選區可以投給三個候選人。

1947年,日本準備實施新憲法。在新憲法實施之前,舉行了首次參議院選舉。眾議院也全部改選。

當時的參議院的選舉是地方區和全國區並立制。民眾有兩張票,一張投給地方區候選人,一張投給全國區候選人。日本參議院議員的任期是六年,改選方法是每三年改選半數。第一屆參議院的選舉比較特別,是選出所有議席,然後各選舉區中,得票數高的人任期六年,得票數低的人任期三年。

參議院地方區的選區就是各個都道府縣。候選人就在自己的都道府縣內競選。候選人要得到都道府縣選區內的民意支持,才有機會當選。全國區的選區就是整個日本,候選人要到全國各地發表政見,如果得到日本各地的民意支持的話,就有機會當選。

由於日本國土非常大,所以選國區的候選人競選非常辛苦。如果沒有知名度,沒有辦法把自己的理念傳達給全國民眾的話,就選不上。結果參議院的全國區就成為名人競選的地方。比較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1968年的石原慎太郎和青島幸男。這兩個人分別是1968年參議院全國區的第一高票和第二高票。

石原慎太郎是全國知名的作家,幾乎全日本的國民都認識他,當然容易得到全國選區的票。青島幸男則是全國知名的導演、編劇、演員,幾乎全日本的國民都認識他,當然容易得到全國選區的票。結果這兩個人在1990年代又分別當上了東京都知事。

至於1947年的眾議院總選舉則改成中選舉區制度。中選區制度是各個都道府縣內依人來分選區。例如東京都的人口很多,所以東京都分成七個選區。鳥取縣的人口比較少,所以鳥取縣全縣就是一個選區。每個選區有3~5個議席。民眾只能投給一名候選人。由於選區不大,所以候選人不用浪費太多時間長途移動,發表政見的機會比較多。

◆◆◆

本來參議院的全國區制度是為了選出擁有整個國家格局視野的議員,不過現實中,全國區實在太大,要得到全國各地民眾的票,必須要有相當的知名度。由於總票數有限,知名度很高的人吸太多票的話,其他候選人就得不到票。同樣是全國區的議員,高票當選的議員背後可能有將近300萬票,低票當選的議員背後可能有50萬票。本來300票的強度應該是50萬票的六倍,但是300萬票的議員和50萬票的議員在議會中都只能代表一個議席而已。這就是民意的損失。

為了改善這種問題,1982年,日本修改參議院的選舉制度。把全國區改成比例代表制。地方區則維持現狀。

1982年之前的參議院選舉,民眾有兩張票:一張票投給地方選區候選人,另一張票投給全國選區候選人。
1982年之後的參議院選舉,民眾還是有兩張票:一張票投給地方選區候選人,另一張票是投給政黨。

如果政黨的現役國會議員超過5人,或是前一次參議院選舉的得票率超過2%,或是候選人超過10人的話,這個政黨就可以參選比例代表。

政黨在參選比例代表時,要向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自己的比例代表的候選人排行名單。選舉開票時,各個參選政黨會依自己得到的政黨票多寡,得到相近比例的議席。這些議席就是給代表排在名單前面的候選人。

這個制度有點像是台灣的不分區立委。不過日本和台灣的議席分配方式不太一樣。

台灣的不分區立委的議席分配是先砍掉得票率不到5%的政黨,然後剩下的政黨是直接用得票率來分配議席。

日本參議院的比例代表則是用一套數學計算方式來比較各個政黨的得票數,然後算出議席。這種數學計算方法叫作頓特法(d’Hondt method)。頓特法只看得票數,不看得票率,不用事先砍掉得票率低的政黨。票率數不高的政黨也一樣列入計算。而且這個方法可以抑制各個議席票數差距、減少的民意損失。現在世界上很多國家投票制度都採用頓特法。

◆◆◆

1994年,日本又修改了眾議院的選舉制度。把中選舉區制改成小選舉區比例代表並立制。

中選舉區是一個選區有3~5個人會當選。小選舉區是一個選區只有一個人會當選。

為什麼要改成小選舉區制呢?

因為這樣子比較容易促成政黨輪替。以前中選舉區,每區有3~5個名額。因為名額多,所以執政黨如果發生醜聞,執政當的候選人還是可以低票當選。小選區制的特性就是永遠只有最高票的人才能當選。執政黨如果發生醜聞,候選人就會落選,政黨就會輪替。

小選舉區制的缺點是會浪費民意。以前中選舉區時代,第二政黨、第三政黨的候選人都有機會當選。大部分的民意都可以進入國會。不過小選舉區中,第二政黨、第三政黨全部會落選,這些民意就沒辦法進入國會。為了補救這種問題,所以眾議院選舉加入了比例代表制的議席。有了比例代表制,第二黨、第三黨的民意就有機會進入國會。

所以1994年之後,日本的眾議院選舉也有兩票。一票投給小選區的候選人,另一票是投給政黨。

如果政黨的現役國會議員超過5人,或是前一次國會選舉的得票率超過2%,或是候選人超過眾議院議席1/5的話,就可以參選比例代表。

眾議院的比例代表和參議院不太一樣。參議院的比例代表的選舉區是全國,是用全國的政黨票數來分配議席。眾議院比例代表則是把全日本分成11大區。每個區各自獨立分配議席。分配方式也是採用頓特法。

眾議院選舉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是小選區的候選人也可以兼任比例代表。這種制度叫作【重複立候補制度】。小選區兼比例代表的候選人如果在小選區落選的話,還是有機會在以比例代表當選。

有些台灣人可能會覺得:如果靠政黨票就能當選的話,候選人在小選區競選時不就會擺爛嗎?

答案是不會。

日本眾議院選舉的比例代表制度是:比例代表可以列在同一順位。

日本的政黨會把黨內小選區兼比例代表的候選人全部列在同一順位。如果這些人在小選區落選的話,就要和其他同一順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來爭取議席。爭取的方法就是比「惜敗率」。「惜敗率」是【本人得票數/同區最高票候選人的得票數】。也就是說,輸得少的人比較有利,慘敗的人非常不利。所以候選人完全不敢鬆懈。

至於非常有自信的政治家在競選眾議院議員時,會直接在小選區對決。不會兼任比例代表候選人。

◆◆◆

2000年,日本又修改了的參議院的選舉制度。

本來參議院的比例代表制是民眾投政黨票,政黨得分到議席後,排在比例代表名單前面的人就會依次當選。這種制度叫作「拘束名簿式」。「拘束名簿式」的制度是政黨可以得到民意,但是比例代表當選人無法直接反映民意。因為比例代表候選人排行是選舉之前政黨自行決定。

2000年,制度修改成比例代表名單不設排行。民眾在投比例代表時,可以投給政黨,也可以投給比例代表候選人。投給比例代表候選人時,就等於是給政黨一票,又同時給這名候選人一票。然後從比例代表候選人的個人的得票數來做排行。得票數越多,排行就越前面。這樣就可以優先當選比例代表。這種制度叫作「非拘束名簿式」。「非拘束名簿式」既可以讓政黨得到民意,也可以讓又民意支持的候選人優先當選。這種制度也可以算是早期的全國區制和拘束式比例代表制的折衷制度。

2014年現在的日本眾議院選舉制度是維持1994年以來的小選舉區比例代表並立制。參議院的制度則是維持2000年以來的選舉區制和非拘束名簿式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會隨時代、人口、國民經驗的變化而修正。除了上述的制度修正以外,從1945年到2014年現在,日本眾議院的議席數一共調整過9次,參議院的議席數則調整過兩次。調整的目的是為了讓每一票的力量接近均等。由於時代會變,人口也會變,大眾的觀念也會變,所以今後的選舉制度當然會繼續調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