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富士山(3)

對古代的日本人而言,富士山是非常恐怖的火山。由於富士山爆發的威力非常大,所以日本人把富士山當成神,於是就發展出了山岳信仰。

山岳信仰就是拜山神的信仰。拜山神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爬山,直接到山上對山表達敬意。這種直接爬山拜山神的做法叫作「登拜」。

在富士山的登山傳說中,聖德太子和修驗道之祖役小角都爬過富士山。不過這都是傳說而已。而且都是帶有宗教神話色彩的傳說。

由於古時候的日本人覺得富士山非常恐怖,所以敢去爬富士山的人必須要有相當的信心。古時候的人的信心就是宗教,所以早期實際去爬富士山的人主要是山岳信仰的修驗者。對修驗者而言,爬富士山不但可以拜神,也可以算是一種修行。由於山伏平常就習慣跋山涉水,所以就算爬到富士山的山頂也不奇怪。

平安時代的史書《本朝世紀》中有提到末代上人爬過很多次富士山。末代上人其實就是山岳信仰的修驗者。不論《本朝世紀》的記載是否正確,至少對平安時代的人而言,修驗者去爬富士山並不奇怪。

爬山爬久了之後,登山的方法、經驗等就會累積起來。有些人可能為了讓自己下次登山時能輕鬆一點,就會想出比較好走的路線,或是設法排除一些障礙。這個結果就是富士山出現了許多登山道。

當登山的經驗不斷傳承累積,再加上有登山道,降低了登山的難度,所以一般民眾也有機會爬富士山。

不過古時候的交通不方便,從家裡出發到富士山要花很多時間。古時候的商業和服務業不發達,長途旅行的食物和裝備完全要自己從家裡帶,對民眾而言是相當大的負擔,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去爬富士山。

為了解決登拜富士山的經濟問題,就有民眾成立了「富士講」。

日文的「講」的意思就是互助會,互助會的成員叫作「講員」。「富士講」就是富士山的登山互助會,讓想要爬富士山的人共同集資,減輕大家的負擔,讓成員能輪流爬富士山的互助會。

「富士講」大約是江戶時代開始出現,有傳說指出開辦「富士講」的人是長谷川角行。長谷川角行其實就是山伏。

如果用現代日本的經濟感覺來譬喻的話,假設某個富士講的成員有100人,每個人每個月繳1000日元給富士講。一年下來,富士講就有120萬日元的經費。如果富士講一年讓10個人去爬富士山的話,每個人就有12萬日元的旅費,算是可以安心旅行的數字。

這100個人在10年間一定可以爬一次富士山。

假設自己每個月存1000日元的話,10年過後也一樣可以存12萬日元。雖然自己存錢和參加富士講的費用一樣,不過對非常想要登拜富士山的人而言,加入富士講會比較輕鬆。因為大家可以交換經驗,旅行的時候也有同伴,可以互相照應,旅行的效率也會比較好。

富士講出現後,江戶民眾就開始流行爬富士山。

這種「講」的互助會其實可以算是古代日本庶民生活文化之一。以前日本人去拜伊勢神宮時,也會透過「伊勢講」來集資。

到了江戶後期,由於幕府的財政狀況非常糟,民眾生活非常不安,於是富士講就變成讓民眾安心互助的組織,最後發展成新宗教。當時的江戶還流行一句「江戶八百八講,講中八萬人」的話。八百八和八萬並不是真實數字,而是在描述富士講的流行盛況。

雖然江戶時代的庶民開始流行爬富士山,不過富士山不是隨時可以去爬的山。

平時只有山伏和僧侶才能進入富士山。一般民眾只能在陰曆6月1日到7月20日之間才能爬富士山。其他的時間不能入山。這是因為當時的山岳信仰認為富士山是聖地,民眾不能隨便進入。山岳信仰的人士會在每年陰曆6月1日主持開山的宗教儀式,儀式過後,一般民眾才能上山。以前的民眾只有在陰曆6月1日~7月20日間才能入山。在這個期間之外偷偷入山的話,可能會被天狗攻擊。

另外,由於山岳信仰和修驗道的淵源很深,修驗道的修行場所禁止女性進入,所以江戶時代以及更早的時候,女性不能爬富士山。

到了明治時代,佛教失去特權,佛教旗下的修驗道的影響力也變弱,結果富士山就開放女性登山。明治時代由於把曆法改成西洋曆法,所以富士山的開山儀式也改成7月初。一般民眾通常會選七月和八月爬富士山。

最近幾年日本的電視新聞都有報導富士山的開山的消息。江戶時代的富士山只有在開山儀式之後的50天期間才能入山,50天過後,又會封山。不過現在的富士山在開山之外的時間也有人登山。現在的開山儀式的意義是承襲古代山岳信仰的傳統,再來是富士山上的山小屋會在開山期間營業,管理山小屋的人會設法整備登山道,想登山的民眾可以在山小屋飲食休息。

雖然在開山期間之外還是有人登山,不過開山期間外爬山的人幾乎完全要靠自己。

雖然富士山是一般大眾可以爬的山,不過富士山每年都有發生山難事故,近10年每年都有人死亡。即使是夏天的開山期間,還是一樣會發生事故。山難事故的原因包括高山病、落石、摔落、迷路等。如果到了冬天的話,山頂附近全部會結冰,就算是裝備齊全的登山老手爬起來也相當危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