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の祝祭日の振替運用

日本では、実質的にきのうで仕事が終わりだったところが多かったと思うけど、
台湾では、きょうは平日扱いになっていて、出勤日だったんだよね。
もちろん、台湾の学生はこの時期は冬休みじゃないから、登校日になっていた。

台湾ではこの休みを1月2日に充当して、1月1日から4日までが4連休になる。
こういうのを「彈性放假」というみたいで、
火曜と木曜日に祝日がある場合、その前の週の土曜日を登校日、出勤日にして、
翌週の飛び石連休の間を埋めることにするみたいだ。

「彈性放假」自体は、これまでも旧暦の祝日のときに行われてきたけど、
今後は、旧暦じゃない場合でも一律に運用されていくみたい。

このほかにも「補假日」、振替休日の運用もあって、
日曜日に祝日が来たら、翌日の月曜が休みになるし、
土曜日に祝日が来たら、前日の金曜が休みになる。
祝日の前日が休みになるところが、日本と違ってお得感がある?

とはいえ、日本の場合、ことしは山の日ができたりして、そのうち空の日ができかねない、
もはや祝日の増加を抑制した方がいい気がしなくもないわけで、
台湾のように、絶対的な休みの日数はふやさずに連続した休みの日をつくっていく方法もあり得るのかもしれない。

というわけで、きょうは年の終わりだから、シリーズにしていたカレンダーをつくって終わりにしようと思ったんだけど、
肝心なカレンダーをつくりながら、ふと配慮する事項がふえていることに気がついたので書いてみた。

カレンダーは結局完成できなかったけど、試作品をつくってみたので、貼っておくね。

個人的に、日台で休みとかが一覧できるカレンダーが欲しい。

祝日については、「台湾の祝日 その3」も見てね。
カレンダーのつくり方については、「台湾風カレンダーをつくってみる その1」「台湾風カレンダーをつくってみる その2」も見てね。

赤射!和夏利邦對話

我學日文的動機,一方面是對外語感興趣,另一方面是自己曾經受到很多日本作品的影響。

我看的第一部日本作品是《小叮噹》的卡通,這部作品在1997年改名成《哆啦A夢》。

對現在的台灣人而言,《哆啦A夢》本來就是日本作品。但是以前的台灣小朋友看的《小叮噹》是中文漫畫,當時的資訊不發達,看中文漫畫的人不會意識到《小叮噹》是日本的作品。

看了《小叮噹》的卡通,聽到作品中的日語原音,看到片頭片尾的工作人員列表後,我才強烈感受到這是日本的作品。我才知道小叮噹原來不叫小叮噹,而是叫「ドラえもん」,是一串我看不懂的文字符號。

當時的《小叮噹》卡通,是有人在日本用家庭錄放影機錄下兩三週分量電視節目,然後透過某些管道輸入台灣,加上粗糙的中文字幕,再大量轉錄複製,進入坊間的錄影帶出租店。因為是用普通的方法錄下電視節目,所以有時候還可以看到日本的電視廣告。同樣是《小叮噹》,不同錄影帶裡面的人物名字的翻譯完全不同。從這裡可以知道,對業者而言,翻譯是否精確、是否保有一致性並不重要。翻譯能力在這種投機市場中完全不會得到評價。

到錄影帶店租錄影帶的感覺有點像抽籤。運氣成分很大。因為沒有人知道錄影帶裡面到底錄了什麼樣的作品。大家只能憑錄影帶背面標籤印的作品名稱來自行想像內容。但是這些標籤上的作品名稱是沒有作品知識的業者隨便取的,所以有時候標籤貼紙上的作品名稱和錄影帶的內容根本沒關係。我選租《小叮噹》,是因為我只知道這部作品而已,租這部作品的失敗率比較低。

看了幾次《小叮噹》之後,我開始對錄影帶店裡的其他作品感興趣。當時我在日本卡通架區看到一卷標籤印著【人形卡通―宇宙刑事―激戰魔島】的錄影帶。看起來好像還不錯。於是我就鼓起勇氣把這部片子租回家。回家的路上,我還一路祈禱,希望沒租到爛片。

回到家後,一看內容。我不但沒有失望,反而還大受震撼。那部作品的真正名稱是《宇宙刑事シャイダー》(宇宙刑事夏伊達)。我受到震撼,是因為當時台灣的華視正在播一部叫作《太空戰士》的節目。同樣是1984年的作品,兩者正好是強烈的對比。

我第一次看《太空戰士》的感覺是:作品的世界觀非常粗糙,就連身為小孩的我都覺得作品設定很幼稚。而且作品中的正義使者的形象和我的預期落差太大。
我第一次看《宇宙刑事シャイダー》的感覺是:作品的世界觀遠遠超越我的想像力,而且超越了我身邊的大人的想像力。我的生活圈裡的大人恐怕沒人有這種SF的想像力。宇宙刑事的裝備真的讓人覺得是宇宙級的高科技裝備。而且每一集都在短短的30分鐘內勾勒出一套非常精彩的冒險故事。

為什麼會有這種落差呢?

有些人可能會把問題指向台灣的節目經費不足。其實經費不是什麼大問題。

真正的問題是「SF素養」的落差。

1982年,日本有一群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在非常克難的環境下制作了一部叫作《愛國戰隊大日本》的作品。這些年輕人是用遊戲的心態拍搞笑的實驗特攝作品,但是《愛國戰隊大日本》從世界觀設定到影像特效還是製作得有模有樣。製作《愛國戰隊大日本》的團隊其實就是當年日本SF大會的常客。他們的目的是為了讓參加SF大會的SF迷們一看到作品設定就哈哈大笑,一看到拍攝技巧就大聲讚歎。所以經費不足,還是可以拍出有趣的作品。

SF是把現實的擴張到極致的想像空間。SF素養不足,就是想像力的擴張能力不足。《太空戰士》本來是模仿日本的特攝作品。不過由於製作人員的SF素養不足,無法識讀日本特攝作品的【質】(SF設定)。大家只看到很表面的衣裝和武打的【形】而已。所以作品的宇宙觀和科技觀非常空泛,作品就淪為沒有太空概念的正邪間劣質cosplay武打片。

當年我看的「宇宙刑事」的錄影帶標籤貼紙上有個有趣的術語叫作【人形卡通】。現在幾乎沒有人用這個術語了。現在台灣的日本動漫畫迷大概都是講【特攝】。

其實【人形卡通】也是業者知識不足下的產物。以前的錄影帶業者沒有媒體知識,以為兒童節目都是卡通,或是覺得SF題材應該要用卡通(圖畫)表現才會比較自然。不過特攝偏偏是真人實景拍攝,於是業者就擅自把特攝解釋成變則的卡通。因為作品中看得到真的人,所以就造了【人形卡通】的術語。其實特攝和卡通完全是兩種不同的表現體系。兩者完全沒有從屬關係。

◆◆◆

看了幾部「宇宙刑事」後,我又在錄影帶出租店的架上發現了幾卷貼著【宇宙刑警】標籤的錄影帶。我一開始不太敢下手租這部作品。因為「宇宙刑事」和「宇宙刑警」的名稱太相似,給人一種掛羊頭賣狗肉式標題詐騙的感覺。

不過我最後還是鼓起勇氣把【宇宙刑警】租回家了。回家的途中,我還是一路祈禱,希望沒租到掛羊頭賣狗肉的爛片。

回到家實際一看,作品片頭的標題是《宇宙刑事シャリバン》(宇宙刑事夏利邦)。再看片頭的製作人員名單後,我才知道原來這部作品這也是不折不扣的宇宙刑事。因為是同一批人製作。只是台灣的錄影帶業者沒有知識,所以草率地用【宇宙刑事】和【宇宙刑警】的中文標題區別。從這裡可以看出,當時的錄影帶業者在印貼紙時,非常恣意。

一年之後,我又在錄影帶出租店找到了《宇宙刑事ギャバン》(宇宙刑事卡邦)的錄影帶。卡邦的錄影帶上的標籤貼紙是印【宇宙刑事】,無法和夏伊達區別。

宇宙刑事系列作品在日本的播放順序是:卡邦(1982)、夏利邦(1983)、夏伊達(1984)。一般日本的小孩是照著這個順序看。雖然整個系列作品是每集30分鐘完結的單元劇,但是系列之間多少有前後關聯。至於我,只是撿台灣坊間的錄影帶出租店架上有的作品看而已。順序和作品年代相反,而且看得非常零散。

宇宙刑事系列作品除了SF的娛樂要素以外,也包含了很多日常要素。日常要素並不是主角個人與世隔絕的封閉日常。作品中的主角其實都有普通的工作,平常要和普通的地球人相處。所以作品描寫的日常是街坊庶民大眾的日常。所以對我而言,宇宙刑事不只是單純的SF娛樂作品,也是我開始對異世界、異文化感興趣的起點。算是我和日本的接點。

不過很可惜,日本的特攝作品進入1990年代後,就漸漸失去日常性的描寫。新一代的英雄們很少和一般大眾往來,幾乎是在沒有大眾的世界中活動。

當我到日本留學之後,東映正好開始發行宇宙刑事系列全集的DVD。於是我勒緊褲帶,擠出預算,把自己和日本的接點作品全部買下來了。從21世紀回頭看1980年代前半的作品,當年的作品的張力依然非常強。因為當時製作單位花了很多心思把作品拍得精彩。

2012年,宇宙刑事卡邦推出了新的電影作品。本來我非常期待,不過看了預告片後,我非常失望。本來電影的預告片是作品的最有魅力的部分。不過我看到的預告片卻充斥著不自然的表演。當演員要刻意擺出一副很酷、很熱血的表情來向觀眾無言宣告「怎麼樣,我很帥吧」時,就表示演員的演技已經破產。當導演沒發現這種演技問題時,就表示作品的品質破產。最近幾年日本的戲劇作品,這種表演的退化傾向越來越強。

當我在回顧過去的作品,再來看看的21世紀後的新作品,可以明顯感覺到這種表現退化的現象。

◆◆◆

上個星期,公司有人辦了一場簡單的宇宙刑事脫口秀活動。活動規模雖然不大,但是有邀請當年飾演宇宙刑事夏利邦(伊賀電)的渡洋史先生到場談話。算是小規模但是高品質的活動。

我不是追星族,也沒有特別喜歡或是崇拜哪個藝人或明星。不過這次的活動邀請到了渡洋史先生,讓我非常心動。因為宇宙刑事系列作品是我和日本的最初的接點。我一直以為這個最初的接點只是幾段古早的影片回憶而已。我萬萬沒有想到我有機會接近這個接點的最根源的部分。

當年渡洋史先生主演夏利邦(伊賀電)時,是個只有20歲的眉清目秀的帥哥,所以當時有一些女孩子變成宇宙刑事的觀眾。我公司裡有一名女性前輩也特地報名參加這次活動,和夢中的初戀情人見面。渡洋史先生本身也是個特技演員,在演夏利邦之前,曾經擔任過戰隊系列的替身演員,也擔任過宇宙刑事卡邦戰鬥裝替身演員。夏利邦變身前的許多危險的動作場景,當然都是渡洋史先生親自上陣搏命演出。對我而言,渡洋史先生是異世界的英雄。能見到兒時心中的英雄,我當然非常高興。


實際見到渡洋史先生本人,我非常緊張,腦中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相機鏡頭。結果渡洋史先生主動握住我的拳頭,幫我在鏡頭前留下了和英雄握手的回憶。這張照片的背景中有個宇宙刑事卡邦的【唱片】封面(拳頭的正上方)。封面上穿著戰鬥裝的卡邦就是當年的渡洋史先生。


渡洋史先生也在我當年買的宇宙刑事夏利邦的珍藏版DVD盒子上留下了名字。

對現在的我而言,日文是生活上必須的重要工具。由於每天都要用這個工具,所以覺得理所當然,並不會有特別的感覺,也很難感受到自己的成長。不過遇到夏利邦之後,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語言能力的成長。因為我小時候看夏利邦時,完全聽不懂劇中的對話。但是現在的我,不但可以聽得懂夏利邦的談話,也有能力和夏利邦直接對話。能和自己兒時心中的宇宙英雄見面,而且能和這名英雄實際對話,就像夢一樣。

現在回想起來,眼眶又會不知不覺湧出淚水。

台湾の駐停車禁止標示ペイント

台湾では、路側帯に引かれているペイントが赤だったりすることがある。
これは駐停車禁止路側帯、駐停車禁止のエリアを示すペイントだよ。
赤のほかに黄色もあって、黄色の場合は停車禁止を示していたりする。
日本では、車道と路側帯との間のペイントは白だから、ちょっと珍しい感じがするよね。

 
左の写真の場合は、つまり、こんな景色がいい場所だし、路側帯にスペースはあるけど、
ちょっととまって海を見ようというのはできないということだよ。

路側帯のペイントのほか、縁石の縁が真っ赤にペイントされているものもあるよ。
赤のほか、黄色のペイントがあるのは、路側帯の規制標示と同じだよ。
日本では、路肩のペイントは黄色の実線か点線で駐停車禁止、停車禁止を標示するけど、どれだけの人が覚えているだろうか……

この赤を縁石に塗られると、何ともどす黒い赤が際立つ感じがして、景観美的にもっと違う色にならないかという気がするんだけど、これが目立っていいのかな……
ちなみに、バイクの標識に興味があったら、「台湾の交差点の二輪車停車位置」「台湾のオートバイ用ナビマーク」を見てね。

日本では、駐停車禁止や停車禁止は標識による注意喚起の方をよく見るよね。
もちろん、台湾にもそういう規制標識はあるけど、大きい道とかではペイントによる標示の方が多い気がする。

こういう赤黄白の規制標示ペイントというのは、市街地などでは場所によって数十メートル単位でころころ変わったりすることもあるので、どこで駐停車可能か、ペイントを注意して見ていく必要があると思う。

日本的選舉投票(3)

日本是三權分立的國家,不過日本憲法把立法部門的地位設定得比行政、司法部門高。這是因為日本的國家走向是由法律決定。而國會就是制定國家法律的機關。

日本的國會包括眾議院和參議院。這兩個議院有各自的選舉,選舉名稱不同,投票制度也不一樣。

眾議院的選舉叫「總選舉」。「總選舉」的意思就是改選所有的眾議院議員的選舉。
參議院的選舉叫「通常選舉」。「通常選舉」的意思就是每三年定期舉辦的選舉,每次改選半數參議院議員。

戰後日本的第一場國會選舉是1946年4月的眾議院總選舉。雖然是戰後,但是當時的日本憲法還是「大日本帝國憲法」,國會還是叫「帝國議會」。本來日本只有25歲以上的男性才有投票權。不過從1946年的總選舉開始,滿20歲的一般國民,不分男女都有投票權。

一般台灣人印象中的選舉,票只能投給一個候選人。不過1946年日本的總選舉,票可以投給兩三個候選人。因為當時的選舉是大選區制,每個選區的議席非常多。當時的制度是:10個議席以下的選區可以投給兩個候選人。11個議席以上的選區可以投給三個候選人。

1947年,日本準備實施新憲法。在新憲法實施之前,舉行了首次參議院選舉。眾議院也全部改選。

當時的參議院選舉是地方區和全國區並立制。民眾有兩張票,一張投給地方區候選人,一張投給全國區候選人。日本參議院議員的任期是六年,改選方法是每三年改選半數。不過第一屆參議院的選舉比較特別,是選出所有議席,然後各選舉區中,得票數高的議員任期六年,得票數低的議員任期三年。

參議院地方區的選區就是各個都道府縣。候選人就在自己的都道府縣內競選。候選人要得到都道府縣選區內的民意支持,才有機會當選。全國區的選區就是整個日本,候選人要到全國各地發表政見。如果得到日本各地的民意支持的話,就有機會當選。

由於日本國土非常大,所以全國區的候選人競選非常辛苦。如果沒有知名度,沒有辦法把自己的理念傳達給全國民眾的話,就選不上。結果參議院的全國區就成為名人競選的舞台。比較有代表性的例子就是1968年的石原慎太郎和青島幸男。這兩個人分別是1968年參議院全國區的第一高票和第二高票。

石原慎太郎是全國知名的作家,幾乎全日本的國民都認識他,當然容易得到全國選區的票。青島幸男則是全國知名的導演、編劇、演員,幾乎全日本的國民都認識他,當然容易得到全國選區的票。結果這兩個人在1990年代又分別當上了東京都知事。

至於1947年的眾議院總選舉則改成中選舉區制度。中選區制度是各個都道府縣內依人來分選區。例如東京都的人口很多,所以東京都分成七個選區。鳥取縣的人口比較少,所以鳥取縣全縣就是一個選區。每個選區有3~5個議席。民眾只能投給一名候選人。由於選區不大,所以候選人不用浪費太多時間長途移動,發表政見的機會比較多。

◆◆◆

本來參議院的全國區制度是為了選出擁有整個國家格局視野的議員,不過現實中,全國區實在太大,要得到全國各地民眾的票,必須要有相當的知名度。由於總票數有限,知名度高的人吸太多票的話,其他候選人就得不到票。同樣是全國區的議員,高票當選的議員背後可能有將近300萬票,低票當選的議員背後可能有50萬票。300萬票的民意強度應該是50萬票的六倍,但是300萬票的議員和50萬票的議員在議會中都只能代表一個議席。這就是民意的損失。

為了改善這種問題,1982年,日本修改參議院的選舉制度。把全國區改成比例代表制。地方區則維持現狀。

1982年之前的參議院選舉,民眾有兩張票:一張票投給地方選區候選人,另一張票投給全國選區候選人。
1982年之後的參議院選舉,民眾還是有兩張票:一張票投給地方選區候選人,另一張票是投給政黨。

如果政黨的現役國會議員超過5人,或是前一次參議院選舉的得票率超過2%,或是候選人超過10人的話,這個政黨就可以參選比例代表。

政黨在參選比例代表時,要向選舉管理委員會提出自己的比例代表的候選人排行名單。選舉開票時,各個參選政黨會依自己得到的政黨票多寡,得到相近比例的議席。這些議席就是給代表排在名單前面的候選人。

這個制度有點類似台灣的不分區立委。不過日本和台灣的議席分配方式不太一樣。

台灣的不分區立委的議席分配是砍掉得票率不到5%的政黨,剩下的政黨是直接用得票率來分配議席。

日本參議院的比例代表則是用一套數學計算方式來比較各個政黨的得票數,再算出議席。這種數學計算方法叫作頓特法(d’Hondt method)。頓特法只看得票數,不看得票率,得票率不高的政黨也一樣列入計算。這種方法可以抑制各個議席票數差距,減少的民意損失。現在世界上很多國家投票制度都採用頓特法。

◆◆◆

1994年,日本又修改了眾議院的選舉制度。把中選舉區制改成小選舉區比例代表並立制。

中選舉區是一個選區有3~5個人會當選。小選舉區是一個選區只有一個人會當選。

日本把總選舉改成小選舉區制,是希望能促進政黨輪替。以前中選舉區,每區有3~5個名額。因為名額多,所以執政黨如果發生醜聞,執政黨的候選人還是可以低票當選。小選區制的特性就是永遠只有最高票的人才能當選。執政黨如果發生醜聞,候選人就會落選,政黨就會輪替。

小選舉區制的缺點是會浪費民意。以前中選舉區時代,第二政黨、第三政黨的候選人還有機會當選。大部分的民意都可以進入國會。不過小選舉區中,第二政黨、第三政黨全部會落選,這些民意就沒辦法進入國會。為了補救這種問題,眾議院選舉就加入了比例代表制的議席。有了比例代表制,第二黨、第三黨的民意就有機會進入國會。

所以1994年之後,日本的眾議院選舉也有兩票。一票投給小選區的候選人,另一票是投給政黨。

如果政黨的現役國會議員超過5人,或是前一次國會選舉的得票率超過2%,或是候選人超過眾議院議席1/5的話,就可以參選比例代表。

眾議院的比例代表和參議院不太一樣。參議院的比例代表的選舉區是全國,是用全國的政黨票數來分配議席。眾議院比例代表則是把全日本分成11大區。每個區各自獨立分配議席。分配方式也是採用頓特法。

眾議院選舉還有一個特別的地方是小選區的候選人也可以兼任比例代表。這種制度叫作【重複立候補制度】。小選區兼比例代表的候選人如果在小選區落選的話,還是有機會以比例代表當選。

如果能靠政黨票當選的話,兼任比例代表的小選區候選人在競選時難導不會擺爛嗎?

答案是不會。

日本眾議院選舉的比例代表制度是:比例代表可以列在同一順位。

日本的政黨會把黨內小選區兼比例代表的候選人全部列在同一順位。如果這些人在小選區落選的話,就要和其他同一順位的比例代表候選人來爭取議席。爭取的方法就是比「惜敗率」。「惜敗率」是【本人得票數/同區最高票候選人的得票數】。也就是說,輸得少的人比較有利,慘敗的人非常不利。所以候選人完全不敢鬆懈。

至於非常有自信的政治家在競選眾議院議員時,會直接在小選區對決。不會兼任比例代表候選人。

◆◆◆

2000年,日本又修改了參議院的選舉制度。

本來參議院的比例代表制是民眾投票給政黨,政黨分到議席後,排在比例代表名單前面的人就會依次當選。這種制度叫作「拘束名簿式」。「拘束名簿式」的特性是政黨可以得到民意,但是比例代表當選人沒有直接的民意背景。因為比例代表候選人排行是選舉前由政黨自行決定。

2000年的參議院選舉制度改成比例代表名單不設排行。民眾在投比例代表時,可以投給政黨,也可以投給比例代表的候選人。投給政黨時,選票上就寫政黨名。投給比例代表候選人時,就寫候選人的名字。投給比例代表候選人時,是給這名候選人一票,也是給候選人所屬的政黨一票。計票時,會計算政黨票數和候選人票數。先用政黨票數算出政黨比例代表的當選名額,然後再依這些候選人得票數來決定當選順位。這種制度叫作「非拘束名簿式」。「非拘束名簿式」可以讓政黨得到民意,也可以讓民意支持的候選人優先當選,算是早期的全國區制和拘束式比例代表制的折衷制度。

(2019/7/9追記)

2018年,日本再度修改了參議院的選舉制度。讓政黨可以在自己的比例代表名簿中設定「特別名額」(特定枠)。如果政黨得到了比例代表的議席,特別名額的候選人會優先當選,然後才由特別名額外的候選人比票數。

參議院比例代表加設特別名額制度,是因為日本在2015年調整了參議院的選區。本來參議院的選區劃分方式是比照日本的都道府縣行政區。不過2015年的選區調整把鳥取縣和島根縣併成一區,把德島縣和高知縣也併成一區,這兩個合併區每次通常選舉各只有一個當選名額。本來,這四個縣在參議院選舉時,每次一定會有自己的縣的當選人。不過選區調整後,鳥取縣和島根縣要爭一個選區名額,德島縣和高知縣也要爭一個選區名額。結果這四個縣當中,一定會有兩個縣的民意被排除在選舉區的名額外。比例代表的特別名額制度可以讓政黨調配地方利益。例如在AB兩縣的合併區中讓A縣的政治家在選區出馬,然後把B縣的政治家列入比例代表特別名額。這樣就可以避免地方政治利益發生衝突。

2019年現在,眾議院的選舉制度還是維持1994年以來的小選舉區比例代表並立制。參議院的制度則是2018年的選舉區制和可設特別名額的非拘束名簿式比例代表制。

◆◆◆

在日本,每次選舉後都會有人向法院控告選票的民意價值不均等。民意價值不均等,是因為日本各個地方的人口有增有減,如果沒有依人口調整選舉區的當選名額,選票的民意價值就會變化。

日本政府當然也知道這個問題,所以調整過很多次選舉區名額。從1945年到2019年現在,日本眾議院一共調整過12次(最近一次是2016年),參議院則調整過7次(最近一次是2018年)。2015年參議院的「鳥取・島根」和「德島・高知」的合併區就是調整到最後的不得已的做法。

調整選舉區時,也可能改變國會議席的總數。近年來,有不少日本民眾主張減少國會議席或刪減國會議員薪水。因為這些日本民眾認為議員打混不做事、浪費稅金。日本政府在2018年調整參議院選區時增加了6個議席,結果受到民眾批判。

其實,日本的國政層級的業務非常複雜,國會議員非常忙碌。從必要的業務支出來看,國會議員的薪水相當有限。批判議員打混不做事、浪費稅金的民眾,恐怕並沒有實際了解國會議員的工作實態,就只是把對地方議會的印象直接套用在國會。

日本有700多名國會議員,當中難免會有問題人物。但是國會的業務遠比地方議會精實,政治技術不佳的人很容易被淘汰。日本的700多個議席雖然不算少,但是和英國、法國、德國的國會議員人數相比,也不算多。如果國會議員人數太少,會影響到審查法案的品質,國家政策容易受官僚控制。主張減少國會議席的民眾恐怕也沒有看到這一層問題。

台湾の秘境を行く:司馬庫斯 その3

前回、司馬庫斯に着いてからの神木までのハイキングについて触れてみた。
今回は、書き足りなかったことをまとめとして書いてみる。

司馬庫斯での観光は、やはり日没を意識して、早目に行動する必要があるかな。
入山ゲートから司馬庫斯までの悪路も、明るいうちに移動した方がいいよね。
だから、もし日帰りで行くのであれば、都心部を相当早い時間から出発した方がいいし、
そうじゃなかったら、宿泊することをあらかじめ予定したプランを立てた方がいいように思う。
もちろん、神木までのハイキング自体、森の深さを考えて、午前中のうちに出発しないとまずいと思う。

入山ゲートから司馬庫斯に到達するのにどれだけ時間がかかるかということだけど、
私の場合、オートバイで、秀巒の入山ゲートから司馬庫斯の村落入り口までを安全運転で約1時間20分かかったよ。
もっとなれた人だったら速く行けるのかもしれないけど、相当悪路なんだよね。
道すがら、結構いけてるバイクのお兄さんが転倒したのとかを見てしまったので、余りむちゃしない方がいいのかなと思った。

入山ゲートで書く入山届の情報についても、ネットでは余り情報がないので、念のために張っておくね。

日本人だったら漢字で書けばいいのだし、そんな心配もなさそうかな。
もし一緒に台湾人を連れていれば、台湾人に任せればいいよね。

バイクについては入山&下山時刻の制約はないと思うんだけど……
乗用車は、入山できない時間12:40―15:00、下山できない時間14:00―16:20以外は、基本的に全時間帯に通過できる。
マイクロバスは、入山できるのは15:00―15:20のみ、下山できるのは13:40―14:00のみ
――という感じの入山制限があるみたいなので、行く前によくよく調べてみてね。
入山は入山届を出すゲート、下山は司馬庫斯集落のゲートでの時間だよ。

それから、宿泊についてだけど、
私が行ったのは年末年始で冬だったこともあるけど、本気で寒かった。
  
私が泊まったところは夏のバンガローみたいな感じだった。暖をとれるのはドライヤーだけ。
こういうのじゃない部屋もあるかもしれないけど、現地に行かないと厳密にはわからないよね。

台湾には日本よりも高い山があり、そこでは雪が降るし、
少数民族が住む場所も山の標高の高いところにあり、随分寒い。
台湾にはこんなにも寒いのに満足な暖房器具がそろっていないことも珍しくない。
だから、各種カイロを持参するなどの自衛策はかなり意識しないといけないと思う。
台湾人と暖房発想」も見てね。

最後に、旅旅台北さん台北ナビさんの情報も見たけど、
私が行ったときは、そのサイトで紹介されている司馬庫斯のアトラクションというのは全然なかったよ。

行ったのが冬の平日というオフシーズンに自力で行ったせいもあるかもしれない。
もし、情報サイトさんが紹介したようなものをやりたいのであれば、
例えば週末を狙うとか、オンシーズンに行くとか、受け入れ側がタイアップしているツアーとか、よくよく調べて、
確実にこういうアトラクションがあるとわかっているときに行った方がいいと思う。

これでこの司馬庫斯シリーズは一応終わりなんだけど、
実は、個人的には、この司馬庫斯よりもお勧めの司馬庫斯があるので、
次回はそちらを書くね。

日本人與鐵路(2)

日本的現代鐵路網在1970年代幾乎全部完成。日本的現代公路網大多是1970年代才開始建設。所以在1970年代之前,日本大眾主要是利用鐵路交通移動。

根據2011年的統計資料,世界鐵路年間總運輸量前三名分別是印度(9785億人次km)、中國(8156億人次km)、日本(4043億人次km)。日本的鐵路的總運輸量雖然不如印度和中國,不過如果考慮人口和產業比重的話,日本的鐵路平均人口運輸量恐怕是世界第一。完全是不折不扣的鐵路大國。

鐵路和公路最大的不同就是鐵路有鐵軌,公路沒有鐵軌。公路蓋好之後,只要路夠寬、夠堅固的話,大車、小車、三輪車、機車、腳踏車全部都可以行駛。不過鐵路的規格非常嚴。列車的車輪輪距一定要和鐵軌寬度一樣才行。業者必須比照鐵軌寬度來設計列車。如果輪距和鐵軌寬度不同的話,車子就不能用了。

蓋鐵路時,第一個就是要決定鐵軌寬度。鐵軌寬度非常重要,重要到會影響未來的交通發展。

目前日本的鐵軌主要有四種規格:
1435mm
1372mm
1067mm
762mm
這些數字看起來都不漂亮,這是因為數字是從英制單位換算成公制,所以尾數才會不整齊。

從英制單位的數字來看,就會比較漂亮:
4ft8.5in=1435mm
4ft6in=1372mm
3ft6in=1067mm
2ft6in=762mm

目前世界上最普遍的鐵軌寬度是1435mm。不過日本最常見的鐵軌的寬度卻是1067mm。

為什麼日本最常見的鐵軌軌距是1067mm呢?

因為日本當初從英國引進鐵路時,把鐵路規格設定成1067mm。結果官營鐵路一直就採用1067mm規格,最後1067mm就變成日本最主流的鐵軌規格。

那麼為什麼日本要把軌距設定成1067mm呢?

原因很難考證。日本在建設鐵路時,雖然有留下很多文獻記錄。不過有些文獻是政策成立好幾年後,由後人寫成。有些政策判斷和裁量方面的記錄就可能失真。

有些假說指出,當年日本的官員對鐵路沒有概念,再加上日本非常窮,官員們覺得日本沒辦法蓋軌距1435mm的鐵路,所以就採用1067mm規格的鐵軌。當時英國的海外殖民地的鐵軌規格就是採用1067mm的鐵軌。1067mm的鐵軌的建設費用比1435mm的鐵軌便宜。

也有一種假說是當時的日本官員有研究過鐵路交通的可行性。由於日本多山,平地很少,蓋鐵路時可能要遷就地形設計很多彎道。窄軌的鐵路比較容易設計彎道,所以就採用1067mm軌距。

決定軌距之後,1067mm的鐵軌規格就一直影響日本的鐵路發展。從19世紀影響到21世紀現在。

日本政府最早的鐵路計畫設定了四條路線:
東京⇔京都
東京⇔橫濱
京都⇔神戶
琵琶湖⇔敦賀

東京和京都之間的鐵路是主要幹線,其他三條則是支線。

其中最早開業的是1872年新橋和橫濱之間的京濱鐵道。當時還沒有東京車站,所以新橋車站在當時就算是東京車站。

為什麼車站設在新橋呢?

因為當時新橋的空地比較多,蓋鐵路、蓋車站比較不會影響既有的都市建設。其實當時的橫濱車站也是蓋在空地比較多的地方。現在日本的橫濱車站是1915年才開始啟用。1872年營運的橫濱車站在1915年改名成「櫻木町」。

當日本的鐵路越蓋越長,日本人就發現1067mm的鐵軌運輸能力不足。於是就有人提案把1067mm的鐵軌改成1435mm。不過改軌要花大錢,日本財政狀況不佳,所以鐵路政策是把重點放在建設新路線上,如果還有餘力的話,再去考慮變更軌距的問題。

由於日本的財政從來沒有好過,所以鐵路蓋好之後,就一直保持1067mm的軌距,完全沒有機會修改。這個結果就是現在日本的JR舊有路線全部是採用1067mm軌距。

雖然日本一直沒有機會修改軌距,不過日本在建鐵路時,還是有留下修改的空間。例如隧道就有預留容納1435mm規格的列車通過的空間。

除了JR的舊有路線以外,東武、西武、東急、小田急、相鐵、名鐵、南海也都是採用1067mm軌距。早期台灣的鐵路也是採用1067mm軌距,不過由於品質太差,所以後來日本人把鐵路全部重新整備。軌距還是維持1067mm。

◆◆◆

那麼日本的其他規格的鐵路是怎麼來的呢?

762mm軌距的鐵路主要是礦山、林業用的鐵路。這種鐵路又叫作「輕便鐵道」。由於山上的地形複雜,很多地方沒有辦架設1067mm的鐵軌,所以就發展出軌距小於1067mm的「輕便鐵道」。台灣的阿里山森林鐵路的軌距就是762mm,算是典型的輕便鐵道。由於日本戰後的產業結構改變,森林開設了林道,礦山也一一廢棄,所以輕便鐵道越來越少。

1372mm軌距的鐵路本來不是火車用的鐵路,而是馬車用的鐵路。不過由於馬車的運輸效率不佳,所以有人想到把電車的輪距設計成1372mm,用電車來取代馬車。這種開在馬車軌道上的電車就是「路面電車」。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路面電車都採用1372mm軌距。以前日本有些地方的路面電車是直接從國外引進,結果這些地方的路面電車鐵軌就直接採用外國原有的1067mm或是1435mm軌距。

現在日本除了一部分路面電車的軌距是1372mm以外,東京的京王電鐵的列車也是用1372mm鐵軌。這是因為京王電鐵以前是路面電車起家,後來把路面電車系統升級成一般列車,所以京王主要路線的軌距是1372mm。後來東京都在蓋地下鐵新宿線時,想要和京王的鐵路連結,所以都營地下鐵新宿線的軌距就採用了京王的1372mm。

1435mm軌距的最典型的代表就是JR的新幹線。「新幹線」的意思就是新的幹線鐵路。由於完全是從零開始建造,而且追求高速高運量,所以就採用1435mm的軌距。由於世界上最主流的軌距是1435mm,所以JR也等於是給自己外銷技術的空間。

除了JR的新幹線以外,私鐵的京成、京急、阪急、阪神、京阪、近鐵、西鐵也是採1435mm軌距。其中阪急、阪神、京阪、近鐵是關西私鐵。以前日本的國鐵不肯和關西的私鐵相接,關西私鐵公司為了對抗傲慢的國鐵(官鐵),所以採用1435mm軌距。這樣子運輸能力就可以超越1067mm規格的國鐵(官鐵)。由於關西的私鐵營運非常積極有魄力,所以有些日本人用「私鐵王國」來形容關西地區的鐵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