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富士山(4)

在江戶時代之前,一般日本人對富士山的印象不是觀光地,而是恐怖的大自然。只有可以和山神溝通的僧侶和山伏才能爬富士山。不過江戶時代開始流行「富士講」後,一般百姓之間就開始流行爬富士山。

由於古時候交通環境惡劣,所以爬富士山並不是休閒娛樂活動,而是宗教朝聖。江戶時代的民眾認為去爬富士山朝聖,可以帶來好運。

不過就算參加富士講,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爬富士山。由於富士山是山岳信仰的聖地,山岳信仰不能接觸女人,所以以前的女人不能進入富士山二合目以上的區域。另外,老人、身障人士、小孩因為身體能力不如一般成人,所以也沒有辦法爬富士山。

另外,男性就算參加富士講,也未必能立刻爬富士山。因為富士講的會員很多,所以往往要等好幾年才有機會去爬富士山。

為了讓等不及的人可以體驗爬富士山的感覺,於是就有人自己造了模擬富士山。如果自己的村子裡有模擬富士山,等不及的男性,或是老人、女性、身障人士、小孩就可以體驗爬富士山朝聖的感覺。這種模擬富士山就是富士塚。

中文的「塚」的意思是墳墓。日文的「塚」在某些場合雖然有墳墓的意思,不過土堆或是隆起的地形也可以叫「塚」。例如一里塚、三里塚等,都是指土堆,和墳墓完全無關。

富士塚的意思就是模擬富士山的小山,這裡的「塚」的意思就是隆起土堆,和墳墓完全無關。


東京千駄谷的富士塚。富士塚就是迷你的富士山模型,外觀就像是有錢人家院子的假山。

只要有山的形狀,然後富士講或是淺間信仰的人覺得可以把這座「山」當成富士山的迷你分身的話,這種小山就可以叫富士塚。

雖然富士塚是富士山的迷你模型,不過這個迷你模型重現的並不是「形」,而是「質」。

富士講的會員在製作富士塚時,會比照真的富士山,設登山道和淺間神社。


富士塚山頂的本社。這個本社的意義就是迷你版的淺間大社。本社上的石頭是真的富士山溶岩石塊。

這種富士山溶岩石塊是以前富士講的人實際爬了富士山後帶回來的石頭。由於以前交通不發達,所以從富士山上搬石頭回江戶非常辛苦。但是對富士講的會員而言,富士山溶岩石塊就是富士山的一部分。用富士山的一部分來製作富士塚,氣氛當然會不一樣。民眾爬到富士塚的山頂,看到本社,又看到真的富士山溶岩石塊,就會有一種朝聖的感覺。


富士塚登山道旁的烏帽子岩。富士山八合目左右有個烏帽子岩。傳說中長谷川角行爬富士山時,在鳥帽子岩的地方絕食修行。在富士講會員的眼中,長谷川角行是開創富士講的人。所以在富士塚上設烏帽子岩,可以讓富士塚更像富士山。


富士塚的小御嶽。富士塚的小御嶽就是迷你版的富士山五合目小御嶽神社。

古時候的民眾爬富士塚的並不是為了滿足登山的欲望。爬富士塚也不會有登山的感覺,因為富士塚只是一座小的假山而已。富士塚的真正的義意是讓富士信仰的民眾可以在自己家附近朝聖。所以富士塚重現的不是富士山自然的景觀,而是重現富士山信仰的要素。所以富士塚上面會有設迷你的淺間神社、迷你烏帽子岩、迷你小御嶽等,甚至還會有真的富士山溶岩石。


富士塚的開山儀式。由於山岳信仰把富士塚當成富士山的分身,所以六月或七月,神職人員和地方代表會在當地的富士塚舉行開山儀式。

江戶時代,很多富士講都有集資建設富士塚,各個富士講之間有時候會有交流活動,所以富士講的會員就有機會拜其他富士講的富士塚。這種感覺就像是喜歡到神社參拜的人看到神社就會想去拜一下。到了明治時代,這種巡迴朝聖活動發展到極致,富士講的成員會找七個有名的富士塚巡迴朝聖。這種感覺就像是日本人在新年時去拜七福神一樣。其實巡迴參拜七個富士塚的活動很有可能就是受到拜七福神活動的影響。

不過關東大震災和太平洋戰爭造成東京的人口流動,很多富士講解散,很多富士塚遭到破壞。所以富士塚巡迴朝聖沒有普及,只能算是比較偏門的信仰活動。

台湾のテレビ番組の区分 その2

前回、台湾のテレビには年齢区分表示が出ているという紹介をしたんだよね。

人様の家でVODサービスを使っていて、アニメを選択すると日本のアニメがいろいろ出てきたんだけど、
そこに一々レーティングがついていて、台湾ではこう評価するのかというのがわかって興味深い。

「浦安鉄筋家族」は台湾では「限」らしい。

台湾では、区分ごとに放映可能な時間帯も決まっているよ。
詳しくは、「電視節目分級播送時段表」とググると出てくるので、それを参照してもらえばいいんだけど、
超ざっくり言うと、学生がテレビを見るであろう夕方4時から9時までは「普」、
それ以外の朝から夜の時間帯は「護」、深夜帯は「輔」まで見られ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る。

こういう規制とは別に、テレビ自体がレーティングに対応できる形で視聴できれば、
時間帯を問わず、どの区分のテレビ番組であっても見ることができる。
こういうのは、スクランブルとかペアレンタルコントロールとかVODとか、そういうのかな。


このマークだけど、私は、普通話で放映される番組だから「普」がついているのだと思っていた。
そして、確かに、放映される音声はMandarinにしか聞こえなかったわけで、
台湾語で放映される番組は「台」、客家語は「客」とでもなるのかなと思っていた。
テレビを見ていても、なかなか「普」以外のものに遭遇しなかったし、台湾語や客家語のテレビ番組に遭遇することも少なかったから、結構長い間ずっと、そんなふうに誤解していた。

ただ、そもそも、よくよく考えれば、台湾で普通話という言い方はしないよね。
台湾で「普通話」と言えば、それは中国の中国語を示す言葉であって、
台湾の中国語は、「国語」というよね。
しかも、「話」には「語」ほどの丁寧さがないようなので、
「普通話」は単に「中国の中国語」ということ以上の別のニュアンスを感じさせる可能性がある?

ちょっと本筋とずれてしまったけれども、思い込もうと思えば、勝手につじつまを合わせて納得させることができるんだなということを思ったので、こういう経験も紹介してみたよ。ほかにも結構あるかもしれない……

打字精度與閱讀失焦

前幾天,在友人的部落格看到一行留言,突然有感而發。

友人的部落格是學習筆記型的部落格。友人用文字和照片把自己學到、經歷到的事情記錄下來。可以提醒自己曾經學過什麼,也可以用來自省。算是一種成長見證。雖然是私人部落格,不過因為有些同好會對學習筆記的內容感興趣,所以友人就把文章公開,把自己的學習筆記分享給同好。這種營運理念其實和梅與櫻有點類似,只是學習主題不同而已。

前幾天,友人寫了一篇將近3000字的國際運動賽事的評論文章。文章發表之後不久,就有一個人對文章留言。

留言是一行文。一行文的前半八個字是「感謝作者精彩點評」,後半的開頭是「不過」,然後接下來的十幾個字是在挑友人的錯字。

原來友人把某個選手的名字打錯了。

這個一行文留言的後半寫出了選手的正確的名字,然後用質疑兼確認的口氣問是否是這個選手。先禮後兵的一行文留言。

我看到這種挑錯字的留言,覺得非常難過。因為挑錯字的行為背後,有很多令人難過的事實。

在梅與櫻網站的幾千篇留言當中,挑錯字的留言也佔了相當的比例。而且有個非常奇妙、非常極端的現象:這些挑錯字的留言,幾乎都是台灣人的留言。

到不認識的人的網站,讀了別人善意公開的筆記後,在別人的筆記中留下的是對打字精度指指點點的一行文。而且會做這種事的台灣人還不少。非常令人心寒!

友人的部落格是友人的私人學習筆記,友人的部落格並不是討論中文打字的論壇,友人的部落格開放留言的主要目的,是可以讓同好聯絡,或和同好分享經驗。留言系統的目的並不是為了讓人去指指點點打字精度。但是就是有人會到別人的網站當中,當著大家的面,對打字精度指指點點。

我在營運梅與櫻網站時,也深刻體驗過類似的狀況。梅與櫻的留言者當中,有日本人,有台灣人,當然還有來自其他地方的人。但是會留一行文對打字指指點點的,幾乎都是台灣人。

如果我們的文章是商品,消費者要花錢來買的話,打字上的失誤會變成商品的瑕疵,給客人瑕疵品當然很失禮。消費者花了錢買到一堆瑕疵的商品,當然會不高興。消費者發現自己買的商品有瑕疵,抱怨是理所當然。這種問題當然該指正。負責製作商品的人當然有義務改正瑕疵部分。

然而我們的文章只是我們自己私人的日常學習筆記而已,我們是為了自己而寫。我們只是基於善意把筆記公開,分享給同好,讓同好有機會參考。如此而已。而且我們公開筆記的方式相當壓抑保守。訪客多半是偶然從搜尋引擎中發現到我們的筆記,或是從同好口耳相傳才知道我們的筆記。

對我們寫的筆記內容感興趣的人,其實就只是想從筆記中得到一些觀念,或是想要了解因果事理。筆記雖然粗糙,但是理解觀念、理解因果事理已經夠用了。

其實這種感覺就像是私人對話一樣。每個人的聲音都不一樣,每個人的措詞習慣都不一樣。有些人可能發音不標準,咬字不清。但是如果一句話當中偶爾有一兩個字發音不太標準,其實還不會影響到溝通。因為大部分的人會自己在腦內修正這些聲波的誤差。只是這裡的對話方式是用文字。如此而已。

如過我們是做收費的演講,我們口齒不清,我們講了一堆錯誤觀念。付費聽演講的人當然可以抗議。但是我們的筆記本質上只是小圈子私人對話而已。儘管是小圈子的對話,但是我們還是會努力把自己的筆記寫好、寫正確。對我們而言,這是理所當然的自我要求。我們不會去要求別人,我們也沒有立場要求別人,我們只要求自己。

至於那些對打字精度指指點點的人,就像是是在路上聽到別人聊天時,就把自己封為「指導者」,然後插嘴在大家面前對別人的口音指指點點。干擾別人的對話。

不要求自己,只要求別人,是非常傲慢非常惡劣的行為。不過偏偏現在的台灣社會就充斥著這種人。

◆◆◆

友人的文章將近3000字。打一篇將近3000字的中文文章,大約要敲10000次鍵盤。

10000到底有多大呢?很多人可能做過從1數到100這種事。做過從1數到1000的人可能很少了。做過從1數到10000的人可能更少。因為太累了。

打將近3000字的文章要敲10000次鍵盤。友人工作直接關係到人命,每一次工作都要背負數百條人命。友人在工作上付出的體力、精力、責任遠遠超過實際報酬。他只能用工作之餘的瑣碎時間寫文章。所以友人其實是在疲勞狀態下打字。在疲勞狀態下操作鍵盤,誤擊的機率當然會增加。

我自己從2009年3月開始,曾經實驗性地做過一百多次英打和日打練習。而且每次都是在精神非常好的狀態下練習。結果發現每敲4~5次鍵盤,就會發生一次誤擊。這就是打字精度的實態。字打得快、打得多時,一定難免會打錯字。只是發生誤擊之後,大部分都會當場立即修正。所以實際上出現錯字的機率其實沒有那麼高。

在疲勞狀態下,當然更容易誤擊鍵盤。

友人在疲勞狀態下花時間敲了將近10000次鍵盤,打錯了兩個字,結果就有人留一行文對打字指指點點。我自己也有遇過類似的經驗。這些人不留言就算了,一留言就是這種對打字精度指指點點,好像別人打字一定要100%完美才行。而且這種留言會把操作上的失誤曲解成知識觀念上的錯誤。看到這種留言,感覺當然非常不好。

我自己不敢要求別人打字精度要達到100%完美,因為人一定會有失誤,而且我自己做過一百多次打字實驗,我知道一般的打字過程不可能完全不發生誤擊。我不能要求別人去做不可能做到的事,因為這不是做人應有的態度。

我常常在想,這些到別人網站去留一行文,劈面對別人打字精度指指點點的人,如果自己去打一篇3000字的文章的話,會發生多少次鍵盤誤擊呢?

如果我們的觀念或是知識不足的話,我們可以接受指正。但是如果把疲勞操作上造成的失誤曲解成觀念知識上的錯誤的話,這就違背事實。而且會妨礙因果事理的傳達,然後節外生枝。

◆◆◆

友人打錯了某個選手的名字,部落格中的一行文留言中,用了質疑兼確認的口氣,問某選手的名字是否應該是「△×」(基於某些考量,這裡用符號來代替名字)。

質疑的意義就是懷疑別人的認知,確認的意義則可能是懷疑自己的認知,也可能是懷疑別人的認知。

其實,友人在他的部落格中已經多次介紹過這名選手,而且有不少對這個領域感興趣的台灣人是看了友人的部落格介紹才知道這名選手,因為台灣這方面的資訊不多,友人是少數一直在更新這方面資訊的人。只是友人在最近的這一篇文章中,名字打錯了一部分。

友人當然是仔細看了比賽之後,才寫了評論文。這個選手當然是比賽焦點之一。只要讀過這篇文章,就可以知道寫文章的人關心比賽,而且有仔細看比賽。只要讀過友人以前寫的文章的人,就可以知道友人有關注這名選手。所以友人並不是不知道這名選手,就只是打錯字而已。友人當然知道這名選手的名字是「△×」。所以這根本不是觀念認知的問題,而是在疲勞狀態下密集操作10000次機械時發生的零星失誤。

分析這種因果事理一點都不難。所以「質疑」友人不知道選手的名字其實沒有意義。

如果看了文章,真的對比賽感興趣的話,其實可以上網去查。這樣可以得到更多比賽資訊。所以沒有必要去確認選手的名字是不是「△×」。只要會用網路的人,誰都可以查得到。而且可以立即查到,完全不用等。所以刻意去留言等別人搬出答案的「確認」行為也沒有意義。

結果這種「質疑」和「確認」的目的,就只是在追究打字精度。

不留言就算了,一留言就是一行文,而且2/3以上的內容是在追究打字精度。

對於基於善意,把自己的學習筆記公開,分享給大家的人,看到這麼不友善的留言,感覺當然會不好。不但感覺不好,而且從待客處事的角度來看,訪客有怨言,只能道歉而已。

為什麼只能道歉呢?

因為誤擊鍵盤是事實,在這個場合如果反駁的話,問題很有可能被曲解成「這個人很傲慢、死不認錯」,進而可能影響到網站的風評,甚至影響到現實生活。所以只能道歉而已。

友人沒有做對不起社會的事,也沒有做對不起留言者的事,也不認識留言者,為什麼這種留言者無法容忍友人密集敲10000次鍵盤時發生的零星誤擊呢?為什麼還要刻意在大家的面前揭發筆記中零星的鍵盤誤擊結果呢?

從做人做事的角度來看。

暱名到不認識的人的私人網站中,這種刻意公開留言對別人筆記中的打字精度指指點點,無異於弄髒別人的筆記,然後公開羞辱人,給人難堪。而且做這種事的人是暱名地躲在安全圈內,完全不想為自己的留言負責,也從來不想一下自己的行為對別人有多大的影響。而且還找理由把自己的行為正當化。這就是這種人的倫理觀。

我自己遭遇到這種事情時,當然也會非常難過。因為從這種事情的背後可以看出這種人的倫理意識。

我自己在做網站留言統計時,發現來自各地的留言者當中,暱名在我們的網站中留言,劈面對我們筆記中的打字精度指指點點的,很明顯幾乎都是台灣人。看到這種極端的結果,我當然會難過。

◆◆◆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簡單地說,這些人沒有去思考過自己的行為態度會對別人有什麼樣的影響。

這些人在對別人的打字精度指指點點時,可能還以為自己在做好事,覺得自己很好心,覺得自己可以當好人,而且有一種指導他人的「神」的感覺。思考全部在肥大的自我意識當中完結,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其實在給別人難堪,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法其實相當陰險。

由於這種人不會去思考別人的感受,而且自我意識肥大化。所以友人遇到這種留言時,只能道歉而已,常識人都知道遇到這種自意識過剩的人時,只能少惹為妙。不過道完歉之後,自己花時間整理的學習筆記已經被這種自以為很好心、自意識肥大的陌生人的惡質留言弄髒,心情當然會不好。

這種到不認識的人的網站對別人的打字精度指指點點的行為,其實也反映了判讀文章文脈及判讀因果事理的問題。

讀文章的目的是為了理解寫文章的人想要傳達的訊息。

我寫文章的目的,除了整理自己的思緒以外,我以後回頭讀自己的文章時,可以從文章中判斷我寫文章當時的思考方式,得知寫文章時的我知道什麼、不知道什麼,可能讀過什麼樣的文獻等。這也是一種自省的方法。

同樣地,懂得讀文章的人可以從我的文章當中推測出我的思考方式,得知我可能知道什麼,我可能不知道什麼,理解我想要傳達的事情,擷取我文章當中還算有用的資訊。

如果文章當中有幾個字打錯了的話,其實幾乎不會影響到資訊傳達。因為有文脈可以判斷,可以把零星的誤擊鍵盤的結果填補回來。

不過挑錯字的留言者的留言,有不少是在文字上原地踏步,然後留言還問一些沒有意義的問題。

【這個字是不是打錯了?】【那個字是怎麼一回事?】

疲勞狀態下,按了幾千次甚至一萬次以上的鍵盤,不小心按錯了幾個鍵,這麼單純的事理,這些人難道不會分辨嗎?如果這些人連這種事理都無法分辨,台灣就真的太悲哀了。

當我看到這一類的留言,我就會去回頭檢查文章。如果發現文章有問題的話,我就會修正。我能修正文章,並不是因為我記得當初想要打哪一個「字」,我的記憶力沒有那麼好。如果要我重寫一篇文章,我不可能寫出完全一模一樣的文章。這就是記憶力的實態。

我能修正文章,是因為我可以從文章文脈判讀出文章的缺口。這種感覺就像看到1+1=△時,小學生也知道△可以代換成2。「1+1=」就是用來判讀狀況的文脈。

所以那些問【這個字是不是打錯了?】【那個字是怎麼一回事?】的人,可能連判斷基本文脈的能力都沒有。如果這些人有判斷基本文脈的能力的話,那麼這些留言的背後恐怕是類似這種【好心提醒你喔,1+1等於多少?要不要再想一下?不要搞錯喔,要注意一點喔】的自以為是好心的指導者的病態心理。

至於那些直接在留言中指接說【糾正一個錯字,○應該是◎】的人,則流露出一種【糾正你的觀念:1+1=2】的傲慢心態。

「自以為好心的指導者」和「傲慢心態」的人或許可以判讀簡單的句子的文脈,但是這些人顯然沒有能力分辨別人知道什麼,別人不會忽略什麼。這些人只以為別人會搞不清楚1+1=2,只以為別人會忘記1+1=2。其實真正的事實是這些人無法判斷因果事理,而且無法看清文章本來想要傳達的事情,所以這些人才會介入傳達過程,做出干擾傳達的行為。

能判斷因果事理的人根本不會浪費時間去假設別人不知道1+1=2這種事,也不會假設別人可能會忘記或忽略1+1=2這種事。因為這些人知道,大部分的人每天都在處理比1+1=2更複雜的事物。能判斷狀況的人不會去干擾傳達。

從挑錯字的現象,可以看出有些喜歡到別人網站中對打字指指點點的人可能不知道怎麼閱讀的文脈,或是無法從資訊中判讀因果事理,甚至無法想像自己的行為可能會傷害到別人。只覺得自己很好心,自己是好人,自己有能力指正別人,自己非常優越。

結果這些人做的,只是弄髒別人的筆記,干擾因果事理的傳達,在整理好的文脈中節外生枝,讓本來清楚的事物失焦而已。

現在台灣許多社會議題,討論到最後都完全失焦了。因為有太多人不懂得判讀文脈,不懂得判斷因果事理,只會幻想別人會搞不清楚1+1=2,然後幻想自己是指導者,然後不斷重複【好心提醒你喔,1+1等於多少?要不要再想一下?不要搞錯喔,要注意一點喔】【糾正你的觀念:1+1=2】。因果事理的傳達過程不斷受到干擾,問題當然會失焦。

「1+1=2」是一種譬喻。指的是一般人不可能忽略,也不可能搞錯的事物。我自己完全不敢幻想世間的人會搞錯「1+1=2」這種事。我從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就知道一般人不可能搞錯這種事。因為我周圍的一般人沒有一個人搞錯過嘛!

不過現在台灣社會、台灣網路上可以看到一大堆不斷重複【好心提醒你喔,1+1等於多少?要不要再想一下?不要搞錯喔,要注意一點喔】【糾正你的觀念:1+1=2】的人。這些人覺得自己是非常好心,或是非常偉大的「指導者」。他們覺得因為有他們在,所以世人才會知道「1+1=2」。

我相信這些自詡「指導者」的人絕對不會搞錯「1+1=2」。但是這些自詡「指導者」的人顯然無法判斷現實中的因果事理。而最可怕的是,這些人覺得自己很好心,覺得自己非常聰明,而且非常想當指導者,支配欲望非常強,而且這些人的聲音特別大。而且這些人還會編一堆理由把自己的行為正當化。完全是別人嚴苛,對自己寬鬆的扭曲倫理觀。台灣社會的許多因果事理,就是被這些人搞到失焦。

看到自己網站中有一堆類似【好心提醒你喔,1+1等於多少?要不要再想一下?不要搞錯喔,要注意一點喔】【糾正你的觀念:1+1=2】的留言,又看到友人網站中也出現類似的留言。而且這些留言清一色都是台灣人的留言。再看看台灣的網路,台灣的社會,還真的很容易發現這種人。我心裡頭當然會難過。

◆◆◆

2012年11月1日,梅與櫻網站從免費的gooBLOG搬到我們自掏腰包租的伺服器。當時我就寫了一篇「關於留言」的網站聲明,放在網站上層的黑色導覽選單中。

這個聲明主要是用來澄清一些網站的理念。聲明當中就有提到關於打字精度的問題,還特別強調這個網站不是打字論壇。本來這個網站只是我的學習筆記而已,我本來沒有必要做這種事。

試想,各位在寫筆記時會在自己的筆記本裡面加註「請同學們不要在筆記中塗鴉眉批,對筆記內的文字指指點點」嗎?

恐怕沒有人做過這種事。不過我卻要在自己的筆記當中加註關於打字方面的聲明。也就是說,我正在面對異常的狀況。

寫了關於留言的聲明後,效果怎麼樣呢?

有些對文章有疑義的網友有寫信給我,從信中也可以感受到這些網友的善意。這些網友可能有讀過這裡的留言聲明。

不過,依然還是有人無視聲明,一留言就劈頭對文章中的字句指指點點。

而且,這種喜歡對別人文章中的字句指指點點的,還是一樣,都是台灣人。

台湾の秘境を行く:司馬庫斯 その2

前回、司馬庫斯までの行き方みたいなのを紹介してきたんだよね。
では、司馬庫斯に着いたら何をするかなんだけど、
村落を見たり、神木を見るためのハイキング(トレッキング)に行ったりすることかなと思う。
神木まで歩くのは往復で所要4―5時間かかるので、まずとにかく神木へ向かうというのが第一で、
村落自体は、広場を中心としたエリアはそんなに広くないので、後回しでもいいのかもしれない。

ということで、神木へのハイキングだけど――
集落にあった観光地図も載せておくね。
 

神木までのハイキングとは、順路のとおりに突き進み、神木エリアに到達すると、順路に従って周回し、またもと来た道を戻るという感じ。
道のりはそれなりに整備されているので、道を外れるということはないと思う。
山は深いのだけれども、そんなに道は暗くないし、前後を歩く人を見かけることもあるので、余り心配しないで歩ける。

ハイキング道の整備や休む場所とかが竹でつくられていて、その辺のメンテナンスが物すごい。
 
ちなみに、トイレは途中で1カ所あった。ただ、どうしてきれいに使えないんだろうという治安の悪さだった。

林の中を歩いているときには気がつかないのだけれども、林を抜けた場所では、山の斜面を歩いているんだなと感じるような場所があって、そこから見おろす景色がかなりやばい。
 
肝心な景色の方はほかの人が撮って載せているのが、ググれば出てくると思う。

参考までに、私の場合は、このハイキングに、往路2時間強、神木エリアを30分、復路は1時間40分かかった。
私は日常的に運動していないタイプの人間なんだけど、体力に任せて歩いたら、こんな感じになった。
正午近くに出発したせいか、結構急いだこともあったんだけど、もったいなかった。
そう考えると、やっぱりのんびり5時間ぐらいを見ておいた方がいいのかもしれない。

往路で時間がかかったのは、滝を見に行ったからなんだけど、
その滝自体は日本でも見られないでもない大きさのものなので、あえて行かなくてもよかったのかもしれない。
全体の行程としてアップダウンはそれほどないけれども、滝に行くと、下った分だけ、激しい上りの道が加わる。

それで、神木を見終わったら、村落や売店を見てという感じかな。
村落にある学校や教会については、数年前に台湾でつくられた「司馬庫斯」というドキュメンタリーを見ておくと、より身近に感じるかもしれない。
ドキュメンタリーについては、ググれば、日本語で紹介しているブログを探せると思うけど、
内容をざっくりいうと、この村落の人民公社的な経営手法の紹介や、宗教や民族文化の伝承、村民の考え方の衝突など、大変興味深い内容になっている。彼らがつくった学校や、教会での場面も出てくる。

売店はこんな山奥なのになかなかの品ぞろえだけど、営業時間に気をつけた方がいいかもしれない。
ちょっと変わった酒とか、民芸品が多分お土産になるだろうけど、ここから酒を持ち帰るのは大変そう……

ということで、いささかまとまりがない文章になったけれども、
この手のトピックはやっぱりつくるのが大変なので、次回に続く。

神木までのと書きつつ、神木の写真すら載せなかったので、「台湾の神木」「台湾で神木を見る」を見てね。
神木って、その名のとおり、なかなかでかいので、写真におさめにくいんだよね。

日本的富士山(3)

對古代的日本人而言,富士山是非常恐怖的火山。由於富士山爆發的威力非常大,所以日本人把富士山當成神,於是就發展出了山岳信仰。

山岳信仰就是拜山神的信仰。拜山神的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爬山,直接到山上對山表達敬意。這種直接爬山拜山神的做法叫作「登拜」。

在富士山的登山傳說中,聖德太子和修驗道之祖役小角都爬過富士山。不過這都是傳說而已。而且都是帶有宗教神話色彩的傳說。

由於古時候的日本人覺得富士山非常恐怖,所以敢去爬富士山的人必須要有相當的信心。古時候的人的信心就是宗教,所以早期實際去爬富士山的人主要是山岳信仰的修驗者。對修驗者而言,爬富士山不但可以拜神,也可以算是一種修行。由於山伏平常就習慣跋山涉水,所以就算爬到富士山的山頂也不奇怪。

平安時代的史書《本朝世紀》中有提到末代上人爬過很多次富士山。末代上人其實就是山岳信仰的修驗者。不論《本朝世紀》的記載是否正確,至少對平安時代的人而言,修驗者去爬富士山並不奇怪。

爬山爬久了之後,登山的方法、經驗等就會累積起來。有些人可能為了讓自己下次登山時能輕鬆一點,就會想出比較好走的路線,或是設法排除一些障礙。這個結果就是富士山出現了許多登山道。

當登山的經驗不斷傳承累積,再加上有登山道,降低了登山的難度,所以一般民眾也有機會爬富士山。

不過古時候的交通不方便,從家裡出發到富士山要花很多時間。古時候的商業和服務業不發達,長途旅行的食物和裝備完全要自己從家裡帶,對民眾而言是相當大的負擔,所以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去爬富士山。

為了解決登拜富士山的經濟問題,就有民眾成立了「富士講」。

日文的「講」的意思就是互助會,互助會的成員叫作「講員」。「富士講」就是富士山的登山互助會,讓想要爬富士山的人共同集資,減輕大家的負擔,讓成員能輪流爬富士山的互助會。

「富士講」大約是江戶時代開始出現,有傳說指出開辦「富士講」的人是長谷川角行。長谷川角行其實就是山伏。

如果用現代日本的經濟感覺來譬喻的話,假設某個富士講的成員有100人,每個人每個月繳1000日元給富士講。一年下來,富士講就有120萬日元的經費。如果富士講一年讓10個人去爬富士山的話,每個人就有12萬日元的旅費,算是可以安心旅行的數字。

這100個人在10年間一定可以爬一次富士山。

假設自己每個月存1000日元的話,10年過後也一樣可以存12萬日元。雖然自己存錢和參加富士講的費用一樣,不過對非常想要登拜富士山的人而言,加入富士講會比較輕鬆。因為大家可以交換經驗,旅行的時候也有同伴,可以互相照應,旅行的效率也會比較好。

富士講出現後,江戶民眾就開始流行爬富士山。

這種「講」的互助會其實可以算是古代日本庶民生活文化之一。以前日本人去拜伊勢神宮時,也會透過「伊勢講」來集資。

到了江戶後期,由於幕府的財政狀況非常糟,民眾生活非常不安,於是富士講就變成讓民眾安心互助的組織,最後發展成新宗教。當時的江戶還流行一句「江戶八百八講,講中八萬人」的話。八百八和八萬並不是真實數字,而是在描述富士講的流行盛況。

雖然江戶時代的庶民開始流行爬富士山,不過富士山不是隨時可以去爬的山。

平時只有山伏和僧侶才能進入富士山。一般民眾只能在陰曆6月1日到7月20日之間才能爬富士山。其他的時間不能入山。這是因為當時的山岳信仰認為富士山是聖地,民眾不能隨便進入。山岳信仰的人士會在每年陰曆6月1日主持開山的宗教儀式,儀式過後,一般民眾才能上山。以前的民眾只有在陰曆6月1日~7月20日間才能入山。在這個期間之外偷偷入山的話,可能會被天狗攻擊。

另外,由於山岳信仰和修驗道的淵源很深,修驗道的修行場所禁止女性進入,所以江戶時代以及更早的時候,女性不能爬富士山。

到了明治時代,佛教失去特權,佛教旗下的修驗道的影響力也變弱,結果富士山就開放女性登山。明治時代由於把曆法改成西洋曆法,所以富士山的開山儀式也改成7月初。一般民眾通常會選七月和八月爬富士山。

最近幾年日本的電視新聞都有報導富士山的開山的消息。江戶時代的富士山只有在開山儀式之後的50天期間才能入山,50天過後,又會封山。不過現在的富士山在開山之外的時間也有人登山。現在的開山儀式的意義是承襲古代山岳信仰的傳統,再來是富士山上的山小屋會在開山期間營業,管理山小屋的人會設法整備登山道,想登山的民眾可以在山小屋飲食休息。

雖然在開山期間之外還是有人登山,不過開山期間外爬山的人幾乎完全要靠自己。

雖然富士山是一般大眾可以爬的山,不過富士山每年都有發生山難事故,近10年每年都有人死亡。即使是夏天的開山期間,還是一樣會發生事故。山難事故的原因包括高山病、落石、摔落、迷路等。如果到了冬天的話,山頂附近全部會結冰,就算是裝備齊全的登山老手爬起來也相當危險。

台湾のテレビ番組の区分 その1


台湾のテレビを見ていると、「普」というのをよく見たりするかもしれない。
これは、電視分級制度に基づくテレビのレーティング表示だよ。
日本的には映倫がやっている映画のR指定とか、そんなのをイメージすればいいのかな。

「普」のほかにも、3つのマークがある。
  
(画像は台湾の通信放送委員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からとってきたものですが、この出し方で問題があったときはとり下げます)

映画でも同じレーティングがされているけど、
このマークを使うのはテレビだけだよ。
テレビは、ぱっと見てすぐわかる必要があるからかな。
だから、ウオーターマークとしてこれが常時表示されている場合もある。ない場合もある。

マークが表示されるのはテレビで放映されるドラマとかアニメとかで、
映画館の映画にはこのマークは表示されないけれども、テレビで放映されれば映画にもマークの表示がされる。
ニュースにはなさそう。

台湾の区分について、映画倫理委員会の映画の区分を参考にして超訳すると、こんな感じになると思う。
限制級「限」――18歳以上がごらんになれます。
輔導級「輔」――中高生には、助言・指導が必要。
保護級「護」――小学生には、指導が必要。
普遍級「普」――どなたでもごらんになれます。

台湾の区分づけは日本の映画の区分と同じく4つだけど、日本と分け方が違う。

ウィキペディアにも同じような表があったけれども、自分でもつくってみた。
これを見ればわかるけど、日本の映倫の方が、「どなたでもごらんになれます」としている部分が広いということになるかな。
個人的には、台湾の幼児は見ちゃだめで小学生は見ていいというより、思春期の区分が多い日本のものの方がしっくりくるように思う。

このコンテンツ、実は、肝心な落としどころを書いていないんだけど――、長くなったので、ひとまず次に続く。

テレビのレーティングについては、ちょっと古いけど、「日本的電視節目分級制度」(中国語)でも紹介しているので、よかったら見てね。
テレビつながりで、「台湾のテレビ字幕」も見てね。

日本的淺間信仰

講到「淺間」,有些人可能會聯想到日本的地名。例如日本的長野和群馬縣境上的淺間山。淺間山是日本的百名山之山,有一定的知名度。

也有一些人可能聽過1970年代日本的淺間山莊事件。淺間山莊之所以叫淺間山莊,恐怕只是因為這個地方可以看得到淺間山,淺間山莊本身並不在淺間山。關於淺間山莊事件,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赤軍(5)」這篇文章。

日本的淺間信仰,並不是日本百名山的淺間山的信仰。淺間信仰其實是富士山的山岳信仰。

「淺間」這個詞是源自和語的「あさま」。中原的漢字傳到日本之後,日本人幫和語詞彙配文字時,有些人把「あさ」配作「淺」,把「ま」配成「間」,結果就變成「淺間」。

和語的「あさま」的指的是火山或是脾氣爆燥的火神。以前的日本人把火山叫作「あさま」。以前日本最有名的「あさま」就是富士山,所以富士山的山岳信仰就是淺間信仰。

至於長野和群馬縣境上的百名山之一的淺間山,只是偶然沒有特別的名稱,所以就叫淺間山。事實上,日本各地其實有很多名叫「淺間山」的山,只是長野和群馬縣境上淺間山最有名而已。

對現代人而言,日本的富士山是著名的觀光地,很多人都想親眼看一下富士山。不過對古代的日本人而言,富士山是非常恐怖的山。因為富士山會大噴火,噴火之前會發生地震,噴火時還會打雷。噴火的時候還會有很多火山灰,天空會變暗,空氣也會變髒,農作物也會被火山灰破壞。而且火山灰還會飄到江戶,而且積好幾公分。

現在的科技可以預測火山大噴火的時期,不過以前沒有這種技術,大家根本不知道火山什麼時候會爆發,所以古時候的人覺得富士山是很恐怖的火山。

古時候的人為了求安心,於是就發展出了山岳信仰。民眾就把富士山當成淺間大神(火山神)來拜。希望淺間大神不要生氣。所以日本各地就出現了許多淺間神社。

在日本某些地區的民間故事中,竹取物語中的赫映姬最後是躲到富士山上,結果山岳信仰和民間故事結合,有些人就把赫映姬當成淺間大神。也就是說,有人認為淺間大神其實是女神。

之後淺間信仰又受到古事記和日本書紀的日本神話影響,結果有人把日本神話中的「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當成淺間大神。

在日本神話中,木花之佐久夜毘賣是天孫邇邇藝的妻子。邇邇藝和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結婚後,過了一個晚上,木花之佐久夜毘賣就懷孕了。不過邇邇藝覺得一個晚上就懷孕很不合理。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為證明自己的清白,就告訴邇邇藝,如果肚子裡是邇邇藝的小孩的話,不論狀況再怎麼惡劣,都會平安地生下來。如果是別的神的小孩的話,絕對無法平安生下來。

木花之佐久夜毘賣在分娩之前,進入一間沒有窗子的密室當中,然後在室內放火。結果在大火當中,木花之佐久夜毘賣安然無事,而且平安地生下了三個小孩:火照(海幸彥)、火須勢理、火遠理(山幸彥)。木花之佐久夜毘賣也證明了自己的清白。

由於木花之佐久夜毘賣不怕火,而且在大火中平安地生下了三個小孩。所以有些日本人把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當成水神或是安產神。至於山岳信仰中拜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的意義就是希望水神能鎮壓住火山。

※關於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的事情也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神話(3)」這篇文章。

在古事記當中,天孫的妻子的名稱是寫作「木花之佐久夜毘賣」,在日本書紀中則寫作「木花開耶姬」。有些淺間神社是採用日本書紀的「木花開耶姬」的寫法。

現在日本的拜淺間神的神社的名稱有兩種,一種是和語的「あさま」神社,另一種則是「せんげん」神社。「せんげん」其實就是「淺間」的音讀。本來日本人把火山叫作「あさま」,後來漢字傳入日本之後,就有日本人把「あさま」寫成「淺間」。後來中原音傳入日本後,就有人把「淺間」讀作「せんげん」。

和語名稱的淺間神社和音讀名稱的淺間神社有什麼差別呢?

有些人認為和語名稱的淺間神社是拜傳統的火山神,至於音讀名稱的淺間神社則是中原音傳入日本之後的產物,有可能是山岳信仰在拜木花之佐久夜毘賣時,想要和拜火山的神社區隔,所以改採音讀名稱。當然也可能是民眾的習慣上的稱呼。

目前日本的淺間神社的主神多半都是木花之佐久夜毘賣。


富士山頂上的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社奧宮。富士山本宮淺間大社的「淺間」是音讀名稱。主神就是木花之佐久夜毘賣。淺間大社又把木花之佐久夜毘賣稱作「淺間大神」。不過淺間大神的「淺間」則是和語的「あさま」。

台湾の押す表現

以前、「台湾の火災報知器のボタンの文字」には「強押」とか書いてあるというのを紹介したんだけど、
「押」の文字があるのはそれだけではなくて、例えば、扉の間のボタンを押さないとあかない自動ドアとかにも、「押」という文字が出ている。
 

こういうのを見て、ああ、中国語でも「押す」は「押」なんだなとか思ったりするんだけど、
実際のところ、自動ドアではない扉には何と出ているかというと「推」だよね。

中国語では、「押」は物理的に押すことよりも、何か強制的に巻き上げる的な表現
日本語で言うところの押収とか押領とか、その種の意味づけで使うことが多い漢字だよ。
例えば、デポジットとかは「押金」とか言うよね。

ということで、プッシュを素直に訳せば「押」じゃなくて「推」な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う。
ただ、「推」というと何か重いものを両手で押している感じもしていて、自動ドアのそれはそこまで押すのに加重があるわけでもない。
じゃあ、実際に何を使うべきなのかというと、「按」「壓」がいいのかもしれない。
確かに、火災報知器のボタンにも「壓」を使っているのもあった。
マウスをクリックするのは「按」とか「點」を使うみたい。

だったら、なぜ「押」を使うんだろうかというところが不思議なのだが、
火災報知器や自動ドアの外観形状を見る限り、日本のものを漢字もろともそのまま使っているのだけ?、それが社会的に認知されている?という気がする。

ちなみに、押すは「推」だけど、引くは「拉」だよ。

日本的修驗道

在日本人的信仰中,自然就是神。山是神、樹也是神、河也是神、海也是神。日本的國土當中有七成以上是山和丘陵,所以山對日本人的信仰的影響很大。

去爬日本的一些著名高山時,有時候在途中會遇到念經敲鼓的人。這些念經敲鼓的人其實就是在拜山神。這種拜山神的信仰就叫作山岳信仰。

日本的山岳信仰中,比較有名的就是修驗道。

修驗道是由日本的傳統山岳信仰,加上佛教密宗、道教、陰陽道等要素融合成的特殊信仰。既拜佛,也拜自然神。

修驗道有多有名呢?

在日本的一些怪談故事中,負責收妖的人大多是和尚、陰陽師、修驗者。其中修驗者就是修驗道的修行者。由於修驗道可以算是日本佛教的分支,所以有些修驗者其實也有佛教僧侶的身分。

修驗者又叫作「やまぶし」,如果寫成漢字的話,可以寫成「山伏」或「山臥」。

山伏雖然是修驗道的修行者,但是當山伏不用出家。有佛教僧侶身分的人去做修驗道的修行的話,就是出家修行。一般人做修驗道的修行的話,就是在家修行。

那麼山伏怎麼修行呢?

修驗道主張用身體來感受大自然的靈力,透過不斷地跋山涉水、在瀑布下忍受大水沖擊,坐禪等行動來培養意志力以及靈性。有些日本的漫畫卡通或是寫實作品當中,有人物到山裡面做特訓時,會在瀑布底下打坐,其實這就是修驗道的修行方式。

由於古時候的交通不發達,不像現在很多名山都有登山道,所以山伏跋山涉水並不輕鬆,完全是在探索沒有人到達過的大自然。所以山伏的本質其實就是古代的冒險家。

又由於古時候的修驗道只有男性在修行,為了完全消除煩惱,所以修行的人不能接觸女性。這個結果就是有些修驗道的修行聖地不准女性進入。其實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些佛教的尼寺也不准男性進入一樣。


山伏的服裝(出典:久留島武彦(1943)『大楠公と恩師滝覚坊:忠魂と師魂』p.195. 東京: 日向書房)

這張圖是引用自1943年日本的兒童文學作家久留島武彦的《大楠公と恩師瀧覺坊:忠魂と師魂》中的插圖。這本書是講日本南北朝時代的武將楠木正成和他的老師瀧覺坊的故事。楠木正成的手下有很多山伏,所以這本書就有提到山伏的事。也有些人認為甲賀忍者的成員當中有不少就是跋山涉水能力超強的山伏。

山伏的服裝特色是頭載一頂扁扁的圓柱形帽子(頭襟)。胸前及背後有好幾顆大毛球。這個大毛球叫作「梵天」。「梵天」是山伏袈裟上的裝飾,山伏的袈裟叫作「結袈裟」,是由漂亮的絲綢帶和梵天構成,然後綁在上半身。圖中的山伏手持錫杖,背上的箱子則是裝著宗教儀式用的法具。另外,山伏的腰部會掛一張獸皮,在野外休息的時候,獸皮就直接變成坐墊。

由於山伏會到人跡罕至的山中修行,所以以前的日本人偶然到山裡面,看到身手矯捷的山伏會嚇一跳。有些沒有知識的人就以為看到天狗妖怪了。所以後來一些日本藝術家在畫天狗圖時,會把天狗的服裝畫成山伏的服裝。


明治時代月岡芳年的版畫《新形三十六怪撰 小早川隆景彥山ノ天狗問答之圖》。圖中的天狗頭上載著頭襟,上半身綁著結袈裟。完全就是參考山伏的服裝。

現在日本的山伏愈來愈少了。

最主要的原因是明治時代的神佛分離政策。本來修驗道是屬於佛教的分支宗派,不過明治時代神佛分離政策時,很多以前受到佛寺欺負的神道神官或是民眾開始大肆破壞佛教設施,修驗宗也遭到廢止。結果有17萬名山伏失業。當時的日本總人口大約3480萬人左右。如果把那種失業人口比例套用在現在的日本的話,相當於60萬人失業。

目前日本現存的修驗道只剩下三派:
京都聖護院本山派(天台系)
京都醍醐寺當山派(真言系)
奈良金峯山寺修驗本宗(天台+真言)

天台和真言都是日本的佛教密宗的宗派。詳細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佛教」這篇文章。

現在日本的修驗道不論男女都可以參加修行,其實有點像是宗教儀體驗。只是有些修行地域因為歷史習慣上的問題,只接受男性修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