ブログお休みのお知らせ

いつも「梅と桜 ―日本台湾年軽人的事情―」を見てくださって、ありがとう。
年末年始を使って台湾の方々を旅行してくるため、1カ月ほどブログをお休みします。

写真をブログに載せるのが趣味の人が、ブログのために旅行したりすることがあるのかもしれないんですが、
私は、極力そういうことにはならないように、このブログを意識しないで遊んできたいと思います。

では、皆さん、楽しいお正月をお過ごしください。よいお年を!

台湾向け国際免許の申請

以前、「日台間の免許の相互承認の感想」で、日本の運転免許証を使って台湾で運転できるようになったということを紹介したけど、あれから全然更新していなかったんだよね。

日本と台湾で運転免許の相互承認を行ったという意味は、
台湾が、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と同等の国際免許証で運転できる国になったということではなく、
台湾向けの特別な取り扱いがあって、日本の免許証と指定機関発行の中国語翻訳を持っていれば
日本の免許証が台湾国内で有効になって、日本の免許の種類に応じた乗り物が台湾でも乗れるというものだよ。
だから、台湾向けの国際免許の申請は、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の国際免許とは違う申請手続方法をとることになる。

それぞれの国際免許の申請方法の詳細については関係サイトで確認してもらうとして、
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向け国際免許は、こちら
台湾向け国際免許は、こちら
通常の国際免許申請と、台湾向けの国際免許はここが違うというのを
東京の諸機関に出向いて申請してみた経験則をもとに、表にしてみた。

  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 中華民国(台湾)
発行物 国際免許 日本の免許証の翻訳
申請場所 警察機関等 JAF(or交流協会)
提出物 申請書類、写真 申請書類
提示物 免許証、パスポート 免許証
費用 2400円 3300円
サイズ A6(厚紙2枚折り) A4(やや厚目の一枚紙)
発行時間 即時 2時間

ちなみに、台湾の国際免許申請は、郵送手続もできることになっている。

この両者の違いについてのポイントを挙げてみると、

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の国際免許はそれ自体が免許証、つまり日本の免許証は持っていなくていいんだけど、
台湾向け国際免許は、あくまでも日本の免許証の翻訳にすぎないので、日本の免許証も忘れずに持っていないといけないということだよね。

用紙サイズに注目してほしいんだけど、
台湾向け国際免許の用紙は、ぺらぺらではないにしても、A4一枚紙なので、有効期間の1年間をきれいに使える人なんているんだろうかという代物になっている。
自動車を運転するならまだしも、バイクだったら、しまうところを工夫しないと、すぐぐちゃぐちゃになりそうだなと思う。
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の国際免許の方は厚紙だし、パスポートと重ねてしまっておける大きさになっている。

あと、申請場所についてだけど、JAFだよ。
警察のホームページだと、中華民国or台湾の免許はここではないですよという情報がないから、JAFだけでなく警察でもやってくれるのかと思って行ってみたことがあったけど、
わざわざ現地まで行って、申請書類を埋めて、写真を添えて出して、そこで、初めて、台湾はここではないんですよ、申しわけありませんと言って断られたよ。こういうのも、相当へこむ気がする。

待ち時間も、どうしてそんなにかかるのかわからないんだけど、
ジュネーブ条約加盟国の国際免許だったら、その場でちょっと待っていればすぐにでき上がったりするけど、
台湾向け国際免許は本当に待つので、郵送手続にするか、何か別の用事とか暇潰しを考えていく必要がありそうだよ。

あとは、費用的には、写真代の要不要だけなので、両者とも大差はないかな。
でも、台湾人が日本で運転するために申請する申請費用が幾らかというのを知ったら、
日本人的には、不条理、不公平だと感じるかもしれない。

ちょっと情報が古いけど、「日本人の台湾での運転免許取得」というのも書いてみたので、よかったら見てね。

日本人與咖哩(1)

日本人喜歡吃咖哩。在日本,講到咖哩,一般日本人就會聯想到咖哩飯。因為一般日本大眾最常吃的咖哩食品就是咖哩飯。

日本民眾從小到大最常吃的米飯類食物當然是白飯。其次恐怕就是咖哩飯。

以前在看日本漫畫和特攝時,常常可以看到作品人物吃咖哩飯的劇情。漫畫和戲劇作品安排人物吃咖哩飯,就是為了表現平凡的日常生活。對日本人而言,咖哩好吃而且營養,而且任何人都吃得起。所以才會變成創作作品中的日常象徵符號。

不過近幾年日本的漫畫、卡通、戲劇的日常性愈來愈稀薄,所以吃咖哩飯的日常生活劇情可能會越來越少。

講到咖哩,可能有人會聯想到印度。不過日本人平常吃的咖哩飯其實是源自歐洲的飲食文化。

18世紀時,英國的第一任印度總督華倫哈斯丁把印度的香辛料、米引進英國。之後,英國的C&B公司用這些辛香料開發出咖哩粉。結果現在世界上的咖哩(curry)其實是英國人受到南亞食文化的影響後,開發出的調味料。印度的咖哩基本上是用馬鈴薯、酥油、椰肉來調理。不放麵粉。不過歐洲人吃的咖哩有加麵粉。

在日本,早期有提到咖哩的文獻是1860年福澤諭吉的《華英通信》。之後,1872年的《西洋料理指南》和《西洋料理通》有提到咖哩的調理法。而且這兩本書都提到調製咖哩時要加麵粉,這樣可以讓咖哩汁變濃稠。從這裡可以知道,咖哩可能在1872年之前傳入日本,而且這個咖哩是加麵粉調製的西洋咖哩。

1873年,札幌農學校的克拉克博士向日本的學生推廣咖哩飯。當時的咖哩飯叫作「ライスカレー」(rice curry)。札幌農學校的學生或許不能代表日本的大眾,不過至少算是日本吃咖哩飯的學生的始祖。

之後,咖哩飯就漸漸在日本都市的中流家庭普及。咖哩飯只在都市的中流家庭普及,是因為當時的咖哩粉是從歐洲進口,價格並不便宜。不過到了1903年,大阪漢方藥材的批發店「今村彌」自行開發咖哩粉後,日本人就不用再依賴進口咖哩粉。漢方藥材的批發店能配出咖哩粉,是因為咖哩粉中很多香辛料其實和中藥材是一樣的東西。所以就某種意義而言,吃咖哩就和吃中藥差不多。

日本能自行生產咖哩粉之後,日本的海軍和陸軍也各自把咖哩飯導入軍中的伙食。1908年日本海軍的《海軍割烹術參考書》和1910年日本陸軍的《軍隊調理法》中都有咖哩飯的食譜。

為什麼海軍和陸軍導入咖哩的時間不同呢?

因為以前日本的海軍和陸軍完全各自獨立,國家沒有統籌軍種的上級單位。海軍管不到陸軍,陸軍也管不到海軍。海軍的伙食導入咖哩是海軍的事情。陸軍的伙食導入咖哩是陸軍的事情。戰前日本的海軍和陸軍不但各自為政,而且彼此對立非常嚴重。有些華人會說日本人團結,其實讀過日本近代政治史的人都知道,戰前日本的政爭非常多,一點都不團結。只是華人大眾不知道外國的社會狀況,結果有人隨便說說,大眾就不經思考信以為真。

回到正題。

到了1924年,東京神田的須田町食堂推出了廉價咖哩飯。由於廉價咖哩飯很便宜,連打零工的人也吃得起,所以咖哩飯就完全成為日本的大眾食品。

在現在日本民眾的眼中,咖哩飯還然是廉價食物。廉價到一般學生和小市民都吃得起。日本的大學學生食堂或坊間的傳統食堂的菜單中,基本上都有咖哩飯。這些食堂中,最便宜的飯類食物通常是ハヤシライス(燉牛肉飯),其次是咖哩飯。(※關於燉牛肉飯,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ハヤシライス」這篇文章)


日本的連鎖速食餐廳的廉價咖哩飯。廉價咖哩飯通常是咖哩醬汁和白飯而已。咖哩醬汁裡是否有切碎的肉類和蔬菜類,就要看業者的營運方針而定。日本的咖哩飯的配置方式是一半咖哩,一半白飯。白飯和咖哩並沒有混在一起。一般日本人在吃咖哩飯時,也很少把白飯和咖哩拌在一起。日本人通常是從白飯和咖哩的「國界」開始吃,然後會為自己留下吃純白飯和純咖哩的機會。


便利商店的咖哩飯便當。便利商店的咖哩飯便當的配置和飲食店一樣,一半咖哩,一半白飯。照片中的便當是另外用一個盤子來隔離白飯和咖哩。這樣消費者才有機會吃到純白飯和純咖哩。

大部分的日本人都吃過咖哩飯,因為日本學校的營養午餐會提供咖哩飯。日本文部科學省的外郭法人團體日本運動振興中心曾經多次調查過日本小孩最喜歡的食物。在1995年到2010年的調查結果中,咖哩飯不是第一就是第二。也就是因為日本的小孩喜歡吃咖哩飯,所以營養師才會把咖哩飯列在每個月的菜單中。

除了營養午餐以外,日本小學的家庭科的烹飪課也會教小朋友做咖哩飯。日本人在做咖哩時用的基本食材是胡蘿蔔、洋芋、洋蔥、肉。大部分的日本人是在這個階段學會怎麼處理胡蘿蔔、洋芋、洋蔥、肉。小朋友在學校學會做咖哩之後,回家以後也可以到廚房幫忙父母。


日本的咖哩連鎖店的咖哩飯。咖哩醬汁裡有胡蘿蔔、洋芋、肉。一般日本家庭的咖哩飯就和這種咖哩飯差不多。

 
豪華型咖哩飯。對日本人而言,咖哩是廉價食物。有些外食業者會用附加食材來提高咖哩的商品價值。比較常用的食材就是炸豬排。喜歡吃炸豬排的人多少會想吃炸豬排表面的酥酥的麵衣。如果要把麵衣炸酥,麵糊就要裹得厚。如果麵糊裹得裹得厚,吃起來就會有麵粉味。由於咖哩醬汁口味重,正好可以蓋掉單調的麵粉味,所以有不少咖哩業者會提供炸豬排咖哩飯的菜單。

註:
現在的台灣民眾可能不會覺得咖哩飯很稀奇,其實這是最近十幾年的消費感覺。在1980年代以及更早之前,一般台灣大眾其實沒什麼機會吃到咖哩飯。到了1990年代,台灣商人大量輸入日本商品後,咖哩飯的能見度才漸漸提高。即使在1990年代,台灣不少打著咖哩飯招牌的飲食店當用的肉類食材還多半帶骨。光是挑骨頭就已經夠麻煩了,當然無法安心用餐。

台湾の町の電気屋さん

台湾で、「大同」と書かれた電気屋さんをたまに見たりする。
これは、日本でも東芝やパナソニックのお店というのがあるけど、
位置づけとしては、そういうのに似ている町の電気屋さんだよ。
  

大同というのは、台湾現地の各種家電を製造企業のことだよ。
このブログでも、何度か大同が製造する炊飯器について取り上げたことがあるんだけど、
大同は、テレビとか冷蔵庫とかラジカセのような生活家電を製造していて、こういうお店で販売したりしているんだよ
(炊飯器については、「台湾のレトロな電気炊飯器」「台湾の大同電鍋様容器が見えるお店」を見てね。)

大同のサイトによると、今現在で240の販売店が登録されているんだけど、
大同の直営子会社とかフランチャイズ加盟店とか各種提携しているお店を入れると、
大同の名前を使って商売をしているのは多分その数ではないんだろうなというぐらい、結構よく見る。

写真には「大同3C」とあるんだけど、「3C」いうのは、台湾ではよく使われる表現で、
コンピューター――パソコン、パソコン周辺機器、デジカメ、メディアプレーヤー
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携帯電話
コンシューマーエレクトロニック――家電
ということらしいので、こういうお店では、その手のものを取り扱っているんだと思う。
大同のお店では、別に大同の商品だけを置いているわけではなくて、
日本企業のものとか、有名企業の商品も置いていたりするみたい。

ちなみに、こういうところで売っている家電製品だけど、日本に買って帰って、そのまま使えることは使えるよね……
台湾のコンセントとプラグ」も見てね。

2013年那霸馬拉松賽後回顧(2)

(經查證,有人在「跑者廣場」撰文時,擅自把本站的照片數張公開在「跑者廣場」中,而且處理資料來源的方式非常草率。此舉已侵害到本站的著作權。從侵權行為也可以看出這個人的社會倫理意識。請跑友們尊重著作權,不要傷害我們。2014/1/12追記)

由於那霸馬拉松賽前的準備時間非常短,再加上我能掌握大會資訊有限,所以我在面對這個大會時,心情是既期待卻又非常不安。

11月29日,上午搭LCC到久違的沖繩。

我在七年前曾經到沖繩旅遊過一次。在沖繩旅遊的感覺非常有趣。一下飛機,就可以聽到機場播放的沖繩民謠風格的音樂。搭電車時也可以聽到沖繩民謠風格的鈴聲。

這裡的飲食習慣、建築風格、植物相等,完全和日本本土不同。感覺就像到了另一個國家一樣。奇妙的是這裡每個居民都會說道地的日語,而且街上的招牌、資訊全部都是道地的日文。

七年前的那次旅行,主要是開車到島上的各個大景點觀光,那霸市只是通過點而已。結果那霸市內除了首里城以外幾乎沒有玩到。

這一次,終於有機會一逛上次沒有體驗到的國際通。


牧志市場的海鮮及沖繩鄉土料理。一個人到沖繩旅遊的主要問題就是用餐比較不方便,因為有些餐廳不適合一個人消費。不過到市場吃海鮮就沒有這個問題。想吃什麼就點什麼。第一天晚上吃得好一點,順便留下一點回憶。萬一吃出了問題,賽前還有一天可以緩衝。

◆◆◆

11月30日,這一天上午的任務是去首里城觀光,下午到奧武山體育館報到。

由於七年前我也來過首里城,所以這次到首里城時,儘量走七年前沒走過的路線,然後體驗七年前沒有體驗過的事情。

 
首里城的茶點及書院庭園。首里城南殿有個喝茶的地方。南殿內部雖然不能拍照,但是這個喝茶的地方是例外。這裡提供點心是根據文獻重製的古代琉球王國的點心。書院庭園也是照著以前留下的照片重新復原,非常漂亮。由於吵雜的觀光客並沒有喝茶吃點心看風景的感性,所以他們不會對這個地方感興趣。只有來這裡喝茶的人,才有機會靜靜欣賞琉球庭園之美。

逛完了首里城,我在回車站的路上,巧遇了今年7月也在美瑛的民宿住宿的K君。

K君是美瑛民宿的熟客,而且有加入民宿的馬拉松同好會,這次來那霸挑戰初馬,而且和美瑛的民宿老闆在那霸市內訂了同一家民宿。

我透過K君的仲介,見到了睽違四個多月的美瑛民宿老闆。這次美瑛的民宿馬拉松同好會一共有五名成員來跑那霸馬拉松。大家中午一起到那霸港的食堂吃飯,然後到會場報到。我也趁機向美瑛民宿的老闆請教了一些集合及起跑時的注意事項。心裡頭終於有了個底。


這天傍晚,我住的旅館前的人行道上出現了40km的牌子。大會的氣氛愈來愈濃厚。

那霸馬拉松和我以往參加的東京及大阪馬拉松非常不同。東京和大阪馬拉松都是在天氣不太熱的時期舉行。不過那霸馬拉松的舉行時間的天氣仍然相當熱。因此跑步時要比以往更留意水分、鹽分,以及營養的補給。

那霸馬拉松的主辦單位對跑者的支援有限,沿途只有提供水和海綿,沒有運動飲料,也沒有香蕉和麵包。我雖然耳聞這個大會沿途有不少民眾私設的補給站,不過為了保險,我自己準備了4包Power Gel、10支Amino-Value、10支塩サプリ。

由於我對大會的工作人員配置狀況不太熟悉,因此這次決定不使用戰略。

◆◆◆

12月1日,這一天的任務就是平安完賽。


早上0730離開旅館,已經有跑者在40km的牌子附近熱身。

我在0755左右寄物完畢,0810上完廁所,然後就到集合場地集合。

本來我以為集合場地不大,一下子就可以走到自己的集合區塊。不過狀況和我想得完全不同,大會會場的集合動線標示非常少,我根本不知道我是不是走對了方向,結果我只能盲目地跟著和我同一區塊號碼的人走。

另外,大會有為跑者留了集合的空間,卻沒有為跑者留下移動空間,結果前往集合區塊的跑者發生大塞車。

本來大會指定的最後集合時間是0820,如果沒有在這個時間內入列的話,就要從最後出發。不過由於入列的人實在太多,現場的狀況根本不可能讓所有跑者在在0820之前入列完畢,所以各個區塊的入口在0820之後仍然繼續開放,我很幸運地在0830左右安全入列。我入列之後,依然看到有不少跑者在拚命找自己的區塊入口。看到這樣的情形,我深深體會到東京和大阪馬拉松真的是跑者的天堂。

我入列之後,就開始觀察周圍的狀況,研究一下這個大會是否有使用戰略的機會,以做為下次參賽時的參考。我得到的結論是:前段的跑者在0830之後會從運動公園移動到大馬路上,由於大馬路上沒有工作人員,所以無法用戰略。至於中段及後段的跑者列隊會拖到運動公園中,運動公園裡會有工作人員,所以有機會使用戰略。


大會鳴槍開跑後,我花了7分44秒通過起跑點。

我從早上寄物、上廁所、集合開始,就對那霸馬拉松的印象不太好。不過起跑之後,一切不滿全部拋諸腦後,完全進入享受比賽的狀態。在那霸市內的大馬路上跑步的感覺真好。


1K的國際通。這次由於事前有先到國際通走了幾趟,所以跑經過這裡時,心裡頭非常高興。因為我知道這個地方。

由於國際通的路並不寬,所以跑者開始塞車,大家的速度都變慢了。


到了4.6K,與儀大通左轉古波藏通的地點,尤達、達斯魔,以及兩名帝國兵站在路邊為跑者們加油。當我把相機對準他們時,他們也對我揮手,並擺出最帥的姿勢對應。

那霸馬拉松大約每5K就設有一個給水站。當我跑到快到5K左右時,就先吃了一包Power Gel,然後再吞了一支Amino-Value及塩サプリ,然後等著喝水。

不過我一看到第一個給水站時,就非常失望。因為給水站非常小。跑者們擠成了一團。為了喝水,我大約損失了將近20秒左右。

由於給水站實在不怎麼樣,所以5K之後我一直在煩惱水分的補給的問題。


8K左右,遇到了變態假面(瘋狂假面)。


13K左右,我從路邊的私設補給站拿到一根チューチュー。有了チューチュー,我再也不用擔心水分補給的問題了。

我以前就曾經聽說過跑那霸可以吃冰,不過大型馬拉松由於跑者多,沿途居民的私設補給站能支援多少跑者本身就是個問題。不過當我跑到13K,拿到了第一根チューチュー後,我開始相信那霸的私設補給站的力量。

東京和大阪馬拉松當然也民眾私設的補給站。不過這些私設補給站非常零星,支援效果有限。補給品多半會被前段跑者拿光,結果最需要補給的中後段的跑者反而拿不到東西。不過那霸馬拉松一離開市區,私設補給站愈來愈多。

在現代的機能社會中,分工愈來愈細。每個人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社會就可以順利發展。機能社會當中的社會安全網當然也在分工體系之下,由專門的人來負責。至於機能社會之前的社會,由於分工並不完全,所以很多事情必須透過彼此互助來度過難關。沖繩的社會就是這種互助型的傳統村社會。這種互助支援的精神,完全反映在那霸馬拉松沿途的私設補給站上。

馬拉松賽道沿途的民眾全部自掏腰包準備飲料食物提供給跑者。雖然大會的給水站設得非常小,不過有民眾自己準備茶水供應給跑者。雖然大會沒有提供運動飲料,但是跑者們可以從沿途民眾手中拿到免費的運動飲料。雖然大會沒有提供食物,但是跑者們可以從沿途民眾手中拿到免費的食物。即使是後段跑者,也一樣可以得到路旁民眾支援。

由於那霸馬拉松的私設補給站的非常多,所以就算完全不用大會公設的補給站也一點都沒有問題。這裡的私設補給站的補給品質遠遠超越東京和大阪馬拉松。這就是那霸馬拉松最大的魅力。


在這個大會中,我一共從路邊的民眾手中拿了12根チューチュー。既可以補充水分及糖分,同時也可以幫身體降溫。我真的非常感謝這些準備補給品的民眾。除了チューチュー以外,我還向民眾拿過幾次冰塊。含一個冰塊在嘴裡也可以補充水分及降溫,如果需要營養的話,用自己口袋中的補給包即可。

 
看到路旁的兔子、老虎,以及顏色有點怪怪的米奇、米妮在為參賽者加油,就覺得非常溫馨。

那霸馬拉松的一大問題就是賽道不夠寬。從鳴槍開始,我周圍的跑者的平均速度大概是6:40/km。對我而言,這種起跑速度有點慢。本來我以為跑個5~10K左右,大家就會跑得比較開。不過狀況和我想得完全不同。我周圍的跑者速度並沒有變快,反而從6:40/km漸漸掉到7:00/km。

大會前半的賽道寬度大概只能容納四到五名跑者並進。到了15K左右,我周圍大概有四成左右的人開始用走的。由於用走的人會佔掉賽道的一半左右,所以賽道實質上只能容納兩三名跑者而已。在這種狀況下,非常難加速。


中間點。當我跑到中間點時,已經花了2h35m。看了一下時間,我知道自己這次不太可能跑進sub5了。心裡有點難過,也有點無奈。

過了中間點之後,有很多下坡,不過由於賽道非常擠,所以下坡還是很難加速。這時候我開始調整心態:不要再去想時間的問題,就把這次大會當作一次沒有壓力的山路耐力及耐熱的長跑練習。


28K附近,糸滿市名城地區。這是那霸馬拉松路線中唯一可以看到海的路段,景色非常漂亮。這個地方是下坡跑段。賽道寬度仍然只能讓五名跑者並行而己。由於我的周圍有一半的人是用走的,所以還是很難加速。


看到海之後,又遇到火拳艾斯。


到了30K左右的地點,遇到調查兵團的成員。跑到這裡,賽道總算變寬了。不過在大太陽下跑了30K,身體相當疲勞,所以已經沒有力氣加速了。


跑到34.5K的地點,發現了大會隱藏寶物「燒賣」。本來燒賣並不是很珍貴的食物,不過在極度疲勞的狀態下,燒賣就會變得異常美味。當燒賣脂質和鹽分攝入身體的一瞬間,就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過了35K之後,我的雙腿已經非常疲勞。步幅從前半的80cm以上降到75cm以下。不過可喜的是雙腿並沒有抽筋。這時候,我就一直告訴自己,還有7K,再跑個7K就到終點了。


40K的補給站。跑到40K地點時,心裡頭非常高興。因為所有的難關已經結束,剩下的就是下坡,然後就是進體育場完賽。由於40K附近有幾棟團地住宅,所以在這裡為跑者加油的民眾當中,應該有不少團地妻以及團地妻的後裔。這裡的民眾當然也拿出各種補給品來支援跑者,不過由於我已經在39K地點拿了一支冰棒,所以並沒有拿這裡民眾的補給品。


最終關門。那霸馬拉松有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最後要跑體育場的跑道來完賽。體育場的入口叫作「最終關門」。日語的「最終關門」的意思就是最後的關卡。那霸馬拉松的大會設計的最後完賽時間是15:15。15:15時間一到,會場就會放煙火。放煙火的一瞬間,全場會歡呼,工作人員則會把體育場的鐵門關起來。沒在15:15之前進這個鐵門的跑者就瞬間失格。這個設計非常殘酷,但是可以增加大會後半的刺激性。這場大會最高潮的一刻就是15:15關鐵門的那一瞬間。這個鐵門是區隔天堂與地獄的關門。


終點的跑道。拍完這張照片,我就擠出全身的力氣衝過終點。

這次我的大會成績是5h19m14s,晶片時間為5h11m30s,排名為79XX。

這次的大會一共有27697人通過起跑點,其中有19298人完賽,完賽率為69.68%。這個大會有一萬多名跑者是在大會結束前一個小時才到達終點。我自己也是其中之一。由於這個馬拉松有很多上下坡,而且這次的天氣很熱。沒有完賽的人恐怕是被山路和天氣打敗了吧。

這次沒有跑進sub5,多少有點遺憾。不過這次大會前半段和後半段花的時間差不多,途中完全沒有抽筋,而且耐住了山路及高溫,得到了不少經驗值。


精工WristableGPS SF-710s記錄的軌跡。看到自己跑出的軌跡,當然很高興。不過再看看沖繩本島的全圖,就會覺得自己非常渺小。


精工WristableGPS SF-710s測出的數據。

SF-710s測到的距離是42.491km。由於大會賽道非常擁擠,跑步時難免要穿梭。此外,我在彎道部分多半是跑在外圈,這些因素都可能讓GPS測到的距離增加。

SF-710s測到的總上升量為706m,總下降量為687m。這個數據不見得正確,但是整個大會的確要爬不少坡。上上下下累積幾百公尺在所難免。


跑完馬拉松,晚上和美瑛民宿的同好會成員到那霸市內的居酒屋開慶功宴,順便交換一下馬拉松心得與資訊。這天晚上,我去的居酒屋裡頭所有的客人都是完賽跑者,而且不乏一些參加過好幾屆那霸馬拉松的跑者。居久屋的老闆額外拿出燒鳥及波布酒請客,氣氛非常好。鄰桌的一位從群馬來參賽的大姐得知我是外國人,馬上就把身上的群馬的奶油蛋糕送給我。這真的是以跑會友的世界。

出了居酒屋,在飲食店密集的街上隨便找個散步的人打招呼寒暄一下,對方是完賽者的機率非常高。大會雖然在1530結束,不過狂歡慶祝的氣氛一直延續到當天深夜的市區。

那霸馬拉松的大會規模以及品質或許比不上東京或大阪馬拉松,不過如果把沿途自主參與支援的民眾,以及賽後那霸市內的飲食店內的氣氛也當成大會的延申的話,這個大會是非常溫馨、非常值得回憶的一場狂歡慶祝活動。

元宝折り紙の折り図 その4

(便宜的に折り図としたけれども、今回は、折り図はなしだよ。)

元宝の折り方というのは幾つものアレンジがあるんだけど、
以前に紹介したもののほか、こんなのも発見したので、載せてみる。

よくよく見ると、何か見覚えがあると思うんだけど、
これ、ペーパーナプキンの折り方で見たことがあるやつなんだだよね。
だから、ペーパーナプキン、王冠などとキーワードを入れて、ググると折り図は出てくると思うので、
今回は、折り図は必要ないよね。

この折り紙を元宝だとして見れば、確かにそうなのかもしれないんだけど、
台湾でも、レストランにこのような形のペーパーナプキンを置く場所もあるわけで、
それが、台湾では絶妙に融合してしまったのかな。

ちなみに、この黄色い折り紙は、台湾ではよくありがちなもので、
祖廟が配付しているか、有料で分けているものだよ。

ほかの折り図を見たい人は、「元宝折り紙の折り図 その1」「元宝折り紙の折り図 その2」「元宝折り紙の折り図 その3」を見てね。
元宝については、「元宝という飾り物」「元宝の折り紙」を見てね。

2013年那霸馬拉松賽後回顧(1)

那霸馬拉松是我馬拉松二年生的餘興節目。這場大會對我而言其實來得有點意外。

本來今年就只打算參加東京和大阪兩場馬拉松而已。今年6月收到大阪馬拉松的報名成功通知後,今年的馬拉松行事就完全定案。我並沒有打算再參加其他大會。不過今年7月去北海道旅行之後,狀況發生了變化。

今年7月,我到北海道旅行了幾天,順便讓疼痛的大腿內轉肌有時間休息療傷。其中有兩天我住在美瑛的某個民宿。這個民宿是個西式的大木屋,大廳裡有張木頭大長桌,晚上民宿老闆和住宿的客人就在這張長桌上一起吃飯。這一天的住宿客來自日本各地,有家族旅行,也有獨行俠,年齡層從嬰兒到老人一應俱全。

晚餐時刻一到,民宿老闆坐鎮在長桌中間,抬頭挺胸,面帶自信的笑容,和周圍的住宿客聊天,在場住宿的客人們似乎也很習慣這種在民宿大廳齊聚一堂用餐聊天的文化。只有我的心態沒有調適好,消極地坐在長桌的角落,不知道該怎麼和其他人搭話,只是默默吃著餐盤中平凡的食物,然後靜靜地聽著這些旅行老手們和老闆的對話,來吸收經驗值。

民宿老闆和其他客人的互動非常好,從聊天內容可以得知老闆是個喜歡運動,而且熱愛大自然的大叔。

每間民宿都有自己的魅力。有些民宿可能用美味的食物來抓住客人的心,有些民宿則是為客人安排特別的娛樂活動。至於我投宿的這間民宿,餐點非常平凡,也沒有為客人安排特別的活動,最大的魅力是老闆喜歡談天說地,和客人聊天。而且會把普通的事情聊得非常有趣。

聊著聊著,老闆聊到了跑步的事情,聊到他身上穿著路跑的紀念衫。

這個話題真的救了我一命。因為當晚我身上正好穿著2012年東京馬拉松的紀念衫。

老闆得知我跑過東京馬拉松,而且得知我是外國人,非常高興。結果晚餐時的中心話題就自動轉向馬拉松。

民宿老闆以前最常做的運動是長距離越野滑雪,7年前才開始迷上跑步。在2011年參加過東京馬拉松。當時老闆是在鎖骨骨折的狀態下,用醫療器具吊著左手臂出場,以3h52m左右的成績完賽。完賽之後還面帶笑容接受媒體訪問,照片上了著名的運動雜誌。老闆除了跑馬拉松以外,也參加過100K的超馬,三次完走,四次途中棄權。對他來講,馬拉松就像遊戲一樣。一個年過50的人,能這麼有精力,恐怕是長距離越野滑雪打下的體力基礎。


美瑛的民宿附近的農地。我投宿的美瑛的民宿附近的風景很漂亮,有些職業風景攝影家會到這一帶取景。附近農家還在農地旁立了個牌子。牌子上寫著我非常熟悉的文字。即使是不懂日文的台灣人也可以看得懂牌子的意思。

當天晚上,民宿老闆和其他獨行俠的住宿客在大廳的長桌上聊天,我這個外國人意外成為老闆聊天的主要對象。老闆豪邁地大談他在台灣及越南旅行時遇到的趣事。另外也談了不少馬拉松的趣事。當話題講到馬拉松時,老闆每聊一個段落,就會笑咪咪地對我說:「8月5日,NAHA」,然後就接一段爽朗又略帶一點俏皮的笑聲。

「8月5日,NAHA」

這天晚上,這句話我大概聽了不下20次。

這是一種刺激潛意識的手法。老闆的目的就是要對我洗腦,要我在8月5日上網報名那霸馬拉松。

為什麼老闆要用洗腦的方式來推銷那霸馬拉松呢?

其實這就只是熱情的跑者用半帶惡作劇的方式把自己最喜歡的比賽推薦給同好,讓大家有機會一起享受好比賽而已。如果不想接受這種推銷的話,就要舉出更有趣的比賽來反擊。不過我的經驗淺薄,就只參加過東京和大阪這種入門級的大會而已,所以只有挨打的分。

後來老闆給了我一張名片,我看了名片,才知道老闆在民宿組了馬拉松同好會。這裡的馬拉松不是單純的路跑馬拉松,還包括長距離越野滑雪。恐怕老闆的本業是營運長距離越野滑雪及路跑同好會,真正在營運民宿的是老闆娘。

一開始我擔心大阪和那霸的時間會相衝,所以想婉拒老闆的盛情邀約,不過後來查證了一下,今年的大阪馬拉松的大會日提前了一個月,不會和那霸馬拉松相衝,我自己也覺得這是一個體驗其他比賽的機會,於是我就決定報名那霸馬拉松。

美瑛的民宿老闆的洗腦完全成功。

去北海道旅行,結果誘發了報名那霸馬拉松的動機。這種感覺非常奇怪。

◆◆◆

今年的大阪馬拉松和那霸馬拉松之間隔了五個星期。對我而言,五個星期非常短。

當我跑完大阪馬拉松後,心身俱瘁,出現了倦怠感。不過因為還有那霸要跑,所以我休息了將近兩個星期後又重開慢跑練習。

然而非常不巧,我平常練跑的河濱道路從10月下旬開始大興土木,部分路段變成不適合跑步的泥巴地,可以跑步的地方每天都有砂石車經過,而且塵土飛揚。以往設計的練習路線大約有半年暫時不能使用。所以我必須要設計新的慢跑路線。我平時練跑的路線的里程計算其實非常粗糙,如果要設計新路線的話,就要設得精確一點。要得到精確的里程資料,最方便的工具就是GPS錶。

本來我對GPS錶一直保持觀望的態度,因為GPS錶的技術還不算成熟,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不過最近一年間,GPS錶的功能愈來愈好,可以測里程、步幅、步頻,甚至高度。這些資料對改善訓練非常有用,於是我決定買一支GPS錶。

比較了各家品牌後,最後決定買精工的WristableGPS SF-710s。本來我也想買同系列的心跳帶,不過很多店沒有現貨,所以暫時放棄。

精工是去年才參入運動GPS錶市場,不過推出第一款GPS錶時,就有體積小、重量輕、計測時間長,10氣壓防水等優點。雖然很多技術還不成熟,但是不少日本跑者對精工的GPS錶抱著非常大的期望。SF-710s是精工的第二代GPS錶,比第一代的SS系列多了不少功能。雖然還是有很多地方不成熟。不過我的目的就只是為了日常的跑步、散步,以及騎車,SF-710s可以測出我想知道的數據,而且使用時間長,價位也比日款的Garmin ForeAthlete 910XTJ便宜,對我而言已經足夠。

※有些台灣人看到日本賣的Garmin 910價位比較高,就膚淺地以為日本所得高,所以賣得貴。其實,日本的英文版的Garmin 910的價位和台灣差不多,甚至可能比台灣便宜。貴的是正式代理的日文版。這是因為日文版改了文字介面,追加了捕捉日本準天頂衛星系統的功能,程式也另外重寫,所以會比英文版貴上5000~10000日元。


精工的WristableGPS SF-710s。可以測里程、速度、步幅、步頻、高度等,而且可以長時間使用。


皇居10K。買了SF-710s後,我選在皇居初試寶刀。在櫻田門前花了36秒抓完衛星訊號。我跑的是穿越櫻田門下方的路線,平均一圈為4.945K。畫出來的軌跡還算漂亮,沒有畫到大馬路對面,精度超越第一代SS系列。跑步時,可以看到自己的速度。跑完之後,把資料傳到NeoRun的網站,我最想知道的步幅、步頻、步數全部都測出來,這些資料對我今後的練習非常有幫助。

講到測位精度問題,如果GPS描出來的軌跡和地圖有落差時,有時候的確是GPS機器的問題。但是有時候也可能是地圖的問題。因為地圖本身是由衛星或是飛機拍下的空照圖,再加上一些測量的資料組合繪製而成。然而很多衛星或是飛機的空照圖並不是從正上方拍攝,因此有些地圖難免也會有些許誤差。所以在判斷測位精度時,要從多方面的資料比對才行。


東京三河島車站附近的下町小路。為了測試SF-710s的能力,我抽空到東京的下町散步。三河島一帶是關東地區非常古老的韓國城,有不少韓國家庭料理店,歷史比大久保和川崎還久。這一帶有很多狹窄的小路,有些路甚至窄到無法行駛汽車。由於狹路兩邊的房子會遮蔽衛星訊號,所以測位精度下降,軌跡就沒有那麼漂亮了。不過還是可以看出大致的路線。

對我而言,路線軌跡本來就只是參考用的功能而已。狹路散步測試的目的只是為了確認現在的GPS錶的實際測位能力。我使用GPS錶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測我跑步時的速度、里程、步幅、步頻。再加上我平常都是到空曠的地方練跑,所以我並不太在意狹路的測位問題。

之後,我又到皇居重測了一次10K。第二次的皇居測試是改跑凱旋濠外圈路線。一般人說的皇居周長5K指的就是凱旋濠外圈路線。5K是約略的數字,實際周長大約在4.97K~4.98K左右。這次用精工測的結果是平均一圈4.989K。精度相當高。

個人對精工的新錶的功能還算滿意,不過這支錶還有一些不足的地方:
使用時的最低溫度為-5℃,不適合用在寒冷地帶的活動。
沒有電子羅盤功能,無法偵測東西南北方位。
錶中的記錄資料不能個別刪除。如果要刪除記錄,只有RESET一途而已。
(※追記:2014/05/22 程式改版後,錶中記錄已可個別刪除,但是要釋放錶中的記憶體的話,仍須RESET。)
NeoRun的網站系統設計有點簡陋。錶中的每筆資料只能上傳一次,如果不小心在NeoRun上刪除了某一筆資料的話,就算錶中還留有該筆資料,這筆資料永遠無法再上傳。
資料在上傳過程中如果USB接觸不良的話,傳輸的資料可能會不完整。由於每一筆資料只能上傳一次,所以傳輸發生錯誤時,該筆資料永遠無法修復。
(※追記:2014/05/22 Run Conect、2014/06/19 NeoRun大改版後,如果上傳如果發生錯誤,上傳失敗的資料已經可以重新上傳。)

由於這支錶的使用時間很長,所以也可以當作普通的手錶。這支錶雖然可以顯示年月日,但是沒有星期資訊,也沒有鬧鈴功能。

總而言之,GPS錶的技術及相關的資料系統還有很多進步空間。再過個三四年,各家業者必然會推出功能更強的GPS錶,也可能發展出比較成熟的資料系統。到時候SF-710s其實也用夠本了。

※追記1:2014/06/19 NeoRun大改版後,網路介面變得非常華麗,但是實用度比改版前差,看記錄資料時非常不直觀,完全沒有顧慮到跑者閱覽資料時實質的需求。這個改版把原有的優點全部破壞掉了。個人非常失望。

※追記2:2014/09/12 精工系列的GPS錶和某些電腦在做資料連線時,電腦會抓不到手錶。解決方法非常原始,檢查USB端子,檢查手錶和充電座的接觸端子,檢查充電座的USB線的狀況,然後反復小心重新連結,或是改用電腦的其他的USB插孔。這個問題可能是精工設計上的瑕疵。

◆◆◆

從大阪馬拉松賽後休養結束到那霸賽前,我實質能夠運用的練習期間只有三個星期而已,我必須設法在這三個星期間找回自己的長跑感覺,然後儘量把自己調整成最佳狀態。在這三個星期間,我騎了一次100K的腳踏車,跑了五次10K的長跑。最後一次的10K練習時,跑步的感覺大概回復到九成左右。不過這次沒有時間做20K等級的長跑練習,所以非常心虛。

另外,一個人到那霸參賽多少會有一點不安,因為我掌握的資訊並不多。我只知道那霸馬拉松的規模和東京、大阪不同。東京和大阪的主辦單位會運用大批義工,徹底把參賽者當成國王或是女王伺候,不過那霸的主辦單位並沒有這麼做。在那霸,很多事情可能要自己想辦法解決。我唯一可以諮詢的對象大概就是對我洗腦的北海道民宿老闆。雖然我在出發之前有用簡訊和北海道的民宿老闆聯絡過,不過我們有各自的行程,在那霸是否能見得到面還是個問題。如果沒機會見面的話,我就只好自己一個人當獨行俠冒險,臨機應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