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與粥

對台灣人而言,粥是一種非常普通的食物。台灣很多夜市裡都有廣東粥的攤位,當過兵的台灣人對部隊早餐的印象不外乎是稀飯和饅頭,台灣的許多飯店旅館提供的早餐多半也有粥類。有時候白飯吃膩了,偶爾煮一鍋粥來吃,對台灣人而言一點都不奇怪。在台灣人眼中,稀飯是極為常見、非常普通的主食。

日本雖然也是米食文化圈,不過日本人不像台灣人那麼常吃稀飯。恐怕有不少日本人一輩子當中,吃稀飯的機會可能比吃牛排的機會少。到日本旅行過的台灣人在日本旅館吃早餐時,早餐內容不外乎是白飯、味噌湯、納豆、烤魚,就是沒有稀飯。

日本人對稀飯的印象是生病時才吃的食物。如果某個日本人家中有人生病的話,家人就會煮稀飯給生病的人吃,而且稀飯也就只是給生病的人吃而已,其他健康的人用餐時可能還是都吃白飯,就只有生病的人一個人吃稀飯而已。當然,如果有人很少生病的話,可能就沒什麼機會吃到稀飯了。因此日本人吃稀飯的機會少於吃牛排的機會一點都不誇張。

雖然日本人很少吃稀飯,不過在日本的超級市場中仍然買得到稀飯類的商品,只是這些商品不能算是主流商品而已。

每年一月初,日本許多超市都會販賣一種叫作「七草粥」的商品,「七草粥」是一月七日的應景食品。事實上,一月七日 (人日) 吃七草粥其實是受到古代中原文化的影響所留下來的習慣。華人世界的「人日」本來是指農曆的一月七日,不過由於日本把新年改在陽曆一月一日慶祝之後,也把「人日」一同搬到陽曆的一月七日。因此日本許多超市才會在一月七日之前促銷「七草粥」。


七草粥的七草。

編號 日文名稱 中文名稱
水芹
御形 鼠鞠草
繁縷 繁縷
仏の座 稻槎菜
蘿蔔 蘿蔔
蕪菁

※表中的日文名稱是日本商家販賣七草粥時所用的傳統名稱,而非一般名稱。

七草粥雖然說是應景用的食品,但是和聖誕節的蛋糕或是新年的年糕、蒲鉾、伊達巻相比,七草粥的能見度其實很低。

◆◆◆


七草粥。當稀飯煮得差不多的時候,加入切碎的七草,再加一點鹽,七草粥就完成了。一般日本人在煮七草粥時頂多就只是加了一些鹽而已,所以七草粥的味道非常單調,不如用高湯煮出來的稀飯那麼好吃。


另一種七草粥。這張照片中的七草粥用調理包製成的七草粥。每年一月初,如果日本的超市設有七草粥的販賣區的話,這個販賣區除了會賣真正的七草植物,也會賣七草粥的調理包。而調理包其實也就是像速食麵裡面附的脫水蔬菜。當稀飯煮好之後,把調理包中的脫水七草拌入稀飯中即可。當然,口感也非常單調。


お茶漬け式 (茶泡飯) 七草粥。每年一月初,日本的超市中除了賣真的七草植物,以及簡易的七草粥調理包以外,也會賣茶泡飯(お茶漬け)的七草粥食品。因為茶泡飯的調理包已經不是純粹的七草粥,佐料中還加入了其他成分,所以口味會比上述的兩種七草粥好吃。然而茶泡飯能否算是稀飯,本身就是個問題。

當一月七日一過,日本的超市就會立刻撤掉七草粥的商品區。事實上,七草當中,日本人比較熟悉的東西只有水芹、蘿蔔和蕪菁而己,其他四種菜平常不太容易見到。再加上七草粥是能見度比較低的應景食品,所以很多日本人可能根本就沒吃過這種東西。日本人之所以會知道七草,是因為日本高校的國語課會學到這些東西。

日本人受到古代中原文化的影響,一月七日吃七草粥,一月十五則吃小豆粥。日本的小豆就是紅豆。而小豆粥則是紅豆稀飯。嚴格來說,小豆粥也可以算是一種特定時期的應景食品,不過並沒有像七草粥那麼特別。


日本的小豆粥。台灣人眼中的紅豆稀飯是好吃的甜點,不過日本人眼中的小豆粥就只是加了紅豆的稀飯而已,裡面只加了少許的鹽,沒有糖。也就是說,在日本人的印象中,小豆粥 (紅豆稀飯) 不是甜的。這種情形就和日本的赤飯非常類似 (※關於紅豆飯,可以參考本站的「日本的赤飯」這篇文章)。

那麼,日本人真的不吃稀飯嗎?

其實日本的關西地方還是有吃稀飯的文化,甚至有些商家早上也有提供稀飯類的食品。不過這只能算是日本的地域文化,整體而言,日本人並不像台灣人那麼常吃稀飯。

註:
日本人覺得稀飯是給病人吃的食物,這是因為日本人認為稀飯容易消化。不過食物是否容易消化,除了食物形態、成分以外,也會受到消化系統的酵素影響。由於吃稀飯時不太需要咀嚼,所以多少會影響消化液的分泌量。因此稀飯是不是真的容易消化,其實還有很多變因。

相關文章連結:
日本的雜煮與雜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