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的「絆」(きずな)

日本漢字能力檢定協會從1995年開始,每年12月都會公布一個由日本大眾推薦,可以反映該年世界或是日本社會的代表漢字。這種「今年の漢字」在日本已經成為每年媒體必然報導的文化活動。2011年最多日本民眾推薦的代表漢字就是「絆」。

日文的「絆」指的是什麼呢?

分析日文詞彙的意義時,首先要看這個詞彙是傳統和語,或是從中原或西洋傳來外來語。

日文的「絆」並不是從中原或是西洋傳來的詞彙,而是和語的「きずな」。

和語的「きずな」本來是指栓動物的繩子,後來有人把「きずな」引申成深厚的情感關係。現代日語中的「きずな」這個詞多半就是指深厚的情誼。由於「きずな」原來的意思指的是栓動物的繩子,在中文的世界中,栓動物的繩子叫作「絆」,所以古代的日本人就借用了「絆」這個漢字來表現日本和語中的「きずな」這個詞。巧的是,中文的「絆」和日文的「きずな」後來都從具體的物轉為一種看不見的抽象概念。

雖然中文的「絆」和日文的「きずな」本來的意思都是指栓動物的繩索,而且詞彙意義的演變都是從具體的物轉為看不見的抽象概念,但是這並不代表現代中文的「絆」和現代日文的「きずな」的意思完全相通,也不代表兩者的用法完全一樣。

如果去查一下日華辭典,會發現有字典把日文的「きずな」(絆) 解釋成「羈絆」。其實這是錯誤的解釋

「羈絆」這個中文不但沒有傳達出現代日文的「絆」的精神,反而讓很多日文學習者誤解了日文的「絆」意義。

中文的「羈絆」指的是束縛。主要用在痛苦、煩惱的地方。當然,也有一些作家在作品中用「羈絆」來形容親情或友情,親情友情雖然有溫馨正面的部分,但是這是反襯修辭手法。「羈絆」暗示了親情友情當中的不自由的苦澀部分。現代中文的「羈絆」在某種程度上是帶著負面意義的詞彙。

至於現代日文的「絆」是非常正面詞彙。日文的「絆」如果用在家庭的話指的是親情連帶關係,翻譯時可以直接譯作親情。如果用在朋友之間的話則指的是友情連帶關係,如果要翻譯的話,可以直接譯作友情。當然,如果強度不夠的話,其實還可以加上濃厚、厚重等形容詞來強化意義。不過要注意的是,「絆」所表達的「情」雖然濃厚、厚重,但是並不沉重。親情和友情或許有沉重的部分,但是日文的「絆」指的並不是親情和友情中的沉重的部分,「絆」指的是而是好的那一部分,而且這個好的部分是切不斷的部分。

親情和友情雖然可以算是一種「絆」,但是「絆」並不侷限於親情和友情。即使是不認識的人、從未謀面的人,只要他們的心能彼此共感,就表示他們之間有「絆」(溫暖人情)。用最簡單的例子來說明的話,日本在2011年3月11日發生大地震之後,各國民眾開始捐錢支援日本,這些捐錢的民眾可能根本就沒去過日本,可能一輩子從來沒和日本人往來過,但是在這個情況下,這些捐錢支援日本的各國民眾能感受到日本的狀況,這種共感的連帶構造就是「絆」。在震災之後,日本各地非災區的民眾自願到日本東北的災區從事義工活動,這些人可能根本就不認識災民,可能也從來沒去過日本東北地方,他們之所以會去災民從事義工活動,是因為他們認為這時候應該出點力來幫助需要幫助人,這種動機就是源自於「絆」。當然,這些義工和受災民眾交流之後,又會強化他們之間的「絆」。

「絆」這個字之所以會成為2011年的日本「今年の漢字」,是因為今年日本大眾對「絆」的感受特別深。日本漢字能力檢定協會在公布「絆」這個字之後,還在網站上指出:
「日本人從大災害之後,重新感受到家族、朋友之間的『絆』。從地域、社會到整個地球都有這種『絆』。新時代的社交媒體創造了新的『絆』,也深化了舊有的『絆』。」

漢檢協會對「絆」這個字的評論也非常正面,一點都不沉重。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日文的「絆」的意思其實比較接近「情誼」。如果把上面文章部分的「絆」換成「情誼」的話,文義其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如果照著一些日華辭典中的解釋,把「絆」換成「羈絆」(拘束、束縛) 的話,意思則完全走樣。

如果再看看那些向漢檢協會推薦「絆」這個漢字的民眾的推薦理由的話,可以發現有不少人是因為在災難中重新體驗了人與人之間的「絆」,所以覺得這個字可以代表2011年的漢字:
「在災害當中,應該珍惜『絆』,彼此互相幫助。我自己拿到鄰居提供的食物時,也感覺到了『絆』。」(宮城縣15歲男性)
「因為世界、日本有『絆』支持我,所以我才能撐到現在。」(福島縣42歲女性)
「在大家的支援及鼓勵下,這種『絆』支持我過了這悲傷和痛苦的半年。」(岩手縣43歲女性)

從這些推薦理由可以發現,這些人能在痛苦當中撐下來,就是因為「絆」的力量。這個「絆」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連帶關係,在這個場合,「絆」可以譯作「溫暖的人情」。如果把上面的句子中的『絆』替換成「溫暖人情」的話,完全沒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

但是如果把『絆』替換成「拘束」「束縛」的話,意思會完全不通。所以現實中日文的「絆」的意思顯然和一些日華辭典所解釋的「羈絆」(拘束、束縛) 完全不同。

2011年4月11日,當時的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幾個國外媒體上投書感謝外國支援,文章的原題是「絆 Kizuna – the bonds of friendship」。當時日本交流協會發布的中文版的感謝信中把「絆」譯作「厚重情誼」。這個翻譯非常貼切,完全傳達出了感謝信想表達的主旨。

然而,如果只是看到「絆」這個漢字,就聯想和「絆」這個字沾上邊的中文詞彙,然後看到日華辭典中「羈絆」這個詞,就直接把「絆」譯為「羈伴」(拘束、束縛) 的話,感謝信的內容就會扭曲變調。不過從交流協會的翻譯結果來看,交流協會顯然在翻譯時非常細心,一點都不草率。

「絆」之所以會成為2011年的代表漢字,其實某種意義上是日本民眾看到媒體大量使用「絆」這個字的影響,所以對這個字印象深刻。基本上,會參加「今年の漢字」推薦活動的人,其實多少是那些生活中還能擠出空檔的人,由於這些人有這些餘是是因為他們保有比較多的社會資源,所以也比較容易感受到「絆」的存在。如果生活狀況很糟糕的話,恐怕也沒有心情去寫明信片參加活動。

講到這裡,有些人可能會想:這種「絆」的解釋會不會是東日本大震災之後所產生的新解釋呢?

其實,這種「情誼」的解釋,並不是震災之後才出現的。

◆◆◆

以娛樂次文化為例,2006年,日本的萬代南夢宮遊戲製作公司推出了一款叫作「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戦場の絆」的多人連線的大型電玩遊戲。這個遊戲就是玩家們坐在駕駛艙式的遊戲機當中,透過網路和其他玩家組隊作戰。遊戲標題的「戦場の絆」指的就是作戰過程所產生的連帶關係,完全沒有任何沉重或是束縛感覺。

另外,日本的GAINAX於1995年製作的電視卡通「新世紀エヴァンゲリオン」(EVA) 的第六集中,在ヤシマ作戰中待命的碇真嗣和綾波零有一段對話,內容大致如下:
碇:綾波為什麼要駕駛EVA?
綾波:因為「絆」。
碇:「絆」?
綾波:對,「絆」。
碇:是和爸爸的(絆)嗎?
綾波:是和大家的(絆)。
碇:妳真堅強。
綾波:因為除了這個,我沒有別的東西。

對碇真嗣而言,駕駛EVA是沉重的負擔,非常痛苦。但是綾波零對駕駛EVA卻完全沒有排斥感,沒有任何遲疑。另一方面,碇真嗣和父親碇源堂的連帶關係非常弱,而綾波零和碇源堂的連帶關係則非常強,這個連帶關係是什麼呢?簡單地說就是恩情。對零波零而言,這種恩情是她僅有的寶物,因此她透過駕駛EVA來保住這個寶物。從這個構造來看,綾波零非常珍惜「絆」,這個「絆」絕非「羈絆」,而是指和EVA工作人員的情。至於碇真嗣和他人之間「絆」(情誼) 則非常脆弱,而且他顯然在面對一種令他喘不過氣來的強大的「羈絆」。

日本在1990年後半,漸漸出現一些打著「絆作り」旗號的新行業。「絆作り」就是指為需要的人建立「絆」。當時的日本大眾漸漸開始接觸電腦網路,很多人雖然透過電腦網路認識許多新朋友,但是真正非常要好的朋友其實並不多,因此就有商人想出幫人開發、強化與他人的連帶關係的服務。舉最簡單易的例子,就是婚姻仲介業。雖然婚姻仲介業並非1990年代才出現的行業,不過1990年代後半有一些婚姻仲界業開始用建立人與人之間的「絆」來自我宣傳。此外,當時一些新興宗教以及一些傳銷業者也喜歡用「絆作り」來強調自己的正面性。這些業者之所以會用「絆作り」來宣傳,就是因為日本人眼中的「絆」是非正面的東西,非常溫馨濃厚,而且一點都不沉重,完全沒有負擔。當然,「絆作り」的行業並不限於婚姻仲介、傳教、傳銷。有些雜誌介紹網路交友,或是企劃一些曾進網路使用者連帶感活動,都可以算是「絆作り」的服務。

從這些例子可以得知,在東日本大震災之前,許多日本人對「絆」的認知就是一種連帶關係,這種認知映在一些行業的行象建立手法及次文化的作品上。同時也可以知道,現代日語的「絆」(情誼) 和中文的「羈絆」(拘束、束縛) 之間的意義落差相當大。

2008年8月,日本推出火影忍者的電影片卡通『NARUTO -ナルト- 疾風伝 絆』,這部作品之所以會用「絆」這個字,是因為劇中鳴人和佐助聯手對抗敵人,這種合作的連帶關係就是一種「絆」,而鳴人和佐助身上都保有一些和木葉連帶關係的象徵,這也是一種「絆」,作品標題的「絆」其實就是在傳達這種正面的連帶關係。不過電影到了台灣時,一些電影介紹卻把「絆」譯成像負擔一樣的「牽絆」、「羈絆」。雖然鳴人和佐助之間的關係複雜,確實有沉重的部分,但是這不是電影的主旨,「牽絆」和「羈絆」並沒有表達到原作品標題的「絆」的意義。

2010年1月,日本推出了遊戲王的電影版卡通『遊☆戯☆王 ~超融合!時空を越えた絆~』,這部作品是遊戲王卡通的第三代主角穿越時空到第二代和第一代作品的時代,請前兩代的主角一同聯手對抗敵人。因此作品標題的『時空を越えた絆』的意思指的是三個不同時代主角的連帶關係,也可以說是跨越時空的友誼。不過台灣的媒體在介紹這部作品時,卻把標題譯作「跨越時空的羈絆」。作品原來的標題非常明確地強調了主角們的友情,作品中的時空並沒有束縛三名主角,而「羈絆」這個詞也沒有傳達出原標題的「絆」的意義。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把華人作家的作品譯成日文時,作品中如果有「羈絆」這個詞時,這些詞也不太可能被譯成「絆」(きずな)。這是因為兩者的意思完全不一樣。而日本人用的中日辭典中的「羈絆」的解釋是拘束、束縛,完全沒有「絆」(きずな) 這種解釋。從這裡也可以看出日本的出版社在編字典時非常細心,完全沒有被中文漢字混淆。

為什麼會有人把日文的「絆」誤譯成「羈絆」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翻譯的人並沒有確實理解現代日語的「きずな」以及現代中文的「羈絆」的意義,而事後也沒有去檢視整個意義傳達的文脈連續性。對消費者而言,有能力從事翻譯的人理所當然懂得外語詞彙的意義,因為這是翻譯專業。然而從日文的「絆」的誤譯來看,翻譯者既沒有確實了解外語詞彙的意義,也沒有事後檢查,連續犯了兩個翻譯的大忌。另一方面,對日文一知半解的華人一看到日文漢字,很容易會切換到自己的母語邏輯解讀,結果語言思考被漢字拘束。然而問題是「きずな」偏偏是和語,只是他借用了「絆」這個視覺表現而已。從這種種現象來看,日文的「絆」的誤譯也反映出了業者找了一知半解的人來充當翻譯,這就是業者的心態。

事實上,一知半解造成的誤譯並不限於「絆」而已。另一個典型的例子是1999年左右漸漸在日本流行的「癒やし」這個詞,日語的「癒やし」指的是治療、療傷。但是有不少台灣人看到「癒」這個字時,思考就被漢字束縛,然後把「癒やし」誤譯成「治癒」。療傷是一種行為過程,治癒則是療傷的結果,但是這絕對不是唯一的結果,療傷之後未必一定會治癒。2000年代前半日本媒體經常談到的「癒やし系」的意思是具有療傷效果的消費對象 (多為藝人或是商品),而「療傷」則是指可以讓人安心、暫時忘卻日常生活中的煩惱。儘管「癒やし系」的東西可以療傷,但是那只是一種對症療法,最後的結果並不會讓煩惱完全消失,當然也達不到「治癒」的效果。

再回到正題。誤譯的另一個原因是在資台灣許多字典工具書的內容已經很久沒有更新,而且許多不合時宜的解釋一直都沒有修正。日語學習者如果想查「絆」這個字的話,字典上的那些未曾更新,或是不曾被檢視過的資訊很可能會誤導學習者。而出版業者往往也對這種事情視而不見,完全不覺得自己有責任對消費者、社會提供正確、有用的資訊。這個結果就是工具書的內容和現實脫節,進而讓台灣的資訊和外國的實情脫節。事實上,和現實脫節的工具書並不只是日華辭典而已,台灣的國語辭典基本上也多處於資訊停滯狀況,市面上所賣的新字典其實二三十年前的字典的內容幾乎沒什麼太大的變化,因為幾乎沒有更新,業者就只是靠二三十年甚至更早以前的人建立的資訊維生,沒什麼進步。這個結果就是大眾根本就不想買新字典。如果硬要說這些字典有進步的話,就是書皮設計變漂亮了,不過書皮多半是外包的設計公司設計的,而不是字典出版業者自己的努力。

那麼日本呢?基本上日本的出版社都很用心編字典,即使在出版業不景氣的時代,他們還是肯繼續更新及修正內容,因此大學生和社會人都很樂意買新字典 (紙版也好,數位版也好)。近二十年間,由於世界變化非常大,就算排除那些曇花一現、非常不安定的流行語,還是有新生了許多重要的新詞。因此對出版社而言,不努力編新字典就會被淘汰,對大眾而言,手邊如果沒有新字典的話,知識就會趕不上時代潮流。

※看了這篇文章,仍然對中文的「羈絆」「牽絆」用法有疑義的人,可以參考本文的留言部分。
※關於日文的「絆」的翻譯問題,可以參考本站的「翻譯漫談」這篇文章。
※想知道日本人怎麼看「絆」這個字,可以參考本的「深い心のつながりとしての「絆」」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