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的節拍感(3)

在華人世界中,中文是一個字一個音節,非常簡單。不過在日本人的感覺裡,中文卻是一個字兩拍。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日本人用片假名來表現中文的「你好」時,通常會寫作「ニーハオ」,即「你」字對上「ニー」這兩拍,而「好」則對上「ハオ」這兩拍。至於日本人在表現中文的「謝謝」時,則通常會寫作「シエシエ」,也是一個字對兩拍。而日本人在學中文時,最先學到的「我是日本人」這句話,如果用片假名來表現的話,則通常會寫成「ウオシーリーベンレン」,也是一個字對兩拍。

事實上,這種一個漢字對兩拍的現象也可以在日文中的「漢語」中看得到 (注意:這裡所謂的「漢語」並不是指某種語言,而是指由中文傳到日文中的詞彙。台灣人所謂的「詞」在日文叫作「語」,詳情請見台灣及日本的文法基本用語比較這篇文章)。很多華人之所以覺得日文學起來很有成就感,就是因為日文中有許多不用學也看得懂的詞彙,這些詞彙就是所謂的「漢語」。日文中的「漢語」中,很多都是兩個字四拍的詞彙。例如「最高」(さいこう)、「方法」(ほうほう)、「妖怪」(ようかい) 等。當然,日文中的「漢語」中,也可以找到不少兩個字三拍,或是兩個字兩拍的詞彙,但是最多的還是兩個字四拍的詞彙。

日本的語言學家金田一春彥曾經指出,日本人對四拍的詞彙比較有好感,四拍詞彙讀起來有一種安穩的感覺。或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日本在十九世紀時造出一堆兩個字四拍的「和製漢語」。

事實上,日本人對四拍詞彙的好感並不限於漢語詞彙。在日語中的和語、外來語部分也可以發現許多四拍詞彙。

和語中的四拍詞彙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日本的男性的名字。日本的戰國時代的武將的名字中,很多都是四拍。
例如:

漢字
信長 のぶなが
秀吉 ひでよし
家康 いえやす
信玄 しんげん
謙信 けんしん
政宗 まさむね

雖然近幾年日本人取名字的方式有些變化,但是在現代日本男性的名字中,也一樣可以找到不少四拍的名字。例如日本的棒球選手「一朗」(いちろう)、「大輔」(だいすけ) 等。而台灣人非常熟悉的王貞治雖然不是日本人,但是他的名字的「貞治」的日文是讀作「さだはる」,也是四拍。雖然在現代日本男性的名字當中,也有不少三音節的名字,甚至還有兩個音節、五個音節的名字,但是整體來看,目前還是四個音節的名字較多。至於日本女性的名字則以三個音節或兩個音節為多,四個音節則非常少。這是因為短音節的名子聽起來比較輕快、可愛,比較符合日本家長眼中的女孩子的形象。

除了日本人名以外,四拍的詞彙其實也經常可以在日語的外來語中發現。由於日語的外來語是來自外文詞彙,因此日本的外來語的節拍往往會遷就原來的外文詞彙。在這種狀況下,很多外來語詞彙就會變長。例如個人電腦的外來語叫作「パーソナル・コンピューター」(personal conputer),一共11拍。不過很少日本人會在會話中真的說出「パーソナル・コンピューター」這個11拍的詞彙。大部分的日本人是把「ナル・コンピューター」講成四拍的「パソコン」。

◆◆◆

在電腦還不普及的時代,很多文書是用電動打字機製作的。電動打字機的日文叫作「ワード・プロセッサー」(word processor),一共9拍。當然,很少日本人會「ワード・プロセッサー」這個9拍的詞彙,大部分的日本人是把「ワード・プロセッサー」講成四拍的「ワープロ」。

事實上,「ワード・プロセッサー」→「ワープロ」這種省略方式是日文中蠻典型的省略法,這一類例子在日文裡其實還蠻容易發現的。例如數位相機的日文是「デジタル・カメラ」,但是日本人通常都用「デジカメ」這個詞。台灣的RPG電玩迷熟知的勇者鬥惡龍系列遊戲的日文叫作「ドラゴンクエスト」(Dragon Quest),一般日本人簡稱為「ドラクエ」。另一部台灣的RPG電玩迷蠻熟悉的太空戰士系列遊戲的日文叫作「ファイナルファンタジー」(Final Fantasy),有些日本人稱之為「ファイファン」,不過最近有改稱「エフエフ」(FF) 的傾向。

當然,這種詞彙的簡略並不限於外來語。例如日本人把東京大學簡稱作「東大」(とうだい),也是四拍。大學的畢業之前要寫的「卒業論文」簡稱作「卒論」(そつろん),也是四拍。大學生在畢業之前參加「就職活動」簡稱作「就活」(しゅうかつ),也是四拍。

在漫畫方面,有些日本漫畫迷會把灌籃高手「スラダンク」簡稱為「スラダン」;把足球小將翼「キャプテン翼」(キャプテンつばさ) 簡稱爲「キャプつば」;把「頭文字D」(イニーシャル・ディー) 簡稱為「イニディー」;把凡爾賽玫瑰「ベルサイユのばら」簡稱為「ベルばら」。這些簡稱都是四拍。

日文中的四拍簡稱法當也可以用在人名。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日本的偶像團體SMAP的木村拓哉 (きむたくや) 的綽號「きむたく」。

註:
1.本裡所介紹的日文詞彙的四拍省略方式雖然是一種典型的省略方式,但並不是唯一的省略方式。不過和日本朋友聊天時,如果能夠適時活用這種四拍的省略方式的話,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2.由於漫畫媒體的特性比較特別,因此漫畫作品名稱的四拍省略簡稱通常是一些漫畫迷才會用的。而一般日本人聽到上述漫畫名稱的簡稱時,不見得都能會意得過來。

コメント

  1. rin

    日文一個平假名(片假名)的音高很單純 沒有裝飾音
    所以日本人聽到”你好” “你”不是單純的一個音 “好”也不是單純的一個音 就變成以增加拍數(兩個不一樣的音高)來表現

    這樣的發音方式 我只能認為日本人很堅持用自己的文化來詮釋其他的文化

    怎麼說呢 我記得國中時 第一次學英文 完全不一樣的發音 很難發聲 也很難記 所以馬上想到借接近的中文及台語來發音 但之後因為老師有教KK音標 所以之後就漸漸習慣了

  2. 謝謝回應
    To rin:

    謝謝您的回應。

    日本人並沒有堅持用自己的文化詮釋其他文化。

    其實日本人所做的,就像您所做的一樣,遇到自己不熟悉的東西時,
    就拿自己有把握分辨的東西來做為參考基準。
    這不是「堅持」,而是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都只能這麼做而已。
    如果有人提供日本人的有效的方式來學外語,日本人應該也蠻樂意嘗試(如果真的有效的話)。

    日本是從1981年之後,外語教育政策才明定「可以用音標」來輔助外語教學。
    但是政策只規定「可以」,而不是「必須」,因此很多日本的中學是不教音標的。
    早期日本人是用課堂上放錄音帶來教學生外語發音,近幾年則是找外國人來教發音。
    這兩種教學方式都可以不用音標。

    您的老師教您KK音標,而您也毫不排斥地學下來,
    您的學習態度非常正確,而且蠻不容易的。

    不過要注意的是,您或是您的朋友可能有能力吸收這些知識,
    但是其實台灣還有很多學生沒有能力一次吸收那麼多東西,
    就算老師願意教,還是有很多人要用中文或台語來學英文。
    這些人當然也不是「堅持」,他們只是用自己有把握的方式學東西而已。

    今後歡迎您繼續指教。
    ☆☆☆

  3. 星伽白雪

    「最高」(さいこう)、「方法」(ほうほう)、「妖怪」(ようかい)
    這是音読み
    而台灣人非常熟悉的王貞治雖然不是日本人,但是他的名字的「貞治」的日文是讀作「さだはる」
    這是訓読み
    另外中文注音分成聲母、介母、韻母
    ㄒ是聲母、ㄧ是介母、ㄝ是韻母
    合起來唸是ㄒㄧ+ㄝ+ˋ=謝,其實和日文的シ+エ大同小異,唸快一點,聽起來就差不多,注音也是由聲母、介母、韻母去合起來唸才會讓你感覺到像是一個音節,就跟拗音的感覺差不多,シエ唸快一點也可以當作是跟謝的音差不多,這些差別是,在日文本地大多是依節拍去唸,但是當日本人要和外國人表達時(已經有程度可以對話的能力的人),他們就會當成一個音節來唸、以及一些日文中的母音部分也會有忽略不唸的情況,尤其是唸英文的時候,他們發音要標準,就會有這樣的情況產生
    所以他們日本人若要發音標準,基本上可以不用照著節拍唸,而可以像我們念中文那樣直接唸(也就是依照我們中文的節拍去唸),シエシエ只是他們的外來語表示方式,不一定要照著唸。
    另外會有很多四拍的原因大多和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也有相關性
    雖然有2字以上的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但大多數2字的較多
    就拿你舉例的「最高」(さいこう),就是名詞、形容動詞
    大多數的2字的名詞或是漢字所組成的單字,大多數要變成動詞或形容動詞的時候+する或だ就行了
    而且可以從日文單字中來看,大多數的2字包含以上的名詞或是漢字,很多都是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並不是四拍的詞彙很多,而是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的2字的單字有很多
    而且拿中文單字來說,也有很多2字的詞彙,當然衍伸到日本的音讀後,就會讓你感覺到有很多四拍的辭彙
    也就是說,從音讀和訓讀而言,2字的單字大多都是四拍,所以說是2字的單字很多(從中文單字和日文單字來看),並且4拍的音也很多,所以才會讓你感覺4拍辭彙很多
    大多數這些辭彙,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也是居多
    其中大多數是名詞轉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居多
    也就是說,2字的詞彙大多是名詞
    而且可以發現到一件事情就是,動詞有很多是1字的,像是看(見る)、聽(聞く)、說(言う)、讀(読む)、寫(書く)…等等,剛舉例的大多是五段,雖然上下一段也有很多
    總而言之我想表達的是,有很多的2字的詞大多是名詞,且這些名詞以音讀和訓讀來看,大多都是4拍,而且這些詞大多可以轉さ行變格活用動詞和形容動詞、人名的話就是單純的名詞,這些2字的名詞也是以音讀和訓讀來可以發現到很多四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