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的節拍感(2)

在一般英語教育中所謂的「音節」,是以詞彙中的母音數來計算 (但雙母音算一個音節)。從這個觀點來看,「spring」這個詞只有一個音節。由於日本人日常的發音中,大部分的音都是子音配母音,很少有連續子音的情形,因此沒有受過嚴密的英語發音訓練的日本人讀「spring」這個詞時,會在連續子音的部分加入母音,因而出現「スプリング」(supuringu) 這種讀法。從英語的音節觀點來看,「スプリング」這種讀法一共會用到四個母音。也就是說,當英語圈的人的口中的單音節的「spring」這個詞在日本人的口中,音節數會變為原來的四倍。因此,假設英文歌中「spring」會對上一個音符,在日文歌中,「spring」(スプリング) 可能會對上四個音符 (假設音符的長度相同的話)。是這樣的嗎?

其實嚴格來說,在日文歌中,「spring」(スプリング) 可能會對上五個音符。

這個原因是在於,日本人對詞彙的節拍感和英語圈的人不同。例如,「スプリング」這個詞對英語圈的人而言是四個音節,但是在日本人的感覺中,這是一個五個音節的詞。當然,這種日本人感覺中的音節和一般以母音數為判斷基準的音節當然是不同的東西。有些日語的研究者把這種日本人感覺中的音節稱作「拍」,來和一般以母音數為判斷基準的「音節」進行區別。

這種「拍」的概念並不是研究者為了標新立異而刻意造出一種和別人不同的東西,而是古代日本早就已經有這種「拍」的概念了。最具體的例子就是日本的「俳句」。

「俳句」是一種日本的短詩,是由五拍、七拍、五拍,總共十三拍構成 (有些字典會把「拍」寫成「音節」),而且詩中會反映出季節景象。

例如松尾芭蕉的俳句「五月雨の降のこしてや光堂」(さみだれの ふりのこしてや ひかりどう) 就是呈五拍、七拍、五拍的結構, 而句中的「五月雨」就是一種季節感的表現。


平泉中尊寺旁的松尾芭蕉句碑。日本的俳句的五七五格式指的就是日語的「拍」數。松尾芭蕉在日本各地旅行時留下了不少俳句,而後人為了紀念松尾芭蕉,分別在各個地方建芭蕉句碑。「五月雨の降のこしてや光堂」的句碑就是建在平泉中尊寺旁。芭蕉的這個俳句的意思大致上是:平泉這個地方的建築物經過風吹雨打後相繼損壞,只剩下中尊寺的光堂仍然耀眼完好。

從俳句的節拍觀點來看的話,日語的長音、撥音「ん」、促音「っ」都算是一拍。因此「スプリング」雖然只有四個母音,但是還有一個撥音「ン」,因此算是五拍。至於「dog」這個非常短的英語詞彙在日本人的感覺中則是三拍。因為很多日本人會把「dog」讀作「ドッグ」。

◆◆◆

事實上,這種「拍」的觀念在現代日本流行音樂中仍然隨處可見。日文歌曲在設計上多半會留給歌手確實唱出長音、撥音的空間。至於促音,有些人可能認為促音不算是「音」,那促音該怎麼辦呢?事實上,日文歌曲中,也會預留促音的空間,歌手唱到促音地方時,會把促音之前的音拉長。例如把「ずっと」唱作「ずーと」。

有不少學日語人認為日語的發音很簡單。不過如果再深入思考的話,這個「簡單」到底意味著什麼呢?「簡單」的判斷基準在哪裡呢?

如果把日語和英語相比,日語的的發音的確比較簡單。這是因為日語的母音和子音都比英語少,而且日語的母音和子音的組合方式也比英語單純。

然而如果所謂的「簡單」指的是大部分的人 (或是大部分的華人) 都能輕鬆學會日語發音,而且發音可以發得和日本人一樣,這就有問題了。

其實很多學日語的華人並沒有仔細思考過日語發音的問題,因此這些人在學日語時,通常都是用中文的發音習慣 (偶爾可能會帶入一些英文的發音知識) 來發音。這個結果就是:這些人講出來的日語日本人都聽得懂,不過一聽就知道講話的人不是日本人。

日本人之所以能聽得懂,是因為日語的發音的組合並不複雜,各個音之間有相當的差異。而日本人能分辨得出日本人的日語和華人的日語的原因,就是華人在講日語時,母音和子音的出力過重,而且過度使用嘴唇和舌頭的力量。而另一個原因就是節拍問題。一般而言,在日本只要看到外觀和日本人差不多,但是講出來的日語中,少了很多長音或促音的人,通常都是華人。而從許多在日本的華人的日語口音來看,這些旅日華人的或許在文法、句型、用詞的表現上和日本人相近,但是發音卻相差甚遠。由此可知,日語的發音雖然比英語單純,但要練到和日本人的發音相近的程度其實也不是那麼容易。

記得幾年前台灣有位有旅日經驗的女藝人在台灣電視上代言某種日本根本就沒販賣過的「日本美容藥品」。女藝人拿著日本根本沒出版過的「日本雜誌」、講述著日本根本沒發生過的「日本美容流行趨勢」,還在街頭訪問好幾名「日本少女」。由於這個廣告充斥著假資訊,後來當然遭到處罰。在這個偽藥廣告中,接受訪問的「日本少女們」的日語講得非常快而流暢,完全不結巴,但是長音、促音、重音卻是一塌糊塗。也就是說,這些「日本少女」其實都是華人裝扮的。這些少女可能懂一些日語,然後把日文的台詞練得滾瓜爛熟毫不結巴。她們 (或是導演) 可能覺得日語只要講得快就會變得道地,不過事實上,講得快、講得流暢並不代表發音正確道地。而事實上,假藥廣告中的這些假日本少女的日語發音都有很多長音、促音、重音的問題。這些假日本少女所做的,只是把不道地的日語加快速度一口氣說完而已。當然,加快說話速度完全無法掩飾她們的不道地。而說話中毫不換氣的行為只會讓人更覺得不自然。

很多人在初學日語時,遇到第一個問題就是不知道「いいえ」和「いえ」的差異,這就是節拍的問題。事實上,「いいえ」和「いえ」除了節拍的差以外,兩者也可以由重音來判斷。由於中文沒有類似日語的節拍的觀念,再加上許多人在學日語時對重音毫不關心。因此講日語時,長音和促音就不見了。

事實上,這一類節拍和重音方面的東西,並不會因為日語學得久,或是在日本住久了就會改善。如果學習者自己沒有主動要求自己,這一類節拍和重音方面的問題可能永遠都不會改善。當然,如果抱持著「能確實溝通就好」的心態的話,或許日語的節拍和重音可能也不是那麼重要了。畢竟在辨析語言時,節拍和重音只是辨析方法的一部分而已。而事實上,日本有些地方的說話習慣就是沒有重音,至於長音和促音方面,就算發音發得不好,也不至於每個含有重音或是促音的詞都會發錯。換個詞彙,或是加上手勢,都可能達到溝通效果。

不過對於立志要講出一口漂亮的日語的學習者而言,如果在記生詞時能多注意長音、促音,以及詞彙的重音的話,講出來的日語就會比較漂亮一點。

コメント

  1. 麻衣

    雖然說這篇文章解釋了我對日文歌詞歌唱發音問題的疑問,
    但是看到以前台灣賣偽藥的人也敢讓演員講出奇怪的日文,
    (只是日本人聽了就知道差別),
    感覺這種事情還真不光采….

  2. vic

    我覺得在台灣學習日文的人很可憐,因為標準實在好高~
    和學習英文的標準相比,學習日文真是很辛苦,
    我想這是因為要追求一種虛榮感(or成就感)吧~

    常瀏覽一些日文很好的網友的部落格,
    都會發現有和站主一樣的論點:一開口就知道不是日本人,
    啊我們本來就不是日本人啊~~~

    在日本,如果我們不開口,多數的日本人很難藉由外表分辨我們是外國人,當我們可以說出很漂亮的日文時,我們就會產生一種虛榮感:哈哈,連日本人也聽不出來我是外國人!!
    但在美國,就算我們不開口,美國人也知道我們是外國人,所以學習英文的人就不會去追求這種虛榮感,

    我以前都是學西方語言,老師都表示,能模仿外國口音到完美的境界是終極目標,但多數人是做不到的,所以學習外語應該首重溝通,口語表達時能用正確的文法,可理解的發音以及不會過份停頓而流暢的句子就很了不起了~~

    為什麼台灣的日文教學界不能容忍:學習外語必然會有母語口音?是因為受到日本人嚴謹完美的個性影響嗎?

  3. 謝謝回應
    To vicxu:

    謝謝您的回應。

    基本上,學日文的人就和學英文的人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標。不論是學日文的人或是學英文的人當中,都會有追求高標準的人,而且每個人的目的都可能不同,而且和語言種類無關。

    如果您認為學英文的人自我要求不高的話,那只能代表您的觀察對象對自己的英文能力要求不高而已,並不代表所有台灣學英文的人自我要求都不高。

    如果您認為學日文的人自我要求很高的話,那只能代表您的觀察對象對自己的日文能力要求很高而已,並不代表所有台灣學日文的人自我要求都很高。

    您的老師提到,學西方語言時有所謂的「終極目標」。您的老師之所以用「多數人做不到」,而非「多數人不想做」,就是因為您的老師發現「多數人都想嘗試這個終極目標」。從您的老師的經驗可以發現,許多學英文,或是學其他西方語言的人所設定的目標並不遜於日語學習者。

    誠如您所說,確實有些人學了外語之後會產生一些虛榮感。不過您所謂「連日本人也聽不出來我是外國人」這樣的事例恐怕非常少,因為大部分的學習者實質上不可能達到這種境界。

    如果您遇到有人自稱「連日本人也聽不出來我是外國人」的話,這往往意味著事情背後帶有「附加條件」。例如只講幾句零星的簡單句,或是完全不講話時,由於語言樣本太少,日本人當然不容易判斷對方是否是外國人。然而,同樣的分析模型也適用於英文。在美國如果不開口講話,美國人也無法區分這個人是亞裔美國人或是外國人。

    從這個分析模型可以得知,虛榮感並不是來自於「聽不出來我是外國人」,而是另有原因,而且不限於日語學習者。

    您提到,有些網站和我們一樣,有所謂的「一開口就知道不是日本人」論點。我們網站的目的,其實就和您的老師目差不多,想要提醒外語學習者:「終極目標非常難,連日語也不例外」。雖然我們不知道其他持有類似論點的網站是否也是基於這種目的,但是我們願意相信那些網站也都是出於善意,想提醒日語學習者不要忘記學語言的基本態度,畢竟日語也是一種外語。

    至於您所謂的「台灣的日文教學界不能容忍:學習外語必然會有母語口音」其實是個非現實的議題。由於外語教學的對象就是那些必然會帶有母語口音的人,因此您的假設 (或是您誤以為已成事實) 的議題並不存在。

    另外,您所謂的「日本人嚴謹完美的個性」其實是一種文化刻板印象。由於這不是我們這篇文章的主旨,因此我們在此不予分析。世界上的每個地方都可能有「嚴謹完美個性」的人,台灣也不例外。因此才會出現一些追求高標準的外語學習者。當然,這些人之所以追求高標準,有他們各自的目的,和日本人的個性是否嚴謹、是否完美無關。

    今後歡迎您繼續指教。
    ☆☆☆

  4. 謝謝回應
    To 麻衣:

    謝謝您的回應。

    很高興我們的文章對您有所幫助。

    關於偽藥問題,雖然這不是好事,不過這種問題的重點是台灣的治安問題 (因為電視廣告成為犯罪集團的工具),而不是國際形象問題。畢竟廣告是台灣人製作的,廣告是在台灣播放,銷售對象也是台灣人。對日本人的生活沒有什麼影響。而住在台灣的日本人因為生活觀念的差異,大概也不會看那些廣告。

    假設今天這個偽藥廣告被人錄下來傳到日本的網路上,日本人恐怕會覺得震撼而有趣,震撼是因為不少日本人覺得外國的語言時髦帥氣,而自己的語言則又土又俗,因此無法想像會有外國人會用他們的語言來製作廣告,有趣則是因為廣告中的日文確實非常奇怪,而且內容荒謬可笑。

    今後歡迎您繼續指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