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鬼(2)

日本的鬼 (1)這篇文章中,我們曾經提到:現代的日本人對於鬼的印象包括兩種層面,一種是行為性格層面,一種是藝術家創作的造形層面。

所謂的藝術家創造的造形層面的鬼,指的就是一種視覺上的鬼。而這裡所謂的藝術家包括是彫刻師、作家、日本畫家、版畫家、插畫家、漫畫家等。這些藝術家用自己的想像力創作鬼的彫像、文章或是圖畫等作品,社會大眾接觸了這些創作作品之後,便於自己的腦中拼湊起鬼的形象。因此日本人提到關於「鬼」的話題時,腦子裡浮現的鬼的形象會和他們所接觸過的創作作品有關。例如很多日本幼稚園的小孩都會唱一首叫作「鬼的褲子」的童謠,這首童謠是以拿坡里的民謠「Funiculì funiculà」(纜車之行) 的曲為底,加上簡單易懂的日文歌詞構成。內容大致是說鬼的褲子很厲害,是用虎皮製成的,穿個五年十年都不會破。這首歌雖然是簡單的童謠,但是童謠的歌詞也是一種創作物。當小孩學會這首歌之後,就會把「鬼」和「虎皮的褲子」兩個概念進行連線,在腦中產生穿著虎皮褲子的鬼的形象。

一般而言,日本人想像中的「鬼」的特徵是:頭上長角、嘴露獠牙、身上圍著虎皮、原色系膚色、身體強壯、表情兇惡的人。其中最主要的特徵是「角」的部分。

角是鬼的最重要的特徵。一般日本人想像中的鬼的頭上通常有一兩支角。日本有一首叫作「赤鬼和青鬼探戈」的歌,在這首歌的歌詞中有提到一支角的赤鬼和兩支角的青鬼。雖然歌詞是一種想像的創作,而且在創作歌詞時還要顧及對仗表現,因此這個歌詞並不能做為赤鬼或青鬼的特徵依據,不過這首歌至少指出了日本的鬼有獨角鬼也有雙角鬼。三麗鷗於1982年創造的GORO、PIKA、DON三個可愛的鬼兄弟都是獨角鬼,而日本的鬼瓦或是鬼面具多半是雙角鬼,因此對某些日本人可能會有「可愛的小鬼是獨角;可怕的大鬼則是雙角」這樣的印象。而在室町時代的故事集「御伽草子」中的酒吞童子則是頭上長了五支角的鬼。

◆◆◆

如果我們把把角、獠牙、虎皮裝、紅青黃或是黑色的原色系膚色、強壯的身體、兇惡的表情等特徵當成一種可以拆卸的配件,然後從鬼的身上把這些配件全部拆下來,鬼在失去角,獠牙、虎皮、原色系膚色、強壯的身體、兇惡的表情之後,其實就和普通沒人什麼兩樣。如果我們把上述任何一個配件裝在一個普通人身上的話,會產生下列幾種情形:

頭上長角的人
嘴露獠牙的人
身上圍著虎皮的人
紅綠黃或是黑色膚色的人
強壯的人
表情兇惡的人

在日本人的印象中,上面六種條件中,恐怕只有頭上長角的人才算是鬼。至於嘴露獠牙的人、身上圍著虎皮的人、原色系膚色的人、強壯的人、兇惡的人,頂多只能算是像鬼但不是鬼。

如果再拿「角」和另外五種配件對抗的話。一個頭上長角,但沒有獠牙、不穿虎皮、膚色正常、體型和面貌普通的人,和一個頭上無角,但是卻嘴露獠牙、身上圍著虎皮、原色系膚色、身體強壯、表情兇惡的人,兩者相比之後,恐怕還是前者勝出。在日本人的感覺中,前者算是一種不典型的鬼,而後者則是非常像鬼但卻不是鬼。角之所以可以戰勝另外五種特徵,恐怕是因為「角」是一種器官。犬齒稍微長一點的人可能會被人當作獠牙,虎皮人人可穿,每個人膚色可能都不一樣,只要多運動身體就會強壯,而面部的表情可以自由控制,但是普通人的頭上絕對不會長角。因此在日本人的意識中,「角」可能就因此成為是區分人與鬼最重要的指標。

在台灣,如果有人用雙手比食指放在頭上時,台灣人會聯想到牛。然而在日本,用雙手比食指放在頭上時,日本人會聯想到的不是牛而是「鬼」。日本的小朋友在拍團體照時,排在後排的頑皮的小孩會偷偷地在前排小孩的頭的後方用雙手比出食指來惡作劇。這個惡作劇目的並不是為了讓前排小孩變成牛,而是讓前排小孩變成「鬼」。由此可知,日本人從小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角=鬼的符號」的觀念。因此當日本人看到某幅圖畫中畫有頭上長角的人,日本人最先會聯想到「鬼」。

當然,並不是所有日本的鬼都有角,例如日本東北有一種叫作「鬼劍舞」的民俗表演。這種表演所用的鬼面具就沒有角。沒有角的鬼可能是「角=鬼的符號」這種概念形成之前所發生的,也可能是「角=鬼的符號」這種概念形成之後,另外發展出來的特殊系統的鬼的造形。

コメント

  1. skylee

    雖然對日本文化中的鬼印象很深刻,不過從「角」的角度出發來分析倒是第一次見到,收穫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