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妖怪文化(1)

談到日本的妖怪,許多人會聯想到河童、天狗等日本的傳說中的生物。日本的關於妖怪方面的文獻可以追溯到「古事記」、「日本書紀」、「風土記」等。這些文獻中就有提到八岐大蛇、獨眼鬼等妖怪。由於「古事記」、「日本書紀」、「風土記」是日本最早的書籍文獻,因此在這些書的內容是根據一些傳說寫成的。然而由於目前並沒有實際的物證證明八岐大蛇或是獨眼鬼確實存在,因此些書中提到的妖怪很有可能是古代的日本人為了解釋超越他們知識的天災、瘟疫等現象時所造出來的傳說。

然而,日本的妖怪並非只停留在「古事記」、「日本書紀」、「風土記」這些一千多年前的書中。12世紀的「今昔物語集」、13世紀的「太平記」、江戶時代的講談中都有妖怪的蹤影。在日本近代文學中,芥川龍之介曾經寫過一篇標題為「河童」的小說,而21世紀的現代的日本動漫畫當中,也不乏妖怪的角色。因此,日本的妖怪已經成為一個橫跨神話、歷史、文學、民俗學,甚至次文化的龐大體系。而我們這裡要談的日本的妖怪文化就是以日本的妖怪為中心的象徵體系。

然而「妖怪」到底是什麼呢?河童是妖怪,天狗也是妖怪,八岐大蛇也是妖怪。為什麼這些東西可以叫妖怪呢?

很多人看到「妖怪」這個詞,可能直覺上會認為這是一個民間的通俗用詞。的確,在華人眼中,「妖怪」這個詞或許是一個極為普通而且歷史悠久的詞彙,然而古時候的日本人其實不太使用「妖怪」這個「漢語詞彙」,而是用「ばけもの」(漢字可書寫作「化物」) 這個「和語詞彙」來稱呼妖怪。後來到了1890年代,日本的哲學家井上圓了出了一系列關於妖怪研究方面的學術書籍,當時井上圓了在研究中所用的詞彙就是「妖怪」。因此在1890年代時,「妖怪」這個詞其實算是學術用語,之後「妖怪」這個詞才漸漸通俗化。

井上圓了是日本第一個把「妖怪」當成一種學術研究對象的人。然而妖怪到底要怎麼研究呢?

由於河童、天狗、八岐大蛇這些著名的妖怪給人的印象就是具有形體,因此可能有些人會認為研究妖怪就像是研究動物、植物、礦物,或是其他物質一樣,可以分門別類整理,研究妖怪的棲息地、形態、屬性、習性、戰鬥力等資料。資料整理好之後就可以製作成類作RPG攻略本或是神奇寶貝圖鑑的妖怪大全。

然而,把「妖怪」當成一門學問來研究的井上圓了並沒有製作出妖怪的攻略本或圖鑑。

◆◆◆

井上圓了把妖怪定義為「怪現象」。也就是說,妖怪是一種現象,而不是具體的東西,因此井上圓了的妖怪定義可能和許多人印象中的妖怪定義不太一樣。

井上圓了認為,所謂的「妖怪」是科學不發達的時代人們為了解釋一些怪現象時所產生的迷信。當人們看到一些無法解釋的怪現象時,把這些怪現象歸咎為妖怪做的事。而井上圓了的妖怪研究就是用科學的方法來解釋古時候的人眼中的怪現象,以破除迷信。

由於井上圓了的研究主旨是以科學的方法解釋自然現象,以消滅妖怪迷信,當然不可能製作出妖怪攻略本或是妖怪百科圖鑑。

到了1923年,日本的風俗史的學者江馬務出了一部叫作「妖怪民俗學」的書。江馬務的研究方向是:假設民間傳說中的妖怪真的存在的話,這些妖怪會是什麼樣子呢?而隨著時代變遷,妖怪又有什麼變化呢?也就是說,古時候的人相信世界上有妖怪,不論妖怪是真是假,「古人相信妖怪」是一個事實。因此研究妖怪也可以算是研究古時候的人的觀念。

江馬務的研究看似比較接近許多人想像中的妖怪研究,不過由於江馬務的研究重點放在妖怪的變身特性上,因此江馬務的妖怪研究其實範圍非常狹窄。

而到了1954年,日本的民俗學家柳田國男出了一部叫作「妖怪談義」的書。柳田國男的妖怪研究方向主要是在於蒐集日本各地民關於妖怪的民俗資料,例如什麼地方有什麼樣的妖怪傳說之類的。然後區分妖怪和幽靈的差異,並解釋妖怪傳說和神佛以及祖先信仰的關聯性。

柳田國男的妖怪研究可能比江馬務的妖怪研究更接近許多人想像中的妖怪研究――妖怪基本資料的蒐集整理。

然而柳田國男怎麼定義妖怪的呢?

基本上,柳田國男所研究的「妖怪」的概念,還是源自於井上圓了的妖怪概念。

井上圓了把妖怪定義為「怪現象」,目的是為了消滅民間的妖怪迷信。如果沒有迷信的話,井上圓了就不會出書消滅迷信了。也就是說,井上圓了的妖怪概念中除了「怪現象」以外,也有「民間迷信」的成分。而柳田國男的妖怪研究則是蒐集妖怪的資料,而妖怪的性質就是「怪現象」或是「民間迷信」。不論是怪現象還是迷信,總之這些東西曾經存在於日本的民俗社會中,而柳田國男所做的就是把這些東西保留下來。

日本的文化人類學家小松和彥於2006年出版了一本叫作「妖怪文化入門」的書,重新整理了妖怪的概念。小松和彥所整理的妖怪概念有三種:怪現象的妖怪、傳說以及迷信中的妖怪、藝術家所創造出來的妖怪形象中的妖怪。「怪現象」的概念其本上就是井上圓了的妖怪定義;傳說以及迷信中的妖怪則是存在於人們的心中,怪現象就是由這些妖怪所造成的;而藝術家所創造出來的妖怪形象則是把人們心中的妖怪以繪畫或是彫刻塑像的形態具體化的東西。

從小松和彥所提出的三種妖怪概念來看,妖怪未必是有具體形態的「物」。怪現象當然不是「物」;傳說或是迷信當然也不是「物」;唯一具有物的形態的藝術家筆下的妖怪圖畫,而在整個日本妖怪文化當中,被藝術家畫成圖畫的妖怪恐怕只能算是少數而已。而看了妖怪圖畫之後,認為妖怪必然是具體的「物」的人,只能算是看到冰山的一角而已。

コメント

  1. sonicsonic

    漫畫的宗像教授,比較偏向破除迷信這派論點。宗像教授的原型或許就是來自這些學者呢!

  2. 謝謝回應
    To sonicsonic:

    謝謝您的回應。

    十九世紀後期的日本鄕間仍然非常流行狐狸附身、咀咒等迷信,井上圓了研究妖怪的目的是為了破除這一類的迷信,以促成科學發展。

    至於在現代的日本,是否還有迷信呢?基本上,有人的地方就會有迷信,因此「有沒有」並不是重點,而是迷信對整個社會的影響有多大的問題。

    現在的日本社會上的迷信問題並不是來自古老的傳說,而是來自新興宗教的問題,而新興宗教的是現代社會發展的新產物。迷信古老傳說的日本人已經凋零,古老傳說對大部分的日本人而言只是一種幻想、浪漫的世界(反觀台灣,古老迷信仍然對台灣社會有相當的影響,因此常常可以看到有人搬出「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這種話來忠告他人。在台灣如果用幻想、浪漫的眼光來審視古老傳說的話,仍然有一定的風險在)。

    由於日本的古老迷信早已凋零,因此現代日本已經沒有古老迷信可供星野之宣或是宗像教授打破。宗像教授系列漫畫探討了很多日本古代的傳說,並將這些傳說做了一些令人驚奇卻又合理的解釋。這其實是SF作品常見的詮釋手法。這一系例作品的本質其實是在於發掘古老傳說中的新的浪漫,用新思維去解釋古老傳說的由來。

    宗像教授系列漫畫中提到的日本傳說其實都有相當的考證,內容頗有深度,而且帶有一些哲理。不過要注意的是,這一系列作品的構造是在事實的平台上的一個虛構故事發展。因此宗像教授的所見所聞和對傳說的詮釋當然和現實有一半是來自虛構的部分。不過這部作品有趣的地方之一就是作者把事實和虛構接點部分調配得非常巧妙。

    今後歡迎您繼續指教。
    ☆☆☆

  3. Ling

    你好!
    我是基隆某高職的學生
    因為我們的專題研究報告與日本妖怪有關
    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藉著你的部落格作為參考資料?
    麻煩你了!!

  4. 關於參考資料
    To Ling:

    如果您在查資料或是寫報告過程中會用到一部分我們這裡的資訊的話,
    其實可以不用特別向我們徵詢。

    但是我們也必須說,您的細心確認正是一種尊重著作權的最佳示範。
    我們也可以從您的行為得知,您的著作權的觀念比一些大學生、社會人還成熟、正確。

    希望我們這裡的資訊確實對您的專題研究報告有所助益,
    也祝您專題研究報告圓滿成功。

    今後歡迎您繼續指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