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發現本網站文章遭人盜用!!!(第八回)

再度發現有人盜用我們「梅與櫻–日本台灣年輕人的事情–」網站中的文章!!!

這次遭到盜用的文章一共有六篇:
日本可愛文化 (9)
カップラーメンとコンビニの言い方
日本的AV (1)
日本人と台湾人との国際結婚手続 その6
gooブログで繁体字中国語を表示する その4
日本人と台湾人との国際結婚手続 その7

這次我們所發現的的盜用行為發生在中國上海市的部落格服務網站「博客大巴」。

盜用者ID的是「ggao1314」。

盜用作品名稱、盜用時間、盜用作品刊載網址:

日本可愛文化
盜用時間:2009-06-30 17:45:04
刊載網址:http://ggao1314.blogbus.com/logs/41709019.html
證據:

カップラーメンとコンビニの言い方
盜用時間:2009-06-30 20:12:07
刊載網址:http://ggao1314.blogbus.com/logs/41713588.html
證據:

日本的AV
盜用時間:2009-06-30 20:13:08
刊載網址:http://ggao1314.blogbus.com/logs/41713606.html
證據:

日本人と台湾人との国際結婚手続 その7
盜用時間:2009-06-30 20:13:45
刊載網址:http://ggao1314.blogbus.com/logs/41713621.html
證據:

gooブログで繁体字中国語を表示する その4
盜用時間:2009-06-30 20:14:21
刊載網址:http://ggao1314.blogbus.com/logs/41713633.html
證據:

日本人と台湾人との国際結婚手続 その6
盜用時間:2009-06-30 20:14:48
刊載網址:http://ggao1314.blogbus.com/logs/41713645.html
證據:

這些文章是我們一點一滴從零開始一字一句寫成的文章。這些文章是我們長時間所努力累積而成的心血結晶。
從盜用者的盜用的時間來看,第二篇至第六篇文章的張貼時間間隔為2分41秒。

也就是說,這個盜用者大約平均花40秒左右就可以完成一次竊取他人文章的惡質行為,而且還有連續偷竊的能力。

我們之所以把這個人稱為「盜用者」,是因為這個人從來就沒有經過我們的允許,就將我們六篇著作張貼在他個人的網誌當中,向全世界公開!

在文明社會中,就算我們看得到、摸得到的某個東西,只要那個東西不屬於我們的財產,我們就不應該擅自據為己有,這是文明社會的基本常識。講得更嚴格一點,文明社會的國民如果要觸摸或是使用某個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常識上會先取得這個東西的所有人的同意。如果我們擅自把某個顯然不屬於我們的東西據為己有,或是任意使用,這種行為不但違反道德,甚至可能觸犯法律。這一類行為在文明社會顯然是負面的,完全沒有灰色地帶。

在網路上未經許可擅自轉貼私人著作的行為,不論是從台灣、日本,或是中國的著作權法來看,都是犯罪行為!
(當然,有些特殊情況會有例外,不過目前網路上未經許可轉貼私人著作的行為大多不屬於那些特殊情況)

我們認定這個人是惡意盜用的理由是:他不經允許就擅自將我們的著作張貼在他的私人網誌。

如果這個人抱持一點點的善意,覺得我們的著作值得分享給別人的話,好歹可以在自己的網誌中說「梅與櫻」網站的資訊還算實用,並附上「梅與櫻」網站的網址。這個過程根本就不需要進行轉貼。

然而,這個人沒有這麼做。這個人把我們六篇辛辛苦苦寫出來的文章貼在自己的網誌上,卻從來就沒有提到「梅與櫻」任何事情。也就是說,這個人根本就不希望有人來「梅與櫻」網站看資訊,這個人只希望有人到他的網誌去看資訊,而他的網誌裡的資訊就是從「梅與櫻」網站偷來的。

從今年四月開始,我們一直處於非常忙碌的狀態。我們不怕沒有題材,但是卻很擔心沒有時間寫文章,而偏偏就有一堆盜用行為在扯我們的後腿。

說實在,我們非常疲倦。

每次發生惡質盜用事件,我們就要花時間保全證據,然後還要寫文章,一方面是為了著作權宣言,另一方面則是自力救濟,再一方面則是希望多少能激發網路使用者的道德意識。而我們寫這種文章所花的時間,並不下於寫一篇四五千字的中文文章所花的時間 (包含構思)。如果有人無法想像寫一篇四五千字而且還要讓人看得懂的文章要花多少時間的話,自己試著寫一次就知道了。

到目前為止,「梅與櫻」網站所提到的盜用事件總共有八回。當然,每回所發現的網站未必只有一個,多的時候可以發現幾十個網站都盜用了我們的文章。

事實上,這一陣子,我們也發現有台灣的網站用了我們的文章卻沒寫來源。我們之所以沒有特別寫出來,是因為從這些人的網站上的資訊可以得知這些人明理、可以溝通,因此我們原則上會先用留言或是寫信來提醒對方注意著作權的問題。然而,留言和寫信其實也是非常花時間的。一篇四五百字的留言看似簡單,但是寫這種留言其實要花一個小時以上。因為我們不是那種喜歡藉題發揮給人難堪的人,留言或是信中的用辭有任何閃失的話,都不是好事。「一個小時」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我們一天當中有幾個「一個小時」可以用呢?為了和平溝通,我們就要特別撥出一個小時以上留言或寫信。事實上,前一陣子因為有人用了文章沒寫出處,結果文章擴散開來了。然後我們就要一一留言寫信來善後,花了很多個「一個小時」才解決問題。我們願意相信這些用了文章卻沒寫來源的人是疏忽,但是這些人知不知道因為他們的疏忽,我們要花多少時間來善後呢?這些人看了留言或e-mail後,可能花不到一分鐘就可以解決著作權方面的問題,然而我們卻要花很多個「一個小時」來善後。我們沒有犯錯,但是我們卻要為他人的疏忽承擔後果,誰來賠償我們所花的很多個「一個小時」呢?我們相信在台灣社會當中,有很多人在默默地為一些本來根本就不該發生的事情善後,而闖禍的人只要裝傻就沒事了。善後的人因為同理心而原諒犯錯的人,而犯錯的人卻是因為沒有同理心,做事前從來不多想一想自己的行為可能會對別人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因此把別人的正常生活搞壞、浪費別人的寶貴時間以及社會資源。有同理心的人註定要倒楣嗎?這些犯錯的人要到幾歲才能培養出同理心呢?

如果每個人在做事前都能先想一想可能的後果的話,這個世界上就可以少掉很多問題,用心踏實的人就不用浪費時間去為別人收拾殘局,台灣報紙的社會版上就不會看到那些小學生都知道結果註定會失敗的白痴犯罪事件。然而世界上有這種多為他人著想的理性社會嗎?事實上,目前日本的社會就非常接近這種狀態。日本社會也是人組成的,因此當然也有很白痴的犯罪事件,但和台灣或是中國大陸相比,日本太和平了,因為大部分的人在做事之前都會想清楚後果,大部分的人知道做事要有分寸。有些人可能會指出日本和台灣的犯罪率差不多,事實上,這種事不是只看犯罪率數字就可以下定論的 (只看數字的人太膚淺了),真正的重點是要看這些數字是怎麼來的。在日本,破腳踏車被偷都可以去報案,同樣的情形發生在台灣的話,很多人根本就不報希望,然後心裡永遠留下一個不愉快的記憶。在日本,如果在公共場所發生肢體衝突,警察就會介入,在台灣,只要沒受重傷,往往只能自認倒楣收場 (當然也有人為一點小傷而報警,只是那通常都是別有意圖)。日台犯罪率數字表面上雖然差距並不大,然而在日本犯罪就是犯罪,而台灣則往往是很嚴重的犯罪事件才有可能成為犯罪記錄。如果大家願意從別人的寬容當中記取教訓、得到成長,這個社會會愈來愈好,然而實際上結果反而是大家開始覺得犯一點小錯不算什麼,華人社會的基本道德就是因為這樣而消失殆盡。如果台灣用日本檢視犯罪的標準來進行犯罪統計的話,犯罪率的數據恐怕會暴增。日本社會中的那些沒大腦的犯罪事件不致影響大環境的安定。如果在日本發生衝突,常識上也不用擔心有人會因此動拳腳動刀動槍。對日本夜歸婦女而言,常識上也不用擔心在回家途中被壞人侵犯。因為日本社會不用浪費時間及資源去處理或擔心一些白痴問題,所以日本人可以用那些時間及資源讓自己過得更充實。

如果有人有興趣的話,可以看看「梅與櫻」的「注意事項と盗作事件記録」這個類別中的文章。看看「梅與櫻」從開站到現在被惡意盜用過多少次,看看那些盜用者又來自哪裡,再看看那些人在梅與櫻的讀者當中佔了多少百分比 (可以參考本頁最下方的FLAGcounter統計)。計算這種東西其實不會花多少時間,只是算出來的數據會非常難看。我們這麼說的目的並不是指哪個地方的人不好,而是想要指出:由於這些社會有這些問題,因此這些社會中的人們無法避免這方面的恐懼,這些社會中的人們隨時要擔心自己的努力結晶被別人偷走,而整個社會卻冷眼旁觀,甚至冷嘲熱諷,這算是什麼文明社會呢?如果這些社會的人們想要免於這方面的恐懼,恐怕要花非常大的代價來解決這些問題,而這些代價最後其實是由踏實而且肯努力的人來承擔。大部分努力踏實的人恐怕不會在乎多幫別人承擔一點東西,然而真正的問題是,如果犯錯人沒有從中學到教訓,反而變本加厲;問題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愈來愈嚴重的話,那些踏實努力的人還有多少餘力去承擔別人製造的問題呢?

「梅與櫻」成立到現在一共四年半,我們估計日本人的讀者大約佔半數左右。然而到目前為止,佔讀者比率最高的日本人發生著作權侵害的次數只有一次而已。四年多來,這麼多日本人來看我們的文章,然而著作權侵害事件卻只有一次而已,來自其他區的人侵害了我們的著作權多少次呢?我們沒有把這件事公開,是因為這件事最後解決了。當時有人未經許可把「梅與櫻」的照片刊登在日本的某個討論區中 (對方沒有據為己用,而是未經許可散布我們的著作),我們發現之後,一開始先試圖和對方交涉,結果對方回應的態度非常惡劣,於是我們改向營運該討論區的公司反映。我們只寫了一封信,這個公司的客服人員就以非常積極的態度來處理這件事,事情非常漂亮地解決了。由於事情漂亮地解決,因此我們也沒有必要花時間寫文章自力救濟。反觀在現在台灣或是中國大陸,如果發生侵害著作權方面的投訴,台灣的場合可能要聯合網友寫十幾或是幾十封信,事情才有可能解決,這個過程中,不知道要浪費多少時間及社會資源 (不過至少台灣的網友非常願意為了著作權的正義而幫助他人)。至於中國大陸的話,網友是否願意支援遭到盜用的受害都是個問題,如果有人在論壇中聲稱自己的著作被盜用,沒被冷嘲熱諷就不錯了,而就算真的找得到幾十幾百網友支援,營運論壇的公司是否有心處理還是個問題。

小小的問題,在三個社會中,一個社會幾乎不用花什麼時間和資源就可以解決,而且達到社會正義,同時企業還得到消費者的信賴;一個社會則是要花時間集結多人的力量及資源,管理者才會心不干情不願地處理問題,而管理者的怠慢卻可能造成受害者二度傷害, 而且沒有人能制裁怠慢的人;一個社會則是眾人是否願意為這種社會正義出力都是問題,就算有人願意支援,管理者也不見得肯解決問題,甚至可能出現不相干的人攻擊被害者。這三種社會現象不是道聽塗說,而是我們親身體驗。

對我們而言,文章被盜用其實並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我們真正擔心的是今天既然有人能夠毫無罪惡感地盜用我們的文章,今後這些毫無罪惡感的盜用者恐怕還可能反過來把我們指成盜用者。這種事情不是我們假裝沒看到就可以解決的,只要我們的作品被人惡意盜用,我們就曝露在可能遭對方反咬的危險中!這個危險不是我們造成的,但是我們卻要承擔這些危險。如果每個人都姑息這種犯罪行為,這個社會中所有的人都可能身陷這種危險中。萬一哪一天,我們確實遭到惡質的盜用者以法律行動反咬,把原作者的我們說成盜用者。這裡有多少人會為我們出錢出力打官司?這不是我們心胸寬不寬大、願不願意原諒別人的問題,而是這些惡質的犯罪者願不願意放我們一馬的問題。這絕對不是妄想,在一個失去正義的社會中,發生這種事情一點都不稀奇,台灣的報紙社會版上,每天都看得到比這種假設更荒謬的犯罪事件,還有什麼事情不會發生呢?基於自保,我們會盡一切力量保存「梅與櫻」的文章,因此這些惡質盜用記錄也會保存下來。如果哪一天我們運氣好,出了名的話 (就我們的網站特性而言,其實這有點痴人說夢),這些記錄也會被大眾所知。如果大家不希望自己出身的社會被人當成沒有社會正義、充滿冷眼旁觀,甚至用風涼話對受害者進行二次傷害的世界的話,除了平時自己就該身體力行以外,也應該盡自己的力量讓網路上竊佔別人努力的惡質分子早點消失。上面例子中的日本的某家公司的客服人員就是最好的正義實踐的例子。

附錄:
雖然和盜用沒有直接關係,但是我們認為這可能有間接的關聯性。最近在分析「梅與櫻」的連線來源時發現了一些令我們不安的網路使用者,詳情請參考以下資料。
這兩張圖分別是Google Webmaster Tool的台灣以及中國大陸的網路使用者使用當地Google時發現「梅與櫻」網站的統計的差異。如果大部分的人是為了理解日本社會文化方面的資訊而來「梅與櫻」的話,我們會很高興,然而如果很多人根本就對社會文化毫不關心,而是別有用心的話,那我們就要擔心這些人會不會做出傷害我們的事。有興趣的人可以用這兩張圖比較一下兩地網路使用者的搜尋傾向差異。

tw cn

用google去搜尋一些「特殊領域」的關鍵詞,並不是很光彩的一件事 (從搜尋比例上來看也非常不光彩),一方面這意味著網路對於這些搜尋者的意義非常狹隘,另一方面也意味著這些人對搜尋引擎的特性毫無概念可言 (那些關鍵詞是詐騙網站最常用來騙人上鉤的詞)。我們擔心的問題是否和事實有關,請網友們自行判斷。

総統府を見学してみた

総統府を見学したので、写真を載せておくね。
左側は国会議事堂、右側は総統府の写真。

 

日本人としては、総統府レベルの建物であろう国会議事堂と機能を比較してしまうんだけど、総統府は議会ではないので、見学するものはどうしても会見場とかがメインになるよ。

正面入口から入ると、国会の場合は広いホールがあって階段へと続くけど、総統府はそれほど広くなく、正面に孫文が見えるよ。
 
(左側は国会議事堂、右側は総統府の写真)

孫文の胸像のあるその階段を上がるといろいろな会見場も見られるんだけど、どうも会見場を見ていると、どれがどれだかわからなくなって、どうでもよくなってしまう……
この辺は、ガイドがいる日に訪問して、よく話を聞いた方がいいのかもしれない。
   
上記はどれも有名であろう部屋。台湾は有力なコチョウラン生産地だよね。立派なものが飾られている。

総統府の廊下にも日本同様に赤いじゅうたんが敷かれている。ただ、総統府のじゅうたんには模様があること、じゅうたんが隅までしっかり敷かれていること、階段には赤いじゅうたんは敷かれていないこと、そこが国会と違うよ。
何気に国会のじゅうたんのほうがふかふかしている気がする。
   
(左1枚は国会議事堂、右側は総統府の写真。)

あと、総統府は1階の廊下は半分屋外になっていて、そこは南国だなと思う。国会の場合は1階の廊下の両側には部屋があるところが多いから、こういう構造にはなっていないね。
こちらは、また機会があって写真を撮ることがあったら、載せることにするね。

総統府周辺を歩いて回ると思うけど、総統府は相当立派な建物で、国会に負けず劣らずの規模があるようにしか見えないんだよね。でも、実際には総統府の方がぐっと小さいみたい。
とはいえ、国会は右半分と左半分で衆参分かれているし、衆参両方に本会議場があるほか、委員会を行う委員(会)室などもあるので、両者はオフィスの部屋数としてはそれほど変わらないんじゃないかなという気がする。

高さ 奥行
総統府(1919年) 60m 140m 85m
国会議事堂(1936年) 65.45m 206.36m 88.63m

最後に、総統府の見学の方法だけど、ガイドブックにあるようにウイークデーの午前中に行けばいいらしいけれども、
日本人観光客としては、やっぱり写真が撮りたいわけで、そうなると、写真が撮れる毎月1回日曜日に行われる公開日に見に行くといいかもね。
総統府のサイトにアクセスして、「假日開放参観」とか書いてある部分をクリックすると、その公開日がわかるよ。
ここしばらくの総統府の参観者の統計を見ていると、それほど多くの人が押し寄せている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いようなので、人も少なく参観できると思うよ。

国会の場合は、写真撮り放題で自由参観するのであれば、国会開設○○周年とか△議院○○周年とか憲法○○周年などという相当特別なイベントのときぐらいしかないかな。こういう見方ができるのは5年に1回かなと思う。

ちなみに、総統府を見学するときも入口は裏手にあるというのは、国会と同様だよ。

日本的妖怪文化(3)

如果到日本的書店找關於妖怪方面的書,應該到哪個區域找呢?一般而言,日本的大型書店通常會把妖怪方面的書放在人文類的民俗學區的架上。把妖怪研究帶到民俗學中的就是日本的民俗學家柳田國男。

雖然日本最早把妖怪當成一種學問來研究的是哲學家井上圓了,不過井上圓了的研究目的是在破除迷信。簡單地說,井上圓了的研究對象雖然是妖怪,但是研究目的卻是為了導正人們的思想。至另一個研究妖怪的日本風俗史學者江馬務則是把日本的妖怪浮世繪整理起來,研究的主軸放在妖怪的變身 (例如狐狸變成人) 上。簡單地說,江馬務的研究對象是妖怪的作品,而研究目的則是史料整理。而柳田國男所做的妖怪研是把妖怪視為一種理解人心、信仰的民俗資料。不論妖怪是真是假,民間有妖怪信仰是個事實,而柳田國男所研究的就是這些信仰中的妖怪。

柳田國男關於妖怪的著書中,最有名的就是1957年的「妖怪談義」,這本書中有一個蠻有名的部分就是區別妖怪和幽靈的不同。

柳田國男在寫「妖怪談義」這篇文章的當時,看到許多都市人在談論妖怪的話題。柳田國男覺得有點怪怪的 (因為他認為妖怪不可能在都市中出沒),一問之下,才發現這些人全部都把妖怪和幽靈搞混了,也就是說,這些人談的東西其實是幽靈。

柳田國男認為妖怪和幽靈是兩種不同的東西。他認為妖怪出沒的地方固定,如果避開那些妖怪可能出沒的地方的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遇到妖怪。至於幽靈的特徵則是沒有腳,會四處漂蕩、出沒地點不定。由於幽靈沒有固定的活動場所,因此如果被幽靈盯上的話,不論逃到哪裡,幽靈都會追到底。再者,妖怪在出沒時不會選擇對象,沒有針對性,而幽靈則會出現在特定的人 (例如仇家) 的面前。另外,幽靈通常是出現在深夜丑三時 (相當於深夜二時左右),然後開始拍窗戶、抓屏風作怪。而妖怪則通常是黃昏時段出沒 (也有可能在別的時段出沒)。

柳田國男「妖怪談義」中的妖怪與幽靈的區分方式:

妖怪 幽靈
出沒在特定地點 出沒場所不定
目擊者不特定 出沒在特定對象前
黃昏時出現 丑三時(凌晨2:00)出現

第一次看到這個妖怪幽靈比較表的人,可能會覺這種區分方式蠻有趣的。不過,這個妖怪和幽靈區分方式已經過時了。

為什麼過時了呢?因為柳田國男提出的妖怪和幽靈的區分方式的例外太多。

柳田國男認為幽靈的出沒地點不固定,然而偏偏車禍現場、自殺現場的幽靈,或是凶宅內的幽靈都是出沒在車禍、自殺現場、凶宅等特定地點。

◆◆◆

另外,日本的土蜘蛛和二尾妖狐的故事也和柳田國男的區分方式相違背。

日本的土蜘蛛妖怪的故事有好幾種版本,其中一種版本是平安時代的武將源賴光因為不明原因生病,臥病在床的源賴光在夢裡面看到一個高大的僧人向他走來,然後這名僧人想要把源賴光綁起來。源賴光見狀,便拔刀砍了這名僧人,然後僧人則流著血負傷逃走。源賴光醒來之後發現真的有血跡,於是源賴光便帶著旗下的四天王沿著血跡追查,結果他們循著血跡在某個神社的後面找到一隻巨大蜘蛛。源賴光把蜘蛛殺死之後,病就好了。在這個故事中,顯然土蜘蛛是針對源賴光個人作怪的。

二尾妖狐的故事則是發生在平安時代鳥羽上皇時期。鳥羽上皇因為不明原因生病,於是找了陰陽師安倍晴明來調查生病的原因。結果安倍晴明發現鳥羽上皇生病的原因是宮中服侍上皇的女官玉藻前作怪所致。玉藻前表面上是鳥羽下皇時代的絕世美女,真實她真正的身分是二尾妖狐。妖狐玉藻前得知身分敗露之後便逃出皇宮,鳥羽上皇則派出軍隊追趕妖狐。最後妖狐被將軍三浦義明的弓箭射中,而另一名將軍上總廣常則上前揮刀把妖狐斬了。在這個故事中,顯然妖狐玉藻前是針對鳥羽上皇作怪的。

柳田國男認為妖怪的活動沒有針對性,不過由這兩個故事來看,土蜘蛛和二尾妖狐的行為卻相當有針對性。

由於柳田國男的妖怪幽靈區分法有太多例外,因此現在日本研究妖怪的學者已經不用這種區分方式來進行研究,而是把幽靈視為妖怪中的一個類別。

在明治時代,井上圓了把妖怪定義為「怪現象」,也就是一些怪聲音、怪光影、或是一些人類聽覺或是視覺上的錯覺。從這個觀點來看的話,幽靈也可能是怪聲音、怪光影,或是錯覺下的產物。因此從井上圓了的妖怪其實是包含幽靈。而近幾年,日本的文化人類學家小松和彥已經把妖怪重新整理成三種概念:概念有三種:怪現象的妖怪、傳說以及迷信中的妖怪、藝術家所創造出來的妖怪形象中的妖怪。三種概念中,已經包含了井上圓了的「怪現象」,因此小松和彥的妖怪概念中其實是包含幽靈的。

而1988年,日本的傳統演藝史、文學學者諏訪春雄所著的「日本的幽靈」一書中,用了新的方法來區分妖怪和幽靈,諏訪春雄認為幽靈特性是人死後再以人的屬性出現,而妖怪則可能是以人的形態出現,也可能是以非人的形態出現。在這個區分中,訪諏春雄的區分法並不是對立的 (柳田國男的區分法是完全對立的),因此訪諏春雄的區分方法也可以解讀為:妖怪可能是呈現人或非人的形態,而幽靈則是人死後以人的屬性出現的妖怪。

雖然柳田國男的妖怪和幽靈的區分方式已經過時了,不過日本研究妖怪的學者基本上都會參考柳田國男的「妖怪談義」,如果沒有柳田國男的「妖怪談義」的話,恐怕日本的妖怪研究也沒辦法累積這麼多成果,因此柳田國男的妖怪理論還是有一定的價值。

註:
如果用「玉藻前」這個關鍵詞進行搜尋的話,可以發現一大堆中文網站都有這方面的資訊,有興趣的人可以檢視一下,如果這些網站把受害者寫成「鳥羽『天』皇」的話,這個網站就是剪貼的,而且剪貼來源出錯了。「玉藻前」的故事設定時代背景是崇德天皇時代至後白河天皇時代。當時的宗仁 (鳥羽上皇) 已經不具天皇身分。宗仁在當天皇的時候,玉藻前還沒入宮。玉藻前入宮時,宗仁已經退位好幾年了 (宗仁於十九歲時便退位),因此玉藻前的故事中的被害人的身分是「鳥羽『上』皇」而非「鳥羽『天』皇」。

台湾のインターホン

台湾の人口密度が多いということは「台湾の人口密度」で書いたんだけど、
人口密度が多いということは、人々は集合住宅に住んでいるわけなんだよね。
したがって、台湾にはたくさんインターホンがあるんだよね。

最近の日本のマンションとかはそうだと思うけど、
台湾での一般的な形としては、建物の入り口のところにインターホンがあって、それで各住戸と連絡を取り合うことになる。
だから、直接アクセスする1階はともかく、各世帯の玄関先には余りインターホンはないみたいだよ。

インターホンはこんな感じ。
マンションの一フロアに2世帯の住戸がある形だよ。
1階は直接ドアのところにインターホンがついているか、もしくは住戸がないときもあるので、2階からインターホンが必要な住戸をイメージしてみたよ。

日本では部屋番号を押して呼び出すというのもあるけど、
台湾では、どちらかというと各世帯ごとに呼び出しボタンがあって、該当階の該当の部屋を押すスタイルというのが一般的な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う。
階がふえて、同じ階に住む世帯がふえれば、ボタンもふえていく。
かつてはボタンの横の部分には居住者の名前を書いていたこともあったらしいけど、今は階表示だけで、名前は書かなくなっているみたい。

こういう呼び出しボタンだと、セールスマンがマーキングすることもできるし、空き巣に入った泥棒がマーキングすることもある。
もちろん、ピンポンダッシュみたいなことも十分やれる可能性があるよね。

こういうインターホンでわかることは、
例えば、あの建物の4階という漠然としたイメージだけでは、該当するインターホンを押せないということなんだよね。
だから、台湾の集合住宅のこういう呼び出しボタンの家に連れて行ってもらって、次回は直接来てねと言われたときには、
次回来たときにインターホンはいずれのボタンを押すべきなのか、ちょっと帰り際にチェックした方がいいかもね。

ちなみに、この呼び出しボタンを押して鳴る音は、日本のようなピンポーンという感じのものだけじゃなくて、
ベルのようにジリジリと鳴るものとか、鳥の鳴き声のようなものとか、いろいろある。

翅膀和羽毛的日文

在中文的世界中,動物的飛行器官叫作「翅膀」,而覆蓋在鳥類體表的皮膚特化構造叫作「羽毛」。對於中文母語者而言,「翅膀」和「羽毛」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東西,非常天經地義、理所當然。

在中文世界中,「翅膀」和「羽毛」不論是聲音或是符號上都完全不同,然而在日語的世界中,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如果我們指著一隻鴿子的翅膀 (不論是實體或是照片或是圖畫),問日本人這個東西是什麼時,日本人可能會回答:「はね」;如果我們拿著一根鴿子的羽毛,問日本人這個東西是什麼時,日本人可能會回答:「はね」。

在日語的世界中,翅膀叫作「はね」,羽毛也叫作「はね」。也就是說, 日語中的「はね」這個詞可能指的是「翅膀」,也可能是指「羽毛」。

那麼,日本人要怎麼區隔翅膀的「はね」和羽毛的「はね」呢?

如果在一般對話的場合的話,必需要藉由整個對話內容來進行綜合判斷。如果是使用文字的場合的話,則可以利用漢字來區隔翅膀的「はね」和羽毛的「はね」。

在日本的國語字辭典中的「はね」這個詞條中,通常會有列出「羽根」和「羽」這兩種漢字表記法 (廣辭苑還列出了「翅」這種表記法)。也就是說,日本人在用文字來表現「はね」這個詞時,可能會用「羽根」、「羽」,或是「翅」來區隔意思 (當然,如果寫文章的人認為沒有必要特別進行區隔的話,寫文章的人可能直接用平假名或是片假名書寫)。

「羽根」、「羽」、「翅」這三種書寫方式的意義大致是這樣的:

「羽根」的「はね」通常指的是羽毛,也可能指的是羽毛球 (badminton) 的「球」的部分,也可能指的是日本新年的傳統羽子板的羽毛球遊戲 (羽根突き) 的「球」的部分。

「羽」的「はね」可能指的是羽毛,也可能指的是鳥類的翅膀。

「翅」的「はね」通常是指昆蟲的翅膀。

我們之所以用「可能」或是「通常」這種不確定的字眼,是因為這些用法當中仍然會有一些例外及模糊地帶,在很多情形仍然要依整個文脈來判斷。另外,由於「翅」這個漢字並不在常用漢字表中,因此日本人以後可能會愈來愈少用「翅」這個漢字。不過由於昆蟲沒有只有翅膀沒有羽毛,因此「はね」這個詞用在昆蟲身上時,就算不使用漢字也不會有混淆的問題。

另外,在這裡我們要強調的是,「羽根」、「羽」、「翅」這些文字是用來表意的。日語的「はね」這個詞可以寫成「羽根」、「羽」、「翅」,但是這並不代表「羽根」、「羽」、「翅」的發音叫作「はね」,這是因為「羽根」、「羽」、「翅」並不是音標,而是表意文字。我們只能說,「羽根」、「羽」、「翅」這些文字是用來表現日語中的「はね」這個詞的意義。因此當我們看到「羽根」、「羽」、「翅」這些字時,我們可以把這些文字讀作「はね」。

講到這裡,有些曾經查過日文字典的人可能會有疑問:日文字典中,除了「羽根」這個詞以外,也有「羽毛」這個詞條。這兩個詞有什麼不同呢?

「羽根」(はね) 這個詞是和語詞彙 (即日本固有的詞彙);而「羽毛」(うもう) 這個詞則是漢語詞彙 (即受到中文影響而產生的詞彙)。在日本人觀念裡,和語詞彙主要用於一般平易的對話及文章,而漢語詞彙則多用於嚴謹生硬的文章 (例如學術論文)。因此當日本人使用「羽根」這個詞時,主要是為了讓人容易理解。而「羽毛」這個詞則多用於禽類的解剖學,或是一些工業製品用語 (例如枕頭、被服的填充物成分)。

而有些曾經上過學校或是補習班的日文課的人可能會有些疑問,因為有些日文老師可能會告訴學生:昆蟲的翅膀叫作「はね」,鳥類的翅膀叫作「つばさ」。

這樣的說明正確嗎?

這樣的說明的確沒有錯。如果學生不去想那麼多的話,用日文造句時,想要表現昆蟲的翅膀就用「はね」這個詞,而要表現鳥類的翅膀時則用「つばさ」,基本上是不會出錯的。

然而如果真的去認真思考「昆蟲的翅膀叫作『はね』,鳥類的翅膀叫作『つばさ』」這句話的話,其實這句話留有許多空間。因為這句話並沒有提到「鳥類的翅膀不能叫『はね』」。事實上,鳥類的翅膀雖然可以叫作「つばさ」,但是在某些情況下,也可以叫「はね」。

◆◆◆
那麼,「つばさ」和「はね」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用一種不太精確的解釋的話,「つばさ」是通常是指那種可以劃破長空、翱翔天際的翅膀。如果我們用這個方式來判斷的話,老鷹的翅膀就可以叫「つばさ」,而事實上,在日本人的眼中,老鷹的翅膀可以叫「つばさ」。小麻雀雖然也會飛,但是可能和劃破長空、翱翔天際這種表現有段差距,因此日本人通常把麻雀的翅膀稱作「はね」。從這個觀點來看,「つばさ」指的是比較大的翅膀,而「はね」則是比較小的翅膀。再回頭看看「昆蟲的翅膀叫作『はね』,鳥類的翅膀叫作『つばさ』」這句話,正好符合大者為「つばさ」、小者為「はね」的區分方式。

再用另一個角度來想的話,老鷹在飛翔時,翅膀通常是張開不動的,而飛機的機翼也是不動的 (當然,機翼上的Aileron或是Flaps會動,而飛機的機翼也有彈性,但是在一般人的眼中的機翼的主體本身是不動的)。在日語中,老鷹的翅膀可以叫作「つばさ」,而飛機的機翼也可以叫「つばさ」。相對而言,小鳥和昆蟲在飛行時,翅膀是不斷上下拍動,這樣的翅膀則叫作「はね」。名偵探柯南的系列電影中,有一部作品的副標題叫作「銀翼の奇術師」,這部電影的副標題之所以用「銀翼」而不用「銀羽」,就是因為怪盜基德的交通工具「ハンググライダー」(hang glider,台灣譯作「滑翔翼」) 翼面大而安定,而且具有劃破長空、翱翔天際的特性。

講到這裡,可能有人又會出現疑問,畢竟老鷹和麻雀的例子太單純,而正在學日語的人如果要造句或是寫作文的話,未必會用老鷹或麻雀這兩種動物。畢竟有翅膀的動物太多了,而且並不限於現實中。

天使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惡魔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精靈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飛馬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翼龍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始祖鳥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幻想世界中的飛龍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蝙蝠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鴕鳥的翅膀是「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一般而言,天使、惡魔、飛馬、翼龍、始祖鳥、飛龍、蝙蝠都可以叫「つばさ」。因為他們的翅膀都夠大,而且都具有劃破長空、翱翔天際的能力。蝙蝠在飛行時,雖然會不斷拍動翅膀,但是蝙蝠翅膀的面積大小遠大於軀幹,而且蝙蝠在掠食時,也會進行滑翔的動作,因此還是可以解釋成「劃破長空、翱翔天際」。至於精靈和鴕鳥的翅膀則可以叫「はね」。精靈的翅膀之所以可以叫作「はね」,是因爲精靈的翅膀和昆蟲的翅膀相近。而鴕鳥的翅膀雖然並不小,但是鴕鳥只會在求偶時拍動翅膀,並不具備「劃破長空、翱翔天際」的能力,從這個觀點來看,恐怕不適合稱作「つばさ」。

基本上,以上的解釋只是一種結果論而已。日本人平常在使用「つばさ」或是「はね」時,其實都是靠直覺。這些直覺或許都有他的道理,但是每個日本人心中的標準可能都不一樣。語言文字這種東西是活的,每個人的觀點不同,因此仍然可能會有不同的解釋。瑞士的語言學家索緒爾認為「signifiant」(符號、詞彙) 和「signifié」(符號或詞彙的意義) 的對應關係是使用者擅自決定的。也就是說,為什麼這種翅膀要叫「つばさ」,而為什麼那種翅膀要叫「はね」,如果真的去追究名詞和這個詞彙的定義的話,其實是不會有結果的。因此我們這裡所「つばさ」和「はね」的解釋,只是把一些日本人用這些詞的感覺分析出來,提供給那些「不知道該用哪一個才好」的人參考用的。

至於日本的肯德基或是居酒屋所賣的雞翅膀到底該稱作「つばさ」還是「はね」呢?

答案是兩者皆非。

如果翅膀變成食物的話,日本人會用「てば」這個詞。在日本街頭如果看到有招牌寫有「手羽」的字樣的話,這兩個字指的就是日語的「てば」。同樣地,「手羽」這兩個漢字的功能是表現日語中的「てば」這個詞的意思。千萬不要有「『手羽』的發音是『てば』」這種觀念,因為「手羽」既非音標亦非表音文字,只能說「手羽」是用來表現日語中的「てば」這個詞,因此當我們看到「手羽」這兩個漢字時,我們可以把它讀作「てば」。

台湾の人口密度

前回「google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で台北の街を見る」というトピックをつくったんだよね。
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を見ているとわかると思うけど、日本に比べて路上にやたらバイクが目立っている。
そして、グーグルはそれらバイクのナンバープレートをことごとく消しているし、路駐が多い自動車のナンバープレートもことごとく消しているし、それは日本の表札を消すという比じゃない作業労力がかかっているんだろうなという気がする。
バイクが多いのはバイクの所有台数自体が多いということや駐車形態が原因かもしれないけど、その背景にある、台湾の人口密度について触れたい。

台湾の人口密度自体が多いというのを日本人が知らないのも、まあ仕方ないのだと思う。
日本では台湾の人口密度が多いなんて情報は見当たらないよね。
日本の中学校の社会科の参考書は、こんな感じだよ。

ただ、台湾としての発表を見ると、台湾の人口密度はバングラデシュに次いで世界第2位なのだ。

2009年7月末現在の台湾の人口密度は1平方メートル当たり637.64人(23,077,191人/36,191.4667平行キロメートル)だよ。
台湾と同じ面積だと言われている九州の人口密度は、2008年の数字で1平方キロメートル当たり342人(1,332.5万人/38,955.6平行キロメートル)だよ。

台湾の人口密度のデータ自体は、大きくまとめるとこんなふうになるけど、
ウィキペディアにしっかり出ているから、そちらを参考にするといいんだけど、都市別にすると物すごい数になっている。
人口が最過密の都市、台北県永和市は2009年6月現在、1平方キロメートル当たり4万人を超えているよ。

そこまで行かないまでも、
特に首都機能がある場所では、
台北市の人口密度は1平方メートル当たり9622.10人(2,615,285人/271.7997平行キロメートル)だし、
高雄市に至っては、じきに1平方メートル当たり1万人になろうとしているわけで、
それだけの人口が都市にいるということなんだよね。

台湾の人口」も見てね。

日本的古墳(3)

日本的古墳 (1)日本的古墳 (2)這兩篇文章中,我們分別張貼了日本古墳的形態平面圖以及前方後圓墳的3D立體圖。從這些圖來看,日本古墳的設計樣式就像是特殊的祕密基地一樣。前方後圓墳的後圓部分的頂部一打開,就可以把裝載MS的HLV打到宇宙去。然而,不論是平面圖或是3D立體圖都是理想狀態下的古墳。經過將近一千五百年後,這些古墳的外觀多少會發生變化。許多古墳經過將近一千五百年之後,變成了不起眼的土丘了。


埼玉縣愛宕山古填。埼玉的愛宕山古填是全長53公尺的前方後圓墳。這張照片中的小山丘就是古墳的前方部分,感覺起來就像是一個長滿雜草的土堆一樣。這就是現實中的古墳。

  
奈良縣寶來山古墳。奈良的寶來山古墳又叫作菅原伏見東陵或是垂仁天皇陵,為全長227公尺的前方後圓墳 (全日本古墳大小排行第20名),古墳周圍有周濠。如果要登上這個古墳的話,必須要搭船越過周濠才行。這兩張照片是由古墳的東南角部分拍攝 (右圖箭頭方向即拍攝方向)。

垂仁天皇是日本第11代天皇,而仁德天皇則是第16代天皇 (垂仁天皇的曾孫的孫子)。假設這些天皇確實都曾經存在過的話,垂仁天皇陵的歷史比日本最大的古墳仁德天皇陵的歷史還要悠久。當然,由於宮內廳不准別人對天皇陵進行考古,因此寶來山古墳中葬的人是不是真的是垂仁天皇還是個問題。

在這兩張照片中還可以看到周濠中有一個像是小島。據說這個小島是垂仁天皇時代的但馬國 (現在的兵庫縣北部) 的長官田世間守的墳墓。在傳說中,垂仁天皇要田世間守到常世國去找長生不老的藥,然後田世間守在海外發現了橘子這種日本沒有的水果。然而田世間守還在國外的期間,垂仁天皇就過世了。田世間守回到日本,得知垂仁天皇已經過世的消息後非常難過,於是田世間守就把從國外帶國來的橘子供奉給在垂仁天皇陵後自殺。有些人認為所謂的常世國 (長生不老之國) 可能指的是琉球群島。由於這只是傳說而已,因此很多東西其實難以考證。

◆◆◆

由於宮內廳平時不准他人進入天皇陵內,因此這種古早的巨型前方後圓墳多半長滿雜草和樹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荒島一樣。

雖然日本許多古墳已經變成土丘或是荒島,但是也有一些古墳被規劃成公園。


丸墓山古墳。丸墓山古墳是日本最大的圓墳式古墳,看起來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樣。由於丸墓山古墳已經被整理成公園,還做了台階,因此遊客可以登上古墳。至於丸墓山古墳中到底是什麼人的墳墓,到目前為止仍然不明。


稻荷山古墳。稻荷山古墳為全長120公尺前方後圓墳。從這張照片來看,稻荷山古墳的形狀似乎還蠻漂亮的,後圓部分的頂部還設有花圃。事實上,1937年時,由於周邊地域開發的關係,這座古墳的前方部分被挖掉了。一直到1960年代,這座古墳中挖出了刻有文字的國寶鐵劍,這座古墳才受到重視,而照片中的古墳是2003年完全修復後的形狀。照片中紅色圈圈部分是「造出」的部分 (詳情請參考日本的古墳 (2))。


將軍山古墳。將軍山古墳為全長90公尺的前方後圓墳。從這張照片來看,將軍山古墳的形狀似乎也蠻漂亮的。不過事實上,這只是漂亮的半邊而已。另外的半邊已經被挖掉了。1890年代時,當地的居民就已經把這座古墳挖開,把裡面的石頭拿來裝飾自家的院子,結果有一部分的陪葬品被人拿走了。由於這座古墳已經被挖開,現在內部已經被改建為古墳展示館。


奧之山古墳。奧之山古墳為全長70公尺的前方後圓墳。這張照片中的右邊部分有一個沒有長草、看起來像是漢堡肉的平台,這個平台就是所謂的「造出」的部分。從這張照片也可以看出有人在維護這個古墳。

對日本文化感興趣的台灣人到日本旅行時,通常有一大堆知名而且包裝華麗的觀光景點要去。相較之下,古墳的景點包裝就顯得不夠華麗。去看巨大的前方後圓的天皇陵也只能遠觀,而且看到的只是一個長滿樹的荒島,就算想拍照留念,也因為古墳太大,根本就無法拍下全景。除非是被古墳的造形曲線及文化背景萌到,否則恐怕沒什麼人會在行程密集的自助旅行期間中刻意花時間去看古墳。

不過,對於到東京自助旅行的人而言,其實只要稍微騰出十幾分鐘 (含來回時間),也可以親眼看到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前方後圓墳。

(1)
(2)
(3)
摺鉢山古墳。摺鉢山古墳是前方後圓式的古墳,目前總長為70公尺。由於摺鉢山古墳位於東京的上野公園內,因此如果是從成田機場進入日本觀光的人,只要搭電車到上野後,花不到五分鐘就可以親眼看到這座一千五百多年前所造的前方後圓墳,而且還可以爬到墳頂上去。


摺鉢山古墳地圖。這個照片拍攝自上野公園南邊的觀光案內地圖。三個箭頭所指的就是摺鉢山古墳。這三個箭頭同時也是上面三張照片的拍攝方向。為了方便理解,我們在地圖上的摺鉢山處加了一個半透明的前方後圓圖形來表示摺鉢山古墳以前「可能的形狀」。

在這個地圖當中,雖然寫有「摺鉢山」 ,但是卻沒有寫出「古墳」的字樣。不過在「摺鉢山」字樣下方的英文標示卻明確寫出了「old tomb」(由於我們加了一個半透明的前方後圓圖形,再加上我們調整過照片解析度,因此這張照片已經看不清「摺鉢山」及「old tomb」的字樣,有興趣的人可以於東京旅行時親身體驗一下)。

本來上野公園的清水觀音堂就是蓋在這個古墳的上面,後來到了17世紀末,才遷到現在的清水觀音堂的位置。基本上,現在的摺鉢山已經看不出前方後圓的樣子,而後圓部分的頂部則變成了游民乘涼的地方。

很多台灣人到東京旅行時,都會去上野公園散步,但是知道上野公園有座一千五百年前所造的前方後圓墳的人可能不多。雖然這座古墳外觀看起來只是一個平凡的小土丘,然而如果大家知道這是一座一千五百年前所造的前方後圓墳,而且可以站上去的話,東京旅遊的感覺或許會更充實。

google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で台北の街を見る

もう知っていると思うんだけど、台北の様子がグーグルの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で見られ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るよ。
 

グーグルマップのナビゲーションコントロール(左横についている地図の表示を調整するもの)のオレンジ色の人型のものを適当に地図上にドラッグすると、どこが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で見られるかがわかるんだよね。
このブログをつくっている段階(2009年9月3日現在)では、見られるのは、東アジアのエリアで日本の主要都市と台北しかないんだね。

住所で場所を判定することになれていない日本人にとっては、台北の道を探すのに朗報かもしれないけど――
実際には、このブログをつくっている段階では、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データがそこまで網羅していないという感じはしている。

例えば、野球好きなら一度は行ってみたい台北の野球場付近なんかを例にとってみるよ。
左が新荘棒球場付近、右が天母棒球場付近。
 

日本の東京ドームとか新宿周辺の地図と比較してみると、一目瞭然かな。
日本の場合は細かい道も相当網羅している。

台北のストリートビューは8月18日から始まったばかりだから、仕方ないところもあるけどね。

いずれにしても、これで台湾の屋外の様子というのは、パソコンがある人なら簡単に見ら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から
このブログで紹介できるようになったこと、しにくくなったものというのが少し変わった気がするよ。

日本的古墳(2)

日本的「古墳時代」大約是在三世紀後半到七世紀末這段期間。由於這段期間留下的歷史文獻很少,所以這段期間的歷史要從古墳的內容來理解。

日本的古墳數量非常多。有些資料指出全日本有16萬座以上的古墳。甚至還有20萬、百萬的假說。從古墳的數量來看,日本似乎有十幾二十萬,甚至上百萬個考古學材料。不過三世紀後半到七世紀末不過450年。如果每天都有一個人下葬的話,450年間可以下葬超過16萬人。450年間要出現16萬個對日本史有重大影響的人並不容易,所以16萬個古墳當中,大部分都是平凡人的墳墓。

由於研究古墳要花錢,而且開挖之前要向政府申請,所以16萬座古墳不可能全部變成考古學的材料。日本的考古學家是從16萬座古墳中選一些看起來比較重要的古墳來開挖研究。

在考古學家眼中,古墳越大,就究價值就越高。其中最有價值的是前方後圓墳。因為前方後圓墳是大和時代政權統一的象徵。只要某個地方有前方後圓墳,就表示當時的大和政權的勢力範圍已經達到該處。全日本還沒發現前方後圓墳的都道府縣只有北海道、青森縣、秋田縣、沖繩縣四個地方而已。所以可以推測古墳時代結束時,大和政權已經支配了日本大部分的區域。


日本地圖。由於篇幅的關係,這個地圖沒有納入沖繩縣,北海道、青森縣、秋田縣有塗顏色。剩下沒有塗色的地方就是有「前方後圓墳」的地區。從這個地圖可以得知,大和政權的勢力範圍涵蓋了日本大部分的地區。

 
前方後圓墳的立體圖。從前方後圓墳的正上方向下看,前方後圓墳的形狀就像鑰匙孔一樣。日本的古墳是一層一層的。在這個圖中,前方部和後圓部的交界處有一個多出來的不對稱小平台,這個小平台叫作「造出」,是用來舉行祭祀儀式的地方。由於日本很多前方後圓墳周圍都設有【周濠】(護墳河),所以舉行祀祭儀式時必須搭船越過周濠才能到達「造出」。

由於古墳是墳墓,所以內部會有被葬者。前方後圓墳的死者是葬在「後圓」的部分,下葬的方式會時代而變。

早期的古墳通常是在墓的中央(前方後圓墳是在後圓部分的中央)挖一個洞,設一個石室,然後把死者的棺材放到石室中,再把這個石室填起來 (豎穴式石室)。古墳時代後期,朝鮮半島的大陸式橫穴式石室葬法傳入日本。有些古墳就變成從旁邊挖一個洞,直通到中央部分的下方, 然後闢一個石室,放入棺材和陪葬品,然後再把旁邊的入口封起來。

「豎穴式石室」和「橫穴式石室」的差異是:「豎穴式石室」在下葬後就永遠封閉。「橫穴式石室」還可以進行追葬。例如死者的家人過世之後,只要把入口處挖開,就可以把新的往生者的棺材抬到石室裡。所以日本的古墳裡不但真的有古人,而且有些古墳裡面還不只一個人(家族墓)。

講到這裡,可能又有人會有疑問:日本最大的古墳「仁德天皇陵」裡面真的有古時候的天皇嗎?

在2009年現在這個時間點上,答案是「不知道」。

目前日本古墳研究中最大的謎團就是天皇陵。日本的天皇陵是由日本的宮內廳管轄,由於宮內廳原則上不准學者對天皇陵進行考古研究,所以沒有人知道天皇陵(包括仁德天皇陵)的裡面是不是真的有天皇的遺體。「天皇陵」並不是由考古研究認證,而是某些歷史文獻認為某個古墳可能是天皇的陵墓,宮內廳就把古墳當成天皇陵。

由於古代文獻中很多內容是來自口耳相傳記錄下的結果。所以文獻並不精確。所以宮內廳認定某座古墳是某個天皇的陵墓,並不代表那就是真理。由於沒有人知道「仁德天皇陵」是否真的是仁德天皇的墳墓,所以日本的學界已經不用「仁德天皇陵」這個詞,而是改稱「大仙陵」或「大仙古墳」。如果「大仙古墳」申請世界遺產成功的話,大仙古墳的管轄權可能會變,學術界就有可能解開謎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