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赤軍(5)

日本的新左翼組織「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赤軍派)成立於1969年9月4日。赤軍派成立不到一年,指導部的七名幹部中,有六人被日本警方逮捕,一名遭北韓軟禁。剩下的殘黨中,一部分的成員在1971年2月出走到中東成立「日本赤軍」,另一部分成員留在日本繼續活動,然後在1971年7月改組成立「連合赤軍」。

日本赤軍從1970年代前半開始活動,一直到2001年才解散。期間中犯過很多案。相較之下,日本國內的連合赤軍的活動期間只有短短的幾個月,犯案規模沒有日本赤軍那麼大。不過日本赤軍主要是在日本以外的地方犯案,所以對日本社會沒有直接影響。連合赤軍的活動期間雖然短,但是犯案地點在日本國內,所以對日本社會衝擊很大。

在1995年的東京地下鐵沙林事件之前,如果提到震撼日本社會的犯罪事件的話,恐怕有不少日本人會想到連合赤軍事件。

◆◆◆

連合赤軍是由「革命左派」和「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共同成立的組織。在本站的其他文章中已經介紹過「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的由來,所以這裡省略不提。革命左派是1966年被日本共產黨開除的一群人成立的新左翼組織再經過內部分裂後產生的組織。

革命左派的理念是反美愛國。他們的主要抗爭活動是到美軍基地放炸彈和襲擊警察崗哨。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的理念則是發動共產革命。兩個團體的理念根本上不一樣。

1970年12月,革命左派的三名成員(大學生x2、高校生x1)去襲擊東京的某個警察崗哨,結果其中一人被警察射殺,另外兩人被射傷。隔天,革命左派的成員到事發現場附近抗議。赤軍派得知這個事件後,開始聲援革命左派,於是這兩個理念不同的團體開始搭上線。之後,這兩個組織開始交流,在金錢以及武器方面互相支援。

1971年7月,革命左派的幹部永田洋子及坂口弘向赤軍派幹部森恒夫提案共同組黨。當時森恒夫認為革命左派和赤軍的理念根本上不同,如果組黨的話可能會發生很多問題。森恒夫提案先解決革命左派和赤軍派的共通的課題,例如加強成員的革命信念、對成員實施共同軍事訓練等。之後,這兩個組織彼此介紹自己的背景歷史給對方。

當時的左翼團體在談事情時喜歡用一些奇怪的術語,因為這些年輕人覺得這些術語很有深度,他們覺得用這些「行話」發言,自己就能變成很有條理的革命青年。不過真正的事實是這些術語意思非常空泛,這些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所以革命左派聽不懂赤軍派的自我介紹,革命左派在個我介紹時也講得亂七八糟。兩邊的人發現彼此差異太大,於是就決定先不要組黨,暫時成立共同的軍事組織來活動。這個革命軍事組織叫「統一赤軍」,後來改名叫作「連合赤軍」。

◆◆◆

很多人對連合赤軍的印象是來自1972年2月發生的「淺間山莊事件」。這是因為淺間山莊事件從警察包圍山莊、進行心戰喊話、調度重機械破壞房子、攻堅,以及把受傷的員警搬到救護車的過程,都有電視現場轉播。當時的影像技術不像現在這麼發達,一般人在電視上不太容易看到大事件的現場轉播。所以淺間山莊事件的轉播畫面震撼了當時的日本大眾。

其實淺間山莊事件只是連合赤軍事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淺間山莊事件發生時,連合赤軍只剩下五個人(大學生x3、高校生x2)。事件當時,警察在搜山圍捕連合赤軍。連合赤軍的成員一個個被警方逮捕。這五個人已經躲到心身俱瘁。最後逃到淺間山莊,挾持山莊的管理人的太太,做最後抵抗。

當時一般日本大眾根本不知道這些年輕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日本警方為了查明事件原因,特別下令禁止用槍,要設法活捉成員。因為如果連合赤軍成員死亡的話,就沒有辦法發現事件問題的根源了。結果警方成功救出人質,活捉五名成員,不過有兩名警察在攻堅時遭到射殺。

連合赤軍事件中的主要部分是淺間山莊事件之前的「山岳基地事件」。

山岳基地事件是1971年12月到1972年2月間,連合赤軍在群馬縣山區發生的一連串內鬨以及私刑事件。

1971年11月,革命左派和赤軍派各自在自己的山區基地實施軍事訓練,之後這兩組人馬在赤石山脈地區集結,準備開始做共同軍事訓練。

革命左派和赤軍派的成員大多是學生,能做什麼軍事訓練呢?

革命左派曾經襲擊過警察崗哨,也搶過獵槍店,所以有槍。赤軍派曾經襲擊過金融機構,搶過錢,所以有錢。有槍又有錢,而且有實際的作戰經驗,所以能做軍事訓練並不奇怪。

不過這兩派成員在活動活時,發生了許多摩擦,例如成員中的男女開始談戀愛,也有女性成員在開會時只顧著梳頭,途中也有人開始想念山下的生活而萌生退意。連合赤軍的代表森恒夫(赤軍派)及永田洋子(革命左派)無法容忍這些怠慢行為,於是就在連合赤軍內部實施一連串的「總括」活動。

「總括」是什麼呢?

總括就是反省。

不過當時連合赤軍成員的感覺中,總括和自我反省不同。他們認為「總括」是專業的反省。具體而言就是把自己記憶當中從出生開始的所有的事情翻出來大反省。從自我根源的部分來發掘自己的思想、行動上的錯誤,然後找出克服錯誤、超越錯誤的方法。

說穿了,這只是把「反省」換成一個別人聽不懂的詞彙,然後講得好像很偉大。如此而已。

這個背景是當時左派激進人士喜歡用別人聽不懂的怪異術語來塑造自己的專業感。而且這一招真的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加入左派激進活動。事實上,很多加入左派激進活動的青年自己也搞不清楚左派運動用的術語的意義。

自從連合赤軍內部發生內部摩擦之後,連合赤軍就一直在做「總括」。這種「總括」不只是個人的自我反省、自我批判,其他成員也要一起協助該名同志「總括」。協助的方式非常原始,就是用打的。那個年代的人受的教育是打罵教育,而且合連赤軍自視為軍事組織,所以在訓練、指導他人時,使用打罵的方式並不奇怪。「總括」活動的結果,就是一堆成員被打成重傷,最後死亡。

註:
革命左派和赤軍派中的許多成員都的學生(大學生或是高中生)。即使是革命左派幹部的永田洋子和赤軍派幹部的森恒夫,在1971年當時也只有26歲而已。在那個年代中,由於學生參加學運、罷課的關係,許多大學生就算到了24、25歲還沒畢業,也一點都不奇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