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の子供の球技

子供がやる球技というのは一体どういうものがあるのか。
サッカーや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というようなものもやるけど、もっとシンプルなボール球技しては、日本と同様、ドッジボールとかキックベースというのをやるよ。
もし、台湾人の子供たちとスポーツ交流する機会があれば、こういうのを選べばいいね。

ドッヂボール「躲避球」(duo3bi4qiu2)は日本と同様のルールなので、特段説明は要らないと思う。
キックベース「足壘球」(zu2lei3qiu2)も同様なんだけど、ピッチャーが転がす玉を足でけるのではなく、手で打ち返すという方法もあるみたいだ。

ドッヂボール、キックベース、サッカーは、学校のグラウンドなどでやる。
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はそれ専用のコートがあれば、そこでやるのかな。
いずれにしても、台湾は人が住んでいるところはいろいろと密集しているから、学校以外で球技をやれる場所の選択肢はそれほどないよ。

それから、私個人としては、台湾というと野球というイメージなんだけど、野球はこれらのもの以上になかなかできないみたい。
少年野球チームも少ないし、場所もさらに限られ、道具も潤沢じゃないみたいね。
台湾と野球」も見てね。

日本的赤軍(5)

日本的新左翼組織「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赤軍派)成立於1969年9月4日。赤軍派成立不到一年,指導部的七名幹部中,有六人被日本警方逮捕,一名遭北韓軟禁。剩下的殘黨中,一部分的成員在1971年2月出走到中東成立「日本赤軍」,另一部分成員留在日本繼續活動,然後在1971年7月改組成立「連合赤軍」。

日本赤軍從1970年代前半開始活動,一直到2001年才解散。期間中犯過很多案。相較之下,日本國內的連合赤軍的活動期間只有短短的幾個月,犯案規模沒有日本赤軍那麼大。不過日本赤軍主要是在日本以外的地方犯案,所以對日本社會沒有直接影響。連合赤軍的活動期間雖然短,但是犯案地點在日本國內,所以對日本社會衝擊很大。

在1995年的東京地下鐵沙林事件之前,如果提到震撼日本社會的犯罪事件的話,恐怕有不少日本人會想到連合赤軍事件。

◆◆◆

連合赤軍是由「革命左派」和「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共同成立的組織。在本站的其他文章中已經介紹過「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的由來,所以這裡省略不提。革命左派是1966年被日本共產黨開除的一群人成立的新左翼組織再經過內部分裂後產生的組織。

革命左派的理念是反美愛國。他們的主要抗爭活動是到美軍基地放炸彈和襲擊警察崗哨。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的理念則是發動共產革命。兩個團體的理念根本上不一樣。

1970年12月,革命左派的三名成員(大學生x2、高校生x1)去襲擊東京的某個警察崗哨,結果其中一人被警察射殺,另外兩人被射傷。隔天,革命左派的成員到事發現場附近抗議。赤軍派得知這個事件後,開始聲援革命左派,於是這兩個理念不同的團體開始搭上線。之後,這兩個組織開始交流,在金錢以及武器方面互相支援。

1971年7月,革命左派的幹部永田洋子及坂口弘向赤軍派幹部森恒夫提案共同組黨。當時森恒夫認為革命左派和赤軍的理念根本上不同,如果組黨的話可能會發生很多問題。森恒夫提案先解決革命左派和赤軍派的共通的課題,例如加強成員的革命信念、對成員實施共同軍事訓練等。之後,這兩個組織彼此介紹自己的背景歷史給對方。

當時的左翼團體在談事情時喜歡用一些奇怪的術語,因為這些年輕人覺得這些術語很有深度,他們覺得用這些「行話」發言,自己就能變成很有條理的革命青年。不過真正的事實是這些術語意思非常空泛,這些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所以革命左派聽不懂赤軍派的自我介紹,革命左派在個我介紹時也講得亂七八糟。兩邊的人發現彼此差異太大,於是就決定先不要組黨,暫時成立共同的軍事組織來活動。這個革命軍事組織叫「統一赤軍」,後來改名叫作「連合赤軍」。

◆◆◆

很多人對連合赤軍的印象是來自1972年2月發生的「淺間山莊事件」。這是因為淺間山莊事件從警察包圍山莊、進行心戰喊話、調度重機械破壞房子、攻堅,以及把受傷的員警搬到救護車的過程,都有電視現場轉播。當時的影像技術不像現在這麼發達,一般人在電視上不太容易看到大事件的現場轉播。所以淺間山莊事件的轉播畫面震撼了當時的日本大眾。

其實淺間山莊事件只是連合赤軍事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淺間山莊事件發生時,連合赤軍只剩下五個人(大學生x3、高校生x2)。事件當時,警察在搜山圍捕連合赤軍。連合赤軍的成員一個個被警方逮捕。這五個人已經躲到心身俱瘁。最後逃到淺間山莊,挾持山莊的管理人的太太,做最後抵抗。

當時一般日本大眾根本不知道這些年輕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日本警方為了查明事件原因,特別下令禁止用槍,要設法活捉成員。因為如果連合赤軍成員死亡的話,就沒有辦法發現事件問題的根源了。結果警方成功救出人質,活捉五名成員,不過有兩名警察在攻堅時遭到射殺。

連合赤軍事件中的主要部分是淺間山莊事件之前的「山岳基地事件」。

山岳基地事件是1971年12月到1972年2月間,連合赤軍在群馬縣山區發生的一連串內鬨以及私刑事件。

1971年11月,革命左派和赤軍派各自在自己的山區基地實施軍事訓練,之後這兩組人馬在赤石山脈地區集結,準備開始做共同軍事訓練。

革命左派和赤軍派的成員大多是學生,能做什麼軍事訓練呢?

革命左派曾經襲擊過警察崗哨,也搶過獵槍店,所以有槍。赤軍派曾經襲擊過金融機構,搶過錢,所以有錢。有槍又有錢,而且有實際的作戰經驗,所以能做軍事訓練並不奇怪。

不過這兩派成員在活動活時,發生了許多摩擦,例如成員中的男女開始談戀愛,也有女性成員在開會時只顧著梳頭,途中也有人開始想念山下的生活而萌生退意。連合赤軍的代表森恒夫(赤軍派)及永田洋子(革命左派)無法容忍這些怠慢行為,於是就在連合赤軍內部實施一連串的「總括」活動。

「總括」是什麼呢?

總括就是反省。

不過當時連合赤軍成員的感覺中,總括和自我反省不同。他們認為「總括」是專業的反省。具體而言就是把自己記憶當中從出生開始的所有的事情翻出來大反省。從自我根源的部分來發掘自己的思想、行動上的錯誤,然後找出克服錯誤、超越錯誤的方法。

說穿了,這只是把「反省」換成一個別人聽不懂的詞彙,然後講得好像很偉大。如此而已。

這個背景是當時左派激進人士喜歡用別人聽不懂的怪異術語來塑造自己的專業感。而且這一招真的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加入左派激進活動。事實上,很多加入左派激進活動的青年自己也搞不清楚左派運動用的術語的意義。

自從連合赤軍內部發生內部摩擦之後,連合赤軍就一直在做「總括」。這種「總括」不只是個人的自我反省、自我批判,其他成員也要一起協助該名同志「總括」。協助的方式非常原始,就是用打的。那個年代的人受的教育是打罵教育,而且合連赤軍自視為軍事組織,所以在訓練、指導他人時,使用打罵的方式並不奇怪。「總括」活動的結果,就是一堆成員被打成重傷,最後死亡。

註:
革命左派和赤軍派中的許多成員都的學生(大學生或是高中生)。即使是革命左派幹部的永田洋子和赤軍派幹部的森恒夫,在1971年當時也只有26歲而已。在那個年代中,由於學生參加學運、罷課的關係,許多大學生就算到了24、25歲還沒畢業,也一點都不奇怪。

台湾と野球

プロ野球チームもあって、オリンピックなどでの国際試合で台湾の野球チームが出てくると、さぞかし台湾人は野球がよくできるんだろうと思うけど――
現実には、野球競技人口は多くはなく、そこまですそ野が広いわけではないみたいね。

日本であれば、野球をやりたければ手近で探せると思うんだよね。少年野球チームから始まって、中高には当たり前のように野球部があったりするけど、台湾人が野球チームにアクセスすることはそんな気軽ではない。
もちろん、キャッチボールはするだろうし、草野球みたいなことはやる人はいるかもしれないけど、現実には場所も限られ、本格的にユニフォームや用具もそろえてやるというわけじゃないみたいね。

スポーツという意味では、バスケットボールとかの方が人気があるし、
男の子だったら、野球よりも確実に女性に持てるという計算も働くから、野球よりもむしろバスケをやりたいと思うかもしれない。
台湾人の学生のスポーツ」も見てね。

台湾の500元のお札には野球の絵があるけど、これは台湾の国技が野球だ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く、そもそも台湾に国技なるものが存在するかどうか……
これは恐らくスポーツの中でも実績が高いものということで選ばれたのかなと思う。

日本的赤軍(4)

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成立於1969年9月4日。不過到了1970年3月,成立不過半年多,七名政治局的幹部當中就有五名被日本警方逮捕,還有一名幹部劫機到北韓後再也無法回到日本。到了1970年6月,赤軍派成立當初的最後一名政治局幹部以及之後新選出的政治局幹部也被日本警方逮捕。赤軍派幾近瓦解。

剩下的赤軍派殘黨當中有兩名中心人物:森恒夫、重信房子。

森恒夫以前曾經在新左翼團體之間遊走,有逃離過赤軍派的經歷,不過之後重回赤軍派,然後還被提拔到政治局。重信房子則是赤軍派成立初期的中央委員之一,雖然不是政治局的幹部,不過算是元老級的人物。

由於當時政治局的人大多被警察逮捕,所以政治局的森恒夫實質上就變成赤軍派的主導者。森恒夫和重信房子的關係並不好。重信房子從赤軍派成立時就一直在赤軍派中活動,知道森恒夫有從赤軍派逃脫的經歷。對森恒夫而言,組織內部有這種元老級的成員非常麻煩。

◆◆◆

重信房子受到赤軍派的「國際根據地論」的影響,想要到海外成立革命據點。不過赤軍派的幹部劫機到北韓時,不但無法建立革命據點,反而被北韓當局軟禁。所以重信房子認為到海外設立據點時,應該要找革命未完成的國家。重信房子想到的就是中東的巴勒斯坦地區。在當時日本左翼人士眼中,巴勒斯坦人的家園被資本主義的猶太人奪走,非常可憐,所以想把革命運動帶到中東。

本來森恒夫不同意。不過重信房子寧可退出赤軍派也要到國外成立革命據點,於是森恒夫就勉強同意讓重信房子出國。這個結果就是森恒夫成為日本國內赤軍殘黨中的唯一主導者。

由於重信房子是赤軍派初期的幹部,所以日本警察很早就在監視重信房子。為了避開警方監視,重信房子在1971年2月和新左翼人士奧平剛士假結婚,然後出國到中東巴勒斯坦地區建立國際革命據點。日本女性結婚後會改姓,改姓之後,比較容易避開警察的監視。

兩人到了巴勒斯坦後,得到巴解組織的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陣線協助,成立阿拉伯赤軍。之後這個組織在1974年後開始自稱「日本赤軍」,在世界各地發動過多次恐怖行動。

日本赤軍比較著名的行動包括:

1972年5月,台拉維夫國際機場事件
當時的背景是以色列發生了阿拉伯人遊擊隊劫機事件。遊擊隊成員要求以色列當局釋放被關的同志,結果以色列派出特種部隊射殺劫機者。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陣線雖然很想報復,不過以色列方面對阿拉伯人的警戒非常深,所以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陣線就找日本的赤軍組織協助,這樣可以避開以色列當局的監視。之後,奧平剛士帶了兩名赤軍成員,從羅馬搭法國航空的班機到以色列台拉維夫機場,辦完入境手續準備通關時,三個人就拿出自動步槍掃射機場內的民眾,然後向民眾丟手榴彈。結果造成一百多人死傷。奧平剛士和另一名成員則在行動中死亡,剩下一名成員則被以色列當局逮捕。

1973年7月,杜拜事件
當時赤軍及巴勒斯坦人民解放陣線合作,劫持一架由巴黎飛往東京的日航客機。飛機遭到劫持後,降落在杜拜。赤軍要求日本政府付贖金來救人質,並要求釋放過去被逮補的成員。不過談判沒有得到結論。之後,劫機者把飛機劫持到利比亞後,釋放了人質,然後炸毀飛機。

1974年7月,海牙事件
三名日本赤軍成員持槍入侵海牙的法國大使館,並挾持人質,要求法國當局釋放被捕的赤軍成員。法方釋放赤軍成員之後,赤軍還要求荷蘭政府提供30萬美金及一架逃亡用的飛機,最後這些人搭機飛到中東的敘利亞後向當地政府投降。

1975年8月,吉隆坡事件
五名日本赤軍成員入侵吉隆坡的美國及瑞典大使館,並挾持人質。要求日本政府釋放七名赤軍派成員,並提供逃亡用的飛機。日本政府在不得已的狀況下,釋放了五名赤軍派成員(有兩名成員拒絕逃亡),之後這些人搭機飛到利比亞,釋放人質後,向利比亞當局投降。

1977年9月,達卡事件
五名日本赤軍成員由印度孟買國際機場劫持一架由巴黎經孟買飛往東京的日航客機。赤軍成員把飛機劫持到孟加拉的達卡國際機場後,就要求日本政府支付600萬美元的贖金來救人質,並要救日本政府釋放九名左派人士。之後,日本政府支付贖金,並釋放了六名左派人士(有三個人士拒絕逃亡),日本赤軍則釋放一部分人質。最後,飛機飛到阿爾及利亞後,赤軍才釋放了所有人質。

這些事件之後,日本赤軍在國際上的行動漸漸變得比較零星,並沒有上述的重大事件。

日本政府在處理赤軍的人質事件時,全部以人命為優先,所以多次和赤軍妥協,支付贖金、釋放囚犯。這個結果就是日本在國際社會上受到很多批判。

那麼到底怎麼做才對呢?

小學教育會明確告訴小朋友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不過現實世界不是小學教育,現實世界比小學教育複雜。現實中,有很多事情不論怎麼做都不對,而且還非做不可。

有些人會認為不能和恐怖組織談判,態度要強硬。不過如果這些人的親人變成人質的話,想法可能就會改變。很多台灣人在批判時事時,並沒有從當事者角度來看問題,而是用自命清高、說風涼話的方式批判。這是同理心教育失調的結果。即使是台灣的社會中堅分子,還是有不少人在這個種思維模式中原地踏步。

這個問題到底該怎麼思考呢?

首先,要假設自己是背負民眾期待的人,然後再思考要怎麼做才能讓民眾安心,怎樣才能讓傷害減到最少。再來就是設法補救方法上的缺失。在劫機的例子中,金錢的損失可以事後完全彌補,犯人可以事後設法逮補。但是如果人質發生危險,會變成永遠也無法補救悲劇。這個世界上的恐怖活動並沒有因為各國態度強硬而消失。從事恐怖活動的人很多早就有死的覺悟,根本不在乎別人是否強硬。所以強硬不可能杜絕恐怖活動。把恐怖分子全部擊斃,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大快人心,不過這也意味著失去了發現問題根源的機會。如果沒有辦法發現問題根源,問題就永遠不可能解決。結果血氣方剛式的做法只能敷衍一些不明事理的人而已,無法真解決問題。讓如果有人質犧牲的話,只會留下更多悲劇,而且沒有人能彌補這些傷痛。

所以在評論事情之前,先想想如果自己是當事人,自己該怎麼妥善處理問題。這才是進步的思考方式。

回到正題。

對阿拉伯世界而言,日本赤軍的協助阿拉伯對抗以色列,而且在台拉維夫機場事件中為阿拉伯人犧牲,所以有些阿拉伯人把日本赤軍的成員當成英雄。

之後,還零星發生過日本赤軍的成員持假護照偷渡回日本後,遭到日本警方逮捕的事件。其中日本赤軍的成立者重信房子在偷渡回日本後,於2000年被捕。2001年,重信房子在獄中發表日本赤軍解散宣言。

台湾のお墓 その2

台湾のお墓 その1」でもお墓の大まかのことを書いてみたんだけど――

台湾のお墓が日本と大きく違うところは、恐らく墓跡の文字が赤いこととか、写真があるところだよ。
幾ら何でも人様の墓の写真をそのまま載せるわけにはいかないので、一応、参考までに台湾のお墓の一例をつくってみたよ。

台湾の墓石に刻まれる文字は赤かったり、金色だったりしている。
墓石の中央に白い四角形部分があるんだけど、そこには故人の写真が張られるんだよ。
こういう血の色に似た赤字で文字が刻まれていることとか、
故人の写真、白黒だったりカラーだったりするのが張られていて、
そしてさらに、それが風化して色あせていくと――
さすがにそれは怖いものになるだろうことは想像がつくと思う。
多分、こういうことも台湾人が墓に近寄りたくない原因の一つになっていると思う。

墓石の説明に戻るけど――
その写真を隔てて刻まれるのが地名、その人の先祖のゆかりの土地の地名が刻まれる。
そして、いつからいつまで生きたかというのを右、中央の人名、左に墓を建てた人の名前になる。

中央の人名の刻まれ方には幾つかのルールがあるよ。
冒頭にある文字は、子供が建てた墓という意味で、「顕考」はお父さん、お母さんであれば「顕妣」の文字が入っていたりする。
その後の台湾人名については、戒名とかおくりなというのではなくて、通常は現世のままの名前が刻まれるようだ。
そして、最後に「佳城」というのは、日本で言うところの「~の墓」みたいなものらしい。

左側の墓を建てた人の名前についても、そのまま名前が書いてあるわけじゃなくてそれなりにルールがあるみたいだけど、ここではここまでは言及しない。

これらは標準的なものをごくごく簡単に紹介したもので、すべてがこうだということを示したわけじゃないよ。
例えば、息子や娘が建てたものでなければ、当然「顕考」「顕妣」云々もないし、人名も女性であれば姓の変遷などを含めたものになっていたり、最後も「佳城」となっていないものもあるよ。
そのあたりのローカルルールの差?宗教的な違い?は日本よりもあるような気がする。

いずれにしても、これでわかることは、台湾の墓は「家」の墓ではなく、個人の墓だということだよ。

日本的垃圾分類及資源回收(3)

在日本,當一個人搬到新的地方居住時,不動產業者或是房東一定會明確告知遷入者丟垃圾的日期及時間,甚至還有些不動產業者會提供新遷入者相當份量的垃圾袋。這是日本的基本生活常識。

日本的不動產業者或是房東之所以會這麼做,是因為家庭垃圾如果處理不當,會直接影響到別人的生活品質,甚至可能會影響到居住地的人際關係。

如果日本的某個社區內搬來一戶外國人時,社區民眾一定會不安。

為什麼會不安呢?

因為這些社區民眾不知道新搬來的外國人懂多少日本生活基本常識。

最典型的生活常識問題就是家庭垃圾的處理方式。

許多日本社區的家庭垃圾清運方式是各家各戶把垃圾堆積在社區的某個地方,這個地方可能是某戶人家的牆邊,如果有人在規定時段外丟垃圾,就表示某戶日本人家要在規定外時段必須承受不守規則的人將垃圾丟到他們家牆邊這樣的問題。

家庭垃圾清運問題除了時段以外,垃圾分類也是一大問題。日本的垃圾車在清運垃圾時,如果發現某個垃圾袋中的垃圾完全沒有遵守這個地區的垃圾分類規則的話,清潔人員會拒收這包垃圾,這包垃圾會留在原地。

為什麼呢?

因為沒有辦法處理。清潔人員的工作並不是無條件清運垃圾。清潔人員的工作是清運可以處理的垃圾。

如果丟這包垃圾的人沒有把這包垃圾拿回家的話,就表示其他人必須要承擔處理這包垃圾的責任。

假設我們是這個社區的自治會的負責人的話,想想看,這包垃圾到底該怎麼處理?該由誰來處理?

有些人可能覺得丟垃圾時遲到一下沒什麼大不了,垃圾分類馬馬虎虎就可以了。會這麼想的人,多半沒有去思考這麼做會給別人造成多大的生活負擔。反正自己不是受害者。

在日本,這種行為會成為社區的大問題。因為這樣子會害到社區的其他人,會破壞到其他人的生活。

雖然不遵守社區家庭垃圾處理方式的人並不是只有外國人而已,不過從住在日本的外國人的生活方式來看的話,外國人在處理垃圾方面的事情時,確實容易比日本人犯錯。因為每個國家對垃圾處理方面的政策以及國民習慣可能都不一樣。有些國家可能垃圾隨便丟都沒關係,有些國家可能可以忍受路上有空罐紙屑,但是也有些國家不容許這種問題。

當外國人搬到日本的社區居住時,這名外國人是否真的能理解垃圾問題的重要性、是否能理解為什麼日本的不動產業者或房東會不斷強調丟垃圾的時間或是垃圾分類方式,的確是個疑問。因為外國人到異地生活時,一定有許多繁雜的事情要處理。如果這名外國人認為處理垃圾的優先度不高,不必那麼細心,馬馬虎虎就可以的話,就表示整個社區的人要承受這名遷入者「馬馬虎虎處理垃圾的態度」。

由於有些日本人在日常生活中沒什麼機會和外國人往來,也不知道怎麼和外國人溝通相處,這種町會組織在和外國人住戶交涉時就可能出問題。怎麼讓外國人理解日本人在處理垃圾的方式,讓外國人知道為什麼日本人要這麼做,為什麼日本人不允許那麼做,而外國人是否能立即欣然接受這種複雜的規則也是個問題。而如果溝通時發生言語不通時,外國人是否會誤以為日本人在排外,甚至發生衝突,這都是日本人所擔心的問題。

註:
1.日本的家庭垃圾清運時間多半是在上午時段,一般上班族通常是出門時順便將家中的垃圾帶出。然而一些工作時段比較特別的人 (例如漫畫家,或是其他深夜工作的人) 由於無法早起丟垃圾,因此這些人往往在凌晨睡覺之前將家中垃圾放到堆積場所,當然,有些日本人也不喜歡有人於深夜就將垃圾丟出,只是早丟出要比遲到,或是垃圾不分類要好一點。事實上,在日本丟垃圾時只要確實按規定分類,在清運時間之前丟到規定地點即可。相較之下,台灣的垃圾清運方式未顧及一般上班族的作息時間,民眾還得追著垃圾車跑外加投三分球,對於行動不便的高齡者而言是非常不親切的。
2.一般日本社區的居民對外國人感到不安的原因,通常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垃圾問題,其他如噪音問題以及外國人常常會招來一些不明人士作客,造成社區出入分子複雜化,也是日本人比較擔心的問題。

「体調が悪い」を表現する

きょうは本当に体調が悪く、ブログを書いている余裕があるんだったら、本当に寝たいんだけど――
さて、体調が悪いとき、どういえばいいんだろうかと思う。

私が知っている体調が悪いときの言い方は、教科書に「你身體好嗎?」「很好,謝謝。你呢?」「我也很好,謝謝。」という表現があるので、これを使って「我身體不好」だろうと思ったんだけど、これで通じなくて大変な目に遭ったことがある。
どうやら、「身體不好」というのは体質が弱いという意味のようで、体調が悪くて死にそうだということを表現できるものではないようだ。

体調が悪いときは「不舒服」(bu4shu1fu2)を使って、「身體不舒服」というのがいいようだよ。
気分が悪いというのも基本的には「不舒服」と言うようだけど、
気持ち悪い気持ちがするときは「噁心」(e3xin1)、吐きたいときは「想吐」(xiang3tu4)と言う。

ついでに、休みたいと言うときは、「我想休息一下」(wo3xiang3xiu1xi2yi2xia4)だし、横たわりたいというときは「我想躺一下」(wo3xiang3tang3yi2xia4)などと言うようだよ。

ひとまず、これで少なくともネーティブにはわかってもらえるかな。

ちなみに「舒服」(shu1fu2)という言葉は、普通なものからエッチなものまで気持ちいいと思うときに使える語彙なので、発音しにくくても覚えておいて悪くはないと思うよ。

日本的垃圾分類及資源回收(2)

一般日本民眾處理家庭丟垃圾的方法,是把家裡的垃圾打包後,在指定時間之前丟到指定地點。時間一到,垃圾車就會來收垃圾。有些高級公寓本身有專門堆放垃圾的地點,住在這種高級公寓的民眾的自由度比較高,可以隨時把家裡的垃圾丟到該堆放地點。只是住公寓要付管理費用,管理費用當然包含了處理垃圾的費用。

在1990年代之前,日本的垃圾袋多半是黑色的。日本部分地區開始實施垃圾分類後,有些地區就開始要求民眾改用半透明的垃圾袋。

本來,實施垃圾分類的目的是為了提高資源處理的效率。這種政策的大前提就是認定所有的民眾都會確實配合。因為大前提已經認定所有民眾都會配合分類,所以行政方面只能處理已經分類好的垃圾。如果有民眾沒有做好垃圾分類的話,行政方面就會「退件」。行政方面要求民眾使用半透明垃圾袋,就是為了檢查垃圾是否符合規定。

如果有人用了不透明的垃圾袋,而且袋中裝了尖銳物品,清潔人員在處理時很可能會受傷。使用半透明垃圾袋可以保障清潔人員的安全。

另外,半透明的垃圾袋還可以防止犯罪。如果垃圾袋不透明的話,犯罪者可能會把犯罪證物直接裝入垃圾袋中丟棄,不過改用透明垃圾袋後,犯罪者就不能這麼處理證物,結果就是有些人可能會放棄犯罪。


日本的半透明垃圾袋。日本的半透明的垃圾袋可以在一般街坊的雜貨店、便利商店、超市、藥局等地方買到。由於日本的垃圾處理的方式是由各自治體自行決定,所以日本各個地區收垃圾的方式都可能不一樣。不過由於垃圾分類是共同趨勢,所以現在採用半透明垃圾袋的地方越來越多。

半透明垃圾袋的缺點是丟垃圾的人的隱私可能會曝光。因為從家庭垃圾的內容可以判斷這個家庭的消費嗜好及生活習慣。有些人為了避免自己的隱私曝光,會把一些涉及隱私的東西粉碎後,再裝入垃圾袋丟棄。另外,半透明的垃圾袋會增加烏鴉、野貓等動物翻垃圾尋寶的機率。

一般日本的家庭垃圾堆積場所通常是設在路邊某處,而且這個路邊的某處可能是某一戶人家的圍牆旁。如果某個人家的圍牆旁邊成了垃圾堆積場的話,對這個人而言當然不是好事,因為這代表每星期的某幾天自己家的圍牆外會堆滿家庭垃圾。如果有鳥獸來翻垃圾的話,臭味可能會直攻這戶人家。如果有民眾不照規定分類,清潔人員就會拒收。這包垃圾就可能一直堆在這戶人家的牆邊。這種感覺當然非常不好。

為了保障該住戶的權益、確保垃圾推積場所的清潔,當地的「町會」會輪流指派成員去看管垃圾的堆積場所。例如把垃圾一包一包排好,或是負責加上網子以防止烏鴉或是野貓去翻動垃圾。而有些運作能力比較強的町會還會自己進行資源回收作業,而這些資源回收的對象物品往往又比市、區等自治體為多樣化。

台湾小学生の夏休みの宿題 その2

台湾小学生の夏休みの宿題 その1」も見てね。

日本では、一般的に夏休みの最後の週や最後の日、例えば8月31日に宿題に追われるなんていうのをよくアニメで見たりするけど、
台湾人の場合は、親が宿題をある程度管理したりするみたいで、台湾の子供たちが、日本のアニメなんかでよくあるようにぎりぎりまで宿題が残って苦しむかどうかはわからない。
夏休みの最後の最後まで子供が宿題を残しているかどうかというのは、子供自身の時間配分の問題というよりも、親としての管理の問題ということでもあるみたいだよ。

夏休みになって保護者が大変になるのは、それは日本も台湾も変わらないけど、台湾の保護者は子供の宿題の管理まで見ていないといけないというのは、御苦労なことだと思う。
とはいえ、外食志向の高い台湾では、日本のような子供の食事の問題の心配は日本よりも少ないから、子供の食事についての負担は日本よりも少ないのかもしれない。

ちなみに、台湾の新学期は9月1日から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くて、9月の初旬ということであって、それは学校によって違うよ。宿題もそのときまでにやればいいということだよ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