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作文教育(2)

日本文部科學省制定的各級學校的國語科學習指導要領中,有提供國語科教師指導學生寫作的方針。

雖然學習指導要領中有提到指導學生寫作的原則,不過現行的學習指導要領中並沒有使用「作文」這個詞。而是把寫作指導列在國語科的聽、說、讀、寫的「寫」的部分。

事實上,在日本文部省在1947年所制定的國語科學習指導要領試案中,確實用了「作文」這個詞,當時是用一個章節來說明作文教育的內容,不過現行(1998年制定)的國語科學習指導要領中關於寫作指導部分已經大幅簡化,只有幾行字而已。

和台灣學生相比,日本學生練習寫作文的機會並不多。因為一般日本的學校並沒有專門安排寫作文的時間。現在一般日本人如果聽到「作文」這個詞,多半會聯想到小學時代的經驗。

由於日本的學校一直有上課時數不足的問題,所以國語課不可能另外分出時間來上作文課,作文通常是學生的回家功課,再不然就是放長假時的讀書報告。另外,日本各地的教育委員會也會舉辦作文比賽,各個學校當然也會鼓勵自己的學生參加這些比賽。如果拿到好成績的話,就可以證明學校有努力指導學生,學校也比較容易向教育委員會申請各種經費。

不過日本學生從小學畢業之後,就幾乎就和「作文」完全脫節了。雖然有些國語課本中會設一些寫作技巧的小專欄,不過實際上課時,老師通常會草草帶過這些小專欄,或是讓學生自己看。因為教學時間真的不夠。所以談不上作文教育。

結果一般日本的中學生或是高校生寫作機會就只剩暑假作業(或是其他長假時的作業)的讀書心得。這一類的讀書心得一年不過一兩次而已。

當日本人開始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時,一部分的人又會開始接受寫作訓練。這是因為有些大學的入學考試要會考「小論文」。

所謂的「小論文」通常是讓學生讀一篇和大學專業有關的短文或是報導。例如醫學部招生多半會出醫療方面的報導,人文科學領域的科系在招生時則傾向出社會方面的報導。考生在讀完報導之後,必須在限制字數內寫出文章大意,或是寫出幾百字到一千字左右的感想或評論。小論文考試目的是在挑出有分析能力的學生,而不是有文學素養的學生。這是因為大學是教育及研究的機關,而不是作家職訓中心。大學沒有必要去挑出有文學素養的人。考小論文的好處就是可以知道學生的閱讀資料、分析資料,以及基本表達的能力。學生有沒有能力從文章當中讀出重點,學生是否有基本表達能力,只要一考小論文,就可以了解狀況。

至於訓練學生寫小論文的,並不是學校,而是升學補習班。

基本上,一般日本學生在學校學的作文知識主要是稿紙的書寫方式、將構思邏輯化、系統化,以及起承轉結的原則等。至於台灣學生喜歡在作文中套上一堆成語、諺語的行為,在日本完全行不通。

可能有台灣人會想問:為什麼在日本行不通呢?

其實,這不是為什麼「日本行不通」的問題,而是為什麼「台灣行得通」的問題。

試想,為什麼好文章非要用到一堆成語、諺語呢?

文章的本質是透過文字及句子的組合來傳達大量複雜的意思。如果一篇敘述清晰明瞭、內容深度,完全可以傳達出作者意思的文章,會因為沒有用到任何成語、諺語而變成一篇爛文章了嗎?

簡單地說,台灣的作文教育現場已經忘記了「文章」本來的意義,結果讓學生誤以為動用大量成語、諺語的文章就是好文章。

台灣近幾年年大學學測或是指考的作文題目抱括:「走過」「探索」「雨季的故事」「想飛」「失去」「回家」「修士生命之旅」「偶像」「香米碑」「猜」……。說實在,這些題目全部都是沒頭沒尾的東西。非常抽象,一點都不具體。即使是懂得利用文字及句子傳達大量複雜的意思的學生,看到這些沒頭沒尾沒有前提的題目時,恐怕根本就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結果這些題目考的並不是學生怎麼透過文字及句子傳達大量複雜的意思,而是在測學生怎麼把沒頭沒尾的主題拗出東西來。在面對這種沒頭沒尾又沒有前提的字串時,最簡單的逃避方式就是把這些題目硬套上人生論,大談人生有多重要。這個結果就是十幾歲的學生引用了大量成語、諺語,透過考卷,向在這個世間活了幾十年、看了幾十年人世的國文閱卷老師訓示人生的大道理。這就是台灣作文教育現實。

因此問題的本質並不是日本的作文教育奇怪,日本的作文教育仍然把主軸放在讓學生知道怎麼文字句子清晰表達自己的意思。反而是台灣的作文教育已經忘記文章的本質了。

在日本人眼中,四字熟語和諺語通常只會出現在古文和升學考試的考題中。在現實中,只有老先生向人說教時才會搬出四字熟語或諺語,而且能聽得懂的人恐怕也不多 (畢竟一般現代的日本人在生活中用不到這種東西),如果一個年輕人動輒把四字熟語或是諺語掛在嘴上,恐怕會給人年紀輕輕就在賣弄人生經驗的負面印象,而日本學生在寫小論文時,當然也不可能有機會用到這些東西。

台湾のエビ釣り堀

台湾にはエビ釣り堀というのがあるんだね。
せっかく連れていってもらったので、写真を載せるよ。

日本だと、釣り堀というと結構な広さがあるような気がするけど、
エビ釣り堀はそれほど大きくなくても十分なんだね。
だから、屋内にあって、幼児用プールの大きさぐらいしかない。
 

その「プールサイド」では、みんなが思い思いにエビ釣りをしつつ、
おしゃべりをしていたり、酒を飲んだり、食事をしたりしている。
釣り堀以外のほかの遊戯施設があれば、釣りざおを垂らしながらそちらで遊んでいたりもするし、
グループで来て、そのうちの数人がエビを釣って、残りはその場でおしゃべりということも可能だ。
釣りに集中というよりも、あくまでもレジャー感覚として太公望気分を気楽に満喫できる。

このエビ釣り堀は1時間幾らという時間制でエビを釣ることになる。
釣りざおとかも貸してくれるらしいけど、持参してきても構わない。
そして、釣ったエビは網に入れておいて、後で料理したりしてもらったりして食べることもできる。

水質や衛生が相当不安だが、私はおいしく食べたよ。
ただ、背わたの部分が妙に広い面積で取られていたのが気になった。

ちなみに、このエビは1時間で釣り上げたものなんだそうな。
こんなにたくさん釣っても、エビは定期的に補充されるようで、釣っても尽きることはないよ。

それにしても、この写真を撮ったときには既に深夜12時を回っているんだけど、続々と台湾人はやってくるんだよね。
大の大人がこんな時間に何をやっているんだろうと思うんだけど、
台湾のエビ釣り堀の営業は24時間営業や深夜時間を軸になされているようで、
日本のように昼間の営業で日没に閉店というのとは根本的に違うようだ。

日本作文教育(1)

在談日本作文教育之前,先要認識日本的作文教育的教學依據。

基本上日本的作文的教育和台灣一樣,均屬於國語科教育的一環。而日本的小中高各級學校的作文教育是依據日本文部科學省所制定的「學習指導要領」來執行。簡單地說,在日本,只要是擔任小中高等學校的教師的話,教書就得照著文部科學省所制定的「學習指導要領」中所寫的東西來教。

而日本現行國語科「學習指導要領」(1998年制定) 對於小學低年級學生的寫作能力的目標是設定在:
1 能寫出想要表達的事物
2 學會蒐集寫作材料
3 學會把自己的想法組織起來
4 學會語句的配置
5 學會檢查文章

而小學中年級的寫作能力目標則是
1 能適當地寫出想要表達的事物
2 學會篩選寫作材料
3 學會把自己的想法寫成段落
4 學會段落的配置
5 在檢查文章時找出好的地方以及寫錯的地方

而到了小學高年級,寫作能力的目標則是
1 能巧妙地寫出想要表達的事物
2 學會整理寫作材料
3 學會把自己的想法適當地構成一篇完整的文章
4 分辨事實、感想、意見。將表達深化
5 找出更有效果的文章表現方式

而上了中學以後,作文教育的目標就變得比較偏向應用方面。

中學一年級的寫作能力的目標則是
1 從生活中找到寫作材料,並自行思考整理
2 將事物、自己想法、感覺明確化
3 選擇適當的材料,讓自己的想法及感覺適當且正確地表現出來
4 檢查文章,確認文字書寫、文法、以及修辭是否正確,文章是否易讀
5 閱讀其他人寫的作文,參考他人的靈感

而中學二三年級的寫作能力的目標則是:
1 從各種領域找到寫作材料,並將有用的材料收集起來,讓自己的對各種事物的觀點及思考能更上一層樓
2 將自己的立場以及想要傳達的事物明確化
3 根據文章的體裁設定,對自己的構文及表現加以琢磨
4 寫作時要有明確的根據及合乎邏輯,好讓自己的意見有效地傳達給讀者
5 反覆閱讀文章,調整句子及文章,建構成有說服力的文章
6 閱讀其他人寫的作文,參考他人的論述方式以及材料活用的方法,讓自己的表達能力更上一層樓

而日本高中的學習指道要領中,關於寫作方面的目標只有三項:
1 根據寫作目的選擇題材,構思出巧妙的表達方式後寫成文章
2 在論述邏輯上加以琢磨,整理自己的思維後並寫成文章
3 構思出最好的表達方式,用在自己的文章裡

有不少台灣學生對於「作文」的認知,還停留在字裡行間的意境表現不夠優美就拿不到好成績的觀念中。而從日本的國語科學習指導要領中關於寫作的教育目標來看,日本的國語教育對於學生寫作能力的要求是讓學生能寫出邏輯正確的文章、有說服力的文章,而且文法及用字正確、別人容易看懂的文章。事實上,目前台灣的作文教育的目標和日本並沒有太大的不同,例如基測的評分方式就是看文章是否切題 (邏輯的正確性)、句子是否流暢 (文法的正確性),以及是否有錯別字 (是否確實理解字的用法) 等。也就是說,就算寫不出大文豪般充滿炫絢爛文辭的文章,只要用內容合乎道理、字遣詞正確就算是一篇不錯的文章了。

台湾の祖廟の線香

台湾では線香は「香」(xiang1)というよ。
台湾の線香の特徴はとにかく1本単体でも太くて長いことかな。
竹ひごの部分と先端数十センチに火薬が塗ってあるような花火を想像してもらうといいかなと思う。
台湾の線香の色は、竹ひごのような部分は赤いことが多いけど、燃える部分は茶色とか黒とか、色はまちまちみたい。

日本では線香は有料だけど、台湾では祖廟に置いてある線香は勝手に使ってもいいみたい。
もちろんおさい銭がわりにお金を寄附してもいいけど、線香代自体は無料のことの方が多いんじゃないかな。
お線香の場所は日本のように神様のそのすぐそばにあるわけではないけど、見ればすぐわかると思う。

手順としては――
線香に火を赤いろうそくでつけて、線香を持ちながら好きな神様の前にいってお祈りする。
お祈りするのだから当然かもしれないけど、線香は両手で持つ。
線香は何本持っていてもいいらしいけど、後で立てることを考えると3本以上持っていればいい。
お祈りし終わったら、香炉という所定の場所に線香を立てにいく。
線香は3本単位で立てることが多いかな。

でかい香炉に煙が出ているのを見たら、日本人であれば、その煙を浴びるような、取り込むような動作をするけど、
台湾人にはこういうことをしたりする習慣や発想はないみたいだよ。

日本と大きく違うところは、線香は燃やし切らないで、捨てられることかな。

祖廟のごみ箱にもぎっしり線香の燃え残りが入っていたよ。

台湾のろうそく」(日本語)、「日本的線香」(Big5)も見てね。

雪與日本人的生活

每年冬天,日本的北海道、東北、日本海沿岸都會下雪。這些地區的民眾和住在日本其他地區的人的的生活和常識也不太一樣。

舉例來說,住在東京的人看到下雪會覺得很難得,因為東京不是每年都會下雪。對於東京的上班族而言,如果看到氣象預報會下雪,就會擔心可能不能開車上班,利用電車通勤的人則會擔心電車誤點、故障,或是電車比平常更擠。

對於住多雪地帶的人而言,下雪是每年一定會發生的事,而且期間是好幾個月。日本的多雪地帶是汽車社會,鐵路交通不發達,所以民眾大多是開車上班,而且大家早已習慣在雪地上開車。在多雪地帶的冬天,一般民眾還是照樣開車出門,不過平常騎機車的人多半會自制。因為積雪路面會影響機車的行車安全,如果道路結冰的話,騎機車很容易發生事故。所以日本的在多雪地帶的機車駕訓班在雪季期間會停止招生。


在雪地中行駛的公共汽車(岩手)。下雪對道路的影響比下雨大。因為雪是固體,不像雨水會自動流走。如果路上發生積雪,路就會凹凸不平,會直接影響到車輛行駛。路上的雪如果經過人車的踐踏擠壓,再經過日夜溫差和融解吸熱,路面就可能結冰。日本的多雪地帶如果下雪的話,行政單位會儘快清除重要道路的積雪。至於人煙稀少的山區的路旁通常有設放融雪劑的箱子,民眾可以看情況自己撒融雪劑。不過如果積雪太厚,雪可能就清不掉,這時候車子就直接在雪上行駛。這張照片中公車就是開在柏油路上的一層厚厚的雪上。


多雪地區的道路標示(北海道)。在日本的多雪地帶,可以看到東京看不到的多雪地帶特有的道路標示。在這張照片中,道路的上方裝有一個一個指向地面的紅色箭頭標示。如果發生積雪,道路、溝渠、護欄,全部都會被雪覆蓋,駕駛人會分不清道路的邊界,當然也看不到路面的標線。這樣子很容易發生事故。照片中的紅色箭頭標示的目的就是告訴駕駛人:箭頭下方是道路的邊緣。而箭頭上還裝有LED,這樣夜間行駛的車輛也能看清楚箭頭的指向。


多雪地帶的道路標示(北海道)。道路積雪後,駕駛人會看不見路面標線。這個標示的功能是告訴駕駛人:停止線的位置在這裡。


積雪時的停車場(岩手)。這張照片中,地面全部是白色的,完全看不到任何柏油路面。因為雪已經完全蓋掉整個地面。照片中地面上的藍色標線是由染料繪成。目的是告訴駕駛人:這裡是停車場的邊緣。

在日本,多雪地帶的學校的體育課也和其他地區的學校不太一樣。在台灣人的感覺中,體育課主要是室外課,只有下雨時才會改在室內上課。在日本,不太下雪的地區的情形也差不多。不過在多雪地區,如果操場積雪,就算出大太陽,操場還是無法使用,所以學生上籃球、排球、羽毛球等室內課的機會比較多。而除了室內課以外,多雪地帶的學校的體育課還會教滑雪。日本的多雪地帶的小學的冬天體育課幾乎都會教滑雪。所以滑雪是這些地區居民的基本技能。至於住在不太下雪的區域的日本人,如果沒有參加滑雪旅行的話,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滑雪。

相關文章
日本的雪 (1)
日本的雪 (2)
日本的雪 (3)
日本的雪 (4)

台湾の貯水タンク

以前に、「台湾の一戸建て住宅」の屋上には貯水タンクが置いてあると書いたんだけど――
一戸建てに限らず、台湾の都市型建築物の屋上には貯水タンクがよく見られる。

台湾の貯水タンクの形は、こんな感じ。
これは幾つかあるうちの1種類だよ。

これで1世帯が使うというわけではなくて、何軒かでシェアするみたいね。

水道会社から供給されている水の圧力では上階までくみ上げられないので、屋上に貯水タンクを置かないといけないんだね。
マンションの地下などにも屋内貯水タンク施設はあるわけで、そこから屋上の貯水タンクにつなげていると思う。
これは、日本でも大体同じことはあるよね。

ただ、台湾では、その貯水タンクの量がおびただしいことかなと思う。
新幹線の車窓からもたくさんたくさん見えたよ。

この貯水タンクは、上記写真のような筒型じゃなくて、丸型なんだね。

ホテルの窓から外を眺めると、そこは日本とはちょっと違う、異国情緒にあふれる景色で、
似たような形状の貯水タンクがここかしこに見える。
  

こんなに写真を掲載してみたんだけど――
そのほか、屋上に見られるものとして、違法建築や鳩小屋もついでに探してね!
台湾のマンション違法造築 その1」「台湾のマンション違法造築 その2」「台湾の鳩小屋」も見てね。

日本的機車駕照(14)

在台灣,如果要取得大型重型機車駕照,起碼要上滿32小時的課。內容包括術科及學科。不過上課的品質如何,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日本,從完全沒有駕照到取得普通自動二輪駕照,起碼要上滿45小時的課程。內容也包括術科和學科。如果想從零駕照直升大型自動二輪駕照的話,光是術科就要上36小時,如果再加上26小時的學科課程的話,總共要上62小時的課。而且每堂課都非常紮實。

日本的駕訓時數高於台灣的駕訓時數,而且日本的授課內容非常紮實。不過這並不代表在日本上上過駕訓班後,駕駛技術就登峰造極。由於日本的駕照考試本身的難度相當高,所以即使紮紮實實地上完了45甚至62小時的課程,大部分的人還是處於非常不熟練的狀態,還是無法輕鬆通過日本機車路考的各種科目。所以有不少人還要額外花很多時間練習,讓自己熟悉機械操作和交通規則,這樣子才能達到可以通過駕照考試的程度。

也就是因為路考課題相當難,所以不少人是在信心不足的情況下勉強通過路考,通過路考的人只會覺得自己很虛而已。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很虛呢?因為駕駛指導員在課堂中的示範非常完美,這些指導員證明這些技能真的可能做得到。只是每個受過這些訓練的人都知道自己的駕駛技能和駕駛指導員差了十萬八千里。


日本的機車駕訓班的術科訓練場地。這張照片是拍攝自日本某機車駕訓班,這個場地規格是當地警察機關認可的場地。也就是說,這個場地和警察機關的駕照考驗場規格相當。由於範圍非常大,所以相機只能拍到整個場地的1/3左右。在這張照片中,一共有6名教練13名學員。其實拍照當時,在這個場地受訓的學員大約有四十人左右,而教練人數約有十餘名。也就是說,這個訓練場在同一時間內其實約有五十幾個人在使用。五十幾個人同時騎著機車在訓場中繞來繞去當然非常壯觀。在這張照片中也可以看到日本機車路考的S形、曲折窄巷,以及連續障礙物前進等科目的場地。

由於日本警察所指示的駕訓時數不足以讓學員的技術達到精熟,再加上術科中有不少危險科目,所以駕訓班的教練除了要全力指導以外,還要隨時注意學員安全,並同時擔任交通指揮的任務,工作量非常繁重。不可能放牛吃草。當然,這些指導員並不是只會操縱機器的老粗,這些人都是經過日本交通執法機關認證過的交通安全及交通理論的專家。

有些人可能會覺得「交通安全」「交通理論」沒什麼大不了,甚至可能會覺得這種專家很可笑。其實這就是觀念不足。不少台灣人對交通的觀念一直停留在幼稚園層級:紅燈停、綠燈行。

其實,現代交通設計是一門非常大而且非常複雜的學問。日本的道路交通法對用路人的義務及權利有非常詳細而且明確的規定,內容非常嚴謹。日本的駕訓班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讓學員理解複雜的交通設計原理以及用路時的權利義務。駕訓班也會教學員怎麼判斷路況,怎麼去預測危險。

相較之下,台灣的交通法規有很多模糊、不明確的地方,公務機關也不敢負責,不肯把模糊的地方明確化。舉實例來說,台灣的機車在等紅綠燈時,大家會擠在一起。其實這樣子非常危險,因為發生意外的時候,擠在這裡的機車騎士根本沒有逃生空間。假設後方有個砂石車煞車失靈的話,就算等紅綠燈的騎士發現異狀,想逃也逃不了,只能等死而已。可怕的是,大部分的台灣民眾根本不知道這個狀況很危險。另外,台灣機車會在車陣中鑽縫隙,或是在路肩行駕。其實這也非常危險,因為這種行為擠壓掉了公路上預留的安全空間。但是台灣的法令在這些也方刻意模糊化。

此外,有些台灣人覺得自己會驅動車輛,騎過幾次重車,就覺得神氣自滿。其實,發動引擎、換檔並不是什麼複雜的動作。在日本的駕訓班中,發動引擎及換檔是術科教學第一堂課一開始的五分鐘就要知道的事情,之後就只是透過反復操作來熟悉機器的特性而已。這種事情其實只要知道方法原理後,多練習幾次就會抓住訣竅,沒什麼大不了。真正要用腦的地方是理解複雜的現代交通設計及用路規則,預測道路上可能會發生的危險,學會怎麼在這種複雜且危險的環境中安全行駛。這才是駕駛訓練的本質。

不懂複雜的現代交通道路設施及用路規則,只因為會發動引擎、換檔而自滿的人,就像是只會開電腦電源,只會按鍵盤及滑鼠上的按鍵,就洋洋得意、以為自己是電腦天才的人一樣。只會開電腦電源,只會點鍵盤及滑鼠上的按鍵的人離程式設計師還有一大段距離。而真正的程式設計師也不會因為自己會寫程式而自滿,因為在資訊業界,程式設計師其實是非常低階的職位。

駕照並不是用來證明某個人會發動引擎、會換檔,這種低階的東西沒什麼好證明的。駕照的本質是證明一個人理解了道路交通原理及用路的「基礎知識」,證明一個人具備在複雜而危險的環境中安全操作車輛的技術。日本的駕照並不是什麼高階的東西。至於只會發動引擎、換檔,而不懂道路原則、用路規則的人,連最低階的水準都談不上。

◆◆◆

一般而言,台灣人考上機車駕照之後,除了機動力提高,社交能力也會提升,因為同學出遊時可以載朋友,男女朋友約會時還可以載情人。

不過在日本,考上機車駕照的意義就只是代表可以騎機車而已,社交方面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這是因為日本法律規定剛取得機車駕照的人不能載人。如果要把車子當成社交工具的話,日本人寧可選擇汽車。

日本法律規定,取得第一張機車駕照 (50cc以上的任何一種機車駕照) 的人一年之內不得載人。如果想要載人的話,必須要等到取得駕照滿一年才行。

在日本,一般剛取得機車駕照的人的違規件數中,排行前幾名的違規項目多半是超速或是違法載人。從這個結果可以知道:日本警察如果在路上看到有人騎機車載人時,上前盤查臨檢的機會應該非常高,所以才會逮到一堆違規載人的騎士。而取得駕照一年之後,雖然可以在一般道路上載人行駛,但是仍然不能上高速公路。如果想要載人上高速公路的話,必須年滿20歲,而且必須要在取得第一張機車駕照 (50cc以上的任何一種機車駕照) 後滿三年才行。

註:
1.日本的機車駕訓的課程內容的技術及知識密度非常高,儘管教練會全力指導,但是上完所有課程的人的技術仍然無法到精熟的程度。
2.日本的法律規定50cc以下的機車不能載人,所以50cc以下的機車根本不能當成為社交工具。日本的機車廠商為了配合政策,許多小綿羊機車的座墊設計上就只能讓一個人坐而已。至於50cc以上的機車,如果座墊在設計上只能坐一個人的話,也一樣不能載人。另外,日本的法律規定50cc以下的機車的行駛速度不得超時速30公里,而日本的機車廠商為了配合政策,在機車裡裝有抑制速度的裝置,因此小綿羊根本無法騎快,不可能像台灣動輒飆到七八十公里,所以很多日本人寧可用便宜的腳踏車代步。
3.日本於1965年起,高速公路全面禁止機車載人行駛。這是因為載人的機車在高速公路上一發生事故的話,幾乎不用去考慮受傷的問題,因為當場死亡的可能性極高。而且一次會死兩個人,而且死的很有可能是兩個年輕人。後來到了1999年,美國駐日大使館的官員對日本這種規定不滿,再加上一些歐洲國家的交通統計顯示機車在高速公路上發生車禍的機率比一般道路低,因此日本國又重新討論這個法令問題。結果2005年,高速公路全面禁止機車載人行駛的規定解禁,然而目前東京中心部的高速公路仍然禁止機車載人行駛。不過這種規定對大部分的日本人並沒有什麼影響,因為日本的主流私人交通工具是汽車,日本的機車族只是一些愛機車成痴的少數人而已。

台湾の選挙運動の宣伝材料

ちょうど台湾の立法委員選挙の時分に高雄で写真を撮ったので、それを載せるね。

まず、台湾の選挙宣伝で日本と大きく違うことは、立候補者の番号が必ずあることだよ。
これは選挙ルールとしてそうなっているので、公示期間中はつけていないといけないみたいなんだよ。
番号については、「台湾の選挙と立候補者の番号」も見てね。

選挙運動車とかにも候補者の名前のほかにその番号がしっかりついていて、失礼だけど候補者の名前よりもインパクトが強く見える。
――偶然なんだろうけど、どの番号も赤字なんだよね。

選挙運動車といえば、バイクにのぼりをつけた選挙応援もあって、暴走族みたいだ。

日本人の私が想像するような選挙ポスターを探すのは大変だった。
選挙ポスターというよりも、もっとスケールが壮大な屋外広告が多かった。
 
台北とかでは選挙ポスターの掲示も多いらしいね。

ラッピングバスまであって、選挙宣伝は相当過熱している。

日本と比べて目につく選挙宣伝材料としては、布、特に、のぼりが多い。
とはいえ、秩序なく置かれてしまうと、これで効果があるのだろうかと思う。
  
ちなみに、これらをよくよく見ると、小選挙区比例代表並立制なので、政党候補者は、小選挙区では自分、比例では自分の政党に入れてね、というような宣伝をしているものもある。

こんな選挙活動をしていれば、日本では全員公職選挙法違反だろうというふうに思うけど――
日本と台湾の選挙宣伝活動の根本的に違うことは、選挙運動車を含め、これら選挙宣伝材料の大きさや掲示数に制限はないということだよ。だから、問題はないみたいだ。
いずれにしても、選挙に相当お金がかかりそうだね。

日語中的委託及傳話表現(3)

由於一般日語教材中對於委託或是傳話的句型著墨不多,因此外國人到了日本,就算把日語教材讀透,遇到複雜的委託及傳話表現時難免會不知所措,最後只能搬出「引用」的句型來撐場面。事實上日語中的委託及傳話表現並不需要高度的文法知識,只要知道「ように」的用法即可。

舉例來說,如果教授要學生B傳話給學生A,要A放學後到研究室報到的話,這位教授會說:

Aさんに、放課後私の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くれないか。
(叫他下課後到我的研究室來)

而B轉告A時則可以說:

先生が放課後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いたよ。
(教授叫你下課後到他的研究室去)

由上面這兩個例句可知,儘管這兩個句子是建立在三個人的人際關係上,但是句子中不需要提到說話的人以及聽話的人,只要提到不在場的第三者即可。

然而,如果學生B又把這件事告訴另一個學生D時,教授和學生A便成為不在場的第三者,則必須出現在句中了:

先生がAさんに放課後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いた。
(教授叫A下課後到他的研究室去)

如果學生D又將這件事告訴了學生E的話,則教授、A、B均成為第三者,這三個人都必須出現在句中了:

先生がBさんに、Aさんに放課後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おくように言っていた。
先生がBさんに、Aさんに放課後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いたそうだ。
(教授要B告訴A、叫他下課後到他的研究室去)

如果從A的立場來看的話,A在放學後,到教授的研究室報到時該怎麼表現呢?或許有些人可能會使用日語教材中的使役形來表現:

Bさんは僕をして、放課後先生の研究室に来させました。
Bさんは僕を、放課後先生の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させました。

事實上,這句話在文法上完全正確,只是日本人不會這麼說而已。也就是說,就算用使役形來表現的話,日本人一樣也可以聽得懂,但是會覺得非常不自然。

如果要用自然的表現的話,應該說:

Bさんは僕に、放課後先生の研究室に行くように(と)言いました。
Bさんは僕に、放課後先生の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と)言いました。
Bさんが僕に、先生が放課後先生の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いたと言いました。
Bさんから、先生が(僕に)放課後先生の研究室に来るように言っていたと聞きました。
(B告訴我、老師要我下課後到您的研究室來)

註:
在日本的動漫畫名偵探柯南中,經常可以看到日語委託及傳話表現的例子。柯南經常會假借毛利小五郎的名義向警方或是事件關係人詢問一些重要關鍵問題,其中柯南經常使用的表現是「おじさんが聞いてくれって」(小五郎叔叔要我來問)。由這句話可以聯想到小五郎可能是以命令的方式要柯南來問問題,而「ように」的句型則不會透露出第三者在委託時的態度。如果要把這句話改成「ように」的句型的話,則要改成「おじさんが聞いてくるように言ったんだよ」。當然,這樣句子就會變長,不但不適合成為柯南的小學生式的台詞,不夠簡潔的句型也不適合出現在漫畫或是動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