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6)

(※本系列文章於2006/10/21~31發表,於2017/1/21大幅改稿、加入新的資訊)

在日本,很多女性為了結婚要辦很多改姓手續。有些女性覺得很不公平、很不方便。不過也有不少女性覺得能和相愛的人使用相同的姓是很幸福的事,甚至覺得辦完手續就可以過幸福快樂的日子,所以不在意這些問題。

其實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影響的不只是結婚的人而已,也會影響離婚的人。結婚時改姓的人在離婚時也會再面對改姓的問題。如果要改回原來的舊姓的話,除了戶籍資料以外,個人保險契約的姓、金融機構帳戶的姓、駕照和其他所有證照上的姓都要改。有工作的人必須向公司報告改姓的事情。如果擔任公司負責人的話,必須更改公司的登記資料,還要向稅務機關辦手續。如果從事自營業,也要向稅務機關辦手續。由於日本人結婚時大多是由女方改姓,所以離婚時這些問題又會困擾女方。

在現在的日本,離婚人口並不少。根據日本厚生勞働省的「人口動態統計調查」資料,2015年這一年間結婚手續一共57萬5743件,離婚手續一共20萬6205件。所以因為離婚改姓的人也非常多。

日本的女性在離婚時除了要辦一堆改姓手續以外,還要把離婚這件事告訴親朋好友以及職場的人。如果不告訴別人,別人可能會用結婚時的姓來稱呼當事人。把自己離婚的事情告訴大家是非常痛苦的事,如果不告訴大家,大家又會用結婚時的姓來稱呼自己。不論怎麼做,都不會快樂。如果女方是從事研究工作,而且結婚後寫了很多論文的話,這些成就可能會因為離婚改姓受到影響。

由於日本的男性結婚時大多不會遇到改姓的問題,所以男性離婚時也不用想這些問題,所以男性無法想像改姓對生活的影響。

在1976年之前,日本人離婚時,當初結婚時有改姓的一方一定要去辦恢復舊姓氏的手續。不過1976年日本修法讓離婚的人可以選擇繼續使用結婚時用的姓氏。

日本修法的背景是有些夫妻離婚時子女的監護權歸母親。日本人結婚是讓女方從夫姓,因為夫妻姓氏統一,所以小孩的姓就和父母一樣。夫妻離婚時如果強制讓母親辦恢復舊姓氏手續的話,母親就會和自己的小孩不同姓。小孩和自己的媽媽不同姓,在學校就可能被當成異類。1976年修法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救濟這種情形。從這個現象可以反推出日本社會對這種家族姓氏問題缺乏包容心和同理心。

很多離婚事件的背後難免會有不愉快的經驗。沒有小孩的女性離婚時可以恢復舊姓,然後努力忘掉婚姻生活中的不愉快。不過如果有小孩,而且女方得到監護權的話,女方可能為了子女,忍痛繼續使用結婚時的姓氏。所以結婚改姓的問題在離婚後還可能繼續困擾女性。

由於改姓對人生的影響太大,所以日本有些不想改姓的男女會用「內緣」的方式來回避民法的結婚改姓問題。「內緣」就是不做結婚登記,但是實際上住在一起,而且過和一般夫妻一樣的生活。一般人把這種狀態叫作「事實婚」。

日本社會對家族姓氏制度非常不寬容,不過多數人卻認同事實婚。多數民眾相信有不少不想改姓的人會走事實婚的路。而且多數民眾也認為事實婚也可以算是夫妻。

除了事實婚以外,有些日本人會用「正常結婚,但是不主動更新證件」的方式回避改姓。這些人是在駕照、護照的有效期限快到期時,先去辦理離婚,再更新完駕照、護照等證件後,再重新結婚。這樣子至少可以保住證件上的姓氏。有些台灣人可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日本真的有人這麼做。對想要保留自己原來姓氏的日本女性而言,這確實是一個有效的選項。不過要實踐這個方法必須得到男方體諒,因為這種方法有很多不便。有些男性在婚前可能會贊成女方保留原姓的方案。不過結婚後,男性會變消極。因為男性周遭的人會「關切」結婚的事情。男性為了面子,態度就會轉變。

日本女姓如果不想為了結婚改姓,還有一招就是和外國人結婚。由於日本的民法只適用於日本人,夫妻同姓制度也只針對日本人夫妻,所以日本人和外國人結婚時可以不用統一姓氏。日本40歲以下的女性當中,大約將近一成的人希望結婚時能繼續使用自己本來的姓。如果這些女性有機會和外國人交流的話,和外國人結婚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和外國人結婚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姓。對日本女性感興趣的外國男性如果能遇到這個族群的女性的話,和日本人結婚的可能性就會大大增加。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系列文章連結:
(1)(2)(3)(4)(5)、(6)

台湾の早口言葉

早口言葉のことを「繞口令」(rao4kou3ling4)と言うよ。
台湾でも一種の言葉遊びみたいな感じでいつしか覚えていったりする。

ググればいっぱい出てくるんだと思うけど、こんなものをセレクトしてみた。

「隣の竹やぶに竹立てかけたの誰だ」みたいなものかな……
 抱著灰雞上飛機,飛機起飛,灰雞要飛。
(bao4zhe hui1ji1shang4 fei1ji1 fei1ji1 qi3fei1 hui1ji1 yao4 fei1.)

「坊主が屏風に上手に坊主の絵を描いた」みたいなものかな……
声調が2声と3声なので、さらに厳しく感じる。
 吃葡萄不吐葡葡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chi1 pu2tao2 bu4tu3 pu2tao2pi2 bu4chi1 pu2tao2 dao4tu3 pu2tao2pi2.)

「赤巻紙青巻紙黄巻紙」みたいなものかな……
 桌子有圓有四方,四角站了四鳳凰,白鳳凰、黃鳳凰、粉紅鳳凰、紅鳳凰。
(zhuo1zi you3 yuan2 you3 si4fang1, si4jiao3 zhan4le si4 feng4huang2, bai2 feng4huang2, huang2 feng4huang2, fen3hong2 feng4huang2, hong2 feng4huang2.)

早口言葉はたくさんあるけど、
中国語を勉強したことがある日本人にも比較的知られている早口言葉は
「shi」や「si」を多用するものだと思う。

これらは、発音自体も早口言葉なので難しいかもしれないけど、
さらに言えば、台湾人の場合は、「h」が抜けて発音する傾向もあるような気がするから、
かなり意識して発音しないと、ネーティブとはいえ、すべてを言い切れないんじゃないか?と私は思ったりする。

 石獅寺有四十四隻石獅子,不知是四十四死獅子?還是四十四隻石獅子?
(shi2shi1si4 you3 si4shi2si4zhi shi2shi1zi3, bu4 zhi1shi4 si4shi2si4 si3shi1shi? hai2shi4 si4shi2si4zhi1 shi2shi1zi?)

 四和十,十和四,十四,四十,四十四。
(si4he2shi2, shi2he2si4, shi2si4, si4shi2, si4shi2si4)
四個四,四個十,四個十四,四個四十,四個四十四。
(si4gesi4, si4geshi2, si4geshi2si4, si4gesi4shi2, si4gesi4shi2si4)
十個四,十個十,十個十四,十個四十,十個四十四。
(shi2gesi4, shi2geshi2, shi2geshi2si4, shi2gesi4shi2, shi2gesi4shi2si4)
十四個四,十四個十,十四個十四,十四個四十,十四個四十四。
(shi2si4gesi4, shi2si4geshi2, shi2si4geshi2si4, shi2si4gesi4shi2, shi2si4gesi4shi2si4)
四十個四,四十個十,四十個十四,四十個四十,四十個四十四。
(si4shi2gesi4, si4shi2geshi2, si4shi2geshi2si4, si4shi2gesi4shi2, si4shi2gesi4shi2si4)
四十四個四,四十四個十,四十四個十四,四十四個四十,四十四個四十四。
(si4shi2si4gesi4, si4shi2si4geshi2, si4shi2si4geshi2si4, si4shi2si4gesi4shi2, si4shi2si4gesi4shi2si4)

中国語は発音だけじゃなくて声調もあるからレベルは高いと個人的に思ったりする。
それだけに、これらを自分自身で挑戦するのではなく、
台湾人ネーティブに発音させるのを聞いている方が、楽しい。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5)

(※本系列文章於2006/10/21~31發表,於2017/1/21大幅改稿、加入新的資訊)

日本的法律規定男女結婚時必須把姓氏統一。日本法律雖然沒有規定要用哪一方的姓氏,但是現實中大多是由女方改成男方的姓。由於現在社會制度越來越複雜,再加上出社會工作的女性越來越多,所以女性結婚時會因為改姓問題影響到工作和日常生活。

那麼改姓到底會有什麼問題呢?

改姓的話,所有的個人資料全部都要改。除了戶籍資料以外,保險契約的姓、金融機構帳戶的姓、駕照和其他所有證照上的姓都要改。有工作的人必須向公司報告改姓的事情。如果擔任公司負責人的話,必須更改公司的登記資料,還要向稅務機關辦手續。如果從事自營業,也要向稅務機關辦手續。

所以出了社會的女性如果結婚的話,有很多手續要辦。而且要花自己的時間、犧牲自己的休假辦手續。由於日本大部分的男性結婚時不會改姓,所以男性往往無法理解日本女性在社會上要面對的狀況。

日本的社會人是用「姓」來稱呼別人。由於大部分的日本女性結婚都會改姓,所以結婚後別人稱呼自己的方式會完全改變。當事人必須適應自己的新名字。在過去的統計中,大約有兩成多的女性在改姓後會覺得非常怪,改姓的女性當中大約7%~9%的人會覺得自己不是自己。另外,改姓的女性周遭的人也可能因為口誤而不小心用舊姓稱呼當事人,也有一些人可能不知道當事人已經結婚改姓,所以也可能用舊姓稱呼當事人。如果這種狀況發生在正式場合,會非常尷尬。改姓的當事人也必須承受這種尷尬。這些都是只有改姓的人才知道的狀況。由於日本大部分的男性結婚時不會改姓,所以很多男性無法想像這種問題。

除了種種手續和稱呼問題以外,改姓也可能傷害到女性的職業成就。例如從事研究工作的女性如果改姓的話,研究經歷就很難銜接。因為婚前寫的論文和婚後寫的論文用的名字不同。1980年代日本的圖書館情報大學(之後併入筑波大學)就曾經發生一名女性助教授(副教授)因為結婚改姓造成研究經歷不連貫,結果申請研究經費時遭受損失,於是告上了法院的事例。由於日本社會把這種問題當成女性個人的問題,所以女性必須自己付出代價來設法解決問題。由於日本的男性在結婚時幾乎不用改姓,所以這種事情幾乎不會發生在男性身上,

夫妻同姓制度除了會讓出社會的女性困擾以外,也會讓沒有兒子的家庭困擾。這是因為日本女性結婚時要改姓,改了姓之後就不再屬於原來的家系。沒有兒子的家庭如果女兒全部結婚的話,家系就會斷絕。如果這個家的姓是稀少姓氏的話,這個姓氏也可能會消滅。

現在日本的墳墓大多是家族墓,墓碑上寫的是「○○家之墓」。這個家的人過世時就會葬在這個家的墓。女兒結婚改姓就等於脫離了原來的家族。在女兒這一代,或許還會去拜自己舊家的墓,不過到了下一代,大家就會遺忘上一代的舊家。舊家的墓就會變成無主墓。所以沒有兄弟的女性如果姐妹全部都結婚的話,就要承受不能結婚的壓力,因為結婚就形同自己斷絕了自己的家系。

另外,對於很愛自己家族姓氏的人而言,結婚形同剝奪自己最愛的家族符號。所以這樣的女性也會希望制度能改成「想要繼續使用自己姓氏的人可以不用特別去改姓」。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系列文章連結:
(1)(2)(3)(4)、(5)、(6)

日本人と台湾人との国際結婚手続 その3

日本人と台湾人との国際結婚手続 その2」の補足として、
婚姻届について書いてみるね。

婚姻届はドラマなどでよく見るものかもしれないが、どこにあるのかはよくわからないかもしれない。
婚姻届は、各地方自治体の市町村区役所、またはその下部組織である出張所などにある。
通常は住民票とかを受け付けているような窓口の人に話しかければ、書類を出してもらえる。
国際結婚だからといって、国際結婚届があるわけではなく、婚姻届は日本人と同じフォーマットのものを用いる。

婚姻届は、こんな感じ。(リンク先の画像は508KB。画質を優先にしたので、若干重いです。)

台湾人は台湾に居住しているけど、今回婚姻届提出のために短期滞在で来日していて、
そして日本人とともに日本の地方公共団体で婚姻届を出すということを例にして見本をつくってみた。

台湾人の場合は漢字をフル活用できると思うので、漢字でそのまま書いていけばいいんだけど、
日本人との場合とは違うor気になる部分があるかもしれない。

 配偶者(台湾人)の名前や住所は日本語の漢字に近づけて略して書くことをせず、台湾の戸籍どおりの漢字を当てて書く。
 配偶者(台湾人)の名前の振り仮名は、基本的には日本語読みを適当につけるので問題ないと思う。
 配偶者(台湾人)の本籍は国籍を書く。(ここでは、台湾としてみた)
 台湾配偶者の住所は、外国人登録をしていて現に日本に住んでいるのではあればその住所、台湾に住んでいる(短期滞在で入国している場合)のであれば台湾の住所を書く。
 日本人と外国人との結婚なので、「夫の氏」「妻の氏」の部分はチェックを入れなくていい。
 結婚の証人欄に書き込む人はだれでもいい、つまり台湾人であっても構わないらしいが、恐らく役所としては、仮に台湾人を証人にしたとしても、日本に住んでいる台湾人を想定しているものだと思う。
 同居していなければ、同居年月日をあえて書く必要はなさそうだ。

常識的には婚姻届は正確に書くことが難しい書類であって、どんなに丁寧に書いてもミスが発生する。
(私がつくったこの書類見本自体も間違っているかもしれないので、戸籍係経験のある公務員の方などはぜひ添削していただきたいぐらいなのです……)

婚姻届自体は、書類を突き返されて受け付けてくれないというような厳しい措置はなく、とにかく頑張って埋めよう。
ミスってしまった部分については、婚姻届提出時に戸籍係の指示に従って訂正して、最終的に受理できる婚姻届が完成する。
とにかく婚姻届提出の日に訂正印を忘れないようにね。

その4に続く。)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4)

(※本系列文章於2006/10/21~31發表,於2017/1/21大幅改稿、加入新的資訊)

在日本,夫妻姓氏制度改革的最大阻力是保守派人士。一些比較激進的保守派人士甚至會攻擊主張夫妻姓氏選擇自由化的人。

保守派人士無法接受「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是因為他們認為夫妻同姓是日本的傳統文化。如果開放夫妻使用不同姓氏,形同破壞日本的傳統文化,會造成日本的家庭制度崩壞,甚至會動搖日本國體。在這個邏輯下,他們會把主張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的人批判成叛國者。

從台灣人的感覺來看,這樣的想法可能太誇張,不過日本的確有這樣的人,而且不少。

其實夫妻同姓並不是日本的傳統文化。日本是在1870年代才准許一般民眾使用「姓」。在1870年代之前,一般日本平民根本沒有姓。一般日本民眾開始有姓之後,男女結婚時夫妻不同姓是理所當然。一直到1898年開始實施民法後,日本的男女結婚時才必須把姓氏統一。所以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是接近20世紀時才新造出來的人工產物,一點也不傳統。

日本的保守派人士把這種一點也不傳統的人工制度當成日本的傳統文化,就只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是日本的傳統文化。這就是信仰。

日本的保守人派士也可能因為「黨派性」而堅決反對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這是因為日本的非保守政黨或馬克思系政黨的政治家多半贊成讓結婚的人自由選擇「統一姓氏」或「維持原姓」。當初1975年在日本國會首度提出鬆綁結婚姓氏制度的女性議員就是社會黨(馬克思系政黨)的議員。由於日本有很多保守派人士很討厭非保守政黨或馬克思系政黨的人,所以不論對方的主張是否合理,他們一律反對。這就是「黨派性」。當然,黨派性並不是只有保守人士才有。非保守系和馬克思系陣營的人當中,也有不少人是逢保守系必反。不論對方的主張是否合理。

在日本,老人也是夫妻姓氏制度改革的一大阻力。日本政府過去做的夫妻姓氏制度的民調中,60歲以上的老人不論男女多數都認為「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沒有必要修改現行法律」。是因為日本的老人在年輕時的社會觀念就是夫妻理所當然同姓,他們覺得這是日本的特色。另外,60歲以上的高齡女性的年輕時正好遇到男主外女主內的高度成長時代,女性結婚改姓對社會生活影響有限,而且小市民的生活品質越來越好,所以他們對夫妻姓氏制度比較沒有壞印象。這個結果就是這些高齡女性在姓氏制度的民調中沒有幫忙年輕女性發聲,反而還成為制度改革的阻力。

由於日本的老人在選舉時的投票率比較高,所以保守系政治家也可能會刻意主張「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沒有必要修改現行法律」來博取老人選民的歡心。即使是女性議員也不例外。日本有幾個當過閣僚的保守系女性議員就公開主張過「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耐人尋味的是這些女性政治家當中有人在選舉時是用自己結婚前的姓。這個現象也暗示了結婚後的新姓不利這些女性政治家的職業活動。

日本社會的「夫妻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的意見非常強勢,而且主張這種意見的人當中有不少人會用「破壞日本傳統文化」來批判其他意見,結果造成「其他意見=不正當、異常」的社會錯覺。日本有些民眾覺得應該要讓夫妻有選擇姓氏的自由,不過這種想法有可能遭到鬥爭,大家不想惹麻煩,也不想被人貼標籤,所以大家就不敢表態。這種社會氣氛也會影響民意調查結果。

舉例來說,日本內閣府在做民意調查時,是派專門的調查人員直接和民眾面對面對話來填問卷。如果調查人員看起來是有點傳統的男性,受訪的女性民眾在回答時態度可能會比較保留。因為受訪女性會有很多社會考量。例如不希望讓對方失望、不希望讓對方覺得失禮、不希望自己被貼上「破壞日本傳統」的標籤。這樣民意調查就會失真。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時,民調和選舉結果有一段落差,原因之一也是受訪民眾不想被人貼標籤。有些民眾擔心直接表態會被調查人員貼標籤,所以不敢坦白說出自己真正的支持的候選人。)

雖然夫妻姓氏制度改革在日本社會遭受的阻力很大,不過日本社會還是有人願意站在權益受損的當事人的一方。

2011年,日本有5名女性共同向法院控訴民法的夫妻同姓規定違反日本憲法第13條的「尊重個人」以及第24條「平等婚姻」的理念。民眾指出民法的夫妻同姓規定不尊重個人,而且強迫夫妻做二選一的抉擇。這個官司從地方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一直到2015年7月,日本最高法院的15名法官中,10名法官主張合憲,5名法官主張違憲。結果民眾敗訴。

雖然民眾敗訴,不過重點是這15名法官中,女性一共佔了3名,而且這3位女性法官全部主張民法違憲。女性法官全部站在面對結婚改姓問題的當事人族群這一邊,這算是日本社會姓氏議題中非常有意義的新指標。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系列文章連結:
(1)(2)(3)、(4)、(5)(6)

台湾人の見る日本人の興味深い苗字 その2

日本の苗字を見ての台湾人のインプレッションについて書いてきてみているよ。
台湾人の見る日本人の興味深い苗字 その1」も見てね。

」というのも、幽霊、妖怪というイメージがする姓だ。
だから、「鬼塚」というと、妖怪や幽霊がいる墓で、おどろおどろしい姓だと思うかもしれない。
ただ、「鬼塚」自体は漫画やドラマ化した「GTO」の主人公の姓でもあるので、台湾人にとっては見なれた姓かもしれない。

ちなみに、「」は墓地という意味になるので、「戸塚」「大塚」「小塚」というのはどうして墓地を姓にするのか理解に苦しむかもしれない。

そのほか、格好よくないなと思う漢字のパーツはたくさんある。
」がつく姓は、「蛭」が血を吸うヒルのイメージがして、格好よくないとか
」がつく姓は、「老」の文字が格好よくないとかあるし、
「土肥」というと、「」が田舎者のイメージ、「」がデブのイメージがするので、
どうしてこういう組み合わせなんだろうと思うかもしれない。

千葉県の地名にある「我孫子」というのも、見るとちょっとくすっと笑ってしまう姓の一つだろう。
つまり、「私の孫」という意味になるので、
我孫子さんと呼ぶのはちょっと恥ずかしいというか、相手を小ばかにしているみたいな響きに戸惑いを持つかもしれない。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3)

(※本系列文章於2006/10/21~31發表,於2017/1/21大幅改稿、加入新的資訊)

根據日本厚生勞働省2014年的調查,日本的男女結婚時,96%是由女方改姓。這個結果非常極端。

日本的民法雖然沒有規定結婚時要由女方改姓,不過現實中日本的男女結婚時,大多是由女方來改姓。也就是說,日本社會內部有其他的力量讓女方放棄自己原來的姓。而且日本社會並沒有努力去改善這種不平等的現象。

日本政府在這三十多年間雖然做了多次家族姓氏制度的民意調查,不過這些調查對改善狀況並沒有幫助,反而讓日本政府放置問題。因為這些民調中,主張「只要是夫妻,就必須統一姓氏」的人一直都有過半數。日本政府可以用這個理由來拒絕改善狀況。

調查結果會出現這麼多反對改革制度的人,是因為調查樣本中不受制度影響的人佔了多數。這些不受制度影響的人就是「不用改姓的人」。

以最近三次(2001、2006、2012)家族姓氏制度的民調為例,這三次調查樣本中的男性大約佔四成五左右。由於日本人結婚時大多是由女方改姓,所以這些男性大多是「不用改姓的人」。因為民法的姓氏制度不會影響到這些人的日常,所以這些人不會感受到民法的問題,這些人的聲音無法代表遭遇問題的當事人的意見。

另外,這三次的民調中,40歲以上女性佔了女性樣本的3/4。40歲以上的女性雖然也有結婚的機會,不過大部分的人是已婚或不在乎結婚的人。已婚的女性可能已經改姓多年,不用再面對改姓的問題。至於不在乎結婚的女性也不用面對改姓的問題。由於民法的姓氏制度不會影響到這些人的日常,所以這些人也不會覺得民法有修改的必要。這些人的聲音當然也無法代表面對改姓問題的當事人的意見。

至於最有機會面對結婚改姓問題的當事人族群(40歲以下的女性)在三次民調的樣本中只佔了13.98%。

除了樣本問題之外,設問內容太複雜也是一大問題。設問太複雜會讓議題失焦,對解決現實問題沒有幫助。

舉例來說,從1996年開始,民調有調查民眾對姓氏制度和修法的意見。選項大致如下:
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沒有必要修改現行法律
不反對法律改成「想用婚前姓氏的夫妻可以使用婚前的姓氏」
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但不反對法律改成「想用婚前姓氏的夫妻可以以通稱方式使用婚前的姓氏」
不知道

這個設問是解決女性結婚時改姓問題的最重要的設問,但是邏輯非常複雜。其中前三個選項的日文原文扣除標點符號後的字數分別是40字、66字、98字。一個選項設計到98個字,就表示選項內包含多種要素,非常不單純。讀的人看到句子後半時,可能已經忘記前半在講什麼了。選項內的要素複雜,但是卻只列三種方案讓人選,這也有誘導言論的嫌疑。設問中刻意用「不反對」的敘述方式,也會讓人懷疑設計問卷的人想把中間立場的人一起拉進數據中。設計問卷的人露骨地把言論誘導到「不反對修法」,但是卻又加入了「通稱」這個方案來攪局,所以調查嚴重失焦。

那麼調查結果如何呢?

調查不只一次,每次調查的結果都不一樣,不過大致上是反對修法和主張夫妻姓氏選擇自由化的兩個集團在拮抗。兩邊合計大約佔七成多。剩下大約兩成多的人主張用「通稱」制度。

不過如果把範圍縮小到40歲以下的女性的族群的話,大約有半數的人主張夫妻姓氏選擇自由化,反對修法的人則不到兩成。這才是真正要面對結婚改姓問題的當事人的意見。

不過由於日本政府的民調樣本的八成以上是「不用改姓的人」,所以真正要面對改姓問題的族群的聲音非常微弱。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系列文章連結:
(1)(2)、(3)、(4)(5)(6)

台湾人の見る日本人の興味深い苗字 その1

台湾にももちろんたくさんの姓が存在するんだろうけど、
二文字以上の姓が圧倒的多数の日本語ではそれ以上にたくさんの姓があったりする。

日本人から姓を紹介されれば、台湾人は当然、姓を自分のわかる読み方で理解して、
台湾人が知っている漢字の意味で漢字の意味を考えたりするわけだ。
もちろん姓に深い意味があるわけではないことはわかっているけど、
日本人の姓について、台湾人は日本人が想像しないちょっとした感想を持つかもしれない。

一番日本人が意外に思うのは「」という文字に対する台湾人が持つ印象かもしれない。
「亀田」「亀山」「亀井」「亀岡」とか、「亀」のつく字は結構多いが、
亀という動物に対するイメージがよくないため、格好いい姓には思わない。
詳しくは、「台湾人と亀」「「亀」を使う悪口」「「王八蛋」にまつわること」「ワンパターン中国語説」とかを見てね。

」とか「」がつく姓というのも気の毒な姓の一つだ。
「犬」というのは悪口で使われ、馬鹿とか畜生とか言っているようなものだよ。
「猪」についても、「猪」=豚なんだよね。イノシシは別の漢字を当てるみたいで、「猪」はブタという意味なのだ。

これを応用して、
「犬養」「犬飼」とかになると、「犬」に育てられた人間という意味になるし、
「猪飼」は感覚的にはもっと気の毒な姓で、豚に育てられた人間ということになってしまう。

さらに言えば、「猪」のつく姓には「猪股」というのもあるけど、
この漢字を見て、豚のお尻をイメージしてしまう人もいなくはないだろう。

ちなみに、おしりに関連して、「野尻」「田尻」とかいうような「」という漢字だけど、
これは余り格好いい文字ではないんだけど、中国語では古典などに出てくるような漢字であって、
通常ではこの文字を使わなくなっている。

ちょっと長くなったので、次に続く……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2)

(※本系列文章於2006/10/21~31發表,於2017/1/21大幅改稿、加入新的資訊)

在日本,認為「夫妻必須同姓」的人佔多數,是因為這些人從小到大看到所有家庭的爸爸媽媽都有一樣的姓,每個家庭都沒有其他姓氏的人。所以覺得「父妻統一姓氏」是理所當然的事。如果這些人小時候的家庭生活過得還不錯,就會覺得結婚時為了新家庭改姓是很理所當然、很幸福的事。

夫妻姓氏相同的意義,就是全家人的姓都一樣。家裡面不會有其他姓氏的成員。例如「田中」家的先生、太太、小孩一定都姓田中。外部的人稱呼田中家的任何成員時,用「田中さん」絕對不會叫錯。家門口貼的「田中」的姓氏牌子完全適用於家中所有成員。

因為全家人都姓「田中」,所以田中家在寫賀年卡時,全家成員的署名的「姓」只要寫一次即可,剩下的就是各個成員的「名」。別人寄賀年卡給田中家時,收件人的「姓」的部分也只要寫一次即可。在日本,這是理所當然的現象。另外,日本人在寫履歷表或是個人家庭資料時,理所當然家中成員的姓都一樣,這些資料不會出現不同姓的人。

由於大部分的日本人不會遇到「家裡有不同姓氏成員」的狀況,所以他們會擔心如果有一天日本的法律規定夫妻不用統一姓氏時,「家」會發生劇變。

舉例來說,如果田中家的太太不姓田中,別人就不能用「田中さん」來稱呼田中家的太太。如果不小心叫了「田中さん」,會很尷尬。由於田中家的太太不姓田中,所以家門口貼的姓氏牌子可能要同時寫先生和太太的姓。田中家的人在寫賀年卡時,署名的部分要特別加寫太太的姓。別人寫賀年卡給田中夫妻時,收件人會有兩個不同姓的人。日本人在寫履歷表或是個人家庭資料時,家庭成員會出現和自己不同姓的人。

對台灣人而言,上述的情形沒什麼大不了,一點也不奇怪。因為大家的爸爸媽媽都不同姓,這很理所當然。不過對很多日本人而言,夫妻不同姓會動搖他們的世界觀。

對於堅持「夫妻必須同姓」的人而言,家裡面出現不同姓的成員是家庭的異常狀態。家裡面如果有一個人和其他成員不同姓,他們會覺得這個人很可憐。因為他們覺得這個人受到孤立。所以他們覺得這種事不妥當、也不該發生。另外,在寫賀年卡或寫家族資料的文件時,家中有不同姓的成員可能會讓人覺得很奇怪。他們也覺得這樣子不妥當。他們也覺得小孩子的父母親如果不同姓,在學校可能會遭受同儕異樣的眼光。由於這些人覺得夫妻不同姓會造成社會混亂,所以他們無法接受夫妻不同姓的世界觀。

不過現實中,這些人擔心的問題其實不會發生。

在日本,主張修改民法夫妻姓氏規定的人的目的只是希望自己在結婚時能繼續用自己的姓而已。他們沒有否定「想要統一姓氏的人」的需求。他們也不會去妨礙別人結婚時統一姓氏。其實日本政府在做夫妻姓氏制度民調時的大前提也沒有「禁止夫妻統一姓氏」的意思。民調的假設前提是讓男女結婚時可以自由選擇是否統一姓氏。也就是說,想統一姓氏的人可以統一姓氏,想繼續用自己的姓的人可以不用改姓。所以就算制度真的改了的話,想統一姓氏的人的家中還是不會出現其他姓氏的人,父母和小孩的姓還是一樣。家庭狀況會變的只限於那些不想改姓的人而已。

不過這幾十年間的民調中,認為「夫妻必須同姓」的人一直佔多數,而且一直過半,而且日本的政界、官界對民法姓氏制度改革並不積極,所以日本在承認《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之後過了三十多年,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依然無法實現。

「日本的夫婦同姓制度」系列文章連結:
(1)、(2)、(3)(4)(5)(6)

日台の標準的筆順の違い その2

日台の標準的筆順の違い その1」も見てね。

筆順自体はこうで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いう決まりごとがないことは事実だけど、
日本と台湾の一般的に書き順の違いが存在していることは確かなんだね。

漢字を書くときの筆順の基本的な書き方、
上から下へ、左から右へ、左上から右下へというのは変わらないと思う。
ただ、幾つか違う点があるから、画像をつくってみたよ。

特徴として、縦横に貫く文字の筆順に差があるような気がする。

文字の中で縦に貫く線があるものの筆順、
例えば、「申」とか「事」とかは、最後に縦に貫く線を書いて終わりにする

ただ、縦に貫く線があったとしても、最後に縦に貫く線を書かない場合、
日本では、横線の次には、即座にそれと垂直の関係になる縦の線を書き入れるけど、
台湾では、原則どおり、縦に貫く部分は、できるだけ最後に書こうとする。

例えば、「田」とか「王」とか「用」などを見るとわかるんだけど、
日本では、一画目の横線の後は縦を先に書くけど、
台湾では、下に受ける横線を書く直前に縦の線を書く、つまり、横を先に書くということだよ。

ちなみに、横に貫く字を書く場合には、
例えば、「母」という例を挙げたけど、
日本ではその貫く横線を最後に書くけど、
台湾では途中で書き入れるみたいだ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