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公共圖書館

在台灣,對日本的事物感興趣的人,可能會去逛日文書的專賣店。就算看不懂日文,只是翻一下這些從日本來的日文書,看一下書上印的外國文字,也會有一種和異世界交流的感覺。

在日本,喜歡讀書的人除了去書店買書以外,也可以到自己家附近的共公圖書館看書或借書。日本的公共圖書館是日文書的大寶庫。

日本的公共圖書館的開館和閉館時間是由各個自治體自行決定。每個自治體的圖書館的開放時間可能都不一樣。

一般而言,日本的公共圖書館大多是上午9:00~10:00左右開館,閉館時間多半是19:00~20:00左右。星期六和星期日的閉館時間通常是17:00。

日本很多公共圖書館是每週一休館。休館日設在星期一,是為了把休館日和週末錯開,這樣民眾就可以在週末使用這些設施。日本的動物園、博物館、圖書館大多都是星期一休息。

當然,也有一些地方的圖書館星期一不休館,只有特別的假日才休館。

除了每個星期的休館日以外,日本很多公共圖書館有設定圖書整理日。這種整理日大約一個月一次,這一天也不對外開放。有些自治體為了服務民眾,會把自治體內的各個公立圖書館的圖書整理日錯開。

◆◆◆

在台灣,每到期中考、期末考、升學考試期間,就有很多學生一大早到圖書館排隊,打算在圖書館自習。

在日本,到圖書館準備考試的學生並不多。因為大部分的圖書館沒有自習空間。少數圖書館雖然自習空間,但是那只是少數。因為是少數,所以一般日本人不覺得圖書館是準備考試的地方。日本圖書館的桌椅多半是讓民眾暫時翻閱書籍或報紙,設計上不適合長時間坐下來閱讀。

在日本,一大早會去圖書館的人多半是中老年男性,這些人通常沒有工作或是已經退休,待在家裡無聊,也不知道怎麼規劃生活,所以就到圖書館看書看報和睡覺。

在台灣,學生如果要寫報告的話,學校老師可能會鼓勵學生到圖書館查資料。其實這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現實中,台灣的圖書館的藏書頂多只對小學或國中生有一點用。高中和大學生到一般公共圖書館查資料的話,會非常失望。因為台灣圖書的內容相當貧乏,公共圖書館收藏的資訊無法讓學生查到想查的東西。

舉例來說,台灣的物理、化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書籍多半都是十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的舊資訊。大學程度的自然科學圖書多半是翻譯書,而且這些翻譯書多半是不負責任的出版業者找一知半解的打工學生隨便敷衍翻譯出來作品。因為這些學生自己根本看不懂原文書,所以翻譯品質和翻譯軟體翻的文章一樣爛。這種書裡面裝的是嚴重的瑕疵資訊。聰明人不會看這些書,笨人也看不懂這些書。

至於社會人文科學的圖書則更貧乏。如果有人想知道最新的台灣社會動向、媒體問題、台灣的年輕人文化。去圖書館幾乎找不到資料。因為台灣幾乎沒有這種圖書文獻。至於各行各業,或是各種興趣休閒的書圖則多半是譯自美國或是日本的圖書。而且多半年代久遠。並沒有反映出台灣當地的狀況。

真正負責任的老師,應該要誠實告訴學生台灣的出版品現狀、圖書館資料的問題,然後教學生怎麼在這種困境中篩選資訊,而不是敷衍地要學生到圖書館查資料。

不告訴學生資訊品質的問題,只要學生去圖書館找答案,會量產出無法分辨資訊、不知道怎麼獲得新知的學生。

由於台灣民平常眾獲得新知識的管道不足,所以才會迷信學歷。也就是因為大眾平常接受的資訊太貧乏,所以才會有人覺得維基百科這種網路投稿式的扮家家酒玩具百科很厲害。這就是台灣大眾的教養程度。

在資訊流通發達的國家,大眾不會覺維基百科有什麼了不起。因為大家只要去書店或圖書館就可以輕易找到比維基百科精確的資訊。

日本的公共圖書館的藏書品質不錯。這是因為日本的出版業者會一直推出新的資訊。很多小小的口袋書的內容相當於大學的一門課的知識。而且用字遣詞非常平易,不會玩文字遊戲敷衍讀者。而且圖書館都會購入這些書籍。

所以日本高校生、大學生到自己家附近的圖書館,還是可以找到很多有深度的新資料。就算大學畢業的人,到圖書館去還是可以發現新知識。即使是地方的小圖書館, 藏書還是有一定的水準。在日本,就算沒有讀過大學的人,如果妥善利用公共圖書館的話,也可以得到大學程度,甚至大學程度以上的專業知識,所以這個國家的國民並不迷信學歷。

由於日本是漫畫大國,所以有些圖書館會有設漫畫的專門架區。不過日本的漫畫種類太多,圖書館的購書經費是來自稅金,有常識的民眾不會希望圖書館浪費民眾繳的稅金,所以一般圖書館在添購漫畫時,會從文化和教養的角度挑選作品。由於商業成功的作品未必有文化或教養價值,所以圖書館未必會收藏商業成功的漫畫。

◆◆◆

日本的圖書館冬天開暖氣,夏天開冷氣,而且又很安靜,所以很多遊民喜歡會到圖書館避暑、取暖、休息、上廁所。由於遊民的衛生狀況不佳,而且有時候會把自己的家當也一起搬進圖書館,這樣難免會影響公共圖書館的環境品質。所以日本有不少圖書館會在大門口張貼告示:謝絕身上有酒味、惡臭,或隨身物品過大的人入館。

日本很多地方圖書館並沒有設置晶片感應的防盜系統,這是因為設置防盜系統的成本非常高,而很多自治體的經費不足。有些圖書館並沒有限制民眾攜帶個人物品,所以有時候很難區分民眾看的是自己的書或是圖書館的書。圖書館只能期待民眾自律。圖書館方面能做的就是讓館員或警備人員巡邏來避免藏書遭竊。

日本有非常龐大的報業和雜誌業界,不過一般日本的公共圖書館收藏的報紙雜誌的種類多半比一般便利商店賣的報紙雜誌少。這是因為圖書館經費有限,所以只能購買比較有名的報紙及雜誌。例如報紙多半是訂購全國五大報,外加一個地域的主要報。然後再加幾種體育專業報。至於雜誌則是選購一些時事、科技、教養方面的雜誌。

平常到圖書館打發時間的中老年人和遊民,多半就是到圖書館看報紙。這些人多半是讀體育專業報。這是因為體育專業報的娛樂性高,而且內容比較羶腥。結果想要查當日體育報資料的民眾找不到報紙。所以有些圖書館會把體育報收起來,如果想要看體育報,必須要向圖書館員申請。

去圖書館只讀體育報的人可能得不到什麼知識。不過日本的五大報的報導品質不錯,一分好的報紙裡面的知識量不下於大學的一門課。如果每天到圖書館把日本的五大全部報外加當地的地域報全部讀完的話,累積下來的知識會相當可觀。

コメント

  1. ユウ

    (中国語の記事だから中国語でコメントを投稿しますが、中国語の読めない方には失礼ですみません)

    晚安,我又來打擾了…
    我蠻常去圖書館的,跟台灣的比起來,這裡的外文書的種類還真不少。不過和台灣比較不一樣的是東京除了都立圖書館之外,還有各區獨立的區立圖書館;而相對的,像台北市內各區的圖書館是互相流通的。這也許是兩邊行政層級區分不同的關係吧。
    從統計數據來看,台北市立圖書館的總藏書量似乎比東京都立圖書館要來的多,但是我總覺得光是日比谷分館的書就比台北市圖總館多…
    大概是用分館數(台北市37:東京都3)以量取勝吧。
    另外,我覺得日本的圖書回收措施挺不錯的;不是民眾捐給圖書館,而是圖書館把不要的書提供給民眾(無料?)。有機會的話我應該會去湊個熱鬧,順便看看能不能入手幾本絕版書。
    最後提到了報紙對吧,日本的報紙真的厚得嚇死人,我花一整天都還讀不完一份讀賣新聞;讓我真的很佩服那些把報紙看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