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駄目」を表現する

「駄目」と言うときは、基本的には、許可を与えないということと、能力がないということと、条件に合わないということの3種類の意味があると思うんだよね。

許可を与えないときの「駄目」は、「不行」(bu4 xing2)「不可以」(bu4 ke3yi3)「不准」(bu4 zhun3)を使う。
どれか一つを覚えるとしたら「不可以」を覚えるのがいいと思う。
「不行」はちょっと強い否定になるので、動作を厳しく禁ずるときや突発的なときに使いたい。
「不可以」は「不行」よりも丁寧に注意喚起ができる。
「不准」は親が子供を、上司が部下を注意するような言葉。

能力がないときの「駄目」は「沒用」(mei2 yong4)「差」(cha4)「糟糕」(zao1gao1)「爛」(lan4) などを使う。
私はだめな人間だと言いたければ「我真沒用」と言う。
だれかのことを無能だと言いたければ「他很沒用」「她很差」などと言う。
相手に対してこのような意図を伝えるときにはもちろん当人の前では面と向かって言わないのは日本語と同じなわけで、その場合はこれらの語彙を使わずに「你的能力還不夠」などと言う。

条件が合わないときの「駄目」は「不行」(bu4 xing2) を使う。
何かの人選をしているときに、「彼はどう?」と言ったような条件を問いかけて、その条件に合致しないと言いたいときは、「他不行啦」と答える。

ちなみに、「駄目」という語彙は中国語にはないよ。
だから、「駄目」(tuo2 mu4)と中国語で漢字を読んでも通じないし、もちろんこの漢字を書いて筆談しようとしても、日本語を勉強したことがない台湾人にはぴんとこないと思う。

日本的電影院

在台灣,如果要設立電影院的話,要向當地縣市政府登記。而在日本,設立電影院要向當地的「保健所」(相當於台灣各地的衛生所) 登記。

有些經常會注意日本電影的台灣人可能會發現,在日本電影的海報或是廣告上常常可以看到「東寶系」、「東映系」、「松竹系」這樣的文字,所謂的「○○系」指的是電影公司旗下的電影院。其實日本的電影公司很多,而東寶、東映以及松竹是比較大的三家公司,因此曝光率也相對地較高。

「東寶」在最早叫作「東京寶塚劇場」,是日本最大的電影公司,東寶旗下專屬電影院也最多,東寶除了自己的日片之外,還和美國華納公司合作,引進洋片,因此賣座的電影通常都是在「東寶系」的電影院放映。台灣人比較常聽到的「電車男」、「火影忍者」電影版、「神奇寶貝」電影版等都是東寶所發行的。

「東映」最早叫作「東京映畫配給」,旗下的電影院是以播映日本的國片為主。其中「七龍珠」電影版動畫、「航海王」(ONE PIECE) 電影版動畫,以及80年代的宮崎駿系列電影等,都是東映所發行的。而東映除了電影之外,也跨足了許多日本電視節目的製作,例如暴坊將軍系列、東映戰隊系列,平成假面騎士系列等。

「松竹系」的電影院也是以日本的國片為主,「松竹」一詞是由公司的兩個創立者的名字各取一字而成的。松竹的電影最有名的是世界最長的電影系列「男はつらいよ」。而在台灣比較有知名度的作品則是「盲劍俠」(座頭市)。在洋片方面則是和東急合作,於「松竹・東急系」的電影院放映。

除了電影公司旗下的電影院之外,日本也有不屬於任何電影公司的獨立電影院。不過因為這些電影院沒有大公司的財力,所以通常是不到200個座位以下的小戲院,而這些戲院通常都是向各電影公司引進日片及洋片放映。當然,也有一些獨立電影院是專門放映成人電映的。

日本還有一種專門播映舊片的「名畫座」電影院,有點類似台灣的二輪片電影院。不過因為日本的一般電視頻道經常會播映一兩年內的賣座電影,而且DVD出租店又相當普及,因此這種資本較小的「名畫座」電影院在競爭上處於弱勢,所以無法形成像台灣一樣的二輪片電影院文化。

台湾の中秋節

ことしは9月18日が中秋の名月なんだよね。

日本でも十五夜といえば、お月見という概念はあると思う。
ただ、現実にはお月見を本格的にやる人でもお団子やススキをベランダに置いておく程度だろうし、
あるいは、まあせいぜい月を見て満月だなと気づく程度だろうと思う。

台湾では、中秋節はちょっとしたイベントになる。
そもそも台湾では中秋節は休日で、学校も仕事も休みなんだよね。
それで、満月は丸いということにちなんでか、家族みんなが集まって家族団らんをする。
別に家族で集まらなくても、どこかに外出してパーティーするのだ。

そして、みんなが集まるんだけど、最近はみんなが集まってやることは、バーベキューなんだって。
大抵の人はアパート&マンションに住んでいるから、そのベランダでバーベキューをする。
そして、もちろん月餅を食べたりもするんだよね。

そんな中秋節ではあるんだけど、
台湾では中秋節の日は余り晴れないというジンクスがあるみたいで、
肝心なお月様は余り見えないということが多いらしいよ。

日本的品川車牌

在台灣,負責管理汽車車籍的單位是各地的監理所。各地的監理所發的車牌上會標示車輛登記地區。例如在台北市登記的車輛的車牌上就會標示「台北市」。
(※追記:台灣車牌上的地區標示已於2007年取消)

在日本,負責管理汽車車籍的單位是各地的運輸支局。日本各地的運輸支局發的車牌上也有標示車輛登記地區。所以從日本的汽車車牌可以得知該車輛的車籍登記地。

以2005年現在的東京為例,在東京登記的車輛的車牌種類一共有五種:品川、練馬、足立、多摩、八王子。

其中品川、練馬、足立是東京都23區的車牌,多摩和八王子則是東京都的市部的車牌。

有些喜歡看日本動漫畫的台灣人,可能曾經在日本的動漫畫作品中看到的汽車車牌上面寫有「品川」的字樣。「品川」就是車輛登記地。

東京的車輛名義上全部是由東京運輸支局管轄,不過實際上,只有品川車牌是東京運輸支局本部管轄,其它四種車牌則是由東京運輸支局各地的事務所管轄。

東京運輸支局本部管轄的區域包括千代田區、中央區、港區、澀谷區、目黑區、品川區、世田谷區、大田區等。

這些區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千代田區是全日本政治、經濟、金融中心。日本政府機關或是大企業的車輛會在這裡登記,所以會掛品川車牌。

東京的NHK在澀谷區,其他五家主要民間電視台則都在港區。日本的五大報社當中,朝日新聞在中央區,其他報社全部都在千代田區。日本的電通及博報堂兩大廣告公司的本部都在港區。所以這些媒體的車輛都會掛品川車牌。

港區、目黑區、世田谷區、大田區等,都有不少高級住宅區。住在這些地區,家裡有車庫,而且還能養得起汽車的人多半家庭經濟狀況不錯的人。所以能掛上品川車牌的汽車,通常都是高級轎車。

至於練馬車牌、多摩車牌、足立車牌雖然也是東京的車牌,但是這些地區主要是小市民的生活區域,感覺起來就沒有那麼時髦。至於掛八王子車牌的車主多半是住在東京的山區鄉下地方的人。

除了東京的品川車牌以外,在一些日本民眾眼中,神奈川的横濱車牌和湘南車牌,也會給人一種時髦的印象。橫濱是日本第二大都市,是非常有情調的港都,至於湘南則是日本人夏天的渡假聖地。

為什麼日本的動漫畫或是其他媒體上常常會出現品川車牌呢?

動漫畫完全是無中生有的創作。作品中出現品川車牌的原因可能是創作者希望消費者從作品的車牌設定來想像作品的世界觀。電視劇中的品川車牌也是為了強調作品的世界觀。至於廣告中的品川車牌則反映了廣告製作現場能調達的材料。如果廣告製作現場最容易調到的車輛掛了品川車牌,品川車牌就會出現在廣告中。現在影像處理技術進步,媒體中出現的車牌也可能是影像加工處理下的產物。這種產物也反映了製作者想要營造的世界觀。

如果創作或是製作者想要營造的世界觀中不適合出現品川車牌的話,作品就不會出現品川車牌。這種事情非常理所當然。

近幾年由於日本民眾對創作倫理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所以創作作品漸漸不能借用現實設定。因為借用現實設定可能會影響到現實世界的人的形象。舉例來說,如果某部作品中,出現了掛著品川車牌的汽車違規超速,或是做了什麼壞事的話,現實中的品川車牌的車主可能就會不高興。這並不是反應過度,而是當事人可能真的會遇到問題。例如某個小孩子家裡面的汽車如果正好掛了品川車牌,而且被同學知道的話,在學校可能會成為開玩笑的對象。並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被開這種玩笑,也不是每個人開玩笑時都能拿捏分寸。

由於媒體製作單位也知道這種問題,所以今後品川車牌可能會在主流媒體的創作當中消失。

2014年追記:
2014年東京、神奈川車牌區域圖(作成ソフト:白地図KenMap)

日本從2006年開始,開始放寬車牌地域標示。想要振興地域經濟、凸顯地方特色的區域可以申請標示有自己地區名稱的車牌。不過大前題是這個地區的登記車輛數要夠多才行。這張圖中藍字區域就是2006年之後新成立的車牌區域。其中,東京的杉並區從練馬車牌改為杉並車牌。世田谷區則從品川車牌變為世田谷車牌。千葉縣的野田車牌分出了柏車牌。埼玉縣的春日部車牌分出了越谷車牌、大宮車牌分出了川口車牌、所澤車牌分出了川越車牌。靜岡縣的沼津車牌分出了伊豆及富士山兩種車牌。山梨縣的山梨車牌則分出了富士山車牌。靜岡縣和山梨縣有各自的富士山車牌。

後記:
1.本文曾經遭人盜用,詳情請參見:再度發現本網站文章遭人盜用!!!(第四回)
2.由於本文多次遭人盜用,因此本站已將文章大幅改稿,加入新的資料。

台湾の首都

素朴に、台湾の首都はどこだろう?と思ったことはないだろうか。
日本の教科書にもあるように、蒋介石率いる国民党は南京に政府をつくったんだよね。
そして、蒋介石は台湾に行ったけど、その後は政治的に対立関係にあるわけで、政治的なパラダイムの転換が起こったわけでもないから、南京が首都かもしれないと思ってもおかしくない。

台湾の地図を見てもらえればわかるんだけど、中華民国の国土は非常に広いんだよ。
そして、現在の日本人の常識から考える中華民国=台湾は、中華民国の中の一番小さい「省」であって、中華民国すべてをあらわしていないのだ。
そう考えると、その一番小さい台湾というエリアに首都を建設するというよりも、
やっぱり、中華民国の首都は南京だと考えるのがしっくりくるのだ。

とはいうものの、中華民国の首都は南京だというのは、
今の現実的な中華民国=台湾の国土から考えれば、ちょっと違和感も覚えるよね。
一般の台湾人に「台湾の首都はどこ?」と聞いて、多分「南京」とは答えないんじゃないかな。
人によってまちまちだろうけど、首都を「台北」と答えることが自然なことなんじゃないかと思うんだ。

首都のことについては、以前、行政院長に質問した国会議員がいて、それに対して行政院長が、中央機関が台北にあるから、首都は台北になるというふうに見解を出しているよ。
2002年より前は、中華民国の首都というのは非常に表立って明確にしてこなかった話題だったんだけど、
2002年から、中華民国の首都は台北という方針になった。
つまり、20世紀まではずっと中華民国の首都は南京だったんだね……

ちなみに、学校の教科書ではどうなっているかといえば、
2002年以前の学校の教科書では、中華民国の首都は南京だったけど、
2002年以降は中華民国の首都は南京だという書き方はしなくなったんだよ。
かといって、首都は台北だというはっきりした書き方であるわけでもなく、
「中華民国の中央政府は台北にある」「中華民国の省庁は台北にある」としているのだ。

日文的助詞:「が」したい/「を」したい

一般的日語教育中,教科書中對於表現「欲求、願望」的文型通常是「が+したい」。
例如:

わたしはケーキ「が」食べたい。
(我想吃蛋糕。)

然而,如果把「が」改成「を」:
わたしはケーキ「を」食べたい。
(我想吃蛋糕。)
仍然是正確無誤的日文。

上述兩個例句的語義幾乎完全一樣,微妙的差異是在於:

如果我們在逛街時,突然看到商店櫥窗中擺設的精緻可愛的蛋糕,而引發食慾時,通常是用
わたしはケーキ「が」食べたい。

如果我們在一家珈琲店喝下午茶,看著店裡的菜單思索點什麼好時,通常是用
わたしはケーキ「を」食べたい。

也就是說,當目標相當明確,慾望相當強烈時,助詞的使用則傾向於「が」。而目標並不是很明確,僅僅可有可無的程度時,助詞的使用則傾向於「を」。然而不論是「が」或是「を」,聽話者都可以確定說話者想吃的是蛋糕而不是麵包,更不是餅乾。因此雖然兩句話有微妙的差異,但是使用上的模糊地帶是相當寬的。

然而,「わたしはケーキ『が』食べたい。」及「わたしはケーキ『を』食べたい。」雖然都是正確無誤的日文,但是實際上的日本人真正最常使用的句子是:

ケーキ食べたい

這句話主詞和助詞都被省略,上述的兩種情況都可以使用。而上述的兩個文法正確無誤的例句,僅存在於日語教學時的文法分析而已,實際的生活中,幾乎沒有人使用。

台湾人の子供同士が絶交する方法

台湾人の子供同士でよくやることだから、大人がやることじゃないらしいけど、
台湾人が絶交するときにどうするか。
それは、両手の人さし指の先端をくっつけたものを手で切るという行為をすることで成立する。

手順としては――

 絶交したい人は、両手の人さし指を立てて、「1」の形をつくる。台湾で片手で数字を数える数え方も見てね。

 その「1」の形をつくった両手人さし指の先端同士をくっつける。
そのとき、人さし指の腹(指紋のある部分)は手前に向けておく。

 この状態で相手の前に差し出して「切」(qie1)と言う。
――絶交しようという意味だね。

 差し出された相手は、パーの手で人さし指の先端のくっついている部分を切って、くっついた人さし指を引き離す。
――絶交に応じたという意味だね。

 切った後は、絶交を提案して人さし指を引き離された側が「一刀兩斷不見面」(yi4dao liang3duan4 bu2 jian4mian4)と言ったりする。

こうやって絶交は成立はするんだけど、不測の事態が発生することもある。

例えば、相手の前に準備をして差し出しても切ってくれない場合がある。
そのときには、無理やり相手の体に触れて人さし指の先端のくっついている部分を離れさせて、強引にも絶交成立へ持ち込む。

例えば、準備をした段階でそれを見ていた別の人が切る場合がある。
そのときには、その場がぶち壊しになって、悔しい思いをするかもしれない。

ちなみに、こんな面倒なことをしないで「絶交だ!」と言いたいときは、「我們絕交」(wo3men jue2jiao1)と言えばいいよ。ただ、この言葉は子供にはちと難しい言い方みたい。

日本人的台灣旅行團(1)

一般日本人參加旅行團到台灣旅遊時,主要的活動不外乎是到台灣著名景點參觀、吃東西、喝茶、按摩。由於觀光團的旅遊安排大同小異,所以很多日本人對台灣的印象也是來自這些套裝行程。

日本人的旅行團經常看的景點包括忠烈祠、故宮、中正紀念堂、九份等。由於日本沒有兵役制度,日本的自衛隊活動也非常低調,所以一般日本人的日常生活中根本沒有機會看到軍人活動的情形,因此日本人看到忠烈祠的衛兵交接表演會覺得非常有趣。台灣的故宮博物院對台灣人可能沒什麼吸引力,但是對外國人而言,台北故宮博物院是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對日本人而言,台北故宮是四大博物館中離日本最近的博物館,所以當然會感興趣。至於中正紀念堂則日本人比較熟悉的歷史人物相關的特殊建築物兼紀念館。九份則是因為電影《悲情城市》在日本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日本人多少會感興趣。而2004年竣工的台北101摩天樓最近也成為日本觀光團的旅遊景點之一。

飲食方面,日本觀光團必去的地方是台北的「鼎泰豐」。對台灣人而言,如果想吃小籠包或是肉包的話,去自己家附近賣燒餅油條豆漿的店就可以了。不過日本觀光客不懂中文,也沒有機會去摸索開發小店,而且這些坊間小店的服務面或是衛生面也可能無法讓外國人安心消費。對一般台灣人而言,「鼎泰豐」的價位或許有點昂貴,不過對日本人而言則是可以接受的程度,而且服務及環境可以讓外國觀光客安心。

日本的觀光客也喜歡到台灣的夜市消費。這是因為日本人大部分都在家裡用餐,平常很少在外用餐。日本人覺得在外用餐非常奢侈,而且營養會不均衡。所以日本也沒有常態的攤販小吃文化。不過旅遊是一種讓精神放鬆的活動。台灣的夜市的飲料食物非常多樣化,而且很多都是日本看不到的東西。而且口味都不差,價格也不貴。而且夜市的規模非常大。對日本人而言,當然會心動。一方面可以吃到好吃的東西,另一方面也可以體驗日本沒有的文化。

另外,台灣的茶文化也非常吸引日本人。這是因為日本人不懂得如何使用中式的茶器,所以旅行中特別開班教授日本人喝茶的團也不少。

按摩方面,日本人對於台灣的「腳底按摩」非常感興趣。很多台灣人可能一輩子都不知道台灣的「腳底按摩」是什麼,但是在日本的許多繁華街經常可以看到「台湾式足裏マッサージ」的招牌,所以不少日本人以為台灣的按摩非常有名。所以跟團的日本人也一定會體驗台灣本地的「腳底按摩」。台灣人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健康步道」,對日本人而言也是非常有趣的東西。因此日本的台灣旅遊廣告中,也經常可以看到「健康遊歩道体験」也可以成為一個節目。

日本的學校教育基本上都從正面的角度來談外國,而且只談外國的優點,不會去談外國的負面的部分。所以一般日本人不會排斥外國,反而會對外國的事物非常感興趣。許多東西對台灣本地人而言是理所當然,而且早以習以為常。但是對外國人觀光客而言,很多東西一點都不理所當然,很多東西要到國外才能體驗到。這也是日本人會來台灣觀光的原因之一。

台湾人と出国先

台湾と国交で書いたように、台湾と国交を結んでいる国はある幾つかあるけれども、
国交が結ばれている国と、台湾人がビジネス旅行や観光旅行として赴く場所というのは、ちょっと違うような気がする。

台湾人の外国出国先の上位3国及び地域は
香港、マカオ、日本なんだって。

香港やマカオに行く人は、一部は中国に行く人なので、
純粋にそこの地域を訪れることを目的にしているとは言いにくい。
ただ、日本に来る人は、多分日本に来ることを目的にしているんだろうから、
台湾人にとっては、日本は身近な出国先の一つと言えそう。

日本側の観光客の統計でも、日本への入国者の国籍の上位5カ国は、
韓国、台湾、米国、中国、香港となっていて、
台湾の観光客の割合は結構多い。

日本的學校的操場

台灣的學校的操場通常是水泥地上畫上線,加上幾個籃球、排球、手球或是足球設施,偶爾可能會設有PU跑道。日本人眼中的操場一般而言是泥土地或是鋪上細砂的廣場,而操場上的線是用石灰粉畫的。

由於操場的功能並不是只有運動而已,因此日本人將操場稱之為「校庭」。由於校庭的地面材質多半為泥土或是細砂,因此就算是下雨之後,雨水也能快速地滲到地下。而因為泥土和細砂較水泥地具有緩衝性,所以學生即使在上體育課時摔倒,也不會有太嚴重的傷害。


日本的細砂地校庭的一例,凡走過後必留下腳印。照片中也可以看到畫標線用的石灰粉。

因為校庭的地面有較高的緩衝性,所以日本的學校校庭並不適合籃球運動。在日本人的常識中,籃球或是排球是屬於在體育館內進行的室內運動。在日本學生的眼中,籃球算是比較遍門的球類運動,因此日本的漫畫《SLAM DUNK》其實是靠偏門題材走紅的作品。一般日本學校校庭比較適合棒球或是足球運動。這也就是日本學校在先天環境上比較台灣學校有能力發展棒球和足球運動的原因之一。

另外,很多日本學校在校庭的一角都設有露天游泳池。不過這些游泳池的蓋法並不是在地上挖個大水池,因為很多學校沒有那麼多經費,也沒有那麼多空間。很多學校的游泳池是用一些特殊組合配件在校庭空地上組裝成的臨時大水池,如果把這些組合配件拆掉的話,空地仍然是空地,並沒有遭到破壞。也就是因為大部分的學校都有游泳池,所以游泳是一般日本國民的基本能力之一。


照片中,高起來的水藍色部分是游泳池的欄杆,由於游泳池是在地面之上,所以水藍色之下的陰暗部分相當於游泳池的深度。由於該學校的游泳池比較陽春,所以美觀上較差。而游泳池旁較低的水藍色部分則是出入游泳池時淋浴的地方。


該學校的空照圖。該學校是一所中學,紅點部分是學校小小的正門。右上角白色屋頂是學校的體育館,裡面是一個籃球場。右下角是水藍色部分就是游泳池,游泳池為長寬約25m×10m的迷你游泳池。黃線部分是學校周圍的道路,如果以台灣的標準來看,幾乎是小巷子。但是在日本並沒有「巷弄」的概念,儘管道路狹窄,仍然視為一般道路。一般日本都市的學校就像照片中一般,深藏於住宅區的小巷之中,不像台灣的學校大多位於大馬路旁。

註:
照片中的學校是位於日本東京的某中學校,全校學生人數約300人左右。在台灣,300人的國中往往人口比較少的鄉下學校。不過在日本,學生人數300人的中學是非常普通的學校。從學校的學生人數也可以想像日本的學生人際關係和台灣的學生人際關係多少會不太一樣。

2012/08/10追記:
日前看到網路上有幾篇談日本和台灣學校的操場的文章。文章中還貼了本網站的連結。相關文章提到日本擁有非常高的GDP,所以全日本的學校都能力蓋PU或PP跑道的高規格田徑場,只是不想蓋而已。

其實,那幾篇文章的論點基礎全部是建立在「台灣人想像中的日本」上,寫那些文章的人並沒有確實理解日本學校現場的實情,所以論點和現實狀況的落差非常大。

那些文章有引用宜蘭縣教育單位赴日本考察的報告,不過嚴格來說,文章並沒有真的引用考察結果本文,只引用了「媒體報導中的考察結果」及「其他看了這個媒體報導的網路寫手的文章」而已。而寫那些文章的人的最大的問題就是直接相信了媒體報導內容,完全沒有去檢視媒體傳達過程中的失真部分。

基本上,台灣媒體報導的品質非常糟糕。為求慎重,本人也檢視過媒體的報導。本人檢視了這個媒體報導後發現:媒體中所描述的考察結果非常不著重點,甚至可能讓盲信媒體的人誤解日本學校管理。當本人聽到報導中用了「日本的民族性」這個詞時,本人第一個反應就是「完了」。運動環境安全管理是一門科學,結果媒體卻用「民族性」來下結論。真不愧是華文媒體。

華人世界由於現代人文教育做得很糟糕,所以談到外國的事情時,沒搞清楚事實的因果關係,就直接套用「民族性」這種想像的命題去解釋一切。其實「民族性」是現代社會及文化研究已經丟掉不談的假觀念。如果真的有用心理解因果關係的話,就不會把問題指向「日本的民族性」了。

由於該文章中貼有本站文章的連結,為了防止這裡的文章遭到誤讀,這裡必須澄清一下。

首先,有人指出:「日本覺得為了培養體能,就算跌倒受傷也是正常的」。事實上,這是個謬論。

其實就算不了解日本,只要對現代社會的安全觀有點概念的人都知道這個說法違反常理。任何有能力確保校園安全的現代國家的教育機關都不會希望自己的學生受傷,日本當然不例外。如果有人認為日本在校園環境安全方面的觀念會和其他國家不同的話,這個想法本身不合常理。日本沒有理由不重視學生安全。在現實中,如果日本的學校設施設計不良造成學校而受傷,而學校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話,這所學校可能會上新聞。

一般日本學校的操場之所以是泥土沙地,其實是努力避免學生在運動時受傷、在有限資金下所做的最佳規劃。

現實中,一般日本的學校真的沒有錢去蓋PU或PP跑道的高規格的田徑場。如果學校突然變有錢了呢?學校會先把錢用於修理補強一些比較急迫性的設施。由於並不是每個學校都需要高規格田徑場,所以設置這種運動設施的優先順位會排在非常後面。更何況「有錢」本身是非現實的假設。日本的GDP的確很高,不過很多稅金是用來防災及環境安全方面,稅金分配到各個領域後,各個領域運用的資金其實並不多。大部分的公家機關恐怕比台灣還勤儉刻苦。如果全日本的學校都花錢去蓋PU或PP跑道的高規格田徑場的話,日本各地的自治體恐怕會發不出教師的薪水。當然,一般民眾也不允許一般公立教育機關用稅金做這種奢侈的投資。

不過這並不代表日本所有的學校都沒有高規格的運動設施。

日本的一些體育的名門私立學校由於賣點就是體育,而且資金充裕,所以有能力在學校裡面蓋高規格田徑場,而且當然包含PU或PP跑道。在這種豪華的環境下,當然也可以培養出不少學生運動菁英為校爭光。所以有心挑戰體能極限的學生會希望自己能進入這些私立的體育名門學校。

每個文化的背後有許多因果關係,華人口中的「民族性」這種假觀念,只會妨礙華人大眾理解真正的事實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