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版TRIVIA之泉

台湾にも「トリビアの泉」がある。
東風電視台というケーブルテレビチャンネルがつくっている。

http://www.aziotv.tv/program/trivia/index.asp

「冷知識轟(足八) TRIVIA之泉」と書いてあるから、日本の番組の移植版だと思う。
ただ、日本の番組にそのまま字幕を載せたものじゃなくて、台湾でオリジナルでつくっているもの。

「経典冷知識」を見ると、番組で紹介された台湾のトリビアを見ることができる。

http://www.aziotv.tv/program/trivia/classics.asp

「男性がトイレをするときには両足を広げてする」とか、どうしようもない内容が並ぶ。
登録しないと見られないけど、超簡単な登録で見られる。

台湾版トリビアの泉の意味だけど、「冷知識轟(足八)」とは、どうやら
「冷知識」というのが「トリビア」のことで、
「轟(足八)」というのが、「ホームパーティー」「カーニバル」という意味の台湾流行語らしい。

たまにはトラックバックします。
こういうサイトの方も御紹介されてます。

帰国ママの日々のつぶやき

http://blog.goo.ne.jp/kikokumama/e/390413cbb57e0e2292d00dd87208a203

台湾版トリビアは、フジテレビの版権を得たものなんですね――

Relaxing places

http://blog.goo.ne.jp/kumako555/e/b8c51a20aa3697ec8446b23b6ca47776

台湾の「へぇ」ボタンは、台湾では「「オ~」ボタンになっているそうです

mona-sight モナザイト東京日記

http://gaochan.air-nifty.com/monasight/2004/09/tv.html

東風衛視は、ネットでも見られるんです。

日本のトリビアの泉は、こちら

http://www.fujitv.co.jp/b_hp/trivia/

漢字的感覺

台灣人和日本人雖然都會使用漢字,但是由於語言系統不同,所以彼此對漢字的觀覺也會不一樣。

語言是由聲音構成的資訊。由於聲音摸不到、看不到,而且很難完整留下來,所以人類就發明了看得見的文字來保留語言。文字就是記錄語言聲音的圖像符號。

在中文的世界裡,中文的語言聲音和漢字是一體的兩面。約有90%的中文字只有一種固定的讀音。雖然我們的生活中仍有會用到10%的破音字,不過多數破音字可以從從詞性來區分讀法,剩下的破音字是屬於現代中文中比較少見的文字通假和外來語。現在台灣的國語教育政策也是傾向把不易辨識分讀的字音併音化。所以今後一字一音的情況會愈來愈普遍。大部分的中文字只要學過一次,知道這個字的讀法後,幾乎永遠都可以應用下去。所以台灣人看到漢字時的感覺,除了漢字的意義之外,還可以想像漢字的讀音。也就是因為中文字一字對一音,所以對華人而言,文字不但可以表意,也可以表音。所以在中文的世界中,漢字可以用來記錄語音。

因為文字可以表音,所以華人看到漢字時,會有想要讀出來的衝動。如果讀不出來的話,就會問別人「這個字要怎麼讀」。

在日文的世界中,語言聲音和日本的漢字的關係並不密切。從歷史上來看,漢字是日本沒有自己文字時,從外國借來的符號。這個符號本來就不是針對和語設計。所以之後日本人才會再想出新的符號來記錄聲音。現代的日本人如果要用文字來記錄語言聲音的話,會用平假名及片假名。平假名及片假名就是日語的表音文字。至於日文漢字的角色則是輔助字。如果平假名或片假名的文章中出現了太多同音異義詞的話,日本人就會把部分詞彙改寫成漢字來區隔詞彙意羲。所以日本人看到漢字時,腦子裡浮現的是字的意思。

嚴格來說,日本人讀文章中的漢字時,其實多半不是的在讀「字」,而是從文章前後的文脈去推敲出寫文章的人把日語中的哪一個詞改寫成了漢字。然後再讀出那個日語的詞彙。簡單地說,就是讀出藏在漢字背後的語言的音。

由於現代日語的漢字的主要的功能是示意,而非表音。所以日本人看到漢字時,不見得會有讀出來的慾望。不過如果漢字不能讀的話,溝通時可能會出問題。所以日本的內閣在公告常用漢字時,也公告了常用漢字的「音讀」「訓讀」。如果日本人要談個別的漢字時,可以用「音讀」和「訓讀」來溝通。

日本的漢字多半有好幾種音讀及訓讀,而且不同詞彙中如果有同樣的漢字,這個漢字的讀法可能也不一樣。例如「荘厳」與「威厳」中,的「厳」的字義相同,但是前者讀「ごん」,後者讀「げん」。對日本人而言,唸法不同是理所當然的。日本人只能學一個、記一個。如此而已。

在中文裡,「莊嚴」與「威嚴」的「嚴」的音永遠都是「ㄧㄢˊ」。只要學過一次「嚴」的讀法,以後看到任何一個新詞中帶了「嚴」這個字,都能毫不猶豫地用「ㄧㄢˊ」來讀這個字。這就是中文的形音義一體化的特色。而日本人就算學過了「厳」這個字,理解了這個字的意思,下次再看到另一個帶有「厳」的新詞時,他們能想到的是:在他們的語言中只要意思包含「きびしい」「おごそか」「いかめしい」的詞可以用「厳」這個漢字來表現。「そうごん」「いげん」的意思含有「いかめしい」,所以在表記時用了「厳」這個漢字。

因此,漢字在日本人感覺中,是意思固定,但是背後的語言聲音有很多可能性的符號。